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狂话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319 2020.03.28 23:49

  早起,张老忙乎的在做苦荞馒头,白面是从外省带回来的,那边的白面做出来的馒头格外有嚼劲,赶早多做一些带去学堂几个孩子一起吃,厨房里忙的有条不紊门外咋咋乎乎的声音响起:张叔;

  老张出门一看,李家两妯娌。

  “这么早过来,吃早饭了没?”

  大媳妇边走边说:张叔真是忙,一出去就好多时日不见,在外面可都还好?

  张老一辈子就不喜邻里之间的妇人之交,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对于一个单身的老男人一朝不慎只怕也会晚节不保。

  小媳妇看着张老不回话就开口化解尴尬。

  “张叔,您贵人事忙,我们来找你商量一下孩子的事?”

  “孩子?哪个孩子?”

  “大宝呀。”

  “大宝怎么了?”

  大媳妇是一个不会转弯的:我家姑娘和大宝差不多大的,我们做主让他们先处处,过个三五年这事就成了吧,哈哈;

  张老目瞪口呆,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吗?先不说儿女婚事这回事,就是有谱的事也没有女方家长来说婚事的吧。

  张老心里放着醒着的面团还真不怎么想应付她们。

  “孩子还小现在说这些太早,再说孩子的事我不管他爱咋地就咋地。”

  小李媳妇笑的见牙不见眼:张叔这话说的不对,孩子的事趁早定了趁早安心,再说这事哪里能让孩子自己拿主意的?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又是知根知底的人这是天作之合;

  张老忍住叹气:这事我不做主,大宝说了算;

  大李媳妇眉头都皱一起了:行,到时候大宝同意了你可不能在啰嗦;

  “大宝和小宝都没在家我就不请你们进去了,先忙去吧;

  回程的时候两妯娌并排的走着:张妹,你说老张是什么意思?

  小李媳妇思考了一下说:老张是不想出彩礼钱吧,大宝这孩子不错入赘的话不亏;

  大李媳妇一拍巴掌:唉,刚才怎么就没说入赘的事了?我们不要彩礼这事应该不会跑吧;

  “谁让兰花的眼光好了。”

  李兰花站在门外踮着脚尖等着妈妈和婶婶回来:妈,婶婶;

  小李媳妇打趣道:看我们的兰花当真是长大了;

  “婶婶莫笑,你们和张爷爷说了吗?”

  “说了,说了我和你妈妈做事你还不放心吗?”

  “真的啊,那张爷爷怎么说?”

  大李媳妇看着女儿羞红的笑脸说:闺女,等着长大吧;

  在还没来得及长大的时候就这样看上了一个人,在一群男孩子之中就只有大宝的条件差些,入了赘就不能跑了。

  “嫂嫂,你这样说也不对吧。”

  “这不还有几年吗?我们就说张老同意的那又怎样了?

  张老有些怕麻烦所以馒头做的挺大的。

  小宝看着馒头有些吃不下去了:哥,我俩吃一个好吗?

  大宝洗了手说:你洗了手过来给我分;

  张老看着馒头也笑了:大宝,等下带几个去学堂;

  大宝叹了口气说:爷爷,我们的面可以不用一次用完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醒了面就会有这么多的。”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上次我们吃了多久你还记得吗?”

  “这次不用吃很久了,你带些去给先生和二妹。”

  海碗大个的馒头带几个过去只怕先生也是要吃几天的。

  热乎的馒头散发出的味道还是挺香甜的,李铁柱这段时间一边躲着大宝一边注意着他,由此崇拜之心溢于言表。

  顾二妹和顾延西一起来的学堂,顾延西是在外面的坪里下雨就放假的学校,顾二妹是在唐寅开出的偏厅学习的。

  “大宝,小宝。”

  兄弟俩回头看着背后的兄妹俩,小宝眉开眼笑:二妹给你带了吃的;边说边从布袋子里拿出吃的,顾家兄妹看着如此巨大的馒头突然觉得要打饱嗝了,旁边的孩子们有几个在咽口水了,荞麦馒头苦力有丝丝的甜味越嚼越香,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馒头。

  顾二妹结巴的问:给···给我的?

  “恩恩,还热的了,你先吃还有好多。”

  旁边的孩子看着小宝手里提的带着好羡慕。

  “哥,我吃不完。”

  “当然,我也吃不完,你们一起走吧,哥哥先去读书了。”

  顾延西说完人就走了,小宝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延西哥我让二妹给你带回去哦;

  顾延西一个踉跄只差没摔了,李铁柱伸出一半的手有伸回来了,妈妈说大宝会是以后的姐夫,这姐夫真不好馒头也不给他吃。

  小宝带出去的馒头一下就远近驰名了都在传说张老是把过年吃的口粮一次吃完了,唐寅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馒头,有些不好下口:先生,爷爷和面的时候没注意分寸然后一发酵就很多了,他又不是勤快的人能捏多大就是多大,我家的馒头都是这样的,您见笑了;

  李兰花看着放学回来的弟弟一脸不开心:怎么?打架又输了啊?

