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丢失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155 2020.03.23 23:37

  言六月的声音都哭哑了,养了半年的小鸟就这么不见了,顾二妹看着哭的眼睛通红的言六月:小六,你眼泪这么不值钱的呀?这么点事就哭成这样以后你还有眼泪流吗?

  “姐姐,我对小七这么好,它跑什么嘛?”

  “小六,姐姐带你去找吧。”

  “飞走了是找不到了的。”

  “小七走了,你去找了找不到了就不要在想了也不能哭了,如果没去找你弄不好就会后悔为什么没去找,小六,是因为我送了你小鸟你才认我做姐姐的还是因为小鸟是我送的所以你就舍不得它的离开?你要知道东西都是留不住的;

  顾二妹娓娓道来不疾不徐,像个智者像个预言家。

  大宝看着满头汗的小宝:你干嘛了?不热的吗?

  “哥,爷爷啥时候回呀?”

  “我也不知道,爷爷说是要给人打一个三家套,要蛮久的吧,因为是成亲用的东西还要雕花,怎么了吗?”

  “小六的小鸟跑了,我想让爷爷给她打一个鸟笼,这样就没事了;

  “鸟?”

  “恩,养了半年了,我第一次见人能把小鸟养活的,太厉害了。”

  对于言六月大宝没见过名字倒是每天都听见了。

  “哥,你和小六有些像,你因为大黄伤心了好久,小六因为小麻雀哭了好久。”

  也许之后多看的一眼就是因为这一句的“好像。”

  看着一望无际的田野和池塘顾二妹咽了咽口水说:小六,要不我们重新抓一只养吧;

  “姐姐,不养了,再也不养了。”

  “为什么?”

  “小七有翅膀的注定是要飞的。”

  言六月抬头看着顾二妹说:姐姐,我今天不刺绣了你带我玩玩吧;

  顾二妹看着微笑的言六月她想应该说句什么的,可是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多年后才知道她应该对小小的言六月说:小六,难过了是可以不笑的;只可惜现在的二妹想不出这样的一句话。

  顾二妹看着稍远地方的一片玉米地玉米须和他们抽的烟丝是一样的:小六,我们去摘那个;

  言六月有些看不懂了:那个你拿来做什么了?

  顾二妹神秘的笑了笑。

  顾二妹伸手准备去揪玉米须:姐姐,爷爷说不问自取己是偷,我们先去看看有没有大人吧;

  “姐姐你拿这个有用吗?”

  “有用的,小六要挑漂亮的揪。”

  “姐姐,你别太到中间去了,李叔说里面有危险的。”

  “好。”

  唐寅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脸晒的通红眼睛闪闪发亮,唐寅当做没看见的也不和她说话。

  “哥哥,我给你找了东西来了。”

  唐寅还是不说话也不动。

  “哥哥你看,我给你找了好多你喜欢的东西。”

  唐寅微低了一下头,满书包的玉米须:哥哥这个不难找的,你没有了和我说我再去揪就好了;

  纵使满腹经纶唐寅还是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告诉顾二妹烟丝和玉米须的区别。

  顾延西远远的看着妹妹把玉米须给了唐寅好笑又心疼。

  “妹妹,这是玉米须不是烟丝。”

  顾二妹看着手里的玉米须:长的不是一样的吗?

  “妹妹,烟丝是出烟子的,玉米须点了是会把嘴巴烧了的,先生会生气的。”

  顾二妹沮丧了:我以为都是一样的;

  顾延西掉转头立正看着唐寅说:先生,我爸爸不抽烟的妹妹没见过烟丝,她不是要调戏你的,你莫怪;

  唐寅怎么可能不了解了,顾二妹总是不厌其烦的陪着他,即使他和她说的话很少。

  “没事的。”

  顾延西看着心情瞬间低落的妹妹:哥哥背你回家好不好?

  唐寅看着兄妹俩拉长的背影,如果放开思恋放肆生长,他的妹妹就是他唯一的亏欠,妹妹手臂上的淤青,嘴角的伤口他又怎么可能没看见了?他却只是以为年幼的妹妹不懂事,我不应该相信鬼神的,我是最高学府培养出来的尖子生,可是就这一次,你来在我的梦里哥哥好好背背你,背你去学堂教你念人之初性本善,你来好不好?

  “妹妹,下次去赶集哥哥给你买烟丝回来你送给先生好不好?”

  “好。”

  低低的带着鼻音的声音传出来。

  顾延西掂了掂背上的妹妹:抓紧哥哥,我们回家了;

  曾几何起顾延西的肩膀扛着顾二妹的整个人生悲喜。

  快到家的时候言六月坐在篱笆外:妹妹,言六月来了;

  顾二妹摇手:小六;

  “姐姐我给你送东西来了。”

  顾二妹走近看着小手绢里的烟丝皱眉:烟丝还是玉米须?

  “姐姐,你早说你是要烟丝呀,把玉米须当成烟丝的我也就···”

  看着顾二妹目露凶光赶紧改口:怪顾伯,谁让他不在你面前抽烟的。

  顾二妹看着烟丝很开心,这样先生是不是也会开心些了?

