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生所求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209 2020.04.03 23:13

  大宝笑了:李兰花凭你叔叔是一队的队长还是凭你小小年纪如此不要脸?你呀听说十三岁了是吧?你这样只怕以后找人都难了;

  呲笑声穿进李兰花的耳朵里,李兰花转身看着眼前的大宝和言六月。

  “就凭我叔叔那又怎样?你无父无母还能怎样?言六月你打不过就找人来好意思吗?”

  言六月不懂李兰花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孙老太婆和倒插门”这两个词不喜欢。

  “我没找大宝是他自己要来的我要找的话就找姐姐了,姐姐你们都打不赢,大宝更厉害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而且衣服坏了就坏了我爷爷才不会打我,我奶奶给我做了好多的新衣服我穿都穿不完。”

  这傲娇的神色和语气大宝想他不用出手言六月就赢了。

  李兰花气不过脱了鞋子就像言六月冲过去,泥巴路的地下瞬间就弄脏了李兰花的脚,大宝看着旁边的五个孩子说:你们要一起来吗?

  上次就被打在小渠道里起不来这次怎么还敢动手呀,再说言六月的衣服脏了她奶奶会给她新的他们的衣服脏了回去真的会挨打的。

  大宝看着都跑了的几个孩子就好笑,其实那些孩子也和他的年纪差不多大,大宝看着越跑越近的李兰花他提脚踢向李兰花的膝盖,李兰花还没近到言六月的身就被打趴下了瞬间恼羞成怒:死大宝天杀的你要死啊,帮着言六月打我;说完就干嚎起来了。

  大宝蹲下去和李兰花平视:李兰花,虽然我无父无母但是我想我娶了你肯定会祖坟冒青烟的,你下次如果在说倒插门或者入赘的话我拔了你的舌头,明着不行我暗着拔看是你狠还是我狠;

  大宝伸手把李兰花别在裤腰上的荷包拿出来了抓在手里:李兰花你说你一个姑娘家眼皮子这么浅可还好?你是不是见什么东西都想要啊?抢的赢的就抢抢不赢的你是不是就要偷了啊?你是抢是偷我不管,我警告你你在敢欺负言六月我就打断你弟弟的腿,然后我就和你爸爸说是你让我打的,我看你是想死还是想活的,哼;大宝站起来冷漠的看着李兰花。

  李兰花气的下巴都抖起来了,先在不是在干嚎而是无声的流泪。

  荷包里的糖没有了,大宝把荷包里的小手帕拿出来了:小六,荷包还要吗?

  言六月微笑着轻轻的说:不要了;这笑容配上这音调还真的不像是个孩子。

  大宝拿着荷包的手一松,荷包飘飘然的落在李兰花的眼前,大宝抬脚把荷包踩在脚底碾压了几下,一个素净漂亮的荷包一个李兰花拼了命想要得到的荷包就这样被言六月一句轻飘飘的“不要了”而就被大宝毁了,眼里是长到这么大都没有浮现过的恨意。

  言六月看着李兰花说:其实只要你说小六你的荷包送我一个好不好,我也肯定就给你了,其实这荷包不是很贵重的东西都是我用边角料做的,而你没见过而已,李兰花等你在大些吧,那时候你就会懂得眼见的也许不见得就是好的;

  言六月一身脏脏的而且长辫子也乱了,可李兰花觉得再怎么样她怎么也比不上言六月。

  大宝走过去用小手绢擦着言六月手上的冻疮,言六月轻声的说:都好了,这个只怕要洗了;

  大宝拉着言六月的手冰凉一片:你敢和二妹说你在渠道边上洗的手吗?

  言六月摇头:你也不可以说;

  “走吧,我带你回去换衣服。”

  言六月说的话还真的没错,即使一身弄的这么脏回去言奶奶首先说的是:心肝,你摔伤没?

  言六月看一眼大宝回答奶奶说:奶奶,不是摔的是别人欺负的;

  言奶奶还是笑容不变:不可能,我的心肝这么乖谁会欺负呀?.奶奶不骂你的,我们去换衣服好不好?头发洗一下吧;

  大宝看着走进去的言六月和言奶奶的背影:言六月你还真是幸福呀;

  大宝手里一直抓着的手绢忘记丢了,等到想丢的时候又没丢,也许是可以留下的吧。

  顾延西和大毛给唐寅送了一条鱼就过来找大宝:大宝;

  大宝从家里出来,大毛笑着说:妈妈说要吃饭了小宝和张爷爷都在让你也去;

  迟家中庭,言六月坐在小板凳上头发半干,顾二妹用雪花膏给言六月的手仔仔细细的涂着:小六,你这手这么搞的?应该是不会裂开的啊;

  “还不是因为你,伯娘给了我一根好长的甘蔗我拿着甘蔗去找你,你跑哪去了?我找了好久都没见到你,然后我就摔了,衣服弄的脏死了甘蔗也丢了。”

  顾二妹哭笑不得:你是心疼衣服还是心疼甘蔗?

  “那你是心疼甘蔗还是心疼我的手?”

