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0.02.26上架
  • 27.78

    连载(字)

4位书友共同开启《移民的人》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前言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2293 2020.02.25 02:12

  2007年底,床上的老人已经只有一口气了,在生前他算好了他的时辰点,他能去的时间点还没到,这个点如果去了那对子孙后辈不好,迷信么?也许吧,可异乡村的规矩就是这样的。

  异乡村怎么来的?异乡村以前一片湖区,我的爷爷带着我的父亲从宝安山而来,1968年保安山四个人来到迟家村(后来的异乡村)踩点看着地方是不是适合人生存,回去的人说:是个好地方,路上都能捡到鱼,好养鸡。

  等我记事的时候我问过:就在保安山不好么?何必要搬?

  那个声音就会和我说:保安山四周环水,那里需要建立一个很大的水坝,能蓄水能防旱;

  我说:那地方我没去过;

  他说:去过的,你就是在那里出生的;

  这个声音总会和我说故事,而我年纪太小,很多事记不住,但我知道一件事,不止是保安山的人移进了迟家村,还有别人的爷爷带着别人的爸爸从别的地方来的。

  一个地方的分一块小地方,一个小地方就用小队做单位,十个小队加一个小队的原宿民组成一个异乡村。异乡村的大队长就是原宿民的队长迟安邦,还是迟家村的时候就有解放军在驻扎扶贫改建,等移居的人民一过来了就可以直接生产的,解放军在那里驻扎了四年,闲时他们带着一个小家伙玩,那孩子就是迟移民,迟安邦给孩子上户时工作人员问:叫什么名字呀?

  迟安邦看着摇头晃脑的儿子说:叫迟大毛;

  上户口的工作人员就不乐意了:这是人名吗?

  迟安邦嗓子大:贱名好养活,呵呵呵;

  工作人员说:叫迟移民吧,过几天就迎接移民过来的人,队长的儿子取这名字气派;

  回去的路上大队在种甘蔗,隔着老远有人叫着:大毛,你一脚把那面土坯墙踢倒了叔叔给你吃甘蔗;

  迟移民就在原地站着,然后右脚的脚尖在原地转了几下活动筋骨,接着小跑几步起跳一脚飞出,土胚墙应声而倒,叫好声此起彼伏,踢出这一脚的迟移民七岁,即便没有参加过比赛但是只要是打架不论赤手空拳还是刀枪剑戟迟移民就没输过,唯一打不赢的就只有一个叫顾二妹的(后来上户的时候就改了顾水伊,说是五行缺水)。

  本来人生出来就只是一个人,后来一个人呆的无聊就想找别人玩,这一次似乎玩的比较大,命运来了一次大集合,所有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

  迟历霆没有理会外面吵杂的声音,一个人牵条狗就出去了,七岁的孩子有着不符合年纪的冷静,那晚迟历霆带着狗睡在屋外的草垛子里,天气很冷,可迟历霆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小黄,你想大黄吗?

  狗通灵性呼呼两声。

  “我也想大黄,现在我还记得大黄等过几年我是不是连大黄也会忘记,就像我会突然忘记妈妈一样的,小黄你多吃点长大些就和大黄一摸一模样那我就不会忘记大黄了是不是?”

  小黄依旧是呼呼两声

  “那也不行,如果你变成大黄了我就会把你忘记了是不是。”

  “大宝大宝,你又睡这里来了,会冻病的,赶紧跟爷爷回去。”

  迟历霆上户口之前叫大宝,迟历深上户口之前叫小宝,两个人是张老爷子出去做木工捡回来的,迟历霆捡回来的时候三岁,脖子上挂了一个荷包有生辰八字,后来有一次带迟历霆出去的时候迟历霆玩着玩着就在路边捡了一个孩子,摇摇晃晃的才学会走路,他俩在路边等了整整一天都没见人来接孩子,小孩子很瘦小,那个年代遗弃孩子并不严重,只要你自己舍得丢就不会有人管你家啥时候不见了一个孩子。

  张老爷子一生没娶妻,老了捡俩孩子也挺好,张老爷子出去给大户人家打一整套的家具,呆了两年多,俩孩子虽小可也不吵不闹很是惹人爱,护院的大叔是有真材实料的,迟历霆学了两年多拳法脚法都记住了,之后回来了也天天练,去年上半年保安山喊广播:村里的两条狗不养了,看谁家愿意养就养着;

  那时候人都没饭吃,谁愿意养这些个费粮食的东西,可迟历深哭着吵着要养,那就养吧。

  那天艳阳高照迟历霆牵着大黄迟历深牵着小黄一路走一路笑,那笑比天上的太阳还要耀眼,过路的人谁不在心里感慨一句:好福气;

  谁有福气?张老头?大宝迟历霆?小宝迟历深?还是免了一次死亡的大黄小黄?

  大黄和小黄本是生产大队引进来的名犬,赶山搜救看院无狗能出其右,迟历霆带着跑了两次山才发觉出这两条狗的潜力,每次出去跑山就满载而归,张老头不爱吃野味,卖的卖掉些送的送掉些,图个乐趣。

  日子晃晃悠悠的过,下半年快入冬的时候,队里几个人哄着迟历深放狗赶野猪,入冬了山里没什么东西吃野猪跑出来了,迟历深悄悄的把狗放出去了,等迟历深想起来说的时候半天过去了,迟历霆初冬穿着草鞋就往山里跑,野猪跑进了守山人的草房子里,大黄小黄跟着就钻进去了,外面的人把门一堵,里面只有野兽的叫声传出,一直传到跑过来的迟历霆耳朵里,小小的迟历霆扒开堵在门口的人,门一开小黄钻出来了,后面的脚步声一听就是野猪的,迟历霆紧紧的抓住鱼叉,野猪露出一个头,迟历霆一个跳跃鱼叉刺进了野猪的脖子处,野猪一甩迟历霆借力下来转一个身,一个跳跃又是一鱼叉,三鱼叉野猪死了,迟历霆进了草屋大黄浑身死血,迟历霆嚎啕大哭,物资的匮乏真的会让人变的冷漠,张老爷子到的时候都结束了,野猪死了,大黄死了,张老头弯腰进草垛子:大宝,爷爷带你去给大黄找个安身之所吧;

  迟历霆突然说:爷爷,要不是他们堵着门大黄可以出去的,就是他们,他们害死了大黄;

  “大黄为什么不出去?小黄为什么门一开就不要命的跑回去找我?”

  “大黄怕伤了他们,小黄怕我会打他们。”

  “孩子,大黄是英雄,它是战场上立过功的,所以陪爷爷去给大黄做一副木架好吗?”

  这一次出手迟历霆震惊保安山里外,七岁的孩子如果长歪了谁是其对手?

  迟历霆趴在张老爷子背上想着:走之前去看看大黄吧;

  走的前一天才知道小黄带不走,可以在保安山养着,不可以带出去私有,否则就是侵占公共财产,往大里说就是关你几天你都不能躲的,迟历霆和大黄死别和小黄生离,为此这两次的哭声并着那次打野猪一直吹到了异乡村,等迟历霆稍微大点的时候才知道能哭出声来的痛苦也许还不是最痛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