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时间会遗忘所有的痛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004 2020.03.15 23:31

  “孙妈怀抱着孙先生变心的希望想让他幸福的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生活着,她想要是孙先生活着也许他还会回来,她求的不是孙先生还爱她,她只求他能活着也许会回来,我心疼孙妈的不愿意醒,梅梅却和我说,如果你没在了她想她也愿意像孙妈一样的死守着一个你可能还会回来的希望,只有这样即便日子难熬还是能熬的,我记得她说这话的表情,然后转身你就给了她一个现实,她每一次说出的安哥都是面带微笑的,是你执念太深,还有一件事我想我可以有个疑问,我不需要你回答,在梅梅知道自己家的至亲都牺牲了的时候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心痛而是解除婚约?她那时候才十五岁吧?迟安邦你带着目的性的跟她求婚,你明知道她没有家了你就这样欺负她,你还敢说爱?迟安邦你别和她说爱你不配,你也别和她说对不起,这样她这么多年的委屈谁来赔?你那不是爱,你那是强迫,她努力的假装自己很幸福的活着,她每天睡觉前和你说:安哥,有你真好;这话不止是说给你听的还有她自己,她每天每天告诉自己你是爱她的,你是可以依靠的,她背着泼妇的名声被你冷暴力,迟安邦,你太残忍了,我告诉你,你要死死远点,顾新飞只要你敢去捞他我俩就一刀两断。”

  顾新飞立马表态:我不捞,打死都不捞,你别迁怒我啊;

  苏默站起来就走,顾新飞赶紧起来捡起衣服跟着,苏默停下脚步语气悲凉的说道: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梅梅胆子这么大的,因为你才是最可怕的,每一天和你生活在一起就是最可怕的,你说她干,那你可曾听她叫过痛?如果她死了你别哭,是你逼死的,如果她死了你也别陪着,因为她还有孩子在你身边,而且我相信你死了肯定是会下十八层地狱的,梅梅即使上不了天堂肯定也不会出现在十八层地狱,你们呀总是感觉自己爱的很委屈,孰不知所有残忍的事情也是你们在做;

  月光下看不清苏默脸上的泪,可顾新飞能感觉到苏默散发出来的悲凉,每个人似乎都有能被原谅的理由,可是当伤害溢满心间我能回你的也许就是生无可恋了。

  顾新飞把苏默拥进怀里紧紧的搂着:默默,我们回家;

  苏默还是趴在顾新飞的背上,顾新飞把外套披在苏默的身上,顾新飞感觉苏默的眼泪浸过背心烫在皮肤上,苏默的心疼了吧,有些伤永远不会好了,就像苏默的嗓子,就像迟纤梅小腿上的疤。

  迟安邦一个人坐在河坝上静静地想着苏默的话。

  天空将白,迟安邦动手拍了拍被露水浸湿的衣服,该回去了吧。

  篱笆偏院里迟纤梅在洗衣服,她的和他的。

  迟安邦推开篱笆门进去了,他从旁边的水井里打水上来将洗了头次的衣服用清水洗第二次,迟纤梅没阻止也没说话。

  天空大亮的时候迟纤梅把饭菜端上了桌,腊八豆,缸豆,两个菜简单下饭。

  迟安邦从房间出来,手里拿着药罐子拿着干净的布,迟纤梅看着蹲在她身前的迟安邦没说话也没动。

  镰刀削下来的皮泛着红还有些许的黄水泡,迟安邦上药的手一直颤抖着:梅梅,蚂蟥在吸你血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你说就是一个大老爷们见这么大的蚂蟥心也会心颤,你了?你就安静的看着,那一刻是不是有一种快感?或者是不是在心里默默的说快点吸,多吸点,是不是有时候在山里的时候左顾右盼能不能找到一条土蛇?梅梅,你胆子真的很大,你就没有害怕的事情吗?

  布条打好了结,迟纤梅站起收碗筷,迟安邦说:梅梅,我在你那里还有被原谅的借口吗?

  迟纤梅停下手里的动作:日子还是要过的;

  迟安邦点头:我今天要去坝上你乖乖呆在家不去割猪草了好不好?

  “好,我今天不出门。”

  迟安邦站起走向迟纤梅的眼前:迟纤梅,你真的命苦,怎么就碰上我了?

  迟纤梅又一次的住嘴了。

  迟安邦拿着锄头出门了。

  中午太阳正空中,苏默提着两瓶米酒过来了,迟纤梅看着苏默悠悠的走来: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苏默关上篱笆门边走边说:我也以为我不会来,可是顾新飞和我说了一件事我想我应该来看看的,姐姐,有下酒菜吗?

  迟纤梅接过酒:早上的腊八豆还有,合适吗?

