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城里的魔法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杜正一vs罗奇

城里的魔法师 降噪豆 5472 2018.03.28 19:50

  第一章杜正一&罗奇

  人生是个谜团,对于我来说,这团迷雾中最大的那个谜就是——我到底是不是个废物。

  ——摘自《罗奇の人生鸡汤》

  杜正一收到那个泡泡的时候正在图书馆里赶制他的毕业论文《非线性循环多维空间转换》。他对面坐着一个长相甜美的姑娘,是考古专业的同级生,正在写一篇关于远古时代漫游者社会与人类农业社会比较的论文。一连几天他们都心照不宣地坐在相同的位置,所以他觉得搞不好他能有点机会。

  他抓住在他面前不断乱飞的泡泡,对着被打扰的姑娘歉意地微笑了一下,姑娘给了他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然后又埋头在书本上,熟练地施了个法术对浮现在空中的文字进行了一次关键词信息抓取,他相当欣赏她的专业范儿。

  他捏着泡泡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图书馆巨大的穹顶之下只有安静的翻书声和一些辅助法术偶尔在空气中划出的静电声,等到他走到阅览室外的走廊,声音立刻嘈杂了起来。他朝外看了一眼,楼下的操场上正在进行三年级天气控制实验的考试,一个白痴不知怎么弄出了一块私人云彩,笼罩在他一个人的头顶下起暴雨,操场上大笑的声音和起哄的口哨声一直传到图书馆的二楼。

  他饶有兴趣地最后看了一眼那个绝望地站在一平米降雨云团下的男生,转过身去找了个稍微僻静的角落,捏碎了他手中的泡泡。是老师的一个口信,通知他午后两点去系主任的办公室。

  罗奇小心翼翼地展开了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白纸黑字地写着接下来一周晚上讲座的主题:

  《不确定环境下能量检测方法评估》

  星期二,F1学术报告厅,演讲人:Singh Kamal 大法师

  《基于无穷数据的信息抽取》

  星期三,F1学术报告厅,演讲人:Abbott Musk 大法师

  《超轻多孔金属的研究》

  星期四,F1学术报告厅,演讲人:刘璃大法师

  《基于费尔玛定理的空间压缩技术》

  星期五,F1学术报告厅,演讲人: Daphne Tate 法师

  他咽了一口唾沫,接下来一个月的晚间讲座会向所有三年级生展示他们未来可以选择的专业方向。他已经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焦虑的眼冒金花,可惜就是看不懂任何张路牌。

  他终于下定决心放下那张破纸,“说实话,书名号里的汉字我都认识。”

  “我建议你不用听第一个——辛格卡迈拉——一听就是阿……就是印度人,反正他说的英语肯定谁也听不懂。这样咱们就排除掉了一个选项。”他的室友兼好友刘行头也不抬地说道,他正在利用上课前的最后一点时间补小论文。

  “那就应该优选刘璃老师的,至少说的不是鸟语。”罗奇寻思着说道。

  “可别,听说她超严格。再说你看那题目,研究金属?以后一定会一辈子都蹲在实验室里研究材料。你可以琢磨一下第四个,虽然我也不知道费尔玛定理是个什么玩意,但是空间压缩技术大概就是研究怎么能把大象装在冰箱里。”刘行停下笔,煞有介事地说道。

  罗奇一直在看着第二个,“基于无穷数据的信息抽取,这玩意为什么要花功夫去学。我可以用计算机,只要google一下就可以了。”

  “没几个法师会信任那玩意。”刘行摸了摸鼻子,有些含糊地说道。“你最好也别当着别人的面用那个。”

  罗奇没吭声,他压力太大了,已经没有闲心跟刘行争辩种族歧视的问题。他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就到两点了,我得去刘璃老师办公室了。”他想了想,忍不住把心中的焦虑也说出来,“我从来就没上过她的课,她也不认识我,她到底为什么事找我?”

