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大帝简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亡灵侵袭

大帝简史 流火照夜明 1 23 26562022.02.22 15:55

  王言从一片黑暗的混沌中觉醒,四周是闪烁的群星,漂浮的陨石,还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遍布全身…

  “咕叽!咕叽!”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鸟鸣声,他惊喜地发现,原来是那只黑白鸟,他熟练地伸出掌心,鸟儿顺势跳上去,任由他爱怜地抚摸着自己

  被窥视的感觉消失了,他的脚下浮现出一道光桥,桥的彼端是一道流光环绕的“门”

  内心深处有一道低语,让他不要进入那道“门”,正在他犹豫的时候,黑白鸟猛然跳下掌心

  下一秒,它跌跌撞撞地向前飞去,王言排除掉低语的干扰,一路追去,一人一鸟,向着“门”前进

  当王言追逐着黑白鸟来到“门”前时,一个女声从“门”中传来:

  “来自异界的存在啊!”

  “请您从沉睡中觉醒,聆听我的呼唤,接受我的祭品!”

  “我的领地沦陷在无边的黑暗中!我的子民正在遭受非人的蹂躏!我的家族荣耀已不复存在!”

  “我,安吉尔家族长女,阿丽莎·安吉尔,在此起誓,当您的庇护已然生效,则我的余生都将全身心地侍奉您!我的荣光都将属于您!”

  “咕叽!咕叽!”黑白鸟焦急地在王言的头顶上蹦蹦跳跳的,后者哭笑不得:“我明白了。”

  他面前的“门”渐渐褪去光芒,露出了繁复的花纹与符号,一道半人大小的光圈安静地漂浮着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带着黑白鸟踏进了光圈,下一秒,光圈渐渐收缩,直至湮灭不见

  混沌深处,一道不可名状的叹息声响起,刚才窥视王言的那些存在气息逐渐剧烈起来……

  ———————————————

  温蒂森城堡.忏悔室

  一袭黑色兜风长袍下,藏着一道白皙动人的曼妙身姿,不经意间展露,便已胜过千万种风情

  她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着,在她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忧虑,让她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更添了一份我见犹怜的心动。

  这位过了火曜日才刚满十七的阿丽莎.安吉尔家族长女殿下,此刻虔诚地跪倒在一道充斥着各种神秘符号的魔法阵内,低声念诵着咒语

  她从一本无人问津的藏书中,看到了,这个名为【祈唤式】的魔法召唤仪式阵

  据书籍中介绍,这个召唤仪式极度不稳定,具有随机性,有可能召唤出堪比高阶恶魔的存在,也有可能,召唤出毫无用处的人工制品或自然产物

  前任召唤人,在付出血的代价后,却只是召唤出钢铁蒸汽车,钢铁飞艇,两轮钢铁车等等,毫无美感的工业产品后,心灰意冷地将这个魔法仪式,简单记在了自己的魔法书中

  而后,岁月流转,这本魔法书成为了安吉尔家族的藏书,直到阿丽莎发现了它

  就在昨天夜里,一伙异教徒驱使着亡灵生物,攻陷了温蒂森领地下属的三个小镇

  她这个继承爵位才短短七个小时的贵族少女,哪怕全力抵抗,也不过是勉强收拢了十来个忠诚的家族战士退守城堡

  面对以邪恶残忍著称的亡灵法师,还是一个掌握了秘制傀儡术的高阶亡灵法师

  她一个小小的冰魔法学徒实在是不够看的,她仅有的两个魔法技能,冰墙术和冰甲术

  能够维持住眼下这种局面,已经是拼尽全力了,还好那个亡灵法师更关注家族藏书阁,只是留下一队低阶僵尸围困住城堡

  阿丽莎和仅存的家族战士,才得以有了喘息的机会,然而,所有人都很清楚

  当那个高阶法师,成功进入家族藏书阁后,将注意力重新掉转回城堡这里时

  届时,便是所有人的末日来临之时,可怕的是,目前看来,他们几乎没有生还的机会

  绝境之下,她想起了自己早年间看到的这个魔法仪式阵,虽然在这个世界上

  所有人都明白,召唤不知名的存在,是九死一生的冒险行为,但是面对眼前的绝境

  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刚毅的贵族少女,对所有残存的战士说道:

  “如果我因为自己的鲁莽,葬送了自己的生命,希望你们遵守先祖间的誓言,接受我的委托”,

  “将这枚纹章戒指,交给我远在帝都皇家魔法学院的妹妹,瓦尼娅.安吉尔,她会给予你们与忠诚相匹配的报酬”,

  “大小姐!我们绝不后退,誓死捍卫安吉尔的荣光!”战士们齐声回应道

  “这是我,作为安吉尔家族第三十三任家长,下达的最后一个命令!诸君,拜托了!”

