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移民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会好的

移民的人 莫回头想 3243 2020.04.01 23:18

  夏东令走了过来:快过年了怎么还过来?

  “要回去了吗?我妈妈也来了。”

  夏东令的脚一迟疑:伯···伯娘来了吗?我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想来这个方向的;

  “走吧。”

  南南从床底拖出了一个南瓜:伯娘,南瓜是个好东西煮熟了就能吃,南南煮的南瓜可好吃了;

  他们都知道除了南瓜他们家的四面墙里是没有任何能吃的东西了。

  夏顺的妈妈听着声音来了,他知道能开小皮卡来的人只有顾新飞,顾新飞一来这孩子就能过个好年了,上次顾新飞留的钱被她抢了。

  “南南,南南奶奶接你去吃饭了,你没事又往这边跑什么了?”

  夏南径拿着的南瓜一下就掉地上了,苏默急了:南南你的脚没砸到吧?

  夏南径摇头:伯娘,东西都收好了吗?你们等下带回去吧放这里我和我哥哥也吃不到;苏默笑着说:南南别怕,伯娘很厉害的等下伯娘发飙的时候你别怕啊,伯娘只对坏人很凶的;

  夏顺妈一进门苏默抓起门口的棍子一顿乱打,顾新飞站着不动,夏顺妈被打的乱窜,等她反应过来看着打她的人后又些微的愣神:你怎么来了?

  苏默冷笑:我怎么警告你的?只要你敢出现在我眼前我就敢打死你,你是嫌你的命长是不是?

  夏顺妈跳起来:你个泼妇,打到我的家门口来了你要死呀;

  夏顺妈就被苏默直接打出去了,夏南径目瞪口呆的看着苏默,有些不敢相信,伯娘比这里最厉害的泼妇还厉害,最厉害的泼妇就是奶奶而伯母居然把奶奶打出去了。

  夏东令第一次看到苏默就是苏默拿着一根抵门的棍子微弯着腰喘着粗气。

  夏南径看着哥哥回来了:哥哥回来了呀,西哥真厉害还真找到你了;

  夏东令走向苏默:伯娘,你这次来?

  “看看你和弟弟。”

  “我们都挺好的,伯娘你可不可以去···”

  后面的半句话真的说不出口了。

  “好。”

  乡长带着乡长夫人来了,乡长的夫人长相微胖看上去和蔼可亲的。

  夏南径甜甜的叫:伯娘好;

  “南南,伯娘给你送碗来了。”

  三个孩子煮南瓜去了,苏默手里的棍子还是抓在手里的没放。

  乡长夫人看上去五十多岁,她拉着苏默的手热泪盈眶:你们来了真好,东东性子傲我们想了很多的变法他就是你愿意接受我们的好意,我看着实在是心疼,你们再不来过年我都不知道他们要怎么过了,东东家应该就只有三个南瓜了;

  苏默紧紧的咬着牙:谢谢你们;

  “你们今天别回去了就睡我家里吧。”

  苏默没办法拒绝:谢谢嫂子;

  乡长两口子回去了,夏东令把南瓜盛出来,南瓜就是用水煮的没有油没有盐,就是很好养的顾延西都吃不下去,夏南径却很喜欢吃:哥哥,今天的南瓜是最好吃的你没放那么多的汤是不是;

  苏默听完了这句话眼眶憋的通红,顾延西突然觉得这南瓜也挺甜的。

  “东东,伯伯给你的一百块钱也被你奶奶抢了吗?”

  夏东令放下筷子:那个我收着的,伯伯现在虽然难些但还不至于活不下去,我现在没办法赚钱只能保证不饿死自己和南南,万一哪天南南感冒伤风我该这么办了?

  苏默声音有些哽咽:乡长伯伯好吗?

  “他对我和弟弟都很好。”

  “我把我带来的东西放在他家里,到时候要吃的时候去他家拿。”

  “伯母不用的。”

  倔强的神情呀,明明比延西大不了几天。

  “你再拒绝我就把南南带走。”

  夏南径一听带走两个字就急了:哥哥,我不走;

  “妈妈总说她对不起你就是死了都不敢去见你的愧疚,伯母你能来这里我相信我妈妈已经很开心了,我也很开心,但是东西我真的不能要。”

  苏默气的扶额:你家就两个南瓜了,东东你要怎么熬过春种?接受伯母的好就这么难吗?我不是别人;

  夏东令看着苏默说:不是难,是不配;

  苏默伸出手拉着夏东令的手说:因为延西在你们就配了,东东明天我们去看妈妈;

  苏默从乡长家把被子抱过来了,把原先盖的被子做了垫被,新的被子是盖的,延西和东东睡,苏默带着南南睡在乡长家,顾新飞和司机也在乡长家打的地铺。

  乡长夫人总是笑呵呵的很平易近人。

  “嫂子,这些东西东东家也留不住,麻烦能放在你这里吗?孩子可怜。”

  “没问题的,我隔天就给他们送点过去。”

  夏南径的衣服和裤子从第一件脱到最后一件没有一件是好的,也没有一件是干净的,夏南径太小了还不知道难为情:伯娘,我和哥哥把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外面的这件脏了就穿里面去,这办法是哥哥想出来的,哥哥厉害吧;

  那是家里没衣服了吧。

  “东东可厉害了,延西还有一个玩的好的哥哥给你带了些衣服你要穿吗?”

