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承诺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2425 2020.03.19 23:40

  大宝回家就看见坐在堂屋里的小宝,大宝笑着问:怎么这么乖这个时间在家?

  听见声响:哥,赶紧的过来,我给你带好吃回来了;

  大宝走近桌子低头一看:是还不错,绿豆沙;

  “哪来的?”

  “言爷爷做的,可好吃了,哥你尝尝。”

  “哥哥不爱这个,你吃吧。”

  “小六交代的说特意给你留的,你吃吃看,不好吃就我吃。”

  大宝喝了一口就放下:真不怎么样;

  小宝郁闷了:哥,你嘴巴有问题,我觉得很好吃的东西你都看不爱吃,这个甜甜的可好吃了。

  大宝看着小宝满足的吃着他剩下的绿豆沙一脸的满足。

  “傻小子,那是因为你爱吃,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你喜欢吃的东西都让给你吃。”

  很多年后变成迟历霆的大宝还是优先的让着迟历深。

  六月的最后一天,言家小妞满六岁了。

  清早顾二妹摘了莲子和荷花第一个送给言六月的生日快乐。

  长长的头发,白衬衣红色的背带裙黑色的小皮鞋,在整个迟家村就是一道最美的风景。

  言六月真的很幸福,不止言奶奶一直小心肝的叫,就是言爷爷也一直叫的小心肝,腻死人的宠啊。

  李兰花看着从眼前走过的言六月,腰间的荷包是那么的亮眼,言六月好像有很多那样的荷包,她们见都没见过。

  “姐姐。”

  顾二妹跑近:不是和你说了我跑了步就去找你吗?小六你乖,今早姐姐去给你摘莲花了所以没跑步,等我跑完就去找你,等下太阳出来了会晒着你的;

  “姐姐,你就不能一天不跑吗?天天要跑步你真麻烦。”

  “小六,今天是委屈了吗?”

  “妈妈给我送了好多的东西来,可她不能来了,她明明说了我生日的时候会过来的,骗人。”

  “”小六,陪姐姐跑步好不好?”

  “不跑,我要回去了。”

  “小六。”

  言六月头也不回的走了,顾二妹想着还是先跑完步,惰性是会滋长的。

  言六月闹着别扭的向前走着。

  李兰花和几个小孩子看着去而复返的言六月就使了个眼色把人堵了。

  李兰花是几个孩子中最大的也是平常发号司令的。

  “言六月,把你的荷包给我看看。”

  言六月头也不抬的想离开。

  两个小男孩站在言六月的眼前:兰花姐姐叫你你还敢走吗?

  言六月本来就郁闷的心情更不好了。

  “荷包是我自己的凭什么给你们看,你在看看你们的手。”

  嫌弃的语气,就像生来低人一等一样的。

  李兰花气不过,低头看了一眼玩泥巴的手,眼睛一转句去摸言六月的白衣服。

  言六月一闪李兰花气不过,就更来劲了,双手难敌四拳白衣服上一个一个的黑手印,言六月委屈的憋着眼泪。

  大宝跑完步回来就看着这一幕:唉,不爱干净干嘛要穿白衣服了?弄的像个鬼一样的。

  这一憋大宝看见的是一个不爱干净的姑娘,言六月模糊的眼睛看着一闪而逝的背影。

  顾二妹跑完步赶回来的时候刚好看着被欺负的言六月死死的抓着荷包。

  顾二妹扬声一句:李兰花你放手;

  李兰花一看又来了一个小屁孩就斜眼一瞪:滚远些;

  言六月一直憋着的眼泪掉了下来。

  顾二妹抬脚就踢,等几个孩子反应过来的时候传来了一阵阵的疼和嚎啕大哭。

  顾二妹牵着言六月的手:他们打你了吗?弄的这么脏;

  言六月低着头:姐姐,我们回去吧;

  顾二妹看着言六月手里的荷包说:荷包姐姐给你洗,以后你生日姐姐什么事都不做就陪着你;