  刘行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别太担心了哥们,说实在的你又没干什么坏事。”

  “我已经有三门课不及格了,”罗奇自暴自弃地说道,“如果再有一门不及格,我就不用担心四年级选什么专业了。刘老师可能就是为了这个事找我,我上午的考试肯定已经不及格了。”

  刘行也有点担心,不过还算镇定,实事求是地说,“你要是再磨蹭一会就迟到了,到时候刘璃说不定会用雷劈你。我听他们学院的学生说,她外号是雷公电母。”

  “雷公电母不是两个人吗?”罗奇不太相信地问道,他这哥们一向毛躁,听别人说话都是听三不听四,所以说话也不怎么靠谱。

  “大概强调两倍力吧。”刘行不在乎地说着,一边毛毛草草地看了看四周,见教室里无人留意,脸色顿时尖酸起来,皱着眉头坚决地对罗奇说,“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你要是真因为四门课不及格被开除法师序列,我可以介绍你去跟我堂兄混。他当年毕业的时候还拿了一级法师执照呢,可毕业以后还不是投身了餐饮业了吗?现在手里有好几个米其林三星,在彼方照样混的风生水起,何必一定要当个法师。会搓火球有什么了不起吗?我堂兄炒菜他也不用搓自己手指头啊,他用的是电子打火器。”

  罗奇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白舔了舔嘴唇。他倒是渴望做个法师的,可是接着就想到上午那场倒霉的考试,顿时没了什么精神。他知道刘行是好意,心里也有点感动,拍了拍刘行的肩膀,含糊地道了声谢就出门去了。

  这一通耽搁就有点迟了,罗奇急匆匆地穿过教学楼的走廊,尽量抄近道赶着时间。这个时候有一些教室已经开始考试了,透过一扇半开的门他看见里面的学生正在考二年级的数学,虚空中漂浮着一些变幻不定的数字,十分炫酷。不过大多数考生还是不愿意出那个风头,更愿意勤勤恳恳地拿着笔在纸上计算。

  罗奇已经顾不上羡慕那些天生脑力强大到可以把思维进行可视化投影的人了,他的能力一直在像是法师又不太像是法师之间徘徊,没什么功夫去欣赏那些靠近上确界的幸运儿,他现在面对的实际问题是能不能保住下限,至少别被学校给开除了。

  他跑进最后一道走廊的时候已经两点了,走廊的尽头连接着一个丰巢型的六面大厅,大厅中央耸立着一座蛇身女人的雕像,五间一模一样的办公室就藏在墙后面。他抬眼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牌,五扇门上挂着的只有数字。

  罗奇镇定了一下,看看时间他已经迟到两分钟了,他冷静下来又用了一分钟回想老师到底说的是几号办公室,未果。三分钟以后,他豁出去了选择了2号做为幸运数字,敲了敲门。

  木门自己向内打开了,罗奇激动地想到这是好兆头,说明里面确实有人在准备见面。可是屋里并没有刘璃老师,只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坐在办公桌旁的沙发上,略带惊讶地望着他。

  “对不起对不起。”罗奇尴尬地连忙说道,“不好意思我好像走错……”

  他的话还没说完,办公桌后面的套间门就突然被推开了。一个表情严肃的中年女人手上捧着一摞文件快步走出来,瞥了罗奇一眼就不耐烦地命令道,“别废话了,罗奇,把门关上进来坐下。”

  罗奇一愣,回过神来低声道了句歉,讪讪地走了进来。

  沙发上坐着的男人,仔细看并不比罗奇大多少,就是气质沉稳了许多,乍看并不太像学生。罗奇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下,那男生也转过头打量着他,只那么上下扫了他一眼就面露狐疑,薄薄的眼皮子下的水光自带俾倪属性。

  烦人!他在心里愤愤地叨叨,一看就不是善茬。

  “刘老师。”那人还先开了口,口气听着好像跟刘璃大法师很熟的样子,只不过罗奇听出了他语调里轻微的气急败坏,这可奇了,他还什么都没干呢!

  “他是几年级?不是新生吧?”

