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故事(三)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070 2020.03.04 21:50

  苏默一直冷,顾心飞看着心疼,这地方不适合一直在常温条件下生活的苏默,晚上整夜整夜的睡不着,白天正中午出大太阳的时候才可以睡一下,苏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早起顾新飞悄悄的和丫丫说:丫丫,陪陪姐姐,师兄上山给你打只兔子;

  “这么好?”

  “我对你不好吗?”

  “好,我看着姐姐不会让她跑的。”

  “什么跑的?”

  “顺哥说姐姐是你带回来的小老婆。”

  顾心底被雷劈到了“小老婆?”

  “嗯呐。”

  顾心飞看到才出门的苏默突然就提高声音说:丫丫,一般的小老婆都是很温柔的,就你这新姐姐除非祖坟冒青烟了,不然谁敢娶个祖宗回去呀;

  苏默就当没听到顾新飞的话。

  “丫丫,你认识巾子吗?”

  “姐姐不舒服吗?”

  “嗯,你去帮姐姐到山脚买来好不好?”

  顾新飞听不懂了,来了这么多天第一次听苏默要东西的。

  “好。”

  苏默比前一天的脸色更差了,嘴唇都呈现出淡淡的乌色。

  苏默对着丫丫招手说:丫丫,你先来,姐姐把这个给你,你拿去换,能换多少就换多少;

  苏默出来的时候一分钱都没带,现在的东西又是必须要的。

  顾新飞看着苏默手里拿的坠子,那是木大少爷送给她的成人礼,说是东洋来的,全镇上就只有苏默独一份,苏默最宝贝的。

  丫丫拿着东西就下山去了。

  “苏默,你怎么了?”

  “没事呀。”

  “山脚下没吃的卖。”

  “嗯,我知道。”

  蒋母身影没到音先至:死丫头,家里本来就缺人手还要伺候你呀,赶紧的给我去洗衣服;

  顾新飞正准备说话,苏默带着笑脸说:婶婶,以前我也没做过这个,不是我懒是真的不会,这样,你看我这个给你你能帮我洗吗?等天气稍微暖和了我就学着做可以吗?

  蒋母一脸懵,前两天还像个小刺猬一样的人突然这么好说话了?

  顾新飞看不懂苏默的做法了。

  苏默拿出来的又是一个东洋货,木大少爷买的西洋表,特别的稀罕物,就是别人有也没有这么漂亮的。

  蒋母看着东西还不错,就赶紧接过离开了,免得苏默后悔。

  “苏默,你怎么了?”

  “没事,那些拿着也没用。”

  “那是木少爷费尽心思给你弄来的。”

  “嗯,没事的。”

  “苏默。”顾新飞看着这样毫不在意的苏默就来火。

  “飞哥,什么样的身份就配什么样的物件,你去忙吧,我睡觉去了。”

  “又睡?你不吃饭了?”

  “嗯,有些冷,晚上睡不着。”

  “等下丫丫买回来的东西你别都给她了,你自己多留点。”

  苏默想顾新飞只怕误会巾子的作用了。

  顾新飞,蒋父蒋母上山打猎去了,苏默在床上躺了挺久,丫丫如果在不回来……

  敲门声响起,蒋梦没等苏默应声就进去了,苏默无语了,这样还用得着敲门吗?

  “苏默,走吧我们去做饭,丫丫也不知道去哪贪玩了,我一个人做不出来。”

  苏默起床。

  厨房。

  苏默看着木桶里的黄鳝头皮发麻。

  “赶紧的,我不能蹲下,妈妈说要我多补补,黄鳝补血最好了。”

  苏默脸色惨白,她没办法去动黄鳝,她即使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就是不敢动。

  蒋梦冷笑一声:苏默,快点,我肚子里可还有孩子的,你不希望我生的孩子白白胖胖的吗?飞哥可是很想的。

  苏默看着桶里的黄鳝,死死的盯着,黄鳝的生存环境很残忍,大的黄鳝会把小黄鳝吞了,刚好苏默看到了一条两只尾巴的黄鳝,蒋梦看到苏默没动就伸手去推她。

  苏默背推的后退一步突然惊醒了,拔腿就跑出去,苏默忘记有多久没吃东西了,苦胆汁都吐出来了。

  这地方太让人绝望了,她要离开,必须要离开。

  苏默躺在床上,这下就睡着了,在梦里她掉进的蛇窟,一下蛇一下黄鳝的,在梦里吓的失声痛哭,躺在床上的人泪流满面,呜呜的声音传来丫丫怎么也叫不醒苏默,她就急哭了:怎么办怎么办呀?

  她跑去找蒋梦:姐,默默姐姐生病了吗?

