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故事(五)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038 2020.03.06 23:30

  “傻乐啥呀?”

  苏默闭着眼睛,头靠在浴桶边上,不说话。

  顾新飞拿着毛巾给苏默小心的喜着,手指头白白嫩嫩的特别漂亮,顾新飞从来就没见过比苏默更漂亮的女孩子,一边欣赏着一边小心的洗着,翻过掌心,苏默又笑了,发现了吗?

  十个手指头的指甲缝里都是血渍,还断了两片指甲。

  “苏默,这是怎么回事?”

  苏默还是闭着眼睛的:你猜;

  “苏默。”

  顾新飞耐性基本耗尽,苏默太不省心了。

  “别生气,生气就不好玩了,你不能让我什么事情都告诉你,你要学会自己找答案。”

  顾新飞把苏默抱起,上楼进房间,点了好几个煤灯把苏默长袍脱下,一双大腿的外侧顾新飞想到了两个字:恶心;就像是被老鼠啃过的南瓜一样,血肉模糊。

  “苏默,你是疯子,真的疯了。”

  顾新飞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些伤口了。

  苏默闭上眼睛安静的睡了。

  这一次没吃没喝没醒睡了四天,顾新飞胡子拉碴的像只流浪狗一样。

  “医师说,苏默是自己不愿意醒来,也许就这样睡过去了,”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那人养我一场,他说蒋梦有孕了,他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又真的不可能打死,给孩子一个身份给蒋梦一条活路,然后我就带你离开,我没想过要你原谅我,我只想你能不离开,默默我对你好些,你留在我身边好不好?我给丫丫写了好多的欠条,我也给你写一个好不好?默默,你起来好不好?”

  声音越来越低,顾新飞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才能让苏默有些反应。

  “你可怜我小时候要不来馒头现在能不能可怜我要不来想爱的人?我不是故意想要打你的,我害怕你认不出来是我而伤害自己,到头来却是我伤害你至此,你要知道我就是伤了自己也舍不得伤你的,默默,你说吧你到底想要怎样?你说······我都依你。”

  “我们成亲。”

  顾新飞话都没说一句就晕倒了,他熬了四天;看着苏默醒来他就晕了。

  顾新飞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他眼珠子到处瞄,苏默好像没见了,果然是幻听吗?

  大厅;

  “二爷,我和顾新飞要成亲,你看哪天方便吧。”

  贺甲生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一上来就这么猛的吗?那人还没醒了。

  贺甲生心虚的避开了苏默的眼睛:既然要成亲了,我理应叫句嫂子,前几天的事就是误会一场,早知道是一家人借我胆子我也不敢冒犯呀;

  哎,又是一个需要靠眼神交流的。

  “为什么?”

  苏默说:你见过刺猬搏斗吗?我和他正是这样的,我想给我和他一个活着的机会;

  “只求活吗?”

  “二爷,事情就麻烦你了。”

  “不客气,嫂子我叫甲生。”

  苏默微微低头就走出去回房了。

  顾新飞还是瞪着眼在床上,苏默走近:醒了?

  “你没走?”

  苏默皱眉:我去哪?

  “那你跑哪去了?”

  “找二爷帮忙安排我们的婚事。”

  顾新飞一屁股坐起:真的要成亲?我不是做梦?

  “不是”

  顾新飞笑的很开心:我去找老二,这几天有的忙了,要给你制全套的喜服要打全套的首饰,要把房子都翻新一下;

  “不用。”

  “不做吗?那去买现成的好了,明天就去。”

  “不用,飞哥,这些都不用,只是成亲而已,让二爷对外说一声就好了。”

  “不拜天地?”

  “我们不兴这个。”

  “不喝交杯酒?”

  “不摆几桌?”

  “不请族长上族谱?”

  一连三个问题苏默都没回答。

  “那你要成亲吗?”

  顾新飞冷笑: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好,那你可以立字据了。”

  “什么?”

  “第一,不可逞凶斗狠,第二,不可伤人无辜,第三不可沾花惹草,如有违反我可离开,而你不能挽留,也不可以用任何形式威胁我,要族长签字,等见到字据我就是你的妻了;

  “苏默,你的喜服是穿给谁看的?这么久了你真会藏啊;

  “签了字据我就会告诉你。”

  顾新飞接过迟安邦的烟:这么多年我不敢说她一句重话,顾延西到了会走路她也不抱,顾延西第一次叫她妈妈她只看了一眼也不应,我就在想这是我自己求来的妻子,我好好捂着总会焐热的,就这一次,这也不算逞凶斗狠吧,可是她冷冰冰的就把字据拿出来了,她甚至不要孩子,甚至就在前几天还在挑逗我,我一直以为她在我身下动情是真的爱我的,迟大哥,能放我早就放了;

  迟安邦说:你从来就不了解她;

  顾新飞疑惑了;

  “你只要记得两点:一,那时候她找警察厅逮捕你们的时候你是不在的,而不在的原因是她要结婚了,但是给你摆了一个空城计,除了新娘什么也没有,二,她明知道阿顺是危险的她还是跟着他离开了,她离开前说不想打破你仅有的温暖;阿飞,你从不相信她是愿意和你在一起的,你就没想过陪她回去看看吗?