  新生你大爷!罗奇不乐意地在沙发上挪了挪屁股,遮掩着破洞牛仔裤上的夸张裂口。他又怎么能预测到今天会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呢?他一向都是躲着所有老师的。

  “罗奇是三年级的学生。”刘璃叹了口气,眼睛在镜片后面显得很大,她略带责备地望了那小子一眼。但罗奇心酸地看了出来,她的责备就像母亲在骄傲地抱怨自己能干的大儿子。

  刘璃又转过脸来望向他,看向他的视线就锐利多了,罗奇刚一碰到就紧张起来,下意识地把腰挺直,再不敢靠着沙发背坐着了。

  刘璃一时间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地打量着他,仿佛在评估什么。罗奇又紧张起来,如果是要开除他,该不至于要当着别人的面来告诉他这个消息吧。

  “你的学分不够升上四年级。”刘璃言简意赅地说。

  罗奇的喉咙发干,心也沉到了谷底。

  “所以我希望你能在假期通过参加社会实践来补学分。”刘璃继续说道。

  什么?罗奇大吃一惊,他从没听说过有这种补救的方法,希望陡然升起,心口反而发虚,有点不知所措。那小子被他的蠢态吸引,转过头来望了他一眼,神色凉凉的。

  “他叫杜正一,你应该听说过。”老师大概发觉他在傻呆呆地跟学长对视,所以介绍了一下。

  他怔了一下,这名儿他听说过。他禁不住再次仔细打量那人,肤色略黑,人很瘦削,身量很高,长得也算不错。不过性格就不好说了,他在大法师的眼皮底下都这么欠扁。可原来这人就是杜正一啊,罗奇还真听说过他,而且很有些感慨。

  一般人只知道这人是个学霸,其实这个人四年级的时候曾经干了一件不得了的事,知道的人不多。不过他重伤住院的时候住的正是罗奇父母所在的医院,他的事就被罗奇爹妈当作优秀案例在饭桌上讲了一遍又一遍,正正经经是“别人家的孩子”的典范。罗奇暗暗叹了口气,跟自己成长中的阴影有幸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压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罗奇跟着就算了算时间,杜正一今年应该是七年级,还有一个月就要毕业了。那他还在这里混什么?他现在应该要么在写论文要么在找工作才对。可念头一转他就恨不得敲自己一戒尺——眼下可真不是八卦别人的时候,这都已经火烧眉毛了他居然还分心,现在最要紧的难道不是保证他自己不被开除吗?他可从来没听说过参加社会实践可以补学分。不过受了邻居动不动就在搞创新的影响,最近好多大法师也都在提搞创新求发展,搞不好就是从今年才开始增加实践项目的。

  这么一想他可真觉得自己太幸运了,禁不住心脏都在怦怦跳,眼巴巴地望着老师,希望她能多说点,到底他要怎么做才能完成那什么社会实践,保住学分。

  刘璃示意罗奇过去接过她桌面的一只文件袋,他慌忙站起身接过来。刚想打开看看,刘璃又开口说话了,他只好按耐住好奇心,抬起头来静候师长吩咐。

  “你跟杜正一同组,你们要做的是社会调研。调研的对象是非法师人类,题目是《人类族群基于超自然现象目击报告的真伪分析》。具体的分析方法、调研地区及其他相关信息已经在杜正一的手里,你的主要工作是做他的助手。”刘璃简洁明了地说道,语气平缓没有顿挫,语言高度凝练,完全是个学术派。

  她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注视着罗奇,似乎是在看罗奇能不能消化掉这些信息。罗奇立刻高高举起手,她叹了口气,朝他点点头,“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我认为,”罗奇雄辩地说道,“应该把调研题目缩减一下,可以改成《子不语》,既简单又恰当。”他停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还写意。”

  这下不仅刘璃老师,就连旁边的杜正一都转过来仔细打量他了,他得到关注兴趣高涨起来,继续自由发言,“我一直都觉得孔子可能就是个隐藏了身份的大法师,他一句子不语怪乱神让我们在这块土地上平安地生活了几千年,我们这块大陆上从来就没发生过塞勒姆惨案这类破事,我认为这里面有孔子很大的功劳。”

  刘璃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这么看你确实听懂了让你去干什么。既然你提到了,你就去写一篇研究孔子的历史论文吧,要有你自己的观点,下个月交给我,40页。”

  罗奇呆了一下,开始正视刘璃雷公电母的绰号。

  耳边一声嗤笑,是杜正一。“这熊孩子我怎么瞧着有点眼熟?”

