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过河拆桥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365 2020.03.29 23:09

  大宝走近言六月没说话弯腰就把言六月抱起:我送你回家;

  言六月突然说:入赘是你去她家住吗?

  大宝太阳穴突突的跳:我不去她家;

  “那她去你家就可以了呀,没必要吵架的。”

  “言六月,闭嘴。”

  走到篱笆院门口大宝把言六月小心的放下,言六月转身进去背后声音响起:言六月;

  言六月回头,大宝摊开掌心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带着点点光亮飞出来了。

  第一次大宝走路的时候不是正视前方的,他们在前面走,他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抓着虫子。

  “进去吧,别怕我在这里看着你,你慢慢的走。”

  言六月皱眉的说道:我到家了不怕呀,你赶紧去吧小宝还在那里了;

  言奶奶听见门口的动静赶紧出来看:心肝,是你回来了吗?

  “奶奶。”

  篱笆和大堂的门口隔的不是很远,言奶奶边走边说:心肝,今天玩的开心吗?

  言六月轻快的声音传来:开心;

  言奶奶牵着小六月的手和蔼的说:真好,只要我的小六开心奶奶就是开心的;

  大宝看着走进去的两个人:言六月,你可真幸福呀,总有人会无时无刻担心你不快乐,你这样幸福我要怎样······怎样等你长大?

  十岁的大宝并不知道他为什么想要等言六月长大。

  远远的便听见低俗的骂人声还有小孩子的回嘴声,一句一句不堪入耳的骂声传出,大宝走进人群找到小宝,小宝的脸上一个巴掌印,大宝火冒三丈:脸谁打的?

  小宝看着眼睛里冒出杀气的大宝突然就不说话了。

  “小宝,你告诉哥哥谁打的好不好?”

  “哥,我们回去了。”

  大宝转身看着李兰花:谁打的我弟弟;

  李兰花看也不敢看大宝,他这眼神不像是一个十岁的孩子的眼神,像是狼崽子的眼神。

  周边的大人都是如此想的。

  大宝眼睛瞪的通红:李长柏,我弟弟到底是谁打的;

  李长柏突然心口突突的跳了两下:我打就打了怎么样,小小年纪如此狂妄我看就是欠教训。

  大宝的拳头对着李长柏的门面挥去,在拳头离脸还有一寸距离的时候手被人抓住了,大宝不用看就知道抓住他手的是爷爷。

  “大宝。”

  大宝的手还是死死的拽着力气不肯松。

  “大宝,你是觉得爷爷老了护不住你和小宝了是吗?”

  淡淡的声音传出,周边的人群莫名的安静下来了,小宝红肿的脸颊大宝通红的眼珠张老微红的眼眶无一不呈现出大小宝的委屈。

  孙妈去叫迟安邦的时候小宝还没挨耳光,迟安邦就在张老后一脚到了。

  张老拉着大宝转身看着李长柏说:李长柏,说说吧我的小宝做什么好事了值得你动一下手的?我这人没本事娶不到婆娘但是孩子我是舍不得动一下的;

  李长柏冷眼一瞪:这小杂毛居然和长辈对骂不打他打谁;

  “大宝,你要和爷爷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大宝死死的咬住牙不敢说话,如果爷爷真的是要他入赘的话那现在说出来小宝的耳光不就白挨了吗?张老看着不说话的大宝就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了。

  “兰花姐姐说李伯娘和爷爷商量好了要大宝哥哥嫁给兰花姐姐的,小宝哥哥不同意,李伯娘就骂小宝哥哥是小杂毛。”

  清脆的声音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言老抱着言六月出现了。

  大宝心里一惊:言六月谁让你说的;

  言六月坐在爷爷的手臂上就比大宝高出了好多,低着头看着大宝说:迟历霆,你觉得爷爷会让你入赘吗?

  边上看热闹的人笑着说: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了自家人;

  张老看着慌了神的大宝他是真的心疼,大宝一直没安全感总以为他会不要他了。

  张老微弯腰:大宝,你要入赘吗?

  大宝抬头看着爷爷:爷爷,我不要,假···;假如你同意我也可以的。

  这句话没说完张老就笑笑的打断:是呀,大宝你要说出来,说了爷爷就知道了;

  张老站起来看着大李媳妇说:大李媳妇,今早你两妯娌过来找我说这事我是怎么说的?你可以重复一次吗?

  李兰花看着脸色一变的妈妈心里出现一种不好的预感。

  张老转头看着李长寿的婆娘:小李媳妇你也不记得了吗?

  “那好我来说,你们两个来我家说是想要大宝和兰妹子结亲我当时候回的就是大宝同意我就没意见,那现在大宝当着所有的人的面说了不愿意,所以这事就算回信了。”

  李长寿看着事情有些闹大了就打圆场:张叔,孩子还小现在又不懂事我们先让他们处着,再说小孩子的话做不得数的;

  “日子是他过的他怎么就做不得主?”

  李长柏冷哼一声:哼,张叔你年纪这么大了你要怎么给他们结亲?难道是想他们和你一样打一辈子光棍吗?

