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年三十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246 2020.04.04 23:27

  迟家;

  迟安邦洗了三个大苹果一人一个,瓜子花生都摆了出来,迟大毛并不是很爱吃零食的人,迟安邦看着眼前的母子二人心不甘情不愿的啃着苹果,这表情还是委屈上了。

  迟安邦伸手把火桶里的被子拉了拉,迟纤梅把苹果递给迟安邦:安哥我吃饱了;迟安邦没办法就只有接过来吃了,迟大毛把苹果递过去迟安邦眼睛一瞪,迟大毛只有有缩回了手自己接着啃。

  干坐着也无聊,迟纤梅想起了一件事就问大毛:大毛,我们家多个人怎么样?

  大毛有些奇怪:怎么样的多法?你要给我找个童养媳吗?

  迟纤梅想叹气:妈妈准备再生一个孩子你看怎么样?

  大毛更奇怪了:这个和我的关系大吗?

  迟安邦皱眉了,这孩子如果不愿意也是真的麻烦了。

  迟纤梅也没法接话了,迟大毛看着父母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爸妈我的意思是说要不要多个孩子你们做主就好了这个我说了不算;

  迟纤梅耐着性子说:大毛,不是说你说了不算,就是你也这么大了你愿不愿意家里多一个人你还是有话语权的;

  大毛把苹果啃的干干净净后说道:妈妈过了年我就十岁了,我这么说吧等孩子记得我的时候搞不好我都要成亲了,我对他肯定是很好的他要不要和我亲那是我控制不住的;

  “那你是接受还是不接受?”

  “接受呀,我的爸爸妈妈这么好家里多个人肯定也是幸福的小宝贝,如果是个弟弟我要教他打架,如果是个妹妹我就好好的护着她,谁也你能欺负了去;

  迟安邦笑着打趣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突然想要一个孩子吗?

  迟大毛看着父亲突然不想听了;

  “我怕我老了靠你不住,所以想多一个保障。”

  迟大毛如名字般炸毛了:我告诉你如果我都靠不住的话你再生七男八女也是靠不住的,因为都是你教的,等我长大了我天天给我妈妈买好吃的你就天天吃她剩下的,哼;

  迟纤梅拉着大毛的手:儿子,我们家可能会多一个人但是妈妈和爸爸还是很爱你的;

  “妈妈我是男子汉都懂的,你相信你的儿子哈。”

  迟安邦抬手揉揉大毛的头顶眼里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张老拿出了两个红包:大宝小宝今年要平平安安的哦;

  “谢谢爷爷。”

  张老的一贯配置就是一壶野老茶叶泡一壶浓茶,张老家的火桶比一般人家的都要大,坐着也舒服。

  大宝把剥好的冰糖柑给张爷,张爷顺手就给了小宝,他们家向来就是这样,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谱写的却是浓于血液的亲情。

  大宝又把剥好的冰棒柑给了张老,这次张老就吃了,大宝下去洗了手,这孩子真的很爱干净,而且不愿意吃零食。

  大宝洗完手又上了火桶,今天守岁不能早睡。

  张老看着成熟的打宝说:大宝你是不喜欢李家的那丫头还是不想入赘?过几年有人说亲的话我想还是要先知道你的意思;

  大宝想不清这个问题有必要在过年的时候说吗?

  “爷爷,我不喜欢李兰花是真的至于入赘我还没想那么远,其实这些事您做主就好能过你的眼想必也不会差。”

  “其实现在说这些都还早,等我的大宝长大些了也许就懂了。”

  言家;

  言六月坐在火桶里认认真真的嚼着甘蔗,言奶奶看着孙女吐出来的甘蔗渣有些愕然:心肝,这甘蔗从你嘴巴出来奶奶都觉得你可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奶奶亏待了你;

  言六月还是狠狠的嚼着甘蔗。

  言爷爷从内室走出来拿了两个红包:小六这是你的,姐姐这是你的,新年快乐;

  言六月打开红包十二块钱,言六月没缺过钱也很少用钱所以她不知道她手里拿着的这个红包也许是人家一年的积蓄。

  言奶奶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活口的银镯子给六月带上在把活口调好:真好,小六这银镯子奶奶有一对你明天给姐姐一个好不好?

  “明天我要去婶婶家拜年吗?”

  言爷爷笑着说:对呀,去婶婶家拜年还要去伯伯家;

  “我一个人去吗?”

  “不会的到时候肯定是姐姐先来的,爷爷还要给姐姐红包,我的小六有朋友了。”

  就是守岁在言家也没那么多的规矩,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小孩子怎么能坐那么久了。

  内室。

  言爷爷把言奶奶的脚抱在胸前暖着:姐姐,手镯是你一直珍藏的你给小六我懂为何还要给顾丫头一个?

