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秘密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092 2020.03.10 22:35

  “你被你哥哥带回去就睡了四天,怎么也没见醒,你父亲在你卧室门口坐了四天,顾新飞跪了四天,你们三个就这么僵持着,木棉花熙熙攘攘的开了几朵,我看着跪的笔直的顾新飞我心里的恨突然就淡了,也许都没错,只的做了心里认为对的事,后来你父亲说顾新飞,你愿意为棋棋付出什么?

  顾新飞说:我一无所有,就只有一条命,可这条命我不想给,我想陪着她;

  “那你还恨我吗?”

  “我如果不先说服自己我又怎么能狠下心来对她做这么残忍的事了?”

  “你后悔吗?”

  “不,我只后悔这样伤害了她,我不后悔这样孤注一掷。”

  这就是最后你父母和哥哥没来找你的原因,不然你以为就你父亲的人脉他会不知道你在哪里?第二次顾新飞跪在你的床尾一直不停的说着一句话“你就可怜可怜我吧”你固执的不肯醒,他固执的不肯停,嫂嫂,你如果离开大哥真的会疯的,阿顺为什么会走你知道吗?因为是他把你带过来的,所以大哥说阿顺,兄弟做到今天算是缘分尽了,后来阿顺离开,阿顺离开的那天大哥喝醉了,嫂嫂,如果不是木府抽身的快,你说再过两年木府逃的掉吗?你父亲性子耿直但是不蠢,他的算盘打的霹雳吧啦响的,所以即是绝路也是逢春了。

  “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了?”

  “我说,木书棋我爱你,就两种结果,你也爱我,我皆大欢喜,你不爱我而我没有了威胁你的把柄你执意要离开,我怎么办?我还是那句话,我不赌你爱我,我只赌你不敢离开我,这样我就稳赢不输了。”

  一点淡淡的傲娇,一点淡淡的委屈。

  “木书棋,你父母是同意我和你在一起的,他们有祝我幸福的,你的镯子是你母亲结婚的时候她母亲给她戴上的,所以你母亲给你戴上镯子的时候就是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苏默看着顾新飞眼睛都不眨一下,顾新飞突然就脸红了,迟纤梅笑出来了,真好。

  苏默一听见笑声就回神了:走了,我们回去;

  “唉,孙妈的苹果不去送了呀?”

  前方有声音传来:明天去;

  迟纤梅倒在迟安邦怀里:哥哥,我们是不是幸福多了;

  “嗯,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遇见你我就会惧内。”

  苏默拉着顾新飞是手越走越快,越走越快,额头上都有些汗溢出来了。

  顾新飞听见气踹的声音就提脚跨前一步抱起苏默:乖,环着我别掉下来了;

  “新飞,跑快些,跑快些。”

  顾新飞提脚跑了起来,风里有苏默淡淡的笑声,淡淡的说:你的光头太闪亮了,一下便入了我的心;

  一路飞奔,把苏默放进卧室,顾新飞有些气喘,苏默走到门口把门栓栓好,转身看着顾新飞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说话的声音不好听了?

  顾新飞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

  苏默走到顾新飞的身边抬手摸着顾新飞的脸说:那你怎么不碰我了?

  苏默羞红了脸,用手挡住顾新飞的眼睛:别笑我;

  顾新飞拿下苏默的手说:默默,才发现我心里有你的时候我有些害怕,我就去了欢乐场所,我想如果身体谁都可以那也不是非你不可了,爱你太累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可看着你我就觉得自己就像是稀泥巴一样的,我很自卑,那些女人在我面前脱的一丝不挂我只觉恶心,她们漱了口含着我的时候我一阵心慌,就好像那时候饿的要虚脱了一样,默默,你别哭,我今天就是要把这一切都告诉你的,你知道吗?我都没办法伸手去碰她们一下,当那个和你长的几分神似的女孩在无尽的挑逗我的时候,我给自己找了药,我想只要做下去了,我和你就都解脱了,我在她嘴里逐渐有反应的时候我想我能放下你了,可不论怎样就是进不去,我把人赶出去了我绝望的痛哭出来,木书棋,这辈子我想我完了;

  苏默紧紧的抓着顾新飞的衣服,轻声说:顾新飞,我去庙里求的不过就是我想和你白首不离;

  顾新飞震惊。

  苏默手向下弯身一跪,顾新飞第一次感觉灵魂要出窍了:默默,你起来;

  苏默拉着顾新飞的手放在自己的脸旁,顾新飞全身的肌肉紧绷着,他真的感觉自己是要爆炸了。

  苏默伸手慢慢的解开衣服的扣子,日头正当午,太阳照进来,苏默整个人都是粉红色。

  “默默,起来。”

  顾新飞的手碰着苏默光滑细嫩的肩头移不开呀。

  顾新飞突然就像发了狠一样狠狠是压着苏默的后脑勺,进进出出,苏默的眼珠子都憋的通红。

  等顾新飞反应过来的时候苏默狼狈的趴在地上,顾新飞赶紧蹲下:对不起,默默刚才·····刚才······;

  苏默嘴角,脸上,身上,不可描述。

  顾新飞把人抱回床上:来,亲亲;

  苏默的声音更沙哑了:新飞,不要;

  顾新飞皱眉:宝贝,张嘴看看;

  苏默把嘴巴张开,喉咙里红红的一片;

  顾新飞轻轻地吻着:默默,下次你别这样委屈了,只要你在我面前一晃我就忍不住,你这样会受伤的;

  “顾新飞,我告诉你别人能做的我也可以,我就是不理你你也不许做些乱七八糟的事了,听到没?”