  “傻妹妹,甘蔗我并不是很爱。”

  很多年后,顾水伊说:我爱小六放进我嘴里的糖和小六比糖还甜的笑;

  言六月的口福不是很好,没有鲫鱼只有一个鸡蛋,即便如此她也吃的很开心。

  顾二妹好笑的看着她:你呀以后就养鸡;

  “好,养鸡,让鸡生蛋我们先吃,吃不完的就卖了。”

  炒的东西一天都还没炒完明天要接着炒,张叔说:明天我要去镇上你们要吃什么零嘴吗?

  五个孩子想了想摇头,都不是缺这些个零食的人。

  小宝笑嘻嘻的问:爷爷你去买什么东西呀?

  张老也是笑嘻嘻的说:买面粉呀;

  小宝立刻拉耸着脑袋:我不要过年的时候吃馒头;

  看到如此的神情除了小宝大家都笑出了声。

  苏默从炒的瓜子里拿出了一包南瓜子:孙妈,这是东东让我给你们带回来的生的南瓜子,刚才我把它炒了,东东说谢谢孙妈妈的糖,那是他第一次吃这么甜的糖;

  孙妈双手接过南瓜子:这孩子小小年纪怎么如此只礼节呀;

  有的人越是懂事越让人心疼。

  张爷爷感慨道:世道如此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样也好有一颗七窍玲珑的心长大了也许在这世道能走的路会多一条,有时候知礼节能保命;

  吃完饭围着炉子烤火,迟纤梅看着言六月说:小六伯娘给你织辫子好不好?

  言六月拿起小板凳笑着有过去,顾二妹不淡定了:伯娘,手下留情,小六留个长头发不容易您别给她薅没了啊;

  这是继小宝后的第二次哄堂大笑。

  小六说:没事的姐姐;

  孙妈笑着说:梅梅你这是想要小六做你媳妇吗?

  邻里间的玩笑其实不代表什么。

  大宝和大毛突然就看着迟纤梅,迟纤梅笑着说:小六做我女儿我求之不得,媳妇的话还是要大毛自己欢喜,我说了不算的;

  “疼吗?小六。”

  “不疼的,伯娘大毛是哥哥。”

  “这孩子真乖。”

  言老接口:除了挑食小六是真的很乖的;

  言六月立刻委屈上了:爷爷我就喜欢鸡蛋一辈子不腻的喜欢,我喜欢一个东西就会喜欢很久很久,就是鸡蛋臭了我都不嫌弃;

  言老看着一脸认真的孙女:这还委屈上了呀?

  言六月还真委屈了,她不喜欢被人说挑食。

  “没事,女孩子挑些食会让人心疼。”

  大宝的话淡淡的传来。

  微微的煤油灯燃着,苏默抱着顾二妹,顾新飞抱着顾延西走在回家的路上。

  顾新飞手里的煤油灯尽可能的举在苏默的身前照着她的路,顾延西的头趴在顾新飞的肩上:爸爸放我下来吧,你抱妹妹我牵着妈妈;

  回来的路上是顾延西要求爸爸抱的,走了一小段路过了一下父爱的瘾也就可以了,顾新飞放下延西转手去抱顾二妹,延西牵着妈妈的手:妈妈我觉得我们家和以前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

  “我不知道,反正就是不一样了,嗯···以前爸爸会看着你的背影发呆,不转身看他的时候他总是眼睛转向其他的方向,但是现在他好像不怕你看见了,还有爸爸以前老是背着你问我和妹妹是喜欢你还是喜欢他,我们说喜欢他他就立马不高兴了,我们说喜欢你他就说:对,你妈妈很得人家喜欢的,我也很喜欢最喜欢了;

  顾延西提着煤油灯照在苏默的脚边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以前他们仨之间的小秘密,顾新飞的一直手轻轻的拉着苏默的手,月光下看不清顾新飞的脸,苏默想顾新飞的脸一定红了,因为抓着她的手越来越热。

  夜深人静,迟大毛送孙妈回去了就睡那边了。

  迟安邦抱着微喘的迟纤梅:你说这样会有孩子吗?

  迟纤梅气死了这都是今天的第几次了?

  “你不是想一个晚上就出来一孩子吧?”

  “梅梅我们的女儿一定很乖的。”

  “顾安邦我们不强求的,你这样我很有理由怀疑你是借口耍流氓。”

  顾安邦手微微收力:梅梅对你我不需要借口的;

  言老抱着言六月慢慢的走回去,大宝悄悄的跟在他们身后,他们回去的路上会经过李兰花家里他想着白天的事不放心。

  “爷爷你放我下来自己走嘛。”

  “爷爷走慢些就好了,晚上看不清的把你摔了你奶奶会让我过不好这个年的。”

  “爷爷真好。”

  “在过两年爷爷老了就抱不动我的小心肝了所以现在要多抱抱。”

  “爷爷,我少吃些你就抱的起了。”

  “小六,妈妈来信了说过年不过来了爷爷奶奶带着你过年是一样的对不对?”

  “不来就不来吧,反正她已经习惯说谎了,她说我生日的时候来的也没来,说过年来的也不来,不来就算了。”

  大宝听着言六月变了腔调的声音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没事这是第一次跟在别人的身后紧张了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