  “挺好。”

  腊八豆配着海碗的米酒:顾新飞前两天和大哥开了一个玩笑,没想到大哥当真了;

  迟纤梅喝了一口酒:默默,新飞说了什么重来就不是重点,重点是迟安邦重来就不相信我和他是能在一起一辈子的,他潜意识的认为他父母的悲剧就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苏默大吃一惊:你知道?

  “我母亲怎么可能不把他家底摸清?他说好汉不偷鸡好男不打妻,我父母就觉得这人挺可靠的,默默,很早的适合我是见过他的,他躲在堤坝下哭,也许昨天晚上他也去了,那时候我还小,哥哥从镇上读书回来给我带了牛皮糖,我见他一个人在那里哭我就给他一块糖,我那时候不明白他眼底出现的是什么样的绝望,后来我懂了却也心疼他,也许我对他的感情就是从可怜他开始的。”

  酒不紧不慢的喝着:姐姐,这样我该怎样安慰你?

  “默默,迟安邦过的一直比我更痛苦,在我父母和哥哥的死讯传回的时候,迟安邦的大嫂过来和我说梅梅退婚吧,我给你和迟安邦合了八字,算命先生说你命太大,一般的命格压不住,你会克死亲密的人的,我能怎么办了?他嫂嫂的想法是我退婚那么定事的钱我要全退的,我找媒人商议退婚的事,第二天迟安邦走到我的家里说妹妹,我接你回家,这句话一直温暖了我这么多年。”

  苏默心疼的说:你干嘛不和大哥说?

  迟纤梅又一口酒进喉:你能说呀默默,大哥很疼迟安邦,如果他知道大嫂想要搅黄迟安邦的婚事他会活活打死嫂嫂的;

  “你就一直这样熬着吗?”

  “我也不知道我还能熬多久,他第一次说迟纤梅你看看别人家的女人怎样怎样的时候我是真的害怕了,不知不觉他和他妈妈就是一个模子,他一边害怕那样的生活又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样的人生,他潜意识就是觉得我和他妈妈就是一样的,迟安邦是一个很冷漠的人,他大哥把他大嫂的牙打掉了他居然无动于衷。”

  “你没想过离开吗?”

  “离开?”

  “舍不得大毛吗?”

  “我没想过离开,不是因为大毛,我离开迟安邦要不会疯要不就会死,而这两条路我都舍不得,他很好,只是他害怕。”

  迟安邦静静的听着,眼泪直流嘴角含笑,原来的这样的吗?

  两瓶米酒被两个人喝玩了,后劲上来苏默起身离开,门口:迟安邦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默默;

  迟安邦深深的作了一个揖:谢谢;

  迟安邦进门把迟纤梅抱进房间,半醉半醒之间迟纤梅模糊的看着迟安邦:安哥你回来了?

  迟安邦轻轻的说:恩,哥哥回来了;

  迟纤梅压低声音说:安哥,我们家有坏人,可坏可坏了;

  “没事,下次他再来哥哥打死他。”

  “不要,他和安哥长的很像还是不打了,赶走就好了。”

  “妹妹,你疼吗?”

  “疼啊,可是他更疼。”

  “你那原谅他好不好?”

  “会原谅的,等两天就会原谅的,我每次都要找借口原谅他,这次好像找的时间会长点,不过没关系总会找到的。”

  “迟纤梅,你这样我真的很心疼。”

  迟纤梅甩甩头。

  迟安邦问:怎么了?

  “安哥,我要睡一下你别说话。”

  迟安邦把人小心的放床上盖好薄被准备出去,迟纤梅拉着迟安邦的衣角:安哥,睡觉吧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在堤坝上坐了一晚上?下次你去的时候和我说,我给你送糖去;

  迟安邦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安哥不哭,会好的,真的都会好的。”

  苏默进了房门倚在门框慢慢的滑下坐在门槛上,顾新飞走过去半拥这苏默:默默,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曾经受的伤能好?才能让你不悲伤?

  苏默半闭着眼睛:新飞,你要相信时间会遗忘所有的痛;

  “去房间好不好?”

  苏默点头。

  顾新飞给苏默盖好被子,苏默拉低顾新飞的头,眼睛对着眼睛苏默轻轻的说:新飞,给我熬一个地瓜粥,我醒来要吃;

  顾新飞眼珠泛红:好;

  “我不吃晚饭,就吃地瓜粥吃的饱饱的。”

  “好。”

  “丫丫说地瓜粥是她大师兄最爱的,新飞过的太苦,所以他喜甜。”

  眼泪滑落:对,木书棋最甜;

  顾新飞在厨房小心的熬着地瓜粥,地瓜粥慢慢的飘香四溢,睡着的苏默突然就嘴巴砸吧两下的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