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易名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2955 2020.04.05 23:55

  孙妈给迟你纤梅包了一包蔗糖,迟纤梅接过:孙妈,明天来我家吃饭吧;

  孙妈说:好;

  在回去的路上迟纤梅问迟安邦:安哥,这话在今天说合适吗?

  迟安邦牵着迟纤梅的手:梅梅今天就是最好的时机,这件事我在前一段时间就接到通知了除了言老谁都不知道,正月初一即使是为了我们孙妈都不会太闹,你明白迟家村对她的意义吗?现在不说但凡是换任何一个时间,哪怕是明天孙妈都会吵,你信吗?梅梅我们这地方现在是人口比较杂,如果不把事情先一步处理好后面就会影响大局,迟家村的这个村名就是一个忌讳,不改就没有归属感;

  迟纤梅情绪还是受了影响,她当然知道安哥的意思但是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的。

  迟安邦一家三口早早的去了言家拜年。

  稍坐片刻:言叔言婶中午去我家吃饭吧,我知道这不合规矩但就是吃个便饭;

  言婶给大毛拿了一个红包:大毛要平平安安啊;

  大毛双手接过:谢奶奶;

  言奶奶笑着点头。

  “我们家没这么多的规矩,中午我们就过去。”

  “那好,言婶我在家等你们,我就不多留了还要去张叔家拜年

  唐寅看着眼前排队站着的三个小孩心里是开心的,顾二妹双手作揖恭恭敬敬的说:先生新年好。”

  唐寅乐了:小丫头新年伊始长大了;

  顾二妹伸手:哥哥,新年快乐;

  唐寅给大宝送了一支钢笔:厉霆新年快乐;

  大宝看着手心里的钢笔有些愕然,这笔是先生的最爱。

  “你要记得你想要改变就肯定会吃些苦的,老师看的出你不想困在这个地方,只要怕你的努力能和你的想法匹配,那么老师给你一个走出去的机会。”

  大宝抓紧钢笔:先生,您是第一个看出我是想要走出去的人;

  唐寅给小宝和二妹一人一个红包。

  从唐寅家出来三个孩子就直接去了迟家,篱笆外就闻到了飘出来的香味。

  言老,张老,迟安邦还有新飞坐在大堂聊天,桌子下烧了一盆火,即使出了太阳这温度还是很低的。

  “言老,孙妈的事还是你想的周到,我昨天和她把事情说了一下,她当时候应该是忍了脾气的。”

  沉默中张老开口了:我在外面跑了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拗的女人,她这是和她自己叫上劲了呀;

  顾新飞转移了话题:新取的村名叫什么?

  迟安邦摇头:还在想;

  言老想了一下说:异乡村怎么样?都是从很多的地方聚集起来的人所以干脆就取一个好记的;

  “好,我去申请看看。”

  男人说男人的话,女人聊女人的天。

  苏默烧火迟纤梅炒菜,言夫人和孙妈摘着青菜聊着天。

  “梅梅,你说我上户口该叫什么名字?我真的把我自己的名字忘记了,我想了一个晚上都没想起。”

  迟纤梅炒菜的手顿了一下:孙妈,您叫什么都不重要上了户口才能有那块荒地;

  言夫人看着神情落寞的孙妈:小孙呀,不要太执着了即使你忘了自己你又能改变什么了?这么多年你还记得孙录举长的什么样吗?你一直在等你可还记得你等的是什么吗?

  三个问号问沉默了三个人包括提问的言夫人。

  饭桌上,迟纤梅和苏默拿出红包大人小孩见人就给,小孩子依旧还是夹了菜就坐到了一边。

  发酵好的甜酒兑水煮了加点糖就真的是美味,言奶奶眯着眼睛品尝像个无忧的孩子,言老掏出手帕给言奶奶从嘴角溢出的一点点酒渍擦干净。

  言老说:张老头初七我去镇上给大宝和小宝上户你确定要把他们的户口划出来吗?

  张老点头:姓什么无所谓,上哪里的户口也无所谓,麻烦言老了要换了我还办不下来了;

  聪明人听话听个点到为止,孙妈伸手给言老和张老倒满了酒:麻烦言老也帮我把户口的事说句话吧;

  言老的话就是说给孙妈听的,孙妈也不是听不懂。

  言老微笑的看着孙妈:小孙,你是户口要上什么名字?

  “宋念。”迟纤梅开口说:念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

  “好,就是宋念。”

  张老实在是无聊有事没事就往言家跑,每天中午暖和些的时候门口就会出现两句长调:言老头;

  言夫人有一次打趣道:整个迟家村只怕只有这位敢这么叫你哈;

  言老看着笑意盈盈的言夫人说:我很高兴他这么叫我,我的老头你是老太太这样就是我年轻的时候求的;

  张老拿着图纸给言老看:老头,你看我给孩子们重新做的书桌怎么样,这个做高点给他们配椅子,桌子的高度和椅子的高度要正合适,不能让他们趴着你看怎么样?