  “哥哥说要就要。”

  苏默想起孙妈给的蔗糖就去衣袋子里翻出糖来了,掰了一小块放在南南的嘴里:伯娘,好甜;

  油灯下,南南洗干净的脸泛着珠光白满足的笑笑弯了眉眼,那么的纯粹那样的美好。

  苏默拥着夏南径睡觉,夏南径也拥着苏默:伯娘你冷是吗?

  “有些,抱着南南就不冷了。”

  “伯母,你说妈妈是不是也是这样抱着我睡的?妈妈会冷吗?哥哥不许我提妈妈我把妈妈忘记了。”

  “妈妈和伯娘一样抱着南南就不冷了。”

  “伯母你真好。”

  早起夏南径很奇怪:乡长伯娘,为什么我昨天穿了七件衣服手还是冷的,今天就穿了四件衣服就好暖和呀;

  乡长夫人心一窒在心里说:孩子呀你昨天穿的七件衣服有三件是夏天的短袖。

  坟头前,顾新飞把贡品拿出来摆好,点好香倒好酒香茶烧了纸,苏默暗哑的声音响起:阿妹,你可还好?你为了报复我和新飞义无反顾选择和夏顺结亲,为了泄你的心头恨差点让我没了延西,今天我来了我就当你年少不懂事,你放心东东和南南我不会不管,你和我之间你不必挂怀,就这样吧;

  顾新飞的东西一式两份,在准备去夏顺的坟时夏东令拦下了:伯伯,就这样吧我们不能因为伯娘的善良而忽视她的心痛,她能原谅我的妈妈已经让我满怀愧疚了,如果在去那边我的心难受,这样就很好了;

  苏默的头转过一边顾新飞轻声说:多谢;

  顾新飞一只手抱着夏南径一只手牵着苏默按原路返回,到家的时候苏默气的跳脚,夏东令的家里翻的乱七八糟,夏东令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了情绪安静的收拾着房间。

  看着夏东令的表情苏默就知道这不是第一次了,每个人都很难只的夏家两兄弟更难。

  “伯娘,忘记吧你不要放心里,我和南南不会一直在这里的,你信我我会把南南带的很好,你把我们忘了,我和南南永远记着你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轻松的过日子。”

  “好。”

  苏默把衣服都收好,放进柜子里,把糖给了东东,该交代的事交代了又给了东东一百块钱,夏东令看着眼前的钱不敢伸手去接:东东,我们这次分开不知道要到哪天才能见了,你确定不让伯母安心吗?

  夏东令接过钱。

  “日子终是会熬过去的如果有一天绝得没这么苦了,不是日子变好了而是已经适应了这种苦,那么东东你也长大了。”

  顾延西把手里的一小袋花生糖递给东东:这是妹妹给你们带过来的,这是她这学期读书奖的,东东顾水伊是我们的妹妹,是南南的姐姐,她说再苦用糖润润就好了;

  夏顺妈看着眼前出现的两个人眼光有些缥缈,苏默说:我给东东和南南带了很多东西,钱没带一分,东西在乡长家里如果你去乡长家里动了东西,乡长就会把你关起来,你呀,一辈子都没良心,现在能不能请你不要去打扰孩子们的生活,他们活着就已经很难了,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你的孙子;

  “是他们的妈妈毒杀了我儿。”这一声迟来的凄厉叫喊声真的喊出了绝望。

  “你是没了儿子,而他们是没了父母,你可以不爱但请你别伤害。”

  苏默离开的时候给乡长夫人拿了十块钱:嫂子,这两个孩子麻烦你了,我来的比较急这钱你们去称点肉吃,这两天麻烦你了,另外给孩子也留十块钱你看着给;

  乡长夫人也不客气接过钱说:你真是个好人,现在哪里还有出手这么多的人咯,这钱我收着你记得你给孩子留的是二十块钱,东东我不能帮忙怎么着也不能占他便宜呀,是不?

  苏默盈盈一拜:谢嫂子;

  夏东令和夏南径又一次的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离开,很多年后夏南径功成名就却一无所有,踏着月色走进了顾新飞和苏默的家,那时候的他抱着苏默哭的撕心裂肺,哭完后擦了眼泪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苏默和他说:南南,日子本身就是苦的,只是你的更苦些而已;

  在回去的路上顾延西这一次只能一个人坐在副驾驶上了顾新飞没抱着他而是抱着他的妈妈。

  “默默,你累了就躺我身上睡一下。”

  “新飞,他们会好的吧。”

  “放心,他们会活着的,夏东令不是一个心软的人。”

  回到家的时候顾延西说:我去接妹妹;

  顾二妹趴在哥哥的背上:哥哥,他们还好吗?

  “会好的。”

  “南南还是那么漂亮吗?”

  “对,南南还是那么漂亮。”

  每个人都是在说“会好的”真的会好的吗?也许会也许不会,答案在来的路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