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我会帮你的忙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498 2020.03.30 23:13

  李长柏看着嚎啕大哭的儿子,小声抽泣的女儿,破口大骂的婆娘,心里的怒火怎么也压不住,抄起赶鸭子的木棍一顿乱打:都是些不省心的东西我今天就打死一个少一个……

  叫骂声哭喊声求饶生谱写着一个家庭的暴力篇章,李长寿从心底生出一种无力感,即使他昧着心帮着哥哥可是心底还是会有些愧疚,他牵着自己婆娘的手往回家的路上走去:今年我们去岳丈家过年吧;

  “好。”

  这个家今年吃不成团圆饭了,多弟没了,李长寿抬头看着天空:我、有些想多弟了,你说她怎么就这么懂事了?比起她兰花姐姐真的不知道省了多少心,唉;

  “那我们早些去爸爸家,免得多谷要白跑一趟,这地方也没有什么特产看能带点什么东西去吧;

  两兄弟家没有隔多远说几句话就到了,由始至终李婆娘没有说一句李多弟,有些人说一句一道伤,看不见摸不到但就是疼。

  金秋十月该是丰收了,晚稻入仓基本农田是可以收工了,迟家村的人却忙起来了,十一月底放塘捕鱼,在快过年的时候就都闲下来了,家家户户按公分分粮票,慢慢的年味出来了,赶集的时候家里条件稍微好些的就会在去赶集的时候买几尺花布做套新袄子,除去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其他就都很美好了。

  言六月很久没有出来了,顾二妹也没见过她,今天是大宝小宝和二妹今年的最后一堂课,大毛和顾延西放假很久了给孙妈妈家捡了好多的柴:孙妈妈,我妈妈说明天打糍粑你要去吗?你要做的话就去我们家一起打,顾叔也会去还有言爷爷和张爷爷,我爸说反正家里劳力多;

  孙妈妈笑着说:打一些吧,到时候你们也要吃的;

  言二妹从没在这么冷的天气呆过,一双雪白的手现在是不能看了,好多的冻疮长出的血痂很是恐怖,现在破了好像没这么痒了,前段时间只要去床上睡觉的时候手一热就会很痒。

  言奶奶知道小孙女想二妹了:小六,爷爷今天去二妹姐姐家里打糍粑你要一起去吗?

  言六月看着手背摇头不去。

  “不去呀?前几天妈妈送过来的钢笔你不去给二妹姐姐吗?到时候被爷爷拿走了你别哭哦,还有新的袄子你不是说要给姐姐的生日礼物吗?奶奶给你戴个手套去好不好?

  顾二妹去找过言六月几次,言六月就是忙的很你见她,顾二妹也是一个脾气暴的,你见我是吧,那就不要见了。

  大家在热火朝天的架着锅子准备蒸糯米,言爷爷牵着言六月出现了,顾二妹听见言六月叫她她也不回头就当是没看见的:姐姐,这是钢笔和墨水我让妈妈给你带来的,这个很好写爷爷要我都没给的,这件新袄子我有一件一模一样的是奶奶让妈妈买的,很漂亮的;

  顾二妹一口气咽不下去:言六月,我要你给我这些东西了吗?这些东西我想要的话我妈妈难道给我买不起吗?

  “不是的姐姐。”

  言六月准备伸手去拉顾二妹,顾二妹反手一挥打在言六月的手上,言六月瞬间感觉手套下的伤口裂开了,东西掉了一地,大人都不了解情况也不知道怎么说,言六月蹲下把东西捡起给苏默:婶婶,这是送给二妹姐姐的你先给她收着好吗?这是我特意给她准备的生日礼物;

  苏默伸手接过:谢谢小六,你别生姐姐是气,她是担心你了,你一直你出现她以为你生病了很担心你;

  “我不会生姐姐的气,婶婶我先回去了,奶奶还在家里等着我的。”

  言六月转身和爷爷说了一声就离开了。

  顾二妹眼睛红红的看着小六的背影,大宝也是一副表情怔怔的看着,然后跟了出去。

  言六月走到小河边摘下手套右手的血晕开了看着很恐怖,她看着毛线手套想了想还是把手**湿轻轻的擦着手上的血迹。

  大宝看着言六月的手有些着急但也不能贸然出声,突然出声会吓着人,掉河里去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大宝看着言六月洗了手洗干净了手套就走上来了,言六月抬头看向人影处,没说话就直接走了。

  大宝跑过去:言六月你的手没事了吧?

  言六月没说话就走。

  “问你话了。”

  “迟历霆,你能当不认识我的吗?”

  果然这孩子是讨厌他的。

  “言六月你很讨厌我是吗?”

  言六月停下脚步看着大宝:你很招人喜欢吗?

  “言六月,你不能因为顾二妹不理你你就拿我撒气吧。”

  手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迟历霆,是我让你来的吗?

  大宝第一次真的想发脾气了,但是看着言六月左手用手套按着右手的时候真的发不出脾气了,左手上的皮肤又红又肿上面还有变黑的痂。

  “言六月你不告诉我为什么讨厌我我就去告诉顾二妹她把你的手弄伤了,你看顾二妹哭不哭。”

  言六月气的浑身颤抖:你是猪;

  言六月只会骂这一句话,当然十二生肖算的话那就是会骂十二句。

  大宝转身就回去。

  言六月脚一跺:去年我生日的时候李兰花他们欺负我的时候你就看了一眼还不帮我的忙,我穿的是我妈妈给我买的心裙子,后来裙子洗不干净了。

  言六月说完死死的瞪着大宝,好像是大宝在欺负她一样的。

  大宝回忆了好就才说:我没见到是你呀,你也不叫我;

  “不可能,我都看见你了。”

  “言六月,你太矮了背他们挡住了,我是真没见到你,见到了我肯定会帮你的忙的,我都吃了你那么多的糖了,不帮你帮谁?

