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隐患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2057 2020.03.08 23:18

  顾新飞这几天过的挺美,苏默学会了大呼小叫学会了发脾气,学会了依着他,学会了抱怨,这样真的很好。

  “今天要做什么去?”

  “要架独木桥,渠道里的荷花开了我回来的时候给你摘几支回来。”

  “最近那几个孩子训练了没?”

  “甲生看着的,问题不大。”

  “抽个时间让他们和大毛,大宝比划一下,比过才知道是骡子是马。”

  “好,走了。”

  迟安邦看着走路带风的顾新飞就好笑:怎么着跪了呀?这么多天都没见你人影;

  “跪了呀。”

  “出息。”

  独木桥一座一座的架起,两间以前的仓库翻修了一下就当学校了,天气好的时候就在坪里授课,下雨天那就只能玩了,即便如此还是没多少孩子读书,唐寅和其他三个知青来了两天了,唐寅下乡来帮助这些移民的农户提高生产产能的,他被迫来到了这里,心里是有情绪的。

  后来出现了一道奇怪的风景线,离孩子们读书的操场不远不近的距离有两个人,一个是话不多的唐寅,一个是等哥哥的二妹,哥哥读书坐不住妈妈让她来看着哥哥,不许他跑了。

  很正式的唱了国歌,二妹即使没有听懂,但是她还是跟着节奏打着拍子。

  “哥哥,你不是教书先生吗?”

  唐寅不说话,这孩子的问题不能回答只要一回答就没完没了。

  唐寅每天都去田里看一圈,迟家村是湖区,一般都是水产养殖,后来新进入的人不愿意水产养殖,就把池塘填平种水稻,唐寅在田里转一圈的时候就发现有问题了。

  当晚,唐寅找到了迟安邦:大队长,池塘填平有经过审批的吗?

  迟安邦听不懂了:要审批吗?

  “这里本身就是湖区,水高田低,到时候发洪水了你是想下饺子吗?这些人跑都跑不出”

  迟安邦一下就清醒了,现在还没下过暴雨,等夏天和秋天的时候只怕真的会很麻烦。

  党支部书记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想要把填平的池塘在挖出来更不可能了,田里都是种了早稻的,事情上报,上面派了专家做了详尽的考察,最后发往迟家村的第一份文件到了:开渠引流;把渠道打通加宽,把水往大河里引,河坝堆高每家没户按劳力记公分。

  对于看不见的灾难总有些人会抱着侥幸的心里,三姑六婆难免就有意见了:都好好的了,来了个什么知青的就是话多,现在好了,都要上工了;

  “就是,有本事就在大城市呀,就知道到这里叫唤,真是瘟神。”

  唐寅听到了就当没听到过的走了,

  天天开渠道,总有些懒汉就煽动人心,就说从来没听说过会发大水,这唐寅不是瞎闹吗?

  唐寅还是和往常一样坐在草坪附近看着孩子们上课,顾二妹也一样坐在旁边。

  “哥哥队上的人说你是闲的无聊就耍着他们玩。”

  “小丫头,时间会给所有的事情一个交代,我说,无非就是为了坐坪里的这些孩子,百废待兴这些人终究不明白读书的意义呀。”

  坐在坪里读书的孩子每天不过就是五六个人,而且每天不重样,除了顾延西天天在,只怕也没学几个字。

  “哥哥,读书好吗?”

  “我有一个妹妹比我小九岁,我去读书的时候她总是哭着想要去读书,而我的父亲不同意,因为她是要嫁出去的,她偷偷的跑去教室还没坐好,我的母亲就找来了,我母亲没读书,她却觉得自己过的很好,不论旁边有多少人我母亲每一次都是扬起手就打,巴掌落在哪就在哪,我妹妹总是伤疤没好久忘了疼,,转身又去教室,她最后一次去教室的时候先生进教室了,母亲还没找来,她心里高兴急了,可没过久母亲便怒气冲冲的来了,有人告诉我说,我母亲那时候的表情就像是会打死我妹妹一样的,我母亲走进我妹妹,我妹妹见母亲过来了就立马站起来了,我母亲背着一耳刮子,我妹妹的左耳聋了,那时我妹妹就只有十岁,而我的父亲母亲都觉得自己没错,是我妹妹不听话,十二岁我妹妹就嫁了,她嫁人的前一天说:哥哥,以后我就不回来了,你会去看我吗?等我读完大学回来的时候妹妹已经没有了,我那么小的妹妹怎么能怀······,二妹,你瞧有些人的快乐就是这样简单,可即使再简单总有人会拦着不让靠近,我的妹妹很聪明,一百以内的加减法我就教了她两个小时的算盘她就打的很好了,她毕生所求我唾手可得,二妹,你愿意读书吗?”

  “妈妈说我太小了,老师不收的,等我大些了我就会去读书,妈妈说我肯定能学好。”

  “二妹真好。”

  “哥哥,小六要刺绣,我就不能一直吵她,她也有不想绣的时候,我说那你怎么不来找我,她说你想起我了就会来的,我等你来就好;我相信你的妹妹也一样,你去了就都好了。”

  唐寅看着天空:孩子还是太小了她不明白不在了的意义。

  课间休息,顾延西看见二妹了也不理她,这妹妹太讨厌了,一直守着他,顾二妹也不过去看他。

  “你不去陪你哥哥玩?”

  “哥哥有些生气。”

  “怎么了?”

  “他的朋友都去渠道抓小鱼小虾去了,他不能去就生气了。”

  “你哥哥怕你告状?”

  “不,他怕我哭,即使他知道我不流眼泪他还是怕我哭。”

  曾几何始顾水伊只要一流眼泪顾延西就会急的团团转,迈出去的脚又原路返回。

  唐寅眼光余晖扫过的一眼他就突然想起他妹妹。

  两口子吵架,女的胡搅蛮缠:我命苦呀,眼瞎心盲的嫁给你,累死累活不说还要成天看你脸色,你看看你看看,顾队长对他婆娘多好,这半年了我都没见她上过山,养的那叫一个好,怎么就我嫁了一个挨千刀的;

  看热闹的人一听你琢磨,还真别说,顾家婆娘是还没做过事了,他们家顾新飞不是把公粮吃了吧;

  这风越吹越像,以至于早饭时分在迟安邦家来了一次村民大聚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