  “大小姐!”这些既是安吉尔家臣,又是阿丽莎私人卫队的战士们,眼含热泪,悲痛地目送她独自一人走进了忏悔室,开始了召唤仪式

  画面转回忏悔室,阿丽莎不知道已经诵念了多少遍咒语,却迟迟得不到回应

  正在她绝望之时,一道温柔和蔼的男声,突然在她耳边响起:“你好啊……”

  城堡外,亡灵法师特有的黑暗气息,已经笼罩了整座城堡,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骷髅射手

  这些黑暗生物居高临下的拉弓搭箭,对准了主堡大厅的大门,时刻戒备着周围的一切异常

  而这时,高阶亡灵法师,拉里·科内特,悠闲地捧着一本《寒冰女神的祝福》

  在骷髅武士的簇拥下,进到还在费力攻击着冰墙的僵尸后面,心念一动

  呆滞的僵尸变得灵动起来,向两边退去

  拉里低声吟唱:“伟大的黑暗主宰啊!请聆听您忠实信徒的呼唤,为您献上可口的血肉吧!”

  “血爆术!”他轻轻一指,一团浓郁的黑暗能量法球疾驰而去,冰墙顿时四分五裂

  “啊!”墙后埋伏好的战士们,犹如原野上的苜蓿草一般,随着碎冰渣向四周崩去

  拉里·科内特收起《寒冰女神的祝福》魔法书,不急不慢的向主厅大门走去,戏谑地看着痛苦的战士们

  “那么,谁能告诉我,我们尊敬的安吉尔家大小姐,藏在哪里呢?”

  “是你!原来,根本没有所谓的异教徒,一切悲剧的源头都是你这个白眼狼!”

  战士中有一个名为塞巴斯蒂安·普雷迪格尔的中阶武士,他愤怒地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面孔,痛骂道

  “哦呵呵,没想到啊,安吉尔家族的侍卫长大人,您的记性这么好,还能记住我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呢”,

  “可是,当初我向阿丽莎求婚的时候,为什么!你居然敢当面撕碎我的求婚书!”

  “哪怕是最肮脏的猪棚里,也容纳不了你这颗恶毒的心,想当初,不是大小姐,你早就成为那些龌蹉贵族的内仆了!”

  “老东西,既然你是如此的顽固,那等我将你炮制成骷髅后,看看你的嘴,是否还能这么硬!”

  “伟大的黑暗主宰呵,聆听信徒的请求,赐予我致死的力量吧!”

  “暗言.致死!”一道在拉里指尖上疯狂闪烁的黑暗球,在他的驱使下极速射向忠诚的侍卫长

  “不要!塞维尔叔叔!”

  阿丽莎.安吉尔刚从地下的忏悔室出来,就看到眼前这恐怖的一幕,不自觉地发出了绝望的呼喊声

  “咕叽!”黑白鸟,现在被王言改名为咕叽的神奇鸟儿,从王言额头冲出来

  这时,拉里狞笑着说道:“哦,我心心念念的小羊羔啊,你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忠实的仆人,在地狱中接受焚烧吧!”

  嗯?不对?拉里一惊,太安静了!他扭头一看,塞巴斯蒂安·普雷迪格尔还是好好的躺倒在地

  只有半空中,那只奇怪的黑白鸟人性化地打了个嗝,吐出了一个固体化的黑球

  “到此为止了,亡灵法师,拉里·科内特,”王言淡淡地说道,这在拉里听来,无疑是莫大的嘲讽

  “你是谁?还有,你的使灵,为什么能够挡住我的高阶法术!”

  “嗯,就目前来说,我接受了阿丽莎.安吉尔小姐的【祭品】,所以你可以认为,我是她的守护者”,

  “至于我的名字,啊,有了,我的名字叫杰弗里茨.基德.安吉尔…”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作者感言

流火照夜明

流火照夜明

很喜欢夏目友人帐里的一句话:一个人寂寞,是因为害怕踏出最初的一步。既然我们已经踏出最初的一步了,那么就勇敢地走下去吧!

2022-02-22 15: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