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八零后少林方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八零后少林方丈

黑土冒青烟

  • 玄幻

    类型
  • 2012.05.18上架
  • 238.18

    完本(字)

17.26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八零后少林方丈》的玄幻之旅

盟主诸神承诺的永远 盟主秦浩瀚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我是一戒大师

八零后少林方丈 黑土冒青烟 4311 2012.05.18 12:48

  推荐我的新书,《全民进化时代》

  少室山属于嵩山山系,山势陡峭险峻,有三十六峰,诸峰簇拥起伏,如旌旗环绕,山间云雾飘渺,峰峦叠嶂,宛如仙境。

  山中共有三家武林门派,分别是位于东山的中岳派,位于南山的法王寺,以及位于中央主峰御寨山上的少林寺。

  中岳派是一家道观,位于东山山口处,地理位置优越,掌门奥妙真人也是个在中原小有名气的道长,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招收弟子也多,产业也多,算是嵩山第一大派。

  南山处的法王寺也不差,占据了南山入口,掌门利空法王武功也马马虎虎的说的过去,寺内大大小小的弟子也有数十人。

  反而是占据了中央主峰御寨山的少林寺最差,山内一个大和尚带着三个徒弟。

  中央主峰听上去似乎不错,但是山高林密,哪个拜师习武的也不愿意往大山里面钻,在那里面呆着,吃饭都成问题,还习个什么武。

  而且这几天少林寺在办丧事,好像是方丈玄冥大师圆寂了。

  本来就没几个人,这下更少了。

  少林玄冥方丈也是少林寺的第一任方丈,说起来这少林成立也没有几年,江湖上根本都没听说过这一号门派。

  所以也就没有谁来吊唁这位方丈,唯有他的三个徒弟将方丈埋了了事。

  安葬了玄冥之后,大弟子一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

  方丈临终前,将方丈位置传给了自己的二弟子一戒,没有传给大弟子一空,这让身为大师兄的一空非常不满,又碍于玄冥老和尚的权威不好发作,现在老和尚也死了,就剩下哥三个了,一空就有些忍耐不住了,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一戒师弟,你看现在师傅也去了,就剩我们师兄弟三个,是不是该讨论一下正事了?”。

  一空长的干枯瘦小,武功稀松,但是自称佛法高深,深得老和尚真传,自认是第二届少林方丈的最佳人选。

  一戒看着要来夺权的师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一戒本名霍元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来自地球上的八零后大学毕业生,在校时候就深得全校女生爱戴,毕业后更是泡到极品美女,眼看就要修成正果,共赴巫山,结束自己多年的少男生涯,完成质的蜕变,却没想到突然穿越到了这么个世界里面,还成为了少林寺未来的方丈。

  霍元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跑,坑爹啊!

  穿成什么人不好,偏偏好死不死的穿成了和尚!

  这个一戒是原来玄冥老和尚的心腹,一直被当做接班人来培养的。

  老和尚玄冥有三个徒弟,大徒弟一空,二徒弟一戒,三徒弟一净,都是一字辈儿,说来老和尚给他们取名字也是有寓意的。

  一空,一身空空,老和尚的本意就是你啥也不用管了,好好修行佛法就是你的本行了。

  三徒弟一净是个武痴,对于习武之外的事没有任何兴趣,内心纯净,一尘不染。

  唯独这个一戒就有讲究了,佛家的戒律很多,虽然这个世界上佛法不算流行,可是玄冥老和尚做为少林寺的创始人,对于佛法还是很有研究的,知道要戒很多东西,可是他偏偏喜爱自己的二弟子一戒,取名一戒,本意就是说,你只要戒一样东西就可以了,其余那些马马虎虎就行。

  可是偏偏这一戒就要了霍元真的命了。

  戒色!

  为了培养一戒,老和尚自幼就让一戒学习童子功,只不过一戒贪玩,这童子功也是练习的马马虎虎,十年才刚刚有气感,距离小成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而且童子功是内功,对于外功一戒是没什么研究的,实际战斗力还不如自己的师兄一空,更别说那个武痴师弟了。

  霍元真上辈子做为校草都没能破了童子身,这辈子穿越了,本来打算好好放纵一下呢,偏偏却修炼了这个该死的童子功,这下全他妈完了。

  学习童子功,大成之前不能近女色,不然这十几年的苦功就全白费了。

  而霍元真穿越到了这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一戒身上,身材挺拔高大,看着卖相不差,而且还年轻了几岁,同时也继承了对方的童子功。

  这家伙的童子功虽然练的不错,可是距离大成还有十万八千里呢,也不知道啥时候才是出头之日。

  继承了一戒的记忆,霍元真还记得一戒小时候,玄冥老和尚苦口婆心的对一戒道:“一戒啊,为师让你戒色,就是为了让你学习童子功的,这是为了你好,你就不要老是惦记山下的那个牧羊女了”。

  年幼的一戒五岁就立志要娶山下牧羊女为妻,那时候牧羊女才三岁,就被一戒看上了。

  小孩子不知道情为何物,却知道小女孩儿很可爱,一戒儿童时期就露出色狼的苗头,老和尚这才想出了这么个损招。

  老和尚对一戒教导:“一戒,为师说的话全都是金玉良言,金科玉律,都是发自肺腑的,你这童子功一旦练成,那就是金刚不坏,金钟护体,金枪不倒、、呃,金不换的好功夫,你还有什么犹豫的?”。

