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缘由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859 2020.03.14 23:39

  迟纤梅睡醒了有些迷糊,一身很不熟悉的酸痛袭来:安哥,我·····;痛字被自己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起床穿鞋的时候有些头昏,小腿的伤口敷上了药,她想她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做的,把药拆下,穿好鞋走出门,蹲在菜园子里摘菜顺便拔草,慢慢的额头溢出了一层汗,凉风袭来心里憋着的一口气突然就松些了,迟纤梅嘴里轻轻的哼出了一些调子,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从外面回来的迟安邦就这样突然的看见了迟纤梅嘴角的笑容,那笑容让迟安邦心里发麻,就像是什么都可以放下的无所谓。

  “梅梅,今天晚上电影厂的过来放电影,我们早些吃饭也去看看吧?”

  “好。”

  吃完饭家家户户一个小板凳拖家带口的出门看电影了,在大操场的露天电影也是那个年代很多人的期待。

  孩子们一般坐不住,二妹拉着言六月到处钻:小六,那边有卖糖葫芦的等下我们去买;

  言小六看着电影很是好奇:姐姐,你说那些人会出来吗?

  “我也不知道,演完了就出来了吧。”

  顾二妹和言六月想要看演完的人出来就一直等着,等大人都回去了她们还在等着。

  不止是迟安邦发现迟纤梅又些不变一样了,苏默也发现迟纤梅好像一个晚上就失去了些活彩。

  “梅梅,你还好吗?是不是和大哥吵架了?”

  迟安邦也在竖着耳朵听着:会好的默默,总会好的;

  苏默话还没说完迟移民咬着苹果出现了:妈,婶婶;

  迟纤梅听见儿子的声音就笑了:移民,婶婶给孙奶奶的苹果都被你吃了吧;

  “我有那么不懂事吗?我就吃了一个,妈,我今天回去吗?”

  “你想回去吗?”

  “我想再陪孙妈妈几天,明天去剥甘蔗叶子。”

  “这么不愿意读书吗?”

  迟移民低头不说话。

  “去吧,妈妈要回去睡觉了,在锁妈妈家要安静点。”

  “好的嘞。”

  迟安邦看着他两母子轻言细语的聊天心里有些许的吃味,迟移民被迟纤梅教的很好。

  “默默,我先回去了啊。”

  迟纤梅拿起小板凳就起身走了。

  迟安邦随后跟上,苏默看着走路有些瘸的迟纤梅不由皱眉了:新飞,你说他们出什么是了?

  顾新飞摇摇头。

  苏默伸手摸了摸灶台锅里的水有些凉了就点火烧水。

  迟安邦走过去说:我来吧;

  “没事烧两把火就差不多了。”

  水烧好,迟纤梅提着木桶舀水,迟安邦伸手去提,迟纤梅阻止了:我自己来,你看你是冲冷水还是热水?

  迟纤梅吃力的提着水向浴室走去,迟安邦心里的怒火突然就烧起来了一步向前就夺了迟纤梅手里的木桶往地下一丢,巨响后安静的可怕,迟纤梅叹了一口气:你说你也不是一个暴脾气的人,怎么就生气了?

  “迟纤梅,当年是不是任何人到你面前带你走你就会走的是不是?你那时候是想要退婚的是吗?是不是我都无所谓对不对?”

  迟纤梅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捡起桶子准备去打水,迟安邦无力极了:迟纤梅你跳起来打我的脾气了?这么不吵不闹的你真的不憋得慌吗?

  “迟安邦我很累,明天再吵好不好?”

  迟纤梅是真的累,背上的伤一直在痛小腿也发炎了。

  迟安邦转进了牛角尖出不来了:你先回答是不是。

  “这个问题我说了不算,你要问你自己心底的答案,我说了你就信了吗?”

  “我就是没答案,迟纤梅这么多年我心里就是没答案。”

  “迟安邦,如果我找不到原谅你的借口了我们还能怎样假装幸福的过下去?”