  罗奇瞪了他一眼,他们年龄差不过在三四岁之间,谁能比谁熊多少?再说扯什么眼熟?又不是食堂搭妹子。

  谁知杜正一接着就向刘璃说道,“我觉得找一个社会学科或是历史专业的学生帮忙更高效。我推荐跟我同届的一位历史系学生,她的专业素养非常不错,更适合这次社会调研。”

  罗奇的胸口顿时抽紧了,后悔刚才自己一时得意说了那么多废话,搞不好又把事情搞砸了,他为什么就是管不住自己这张破嘴。

  刘璃真的沉吟了一下,罗奇的嗓子都揪紧了。他事后想这一定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分钟,他却像一只蠢头蠢脑的海豹,完全呆在滩涂地上,甚至不能自救。最后还是刘璃大法师自己坚定了不知道打哪来的信念,向着杜正一摇了摇头。

  杜正一叹了口气,毫不顾忌当事人就在旁边,直接了当地提问道,“他哪一项能力的标准差较高?”

  令人惊讶的是刘璃没有回答,罗奇好奇地望着她,其实他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隐秘又突出的优点,让他能被大法师选中。可是刘璃紧紧地抿着嘴唇,就好像想要阻止自己的话,仿佛她将要出口的话将会十分违背她的个人意愿似的。他只在一种时候见过人们会有这种样子,就是他们要说的话十分羞于出口。他的脑子又抽了一下,难道是因为他长得特别帅?已经帅到老少通吃的地步了?

  罗奇好奇地瞥了旁边那装逼党一眼,发觉他也在感兴趣地观察着刘璃老师。

  罗奇转过头去看着他们的老师,德高望重真实年龄几不可考的大法师吐了一口气,罗奇突然怀疑这瞬间她的情绪是破罐子破摔的。接着,她就说出了一句让他十分脸红,以后许多年都不能忘记的一句话,“根据观测,他的L值远远高于平均值。”

  他难以置信地望着老师,又尴尬地望向他的隔壁,那小子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L值的意思就是幸运值。”刘璃拿出讲课的口气对杜正一说道。

  “我知道,”杜正一无所谓地接过话来,他可能太震惊了,顾不上礼貌,“看他那样也知道不是lovely值的意思。”

  罗奇一阵暗火。

  杜正一继续说道,“运气就是掷骰子,每个人都有大点数的机会,可是只要反复抛掷最终每个人的概率都会差不多。可能有一些计算法师相信运气也是个研究方向,但我是不信那套理论的。相信运气就像相信宿命论,我接受教育不是为了去广场上摆摊的。”

  刘璃沉默地望着杜正一,他感受到了这阵沉默的压力,终于闭上了嘴。

  “我也不信,”刘璃慢慢地说道,“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在可观测的范围内呈现了相对较好的运气。运气这种东西虽然没有理论能够解释得通,但却经常是可以测量。”她说完这句话就深深地望了罗奇一眼,罗奇窘迫地避开了她的视线。

  杜正一欲言又止,最后非常勉强地敷衍了一句,“魔法越发展越严谨。”算是一句似是而非的对老师的顺从。

  罗奇对这句话不敢苟同,他觉得人类的科学才更严谨,但他这回把嘴紧紧地闭上了。谁知杜正一突然又转过头来,探究地注视着他,他开始有了点不祥的预感。

  杜正一突然恍然大悟,“嗷哦,我想起你是谁了!你就是上午在操场上给自己脑袋顶上弄出一朵暴雨云的傻子!你天气控制实验课考试没及格吧?”

  靠!罗奇在心里说,就没见过比他更烦人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