  言六月笑了。

  李多谷看着走远的言六月疑惑着,没次都在他以为言六月要叫他的时候言六月好像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叫他,他看着言六月一个人被欺负,可是在顾二妹出现之前她虽然被欺负但她就是没哭。

  小孩子打架往往不问对错,先哭的就是对的。

  顾新飞的家里坐了好几个大人,一言一语说着顾二妹的恶性,甚至还有淤青的伤疤给顾新飞两口子看。

  顾新飞笑笑的说:孩子是默默生的,我不敢教默默说的孩子谁生的谁管;

  这话着实不要脸了。

  长柏媳妇不依了:顾新飞,孩子现在还小就是这样以后大了还得了,这么宠着以后指不定会坏成什么样了;

  苏默沉着脸把桌子一拍:说话注意分寸,我不惯着我的孩子难道还能惯着你的孩子呀?你这人真搞笑;

  “把二妹叫出来问问情况吧,毕竟以后都要一起玩的。”

  苏默又是一句:言家小丫头今天生日二妹玩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

  苏默看着李多谷问:多谷,你能告诉婶婶发生了什么事吗?

  李多谷低着头不语。

  顾新飞说:李多谷,男子汉不是一天长成的是每一次的无愧于心和正义无小事,你要说吗?

  “兰花姐姐想要言六月的荷包,言六月不给姐姐就抢,二妹来了先说了让他们放手的他们不止不放还想欺负二妹。”

  “长柏媳妇还要再讨公道吗?孩子打架是正常的如果是我的二妹打输了我肯定不上门。”

  第二天李多谷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他的妈妈就是死命的让他去姥姥那边读书,阿姨带着去,李多谷死命的跑,长寿媳妇拿着木棍在后头边追边骂:多谷,你要不就去读书,要不我就打死你,你去不去?

  李多谷含着泪迎着风跑着,他想这一走也许注定会失去什么,到底是什么?也许就是年纪太小还真不明白。

  张霞蹲在地上很认真的在杀黄鳝,每一条杀的干干净净的,香辣爆炒每一步都做的一丝不苟。

  苏默看着眼前的张霞有些愕然。

  一个在篱笆内衣个在篱笆外,一个没说请进一个没问能进吗?

  张霞轻声说:嫂子这个黄鳝我上次看着新飞哥挺爱吃的我明天要回去了,这个送给你们;

  苏默没接,面带笑容的看着张霞:黄鳝我不吃的;

  张霞皱眉:新飞哥不是很爱吃吗?

  “也许,但是家的规矩我不吃的饭桌上不能有。”

  “你这太强势了吧。”

  张霞有些生气。

  苏默有些好笑,也还真笑出来了。

  “张小姐你生气什么了,管我家的饭桌上来了?”

  顾新飞拿着镰刀出来了。

  张霞立马笑开了脸:新飞哥,我明天要回去了,今天特意给你送了一锅黄鳝来;

  顾新飞听着黄鳝两个字就皱眉:黄鳝我不吃的;

  “你上次在姐夫家不是说很好吃吗?”

  “那次是和默默吵架我才吃的,黄鳝我并不爱。”

  张霞要哭不哭的看着顾新飞。

  “还有,你是走是留和我关系大吗?需要特意来和我说?好在在门口迎你的是默默,若是我出来迎的又你知道会怎么传的,女孩子还是避讳些好。”

  这话就是间接的在骂不要脸了。

  顾新飞走向苏默抬手摸了摸她额头的汗:进去吧,一直站在这里不晒吗?

  “这么早你去干嘛?”

  “中午时间我去给你刨两个毛刺回来你煮着做零嘴吃,那东西你还没吃过的。”

  “热死了我不吃,你别去了。

  在张霞的目光下顾新飞亲了亲苏默的额头:进去吧,我等下就回了。

  “这个黄鳝我真的不爱吃,而且我家有家规的,你请回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