  冲了凉出来进了房间,迟安邦已经在床上了,迟纤梅掀被上床,迟安邦一个翻身压上,迟安邦已经无计可施了,迟纤梅一退再退半点水花都激不出。

  “把灯熄了吧。”

  迟安邦本来不是那个意思,迟纤梅这么一说他脾气就犟了。

  下床熄灯抹黑上床,迟纤梅趴睡着。

  迟安邦伸手摸上的是背,口不择言的说:怎么昨天过瘾了是吧,迟纤梅你生气就不要憋着了,翻过来打我啊咬我啊,我不动。

  “快点吧,我有些累了。”

  “好,别哭哦。”

  开始到结束迟纤梅没哼一句,不论迟安邦怎么折腾迟纤梅就是没反应:迟纤梅,以后几十年你就这幅态度吗?你好好想想吧,我不喜欢搞这样的;

  迟纤梅身体一僵,迟安邦是感应到了的,翻身下床店里灯,去厨房拿了盆舀了热水进房间,迟安邦伸手想去抱迟纤梅,迟纤梅身体一缩:睡了吧;

  迟安邦冷笑的说:不洗你想怀孕吗?

  迟纤梅突然睁开眼挣扎的起床还来及穿鞋就跑到洗脚盆里吐了出来。

  “迟纤梅说怀孕你就吐应该门没······”

  迟安邦看着背对着他的迟纤梅,后背一大片的淤青,脚步是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慌乱,迟纤梅狼狈的吐着,背上,小腿上,手腕上,这么多年从,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伤口。

  “梅梅,背是怎么弄的?”

  “浴室置物架。”

  “迟纤梅原来你心里真的没有我。”

  迟安邦把长袍一披就出去了,迟纤梅抬头看着迟安邦略驼的身影,终于都压弯了腰吗?

  迟安邦你可知幸福假装不来的;

  顾新飞差点没急死,两小姑娘不见了,他围着大操场找了两个圈了,苏默眼泪都急出来了。

  贺甲生是个有眼力劲的:嫂嫂,莫急应该就在这的,再说小姑娘身手不错没人能欺负她的;

  是没人欺负,等布景后的人出现的两个小姑娘在草垛子里睡着了,苏默好气又庆幸,贺甲生抱着二妹,顾新飞抱着言六月,三个人去了言家。

  半路苏默手一指:那有个人;

  顾新飞定睛一看:是个男的;

  贺甲生一脸好奇:是不是出来偷人的?等下我们在返回来的时候看看;

  “甲生,你当着嫂嫂的面说这个合适吗?”

  “呵呵,嫂嫂莫当真。”

  言老夫人笑呵呵的说:默默,没事的小六和二妹在一起没事的,二妹今天就别回去了睡这里吧,晚上还是别惊到了才好。

  苏默来不及拒绝顾新飞说:麻烦了;

  孩子安顿好了三个人出门:甲生,你先回去;

  “大哥,我们去看看那个人吧?”

  “甲生,你听大哥的话没亏吃的,回吧。”

  贺甲生抄小道回去了。

  苏默轻声问:新飞,怎么了?

  “坐在河坝上的那人是迟大哥,我们过去看看吧。”

  月光下,顾新飞牵着苏默的手:默默,哥哥背你好不好?

  这天气草推里总有蛇出没,苏默懂顾新飞的温柔:辛苦哥哥了;

  迟安邦就坐在河坝上抽着烟:大哥,你是在等吉时吗?见你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迟安邦回头一看:你怎么来了?

  “找孩子来了,看着你在就想来劝劝你,不然我怕明天要来打捞你了。”

  苏默拍了一下顾新飞:你好好说话;

  顾新飞把外袍一脱铺地上:默默,坐好;

  迟安邦说:老话说女人坐男人衣服上男的不走运的;

  顾新飞挨着苏默坐下说:我一辈子的运气都用来娶她了,其余的不好就不好吧,哥,你,注意点附近啊,默默怕蛇的;

  月光下,迟安邦看着顾新飞的左手环着苏默,右手和苏默的右手叠抓在一起。

  迟安邦把烟递过去,顾新飞摇头说:默默在就不用了;