  顾新飞打来一盆水把苏默弄干净。

  “宝贝,延西和二妹都不会这么早回来,我们玩点羞羞的事吧。”

  苏默两只手拉着顾新飞的两只耳朵,慢慢的凑近:顾新飞,你一直在我的心里,一直在,只有你;

  “默默,你惨了,你肯定会哭的。”

  “轻点,轻点。”

  顾新飞狡黠的眼珠子一转:宝贝,从后面来就没有这么深了;

  “真的?”

  “当然。”

  苏默在最后想着的是第一:再也别相信顾新飞在床上说的鬼话,第二,再也别相信迟纤梅说的什么女人要骚点,那会死的更早。

  “默默,忍忍,有些凉。”

  “怎么了?”

  “弄出来,会有孩子的。”

  顾新飞轻轻的按着,苏默轻轻的娇喘着。

  “默默,我爱你。”

  “顾新飞,我爱你。”

  真好,现在的每一句我爱你都是有回应的。

  本来有些发懵的脑袋被冷水一刺激就有些清醒了。

  “你别弄了,我们聊聊天。”

  “默默别说话。”

  “坏人。”斜斜的一眼顾新飞骨头都酥了:叫你调皮,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你看我敢不敢。”

  “好,死在你身上算了。”

  顾新飞净了手,放好帕子就上床了,苏默拿起被子就给他盖上,顾新飞拉着她的手:我不冷,就你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怕冷,小可怜样的;

  “怕冷怎么了,不挺好的么?天气稍微冷点你就会抱着我。”

  “默默,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你一直在梅溪就好了,那里四季温暖,还有你最喜欢的木棉花。”

  苏默明白给新飞的意思:梅溪又没有你;

  顾新飞的双臂收紧:今天怎么这么乖?事事哄着我?

  苏默委屈的低吟:新飞,我腰痛,好痛的;

  顾新飞突然想起什么来了:下面······;

  “就腰痛。”

  顾新飞手放苏默腰上缓缓的用力按着。

  “我先睡一下,等下你给二妹和延西做点饭。”

  “好,你睡。”

  “你别说话,你说话我就想回应。”

  顾新飞轻轻的吻了一下苏默的额头。

  苏默醒来的时候太阳有些偏西了,这是饿醒。

  苏默感觉全身没劲骨头都睡软了,穿好鞋准备站好,好吧是真的腿软了。

  顾新飞推门进来,看着如此的苏默揶揄的笑了。

  走近,苏默自然的环住了顾新飞的腰:好饿;

  顾新飞摸了摸苏默的头顶:我就猜到你饿了,二妹和延西中午吃了饭,见你在睡觉就没吵你又出去了,我带你去吃饭;

  顾新飞弯腰抱起苏默,苏默脸微红:你会惯坏我的;

  “以前只敢偷偷的惯现在可以铆足了劲惯。”

  桌子上就一碗地瓜粥,苏默看见地瓜粥就眼冒精光,顾新飞好笑又好气:小馋鬼,就你这样子别人还以为我养你不活了;

  “我吃这个就想起丫丫,她对我真的很好。”

  顾新飞把苏默放下:吃吧,馋猫;

  “你放心丫丫会很好的,那孩子很聪明的。”

  “我们还过去看她吗?”

  “不去,就当没见过他们。”

  “你放的下吗?”

  “默默,有你就都放的下了,你能让我原谅小时候受过的所有苦挨过的所有饿。”

  苏默低头吃着粥,吃的极快,真的是饿极了。

  苏默把碗一递:没吃饱了;

  “没了,在吃你晚上就不用吃饭了。”

  苏默委屈巴巴:那有吃半饱的嘛;

  顾新飞笑笑不说话。

  苏默正要说话,门外传来了声音:顾叔,顾叔;

  顾新飞皱眉:大毛你叫啥了?

  篱笆外迟移民跑的气喘吁吁:孙妈家打起来了,妈妈说现在就你在家让你帮忙去看看;

  苏默放下碗,打起来了?

  苏默赶紧站起,顾新飞伸手就去扶着,苏默推嚷着说:别闹,我们赶紧去;

  “你别闹,我去就好。”

  苏默手一推:大毛,你妈妈去了吗?

  “妈妈在。”

  顾新飞赶紧跟上:大毛,陪着婶婶走过来,你们别急;

  顾移民赶紧放慢脚步陪着苏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