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妹妹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045 2020.03.22 23:24

  顾延西一天没吃东西又是晕车很是难受,顾新飞手伸过去把孩子一提放在膝上轻轻的拍着,顾延西脸一热:放我下来;

  “延西你休息一下,这次爸爸不该带你出来的。”

  顾新飞的手轻轻的有节奏的拍着顾延西的背。

  “延西,别害羞你小时候我就是这样抱着你的,你小时候很皮放床上就哭我就整夜整夜的抱着你。”

  “那你烦吗?”

  “不烦,我知道抱你的日子不多,你瞧这不就长大了吗?”

  “爸,你累了就放我坐下。”

  “好。”

  顾新飞的手一直拍着顾新飞的背。

  “阿生,你看今天的顾延西可有当年你的风采?”

  “大哥说笑,这次带延西出来的意义不就是如此吗?”

  顾延西被顾新飞叫醒:延西,到家了;

  顾言西眉头轻皱:爸你怎么抱了我这么久?腿麻么?

  “没事,下去吧妈妈应该还不知道我们回来了。”

  小皮卡的车提早的泄露了顾新飞到家的消息。

  下车的时候苏默抱着顾二妹倚在门口,顾二妹看着从篱笆门进来的人就挣扎着要下来。

  小短腿轻快的跑着:哥哥,你还好吗?

  顾延西看着跑过来的妹妹伸出双手抱起:妹妹;

  苏默看着眼前的两兄妹,顾延西第一次用双手迎接了跑向他的顾二妹。

  “哥,放我下来,你晕车的。”

  晕车这回事苏默不知道顾新飞今天才知道。

  顾延西也疑惑了:你怎么知道的?

  “有一次小皮卡在你旁边路过我见你一脸嫌弃的皱着眉我就知道你不喜欢那样的味道。”

  迟纤梅出门轻笑的说:我猜你们饿着的,吃饭吧;

  顾延西侧抱着顾二妹然后悄悄的放开一只手,还真沉呀。

  “小胖妹。”

  “臭哥哥。”

  顾延西把顾二妹放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鸡蛋:这是南径弟弟送你的;

  “南径也是我的弟弟吗?”

  “是的,也是你的弟弟。”

  顾新飞洗了澡出来还是胃口不好,迟纤梅说:延西,还是要喝些汤的好吗?

  “谢谢伯娘,我去把伯伯请来接你,我在车里睡了好久我出去转转,汤回来喝;

  这孩子一夜之间好像长大了。

  晚上睡觉很热,顾延西找了一把蒲扇给二妹扇着。

  厨房,贺甲生想走了,顾新飞拿了一把蒲扇给苏默扇着,迟安邦也给迟纤梅扇着,一股子不要脸的味。

  苏默喃喃的说:就这样···这样死了?要不把孩子接来吧;

  顾新飞摇头:东东不会来他要守着他妈妈的幕,南南他舍不得;

  贺甲生突然开口:嫂嫂,我知道有些话我不说是不合适的,可是我还是想说一句,你听听就好,别入心;

  顾新飞皱眉打断:阿生,不是你说不入心就能不入心的;

  “好,你说。”苏默轻轻的拍着顾新飞的手背是阻止也是安慰。

  “死都死了能原谅吗?”

  “甲生,现在说这个没有意义,他活着死了我都不会往他的那个方向去。”

  “嫂嫂,阿妹死的很惨,在棺材里的时候脸被锅灰整张涂黑了,她过的那么的痛苦可这么多年她从没传半句话回来,阿顺的头发白完了,明明他比我还小;

  苏默没说话,贺甲生伤心了。

  迟纤梅冷笑一声:贺甲生,因为苏默现在过的比他们好那就必须要原谅他是吗?或者因为他们过的惨所以是值得原谅的?贺甲生你是要默默和他们比惨吗?那等默默把怀着延西那段时间的事情想起来了再来说原不原谅的事,要不你来说也可以,默默至今都不敢去想那件事你是当她伤疤好了就不见疼了是吗?顾新飞凭什么?

  苏默叹气:梅梅莫激动,你这样撕破了还要我怎么说了?

  “默默,你别笑。”

  苏默起身走向门口倚着门框:新飞,万事凭什么开头就会显得很悲哀,是呀,凭什么?就凭那时候你是因为我才开口让他离开的吗?你们觉得他死的惨想让他的灵魂得以安息这个我懂,但是由始至终他有和我说过抱歉吗?顾新飞那时候他即使知道我有了延西但他还是动了杀心的,你瞧,如果这时候我再说一句凭什么我自己就该可怜我自己了;

  淡淡语调淡淡的微笑,没有往事随风也没有痛彻心扉。

  顾新飞闭上的眼盖住了痛苦,贺甲生突然才明白自己说的话有多么的不近人情。

  “阿生,你回去吧。”

  “大哥,我…”

  “回吧。”

  迟安邦拉起迟纤梅:走吧,我们也回去;