  迟安邦抬头看着满天繁星缓缓的说起了往事,那些他谁都不曾说过的往事。

  我的爹和娘生在很贫困的迟家村,娘的家里是真的穷三代,娘很漂亮,爹总是竭尽所能的对娘好,爹的宠溺把娘养的眼高于顶,她没有夫人的命却养出了夫人的心,从我记事起我就能天天的听娘骂着爹,她的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真的倒了八辈子霉嫁了个这么没用的男人,你看看你身边的男人哪个不比你好;爹就这样听着由着更死命的找银子,一个平常的男人怎么可能养的活一个不知满足的女人?也是正是这样的碎碎念爹越来越没有了对生活的冲劲,那时候我还小不懂爹是怎样的绝望,有一天半夜爹和娘吵了很大的架把我吵醒了,娘的脾气很不好,只要我哭她就会劈头盖脸的打,爹不在也许就打两下就不打了,可是爹在的话她就会打的很厉害,开始爹还护着我,后来爹也只会转过头就当没看见的,我吓醒了不敢哭就爬下床躲进床底了,新飞你知道吗?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回想起他们的眼神我还是会头皮发麻的;

  迟安邦低下头很认真的卷着烟,点好烟接着说。

  娘赤身裸体的站在爹的面前低吼抓狂:你还是个男人吗?你倒是硬呀,你这中看不中用的东西,老娘年纪轻轻就守活寡,我不可能这么年轻就没男人的,你不行就不要怪我了;很多难听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砸在我爹的心里,爹应该是忍不住了吧,那时候我虽然不懂,但我在心里想,如果我的爹还没反应那就证明他真的不是个男人了,我这样想着,我爹站起抓住屁股上的凳子一板凳砸在我娘的屁股上,娘被打楞了,她还没反应过来板凳又砸来了,爹打的地方就在那周围,娘怎样的求饶爹就是不住手,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那么多的血,后来才知道爹在刺激下把娘肚子里的孩子打死了,等爹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爹真的被娘磨去了男子气概了,那天后半夜爹就投河了,娘时好时坏最后疯了,爷爷把我和哥哥接了回去,哥哥比我大了十岁,有些事他不知道但也许是知道的,反正嫂嫂说的话不对哥哥就会抡起巴掌就会上的,娘的话一直就在我的脑海里不停的转,我是真的爱迟纤梅,第一次见着就爱了,我求着嫂嫂给我去找人说媒,嫂嫂不愿意,哥哥却是疼我的,后来迟纤梅家死的就只有她一个了,我嫂嫂说她想退婚,我一言不发的想了一个晚上,如果没有迟纤梅我能怎么办?就想着这个可能性我就心疼的不行,第二天一早我就出现在迟纤梅家里我说:妹妹,安哥接你回家;就这样我们成亲了,在之后的日子里,我害怕我会走我父亲的路子在床笫之间我死命的折腾她,我就像是被魔怔了一样,迟纤梅新婚第二天睁开眼的一刹那我看见了她眼里的恐惧,夫妻间的情趣对于我和她都是折磨,新飞,梅梅一直很干,都说我惧内,其实她是怕我的,很怕,但是又离不开,她没有家,她舍不得孩子,这一次她不会跳起来打我了,是不是成长的过程到之后总会走上一条自己最害怕的路?是不是当年即使不是我,是任何什么人说,妹妹哥哥接你回家;她就都会走?是不是在每一次房事后她其实都会很痛苦?是不是因为那年我害怕的躲在床底没出来造成了这种悲剧所以就被我的爹和娘诅咒了?默默,你明天帮我去看看迟纤梅吧,我怕她······;

  苏默的一滴眼泪掉在了顾新飞的手背上:昨天下午,我们从孙妈家出来坐在树墩下聊天,大哥你想知道我们聊的什么吗?

  迟安邦突然不想知道了。

  “大哥,你想知道吗?如果你今天不知道以后你就是跪下来求我我都你会告诉你了。”

  “好,默默你说吧。”

  哽咽的声音传来:我告诉你了你要找什么样的借口原谅自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