  唐寅看着去而复返的小丫头又带了一个小丫头过来了就有些奇怪。

  “哥哥,这个是给你的,刚才那个不算。”

  这丫头怎么就这么执着的给他找烟丝了?他能自己去赶集买的,只是不愿意动而已。

  “二妹,我很开心谢谢,也谢谢六月了。”

  傍晚,言家偏厅。

  “老师。”

  言老有些生气的:不是不和我说话的吗?你来了多久看你做了些什么事,你呀,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

  “老师,我就是有些累。”

  “阿寅呀,这么久了该放下了。”

  “老师我女儿一岁了,叫唐沁。”

  “结婚也没通知我?”

  “家里做主的就扯证了,我想着日子嘛你就是安安静静的过吗?开始都还好,后来唐沁出生了,您是知道我的母亲有多不可理喻的,她看中的媳妇生了一个孙女一个晚上我家里就出了两个赔钱货,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我母亲在家不停的吵,唐沁妈妈成天的哭,我被放在这里也还不错吧,至少安静;

  “怎么会这样?”

  “老师我把我的日子过的很糟心,我发现我不能积极的面对生活了,在我无法自拔的时候顾二妹出现了,我觉得她很是没眼力劲,这么小的一个小屁孩成天的叫我哥哥,把我的心都叫疼了,老师我的妹妹很聪明的是不是?在那样的乱世之有她知道读书是可以救己救国的;

  “对,她的很聪明,我交了她一首诗三天她就能背了,背出来的那一刻眼睛是真的有光的。”

  “老师教了我妹妹背诗?”

  “那次的运动会你们都被抓走了,你妹妹来找你没找到急哭了,我说,丫头你想知道你哥哥第一首诗是什么吗?”

  你妹妹摇头不知道,其实我也你知道,我说“木兰辞”

  “阿寅,那么长的木兰辞你不认识字的妹妹就一个字一个字的扣下来背的,三天后你你们没回来你妹妹却能一字不差的把诗背出来了,我却不能把你变出来,你妹妹真的很聪明,即使期待的眼神暗下去了她还是笑着说:先生麻烦您能教我写我哥哥的名字?

  出门进门的两个转身言老手里拿了一张纸,满满的都是:唐寅;两个字。

  “阿寅,不要和生活较劲能活着就很好了。”

  “老师,我今天是来送这个的,六月拿过来给我的,我想着也是你的心头好,所以不敢占了;

  言老眼里闪过的是失望。

  “老师,我都懂的所以六月你不用顾虑我。”

  “好,你懂就好。”

  唐寅来的时候拿的是烟离开的时候拿的是一张纸和半生思恋。

  言夫人看着半夜还没进房的老伴就去偏厅找他。

  “老头,你怎么了?”

  “姐姐,小六拿了烟丝出去了。”

  言夫人心里咯噔一下。

  言老沧桑的声音传来:她学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教的不问自取是为盗;她父亲···她也这样,你说是我们给的东西不好吗?如果她问我要我能不给吗?这是我上锁的东西她胆子太大了;

  言夫人想不出安慰的话,小六这是犯了家里的忌讳了,言老生平最恨眼浅之人。

  “姐姐,明天?”

  言夫人深呼吸一下:明天我要给小六描一个样式;

  第二天吃了早餐言六月做了功课就去找了爷爷。

  言老坐在摇椅上恍恍惚惚的摇着:爷爷;

  言老微闭着的眼睛没有睁开:言六月你自己想想你做的对还是不对,我不在教你对错你自己衡量,出去吧;

  即使这样言六月还是没哭,她真的不是一个爱哭的人。

  言六月在大堂大门口规规矩矩的跪着,小身边挺的笔直。

  小宝缠了大宝一天一夜要起抓小麻雀,小宝说:你吃了人家那么多的东西你也不知道回报人家,就抓个小麻雀能废了你多少功夫?

  大宝中午回来的时候还真抓了两只刚长了毛的小麻雀。

  小宝在门口看着跪着的言六月他赶紧就往学堂跑,找顾二妹去也。

  顾二妹看着千金小姐笔直的跪着她就知道肯定是烟丝的事。

  “小六,烟丝是你偷的爷爷的?”

  言六月低头不说话。

  顾二妹膝盖一弯小宝要哭了,本来只跪一个的现在挺好跪一对。

  小宝把小麻雀递给言六月:小六,这是大宝给你你抓的,两只你养着小麻雀有伴了也就你会跑了;

  言六月说:你替我谢谢你哥哥,顺便转告一句,我为的跑了的小麻雀哭过了这事也就过去了,小麻雀我就不养了。

  第一次,大宝笑了:因为伤心过了就可以不要了,这小小年纪很是绝情嘛;

  “不要就不要吧,你给我干嘛?”

  “哥哥,我不养。”

  大宝没回话就出去了,下午还要去找迟大毛摸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