  厨房里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因为了解所以都懂,因为都懂所以不能责怪,但是不说心里又堵的慌。

  “新飞,以前的很多事情我们都闭口不提,我们就把往事和在一起伤疤盖着伤疤的过,我一直忘了问你,面对那样的一个我你害怕吗?那些事我都忘的差不多了,可是我明白事情不会因为我的忘记而没有发生。”

  顾新飞的声音难得的出现了一丝颤抖:开始还来不及害怕只是很心疼,后来不害怕了也不心疼了,我想着天上地下我陪着就好,不论生死,那几个月我还能好好的过日子,后来孩子的月份大了我就真的害怕了,如果你不醒孩子又生了我该怎么办?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只要闭上眼睛就会吓醒,那时候你奔溃我绝望;

  “你恨吗?”

  “只要你在痛苦总是会过去的。”

  “这可真为难呀,唉,就不能当做不认识吗?”

  顾新飞的声音更哑了:默默对不起;

  “嗯,有些话你不好说贺甲生是可以说的,新飞,其实只要你说,默默我们不计较了,只要你放下了我又有什么放不下的了?那一路走来能忘的不能忘的我都忘了。”

  顾新飞的头低的很低很低。

  苏默走出厨房走进卧室,上床睡觉。

  顾新飞忘了拍扇子露出的皮肤上满身红印子。

  苏默是真的了解他,如果就只是夏顺这些话他怎么都不说,可是还有一个阿妹呀,阿妹临死就只想要一个原谅。

  良久肩膀上有了些重量,顾新飞转过身紧紧的抱着来人。

  “新飞,你别为难自己,我心疼。”

  “默默,我······”

  “睡觉去好不好?”

  到了卧室顾新飞才感觉浑身痒的难受。

  苏默红着眼眶一边涂着花露水一边嚷着:我不去叫你你就不敢进来了是不是?也不怕被蚊子活吃了,你···你是要气死我是吧。”

  越说越委屈一委屈眼泪霹雳吧啦的掉。

  顾新飞好笑的说:你呀硬的时候骨头都是武器,软的时候我被蚊子咬了两口就哭的像个孩子,木书棋,你怎么就这么惹人心疼了,嗯?

  “睡觉了,和你说话真的累。”

  早起,顾延西在顾二妹的床尾醒来了手里还抓着蒲扇,顾二妹的额头冒着淡淡的汗。

  “妹,顾二妹。”

  迷迷糊糊:哥哥;

  “走,哥哥带你去跑步。”

  顾二妹瞬间清醒:真的哥?你怎么突然这么好?以前我哭着让你带我你都你带的;

  “现在哥哥都带着你,陪你对打教你练功。”

  顾二妹和顾延西跑回来的时候差点没背过去,哥哥的跑步像逃命会累死的那种。

  “哥,明天我们还是分开行动吧。”

  看着呼吸正常了的顾二妹,顾延西蹲下:哥哥背你回家;

  “哥哥,你不累吗?”

  “背你还是可以的。”

  “哥哥,你怎么了?”

  “我一直想只要我能保护你就好了,其余的无所谓,妹妹从今天起你做什么都是被允许的,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都可以,妹妹,从今天起我一定做一个很好的哥哥,如果不是你想要的你也可以告诉我。”

  “为什么?”

  “夏东令的父母死了现在就只有夏南径和他相依为命,我们会活的比爸爸妈妈长,所以总有一天也会是我俩相依为命的。”

  淡淡的音调在早晨的露水里淡淡的飘散。

  第一次顾延西读书的时候带了一壶凉白开,顾延西牵着顾二妹的手说:热的话你就先回家不要在学堂等我,我现在不会跑了好吗?

  “好。”

  顾二妹还是坐在老地方,还有一个老地方就是唐寅在坐着。

  “哥哥,烟不能一直卷着的,你怎么不抽了?”

  唐寅一般不说话。

  烟是没有了。

  顾延西在课堂休息的时候跑过来看妹妹,这也是第一次。

  “妹妹,喝口水。”

  水壶递过去惊了顾二妹也惊讶了唐寅。

  顾延西看着唐寅说:先生,我妹妹有些话多你也应该知道的,麻烦你见谅小孩子看啥都稀奇;

  顾二妹把拧开盖子的水壶递给哥哥:哥哥先喝;

  “你先。”

  自此到顾延西死去的时候这句话就成了顾二妹的专属,也成了顾延西对顾二妹的口头禅。

  唐寅把卷好的烟放在鼻子下闻着但就是不点火。

  隔着好运跑来了一个人,男生女相特别的好看;

  “顾二妹。”

  “小宝,你怎么了?”

  “你送给小六的鸟飞走了,小六的眼泪止也止不住了,你快去看看吧;

  人还没到眼前话就说完了,那时候真的很好,在渠道的对面也能谈笑风声的说好久好久,笑声也能传很远很远,至于哭声嘛,也挺能传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