  李铁柱没好气的说:没打架;

  “哦,那我煮饭去了啊。”

  晚上的一顿饭是要放红薯米米的,红薯、南瓜、土豆、莲藕都是好东西可以做菜也可以做饭都饱肚子。

  李铁柱闻着红薯的味道想着早上大宝的荞麦馒头越想越生气:姐姐,大宝家今天做了好多的馒头,他提了好大一袋子都没给我一个,馒头好大一个的,我们一家吃一个肯定就够了;

  李兰花现在说:你看错了吧,哪里有这么大的馒头?

  “是真的姐姐,妈妈不是说大宝的姐夫吗?怎么给别人都不给我的。”

  李兰花听着这句话心里就不是滋味,看来是要去和大宝说说了。

  就这一次张老就把顾家兄妹,迟家独子,言家小妞吃出馒头的恐惧来了。

  重阳节后蛇是没有了的,龙虾也没了,小孩子在一起图乐呵,迟大毛说:我们去抓鲫鱼烤着吃吧;

  渠道边大宝顾延西和迟大毛在捕鱼,小宝二妹和六月在捡柴起火,言六月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事情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

  延西的声音传来:小宝,够没?

  小宝看着竹篮里的三条鲫鱼笑着回应:够了,延西哥这鱼是你一个人捕的太厉害了;

  树棍上的鱼慢慢的翻滚着,言六月的嘴里轻轻的哼着黄梅戏很是好听,其他的孩子还是第一次听这种调调,很是稀奇。

  “小六,你唱的是什么戏?”

  小六收音道:黄梅戏女驸马,奶奶很喜欢听;

  小宝好奇的问:小六,你唱的真好听比哭丧唱祭文的都好听,不过什么意思呀?

  小六摇头:我瞎唱的,还没记全了;

  迟大毛噗呲一声笑出来:小宝,你比喻的让我不知道怎么夸好了;

  星星点点的星光月亮并不是很大月光却很是柔和:小六,你接着唱吧,很好听;

  二妹的声音响起,这其实并不是一首欢快的曲子,不懂其中意思的言六月把自己知道的都哼了出来,柔和的月光,如此在不懂爱的年纪里大宝把言六月放在了心里。

  如果问顾二妹鱼好吃吗?顾二妹一定会回答这辈子就没吃过这么难吃的鱼,吃腻的馒头半生不熟的鲫鱼还有言六月清脆的嗓音,造就了这个匮乏的人生为数不多的心满意足,大宝静静的不说话,这也是第一次他盘算着他现有的人生到底有什么是能拿来一说的,现实的一无所有他又怎能痴心妄想?想什么?不知道。

  大宝小宝和言家有些顺路,顾二妹有些困了,小宝说:二妹,你和延西哥哥先回去,我和哥哥送小六回去;

  顾延西蹲在顾二妹的身前:妹妹,我们回去了;

  小六说:大毛哥哥你看着点姐姐;

  “好,你们也慢些。”

  小宝突然说:哥,你背着小六走嘛;

  大宝看着小六:六月,你要我背你回去吗?

  言六月摇头。

  小宝牵着言六月的手走在大宝的前面:这丫头是真的不喜欢他呀;

  去言六月家的时候会路过李家,李兰花是去过大宝家的,不过没见到人,转身回来的时候刚好就碰到了。

  “大、大宝。”

  听见声音的三个人转头看向身侧,言六月看着是李兰花就立马转过眼提脚就走,她一走大小宝跟着就走。

  “大宝,你给我站住。”

  小宝看着三番五次拦他路的李兰花说:你谁呀?一直叫我哥干嘛?

  李兰花走到大宝面前说:你干嘛不把馒头给铁柱;

  大宝皱眉:我干嘛给他?

  李兰花气的口无遮拦:你爷爷答应我们的婚事了,等我长大了我就会娶你的;

  小宝跳起来了:李兰花,你有病吧女孩子是嫁出去,男孩子才是娶,你是男是女你自己不知道呀;

  李兰花听小宝这样说就莫名的很开心:小宝,大宝是要入赘到我家的;

  大宝惊讶的问:谁说的?

  这是第二次听说他要入赘去李家了。

  “我妈妈和你爷爷说好的。”

  说好的?爷爷真的同意了吗?

  小宝一听大宝有可能会嫁去李家跳的更高了:李兰花,你要脸吗?让我哥娶你?那我还不如现在打死你,免得我哥受一辈子委屈,就凭你家泼皮爸泼妇妈这不是看着我哥进火坑吗?

  大宝心里一股暖流流过,这弟弟真好。

  “小杂毛,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家伙你说的什么胡话了?有你这么说长辈的吗?”

  李兰花看着妈妈出来了背挺的更直了。

  大李媳妇看着大宝说:你做哥哥的也不管管弟弟,这样以后长大了还得了;

  大宝听不得这样的话:小宝怎样我爷爷教的好好的,你教好你家的小杂毛就好了,你做为大人真的会骂。

  这下大李媳妇翻天的吵气来了,吵骂声越来越大,言六月静静的看着被围攻的大宝,唇角扯出一抹笑,和几个月前的事何止像一点呀,简直只是换了两个人重新在演,她被李兰花带着小孩子围攻,他被李兰花的妈妈带着大人围攻,言六月转身准备离开,大宝对着大李媳妇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闭嘴;

  提起脚步朝着言六月走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