  言老看着图纸仔细的比量着:可以啊;

  “那去找唐先生说说。”

  “这个还要去找唐寅吗?你是有是要说吧?”

  “嗯,想要他收了顾延西和大毛。”

  “为什么?”

  张老卷好的烟居然点不着有些气馁。

  “你傻的吗?卷烟丝要轻些你这样绞着能燃有鬼了。”

  “你看这里还能住多久?田土面积一动会有更多的池塘改成良田你信不信?这里像是一个锅一但决堤后果不堪设想,如果能读书读出去那么对孩子们也许是一条活路,但是如果想出去非唐先生教不可。”

  “你的问题是看的通透啊。”

  事情还没等迟安邦去帮儿子求师就被张老和言老敲定了,大宝看着一脸菜色的打毛和延西就有些好笑:怎么了这么不愿意学习呀?

  初五,小河边依旧还是那四个小孩子。

  大毛想不清:我爸爸读的书是这个村子里最多的人,三叔以前是迟家村的教书先生,但是他们和李伯有什么不同吗?大宝,其实读不读书真的重要吗?或者读书无非就是张爷给你们取名叫大宝和小宝,而唐先生给你们取出迟历霆和迟历深的名字,其他的还有区别吗?大宝读书那么重要吗?

  大宝看着安静的小河流:也许是意义不大,但是我不想一直留在这里;

  “那能去哪了?”

  “我要考到外面去读书,我要这四方土地怎么也困不住我,我、、、”

  我想有一天如果能去找言小六的时候不至于走不出去。

  顾延西说:好,我去读书;

  大毛看着延西:你也想离开;

  “不,我不是要离开,我只是想看是不是真的能走出不一样的路来,大毛,我们四个在这五年认真的来打一个赌,赌知识是不是能改变命运,是不是真的像大宝一样的说法能出去看看。”

  李兰花即使是在过年的时候还是没有新的衣服,从初一到初五她看见言六月四次,言六月穿了三套新衣服,头上绑了三对新的小红花,腰间换了四个荷包,手上总是拿着她没吃过的大苹果,李兰花想她痛苦的源头就是从看到言六月开始的,就像此刻言六月从她的屋前走过,言六月的手上又是一个大苹果,而她的脸上就是四个手指头的印记人笔直的跪在风口处,她无非就是就是把她妈妈养在糠里的几个野柿子吃了,那野柿子其实养过头了有一股子烂味,她的妈妈还是扬手给了她一耳光,在年初五的这天,有时候她看着言六月丢下的苹果核她恨不得捡起来舔一舔看是什么味道的,言六月家有苹果,顾二妹家也有苹果,那天顾二妹不吃苹果被顾延西骂了,她就想不明白顾二妹是不是傻呀,苹果都不吃,最后还是顾延西说把苹果削皮了才吃的,那么红的苹果,皮应该也是甜的吧。

  言六月一个人的一般只会到顾家玩,一般的情况也不会叫门,就站在门口等着家里出来人,苏默问:小六你什么时候来的?小六总是笑着说:婶婶,刚刚来的;

  这次不是从里面开的门,是外面玩的延西和他的小伙伴回来了。

  延西看着干干净净的小六就问:小六,你怎么不进去?

  小六转头看着眼前的四个男孩子把手里的苹果递给小宝,小宝摇头,苹果他们好像都不爱吃了,顾二妹和言六月都不爱吃苹果,他们四个轮流吃但是吃了几个也就不爱吃了;

  顾延西开门五个孩子都进去了,大宝直接进了厨房就拿出了一根甘蔗和一把镰刀:小六,我给你刮甘蔗;

  小六开心的都忘了要去找二妹了。

  屋檐下小六啃着甘蔗大宝终于忍不住了:小六,甘蔗不是这么吃的;

  “那要怎么吃?”

  “不能嚼这么久牙梆子会疼的。”

  “哦。”

  “开学了大毛和延西会和我们一起读书,你要读吗?”

  言六月摇头:这事我妈妈会安排好的,我现在只要玩就好了;

  “小六很幸福。”

  幸福的人就是所有的事都是有人安排好的,本身就只要好好的走好每一步,不要走偏了就好了。

  小六笑着说:后天爷爷去镇上你们要去吗?学习用品要买的吧?

  大宝说:再看看吧,言爷爷是队里的车送的吧?我们这么多人坐不下的;

  “那我和二妹姐姐去,反正你们也不愿意跑。”

  “好你个言小六来了也不叫我,你来干嘛的?”

  言小六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眼珠子转的时候舌头轻轻的吐了一下,大宝不由微笑起来:这小姑凉很是可爱;

  “姐姐,就怪大宝给的甘蔗不怪我。”

  这丫头,为了甘蔗真的是什么都能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