  “我妈妈说了我生日的时候来看我的,她没来,姐姐就只知道跑步也不陪我玩,好不容易你出现了可你就跑过去了,我是不是很不好,你们都不喜欢我;

  声音里的委屈溶了大宝的耳朵。

  “言六月,我和小宝都没有父母,很小的适合我们就被丢了,像丢垃圾一样的丢了,爷爷像捡垃圾一样的捡回来了,可后来爷爷说我不是垃圾我是宝,后来又捡了一个宝,所以就有了大宝和小宝,言六月,你怎么会让人不喜欢了?下次有人欺负你你就叫一句大宝哥哥我就一定会出现,好吗?

  “真的?”

  “真的。”

  “好,你说的我就信了,我要回去了。”

  顾二妹看着床上的东西心里还是有气的,言六月这几个到底为什么不理她?她怎么也想不清。

  “延西,二妹了?”

  “二妹刚才回去了。”

  顾延西和大毛一人一个木桕一人一下的垂着袋子里的熟糯米,在寒风冷冽的冬天额头上还冒出了汗。

  篱笆外大宝对着大门口叫:二妹,顾二妹;

  顾二妹走出来:大宝哥;

  大宝看着眼泪汪汪的顾二妹:二妹,还在生小六的气吗?

  顾二妹如果不想说真话就不会开口说一句假话。

  一个在篱笆外一个在篱笆内。

  “二妹,言六月不适应这边的气候手上长满了冻疮,她怕你嫌弃她她不敢给你看,今天来找你她是带着手套的刚才你一挥手她的冻疮裂开了,流了好多的血;

  “怎么会?她有没读书,而且她在家里怎么会冻着了?

  “二妹,你总是和我一样会忘记小六是拿绣花针的。”

  顾二妹拉开篱笆门就往外跑。

  “你去哪?”

  大宝拉着二妹。

  “找孙妈妈。”

  “二妹,孙妈妈不能开药的,你又忘记了吗?”

  顾二妹还在往着迟家的方向走。

  “孙妈妈,我来铺桌布你帮我去弄点冻疮的糖好不好?”

  孙妈妈没听懂,迟纤梅笑开了:小机灵鬼;

  “好,孙妈妈去给你找糖。”

  孙妈走向菜园拔了一整颗茄子树,冬天的茄子树已经枯死了,只等来年开春重新整理菜园。

  孙妈把茄子树根部的泥巴敲掉没洗然后放进瓦罐加水一直熬着,熬了一个多小时,孙妈把水倒出来对着顾二妹招招手:这个糖不可以吃的是用来泡手的,知道吗?

  顾新飞看着冒热气的水就有些心惊,如果一下没端好泼身上了那这闺女不就要遭罪了吗?顾新飞看着崭新的开水瓶子想也没想的就拿起来了,顾二妹看着爸爸把药倒进开水瓶里:爸,迟伯伯会不开心的;

  “没事的,他怕你伯娘的,你就这样去,和小六说不要吃糯米类是食物不然伤口会留疤的知道吗?”

  顾二妹小心点提着开水瓶子走着。

  “言小六,言小六。”

  言奶奶笑着出来了:二妹来了呀;

  “奶奶,小六了?我给她带了治冻疮的药来了;

  “小六在房间里二妹自己进去可好?”

  顾二妹进门的时候小六没有烤火,顾二妹把开水瓶放下走近小六身边坐下,她小心的握着小六的左手,冰凉刺骨的冷意:小六,你怎么你烤火?

  “不能烤,烤热了就很痒。”

  “怎么会弄的这么严重的?”

  “开始就长了两个,我也不知道是冻疮第一次痒的时候我放水里冷一下就不痒了,后来只要痒我就泡冷水里就成这样了;

  “小六,我还是姐姐吗?”

  言六月电点头。

  “小六,姐姐给你带药来了,你的冻疮会好的。”

  顾二妹把房间脸盆里的冷水倒出去就把门口的开水瓶子拿进来把药倒进脸盆里。

  言六月看着冒着热气的水有些害怕:姐姐,跑热水会痒的;

  “来,把手放进来不痒的。”

  小六轻轻的把手伸过去。

  “水有些烫你不要整个泡进去。”

  隔了好久言六月开心的说:姐姐好暖和,真的不痒诶;

  “小六,有事你要和姐姐说,姐姐可厉害了小六的任何事姐姐都有办法。”

  言六月笑的眉眼弯弯:好;

  言奶奶站在窗口笑笑的看着。

  “和姐姐去玩吗?”

  “可以不泡了吗?”

  “可以不泡了。”

  顾二妹给言六月戴着手套就牵出去了,在门口看见了言奶奶:言奶奶我带小六出去玩玩好吗?

  言奶奶笑着说:去吧;

  顾二妹走出去了几步突然想起了爸爸的话:奶奶,小六你能出糯米的食物不然手上会留疤的,我爸说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好,奶奶知道了不管是不是真的小六都不吃糯米。”

  顾二妹看着小六说:你自己也要记得糯米的不可以吃;

  言六月笑着点头。

  顾二妹看着一直在笑的言六月心想:这妹妹真傻,不过不嫌弃了;

  言六月看着一直笑的顾二妹心想:这姐姐真啰嗦,不过不嫌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