  言奶奶调整了一下坐姿说:我们终将会从哪来回哪去的;

  “只怕离开的时候会哭吧。”

  也许会也许不会,他们包括她都知道言家会离开就是迟早的事。

  言六月早早的就在门口张望着,言家和顾家是辞旧,团圆饭是在年三十的时候吃的。

  迟家的人是迎新,年初一的早上吃的团圆饭。

  顾家一家四口到了言家拜年,言老看着喜庆的一家四口,他还以为顾家就只会来两个孩子的,顾新飞放下拜年的东西双手作揖:言叔言婶新年好;

  言奶奶赶紧拿出了红包:来来来,奶奶给红包了,新年快乐延西二妹;

  顾延西和顾二妹收起红包就放兜里了。

  言爷爷拿出烟丝给顾新飞卷上:来,新飞这烟不错;

  顾新飞是从不在苏默面前抽烟的:言叔默默不喜欢烟味,这个下次我来抽;

  言老觉得奇怪:她不喜欢你就可以不抽吗?没瘾吧?

  顾新飞端起面前的老茶叶喝着:有瘾瘾还挺大的,但是她的喜好比起我自己的喜好要重要的多,所以偷偷的抽;

  苏默其实知道顾新飞抽烟很少基本就是不抽了,她也没说什么不抽烟对身体终归要好些的。

  言奶奶从小荷包袋子里拿出了另一只手镯:二妹,小六也有一个这样的手镯,你和她的是一模一样的;

  苏默阻止推迟着不要。

  言奶奶把手镯给二妹戴上调好活口:二妹,你要记得你永远都是小六的姐姐;

  顾二妹看着苏默轻声的说:妈妈,这个我想收下,可以吗?

  这是第一次顾二妹对着苏默说“想要”

  顾新飞笑着说:可以的二妹,谢谢奶奶;

  顾二妹道过谢就拉着言六月的手对着镯子:小六这个不可以弄丢了哦;

  言六月点着头。

  门口又传来了声音:言老头;

  言老头听见了声音就站起来了:先坐,我去迎客;

  言老看着和自己一辈的张老头有些诧异:老张新年好啊;

  张老双手作揖:新年好新年好,我来给你拜年了;

  “你我同辈拜年可担不起啊。”

  边说边把人迎了进去。

  “没这么多的规矩,我给你送了些冰糖柑过来。”

  张老进门就看到了顾家四口。

  顾新飞和苏默双手作揖:张叔新年好,我们刚说等下就去您家拜年的这不赶巧了吗?

  “有心了。”

  大宝看着言六月和顾二妹穿着的新衣服一样的衣服两个人穿出了两种风格,分不出美丑各分秋色。

  小宝看着二妹说:二妹,我们明天去给先生拜年吧;

  顾二妹现在点头:好;

  言奶奶拿出红包大宝和小宝又是一人一个。

  吃了年饭,年初一不洗碗不扫地,迟家三口提着东西去给孙妈拜年了。

  孙妈一个人的团圆饭就一个小鱼仔,冷冷清清的和平常无两样,但是在特殊的日子里这比平常更冷清了,迟纤梅想着在大过年的时候不适合说这话但是就是忍不住:苏妈,你这样能过好年吗?

  孙妈还是和平常一样的表情:梅梅,下雨天老天爷给了所有人一样的狼狈,可是天晴的时候老天爷给了所有人不一样的笑脸和幸福,其实和平常是一样的,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今天是个热闹的日子而已;

  大毛看着气氛有些不对劲:孙妈妈,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孙妈笑着就给大毛递了一个红包:孙妈妈早就给你备好了红包的,这么多年哪一次少了你呀;

  闲扯聊天说些无关要紧的话,不认识的人看到这一副景象会以为这真的就是一家人了。

  孙妈看了一眼大毛就对着迟安邦说:安伢子,开了学的时候你找一下唐先生让他收了大毛吧,这孩子不蠢你们也不需要让他忙生计,还是多学些吧,有用的;

  大毛对着他爸爸摇头,他不想去,学习要边玩边学才好。

  迟纤梅说:我也是这个想法;

  迟安邦看着儿子说:新年第一次你输了,三比一;

  大毛给迟纤梅剥着瓜子壳:不见得,唐先生要先看得上我才算我输。

  迟安邦呼吸变重了:儿子,先生看不上你你很骄傲吗?

  大毛把剥好的瓜子给迟纤梅:妈妈,我们过年先不说这个就我爸这没眼力劲的;

  “好,明天婶婶他们回来我们家拜年的,到时候我和默默聊聊把延西也送去。”

  这意思就是跑不掉了哈。

  迟安邦看着孙妈说:孙妈,元宵后田土面积会重新规划每个组的都会分开然后你屋后面的面积是原先你们自己开出来的荒地,但是因为你是没户口的所以这地也就不能划给你了。

  孙妈微楞:安伢子,你真的不会挑日子;

  迟纤梅拉着孙妈的手看着迟安邦说:安哥,你儿子对你已经有意见了啊,现在你又吓孙妈我看你真是越老越你正经了哈;

  “孙妈,人口普查和动面积是一起的,大宝和小宝的户口要划出来这事言老还是能说上话的,明天我们会去给言老拜年,这事我和他商量着来,但是上户口还是你能上孙妈这两个字吧,这几天也清净,您有时间就想想要上什么名字,户的话就直接落在迟家村,还有一件事迟家村这个村名也会改到时候请您别闹,孙妈你懂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