  “我不敢提,她自己也没提。”

  “为什么?”

  “我······我不知道他们在哪,我那时候是骗默默的,我怎么就知道她能忍这么久呀;

  “唉。”

  迟安邦没话说了;

  “卫生院到了,去吧。”

  等到家的时候顾新飞急急忙忙的进房了,迟纤梅给苏默熬的地瓜粥,和很多年前的味道一样,苏默吃的很开心,顾新飞推开门就看到了这副笑脸的苏默,心里压了一天的担心就这样没了。

  “辛苦嫂子了。”

  新飞第一次对人这么客气的。

  顾安邦在门口朝着迟纤梅招招手,迟纤梅差点没跳起来:安哥怎么过来了?默默没事了;

  “我来接你,你过来。”

  迟纤梅走到眼前迟安邦就往迟纤梅的嘴里放了一小块麦芽糖:安哥好甜;

  “恩,妹妹很甜。”

  声音越来越远,苏默静静的看着远去的人,顾新飞静静的看着苏默,顾新飞突然就心疼了。

  “默默,我药买回来了,你先吃好不好?”

  “不吃。”

  “默默,我错了;

  “你混蛋,这么多年了就欺负我,每次都弄的我很疼,每次都是,你从不知道·····不知道····;

  “默默,我只是怕你离开,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只是想要好好待你的。”

  “你本来就配不上我,你明明醒着看见蛇在我的鞋面上你也不起来,你明明知道我最爱的是木棉花,你还在木棉花树下威胁我,你明知道我被下药了很害怕你还越来越重,你明知道我不敢抱延西你还让我抱,我生延西的时候才十七,我自己都还是个孩子你还把延西给我一个人带,那天我给他洗澡的时候摔洗澡盆里去了,我都吓哭了,你听到哭声问都不问就瞪我了,我真的没有欺负孩子,我只是不会抱嘛,二妹我就抱的很好了呀。”

  顾新飞狂喜:你说你摔了延西才不敢抱的?

  “顾新飞你给我出去。”

  顾新飞从油纸包里拿出一根糖葫芦递过去给她。

  苏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看着眼前的糖葫芦怔住了。

  “木书棋,你的爸妈我不知道在哪,我也不敢问你,我怕你跑了,木书棋,我就是觉得配不上你,是从我心里觉得的,只有你我身下哭的时候我才有一点点满足感,配不上又如何,最起码能进进出出的就只有我一个,我一直在想你的嫁衣到底是穿给谁的,为此我去你的城市打听了好多次可就是没找到人,那时我想如果他没娶妻我就和你说要去要留你幸福就好;

  “你不要脸。”

  “我要脸娶的到你吗?你是我跪着求了三天三夜求来的,我小时候你可怜我要不到馒头,长大了你也可怜我而已,要不是贺甲生你下药了你会和我好?”

  苏默气的眼睛通红:你给我滚;

  顾新飞突然就很正经的说:这次我真的让你离开,我知道你是想你爸妈和哥哥了,你去吧,我会带好孩子,然后······然后等你回来;

  “好,我现在就走。”

  顾新飞真的束手无策了:好,我先把孩子们叫回来,好多天没见了,你好好和他们说会话,我去找迟大哥给你安排车,你要是不让我送,那我就给你找一个,我保证不去打听你的行踪,默默,等下我就不进来了,你把药带着吧;

  顾新飞真的就转身走了,苏默拿起床柜上的地瓜碗就砸过去了,碗掉地下没碎,滚了几个圈。

  顾延西和顾二妹回来了。

  “妈妈你病好了吗?爸爸有些坏,不许我和哥哥来找你,我吓死了;

  “延西,爸爸了?”

  “李多谷的爸爸邀去喝酒了,还有迟伯伯也去了,爸爸今天只怕不会回来了,这些天爸爸老是喝酒,都没上工了;

  “可不就是嘛,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真当自己是单身了,你俩去找你爸爸要吃的去,把我饿死算了;

  苏默生气的上床睡觉,一激动就死命的咳嗽,一咳嗽孩子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