  小宝气急:光棍就光棍,光棍也不嫁你家去;

  张老摸摸小宝气的竖气的头发笑着说:小宝说的对,和你们家搭伙过日子还不如一个人过舒服些,还有我的大宝命里有贵人相助,你看现在他不是队里最厉害的先生在授课吗?我信只要大宝眼睛不瞎他随手抓一个都比兰妹子要好;

  小宝见爷爷帮着他他更胆大了:就是,自己家什么德行不知道吗?男的泼皮女的泼妇;

  这话一说有人笑了,有人生气了。

  李长柏冲出来又要打人了。

  李长寿指着小宝骂了出来:小崽子,你怎么说话的?张叔孩子不能只养不教吧;

  张叔看着李长寿:说错了吗?

  “你···”

  “我的孩子是最好的先生教的那他自然的配得上最好的女孩,你们家李兰花不配,大宝今天既然这么直白的拒绝了那这事就到这里为止了。”

  李长寿对着媳妇使了一个眼色,小李媳妇开口:张叔,这话都说出来了,你看?大宝到我们家我们也不会亏了去;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的张叔是真的没见过如此的人。

  大宝看着李兰花说:我很讨厌你是真的,我很讨厌你弟弟是真的,我很讨厌你爸爸是真的,我寒窗苦读就是为了你这么个东西?

  李兰花即使不懂事但这话是真的逼出了她的眼泪:你爷爷没有钱让你娶媳妇的。

  大宝看向言老爷子的方向:即使我是倒插门的命你家的门也装不下我;

  话到此全都蹦出了火花,迟安邦从人群走出来:长柏兄弟你这不是要招婿怕是要抢人吧;

  李长柏本来就气的脸色不好:迟队长,现在话都说出去了这事要不成你让兰花怎么办?

  “关大宝什么事?是他说的还是张叔说的?”

  李长寿站在哥哥旁边说:那又关迟大队长什么事了?

  迟安邦看着李长寿笑着说:大宝和小宝入了我的姓你说关我什么事?即使以后张叔不在了他们依然有我护着,谁能欺了去?

  言老插话说:对,大宝名叫迟历霆小宝名叫迟历深,李长寿你真让我刮目相看呀,才过去了几个月呀?多弟的棺材板都是张老钉的,当初多弟入不了土是大宝和大毛站在提上给你们站的岗如此算不算的上是过河拆桥了?

  三三两两看热闹的人也摇着头走了。

  言六月小小的打着哈欠眼睛里含了一包泪看上去可怜兮兮的:爷爷,我们回去了;

  言老对着张老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张老看着李长柏:这事算是了了,还有一件事要算;

  李长柏嚷着:什么是?

  “你打小宝的这巴掌就这么算了吗?”

  “小畜生张口就骂人你是听到的。”

  小宝气的要死又是一句:你们一家男的泼皮女的泼妇,我哥就是不娶你家的夜叉;

  李铁柱想也没想的回一句:你家是老畜生养的小畜生,我姐姐才看能不上你家了;

  啪的一巴掌,李铁柱片刻脸上传来一阵阵的疼“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张老甩甩发疼的手心道:第一次打孩子控制不住力道,长柏兄弟见谅了;

  大李媳妇跳起脚来骂了,张老又扬扬手说:我不打女人和孩子的今天要都打了吗?

  四周的人走的走还有几个留下看热闹的:第一次见张叔发这么大的脾气,张叔藏的真够深的;

  迟安邦看着李家兄弟说:今天的事就到现在止了,如果你们还不罢休到时候被大宝弄残了你们就别叫;

  张老一手拉着大宝一手拉着小宝往回家的路上走着:爷爷,你怎么来了?

  当四周只剩下他们三个人的时候小宝说出的话都是瓮声瓮气的。

  张老借着月色小心的走着:我见这么晚了你们还没回来就去延西家找你们了,延西说你们到言爷爷家来了我就直接过来找你们了,你看这不就是被欺负了吗?

  大宝听了心里一阵温暖。

  小宝话相对会多些:爷爷真好;

  张老还是和大宝说了话:大宝,你是我带回来的孙子这辈子都是,你心里有事要和爷爷说,你也知道爷爷一直都是只和木头打交道的,你不说爷爷就不会知道你也会害怕是不是?你要你记得,你做什么在爷爷这里都是被允许的,就像言老头子对小六一样你们也是我的心肝,你们被欺负爷爷也会心疼的,所以大宝别怕,有爷爷在;

  张老的右手牵着大宝的左手,张老打李铁柱的时候是用了些力气的,手心有丝丝的热意传过大宝的手心直达心底,一颗心被捂的暖暖的,然后热泪盈眶。

  “如果我命长我想活到八十岁,等你们大些了我们三个人就一起建一座房子,建成你们喜欢的样子,然后我想给你和小宝找个好姑娘生几个小孩子,到时候我也不奔生计了就你们给我一口吃的,我给你们看孩子,你们就在该上学堂的年纪上学堂,该结婚的年纪就结婚,在该生孩子的时候就有了孩子,我只想你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然后自由自在的·····

  一路上张老絮絮叨叨的不停的说着,把未来说的那么的美好,以至于夜半时分小宝在梦里忘了脸上的疼而甜甜的笑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