  “没有,被黄鳝吓的,胆子真小。”

  丫丫听着黄鳝吓的就更急了,上次就见了一样都吓成那样,丫丫拔腿就跑,她想:菩萨保佑,师兄就是在以前一直待的山头,保佑会回去检查以前设的陷阱。

  丫丫一路狂奔,在快到山上的时候大喊:师兄,师兄;

  感谢丫丫幼小的年纪有一副好的海豚音,师兄两个字穿出去了很远很远,传到顾新飞的耳里,听进心里:哦,年纪小小的丫丫怎么喊出了生离死别的语调。

  看着从天而降的师兄,丫丫的一口气突然落下,才感觉自己的胸口一股一股的疼。

  “师兄,你赶紧回去,默默姐姐出事了,姐姐让她杀黄鳝,她……我怎么也叫不醒她,师兄你快。”

  顾新飞想他这辈子都没跑这么快过,就好像要飞起来了。

  他这辈子也没这么怕过,就是快饿死的时候都没这么怕。

  顾新飞看着睡着了的苏默眼泪流的不停,他弯下腰,做死的喘气,苏默。

  顾新飞把外套脱下,上床抱着苏默:木书棋,你蠢死了,蛇和黄鳝也分不清,你蠢死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爸妈和哥哥去哪里了,你不知道,我只是想保护你,等过了这风头我就带你离开,木书棋你蠢死了,你书白读了。

  顾新飞一边说一遍流泪,声音轻轻的,轻轻的像是小桥流水,小桥流水有人家,家里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

  苏默醒来,看见顾新飞来不及干的眼泪。

  苏默想原来刚才在梦里突然觉得暖和了是他过来了呀。

  “飞哥,前两天还骂我羞不羞,你羞不羞呀?”

  “默默,别怕”

  “好,不怕。”

  顾新飞准备起来,苏默按住他是手:飞哥,别动,给我睡热些;

  “给你熬点粥来,你没吃东西会饿的。”

  “飞哥不吵,我睡一下就起。”

  蒋梦从门缝隙里看着这一幕恨的咬牙切齿的。

  顾新飞还是犹豫着开了口:先起吧,不然等下你有会跳起来;

  苏默想起了什么突然就红了脸。

  “你出去。”

  “我等下倒热水进来,你看着时间起吧。”

  厨房。

  顾新飞想着是不是要把这些黄鳝放生了,都吓了那丫头两次了,别真吓出毛病来了。

  “飞哥你要干嘛?”

  “这是爸爸费了很大功夫给我弄来的你真的要放了?”

  “你看放这么久了也不见你吃。”

  “我会吃的,等孩子稍微大点我再吃就会补孩子的,你不想要个胖胖的儿子吗?”

  “你这戏演过头了吧,我儿子?”

  冷哼声就像是迎面扑来的耳光,生疼生疼的。

  顾新飞很认真的在烧水,心想:水烧热些就那大小姐肯定没起,难怪这些天阴阳怪气的。

  有些人的名字绕到嘴边心里却甜甜的。

  蒋梦看着顾新飞忙上忙下的心里的无名火猛烈爆长。

  回房后苏默还真没起。

  “起了,水来了”

  “飞哥,你有些烦。”

  “你是要我在这里守着吗?

  “出去吧你就。”

  丫丫到家是时候苏默醒来了,

  “姐姐你好了呀”

  “吓到丫丫了吗?”

  “就一点点吓到了”

  “丫丫真好。”

  小丫头看见顾新飞出来了就嚷嚷:师兄的我兔子了?

  “兔子你没接住吗?”

  “我没见呀。”

  “那明天抓好不好?”

  “不好,明天是明天的。”

  “好好好,给你写欠条。”

  那也是可以接受的。

  “姐姐,你知道吗?师兄欠了我好多东西了。”

  “不能欠着,让他给你。”

  “好,明天我们去看,就让师兄给。”

  这两人的智商堪忧呀。

  “姐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嗯?”

  “师兄喜欢你,很喜欢,我去找他的时候他一下就不见了人影,跑的很快的我都没见过这样的师兄。”

  苏默笑笑不说话。

  “姐姐你信我。”

  “好。”

  傻丫头,我信是真的,我不要也是真的。

  蒋母见顾新飞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一个圆脸硬是拉成了瓜子脸。

  饭桌上的碗筷震天响,蒋家人见怪不怪,顾新飞也习惯了,苏默吃饭的速度绝对是长这么大最快的一次,顾新飞只觉得可爱多了。

  苏默低头扒饭,顾新飞夹了一筷子青菜到苏默碗里,这下吃饭的速度更快了。

  “慢些。”

  “婶子,我明天会上山的,你别生气了,今天是我不好,回来也没告诉你,你和叔担心了吧。”

  苏默从没听过顾新飞如此的语调说话。

  “阿飞,等抽个时间把亲成了吧,等梦梦的肚子大起来了就不好看了。”

  顾新飞微笑的脸低下去了,他不敢看苏默。

  顾新飞想要苏默说句话,但又怕她说话。

  苏默食不言。

  苏默想在三月三之前走,九月九到三月三蛇是不会出来的,翻过前面的山是不是就可以出去了?苏默脑袋死命的转着。

  “丫丫,你说山的那边是什么?”

  “山的那边还是山呀,除了山就没其他东西了。”

  到底要怎样才能出去?

  这个想法和另一个人的很像,到底要怎样把苏默弄出去?蒋梦想着这个问题睡着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