  “能成亲?能娶媳妇儿?”一戒快没救了。

  “能,只要练成了,别说娶一个,娶一百个都不是问题”。

  老和尚语气牟定,言之凿凿。

  看着花白胡须,一副有道高僧模样的师父,一戒相信了,从此修炼了这门童子功。

  如果一直是一戒在修炼也好,可是偏偏老和尚圆寂,一戒伤心欲绝,竟然昏了过去,甚至也处于弥留之际,正好这个时候,霍元真这个倒霉蛋儿穿过来了,救了一戒,却将这具身体换了灵魂。

  霍元真来了之后第一个念头是逃跑。

  这个世界明显不是自己所知的任何一个世界,但是感觉民风民俗和中国古代差不多,有朝廷,有江湖,文人骚客吟诗作画,江湖豪杰争雄斗狠,自己八零后大学生,知识渊博,在哪里还不能混出个名堂,干嘛要在这少室山上喝西北风呢。

  还俗去做自己的逍遥江湖客,三妻四妾才是理想。

  可是他刚要跑,问题出现了。

  自己成为了少林未来方丈,身上居然多出了一个方丈系统。

  系统要求霍元真是不能轻易还俗的,如果要还俗需要达成几个条件,第一个,就是童子功修炼到大成境界。

  第二个,就是少林寺成为武林第一大派。

  第三个,霍元真需要成为武林盟主,当满一届武林盟主之后,可以还俗。

  这三个条件如果有一个未能达成,还俗将立刻遭遇横死。

  霍元真满头大汗的看完系统要求,心里的恨意倾尽四海之水都难以洗刷。

  可是穿都穿了,再恨也没用了,为了不遭遇横死,这个少林方丈还要继续做下去。

  幸好系统有很多奖励,还能通过系统得到许多的好处,当霍元真终于下定决心做这个方丈的时候,眼前的一空师兄站出来了,好像也对方丈位置有了点想法。

  霍元真看着自己的这个便宜师兄,冷笑道:“师兄认为眼下什么是正事儿呢?”。

  一空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先是看了旁边的一净一眼,可是这个三师弟却根本没看他们两个,自己在那里比划着,好像是在研究什么拳法。

  这就是一个武痴,对于武功之外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一空也懒得搭理他,还是搞定一戒再说。

  “二师弟,是这样的,你看师父他老人家去了,现在少林寺就我们师兄弟三人,咱们是不是先选出来一个方丈,毕竟一个门派没有领头人是不行的”。

  “师父已经指定我为方丈了,这还用选吗?”。

  一空笑着摆了摆手:“师父已经去了,情况不同了,现在还是我们师兄弟三人选才是最重要的,师弟,你想当方丈吗?”。

  一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霍元真想斥责一空,可是却没有这样做,师兄铁了心夺权,拿死去的师父出来说事儿已经没用了,自己那个师弟恐怕也不会参合这事儿,还是要靠自己才行。

  如果是当初的一戒,现在还真对师兄夺权没办法,可是一空不知道,眼前的师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师弟了。

  霍元真站了起来,伸手掸了掸僧袍上的尘土,要说这土黄色的僧袍还真是难看,等到少林寺稳定了,霍元真一定要改革,起码这僧袍肯定是要换的。

  又用手捻了两下脖子上的念珠,这是玄冥老和尚留下的方丈信物,现在挂在自己脖子上,一空还想夺权,真是胆大妄为。

  “师兄,知道这是什么吗?”。

  一空脸色变了几下,毕竟脸皮还不是很厚,忍不住脸色微红的道:“方丈信物”。

  “还好,还没达到颠倒黑白的程度,还知道这是方丈信物”。

  在一空的记忆里,一戒并不善言辞,眼下面对一戒的嘲讽,他有些脸上挂不住,但是还是硬挺着道:“你不适合做方丈,你的佛法不如我精通”。

  “你认为你佛法精通是吧,那我问你,佛祖他爹是谁?”。

  一空还真没研究过佛祖他爹是谁,一下被霍元真问住了,挠了半天光头,才吞吞吐吐的道:“佛祖没有爹”。

  “错,佛祖是印度、、、不,是天竺人,是天竺净饭王的儿子,他的老爹,就是净饭王,这你都不知道吗?”。

  一空楞住了,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儿,自己刚才怎么没想起来。

  “这个不算,你再问一个”,一空还不服气。

  霍元真不屑的撇了撇嘴,“那好,我问你,佛祖他娘是谁?”。

  一空想了半天,才道:“净饭王的妻子”。

  “错!”。

  “怎么错了?”。

  “这还用问吗?我问你,佛祖是凡人吗?”。

  “当然不是凡人”。

  “那就对了,佛祖做净饭王的儿子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成佛,那时候的他是个凡人,净饭王的妻子,只是他凡人时候的娘,并不是佛祖的娘,他成为佛祖之后,就没有娘了”。

  “哦,是这样啊”,一空被霍元真绕的有点头晕,又被上了一课。

  “那我再问你,佛祖他母亲是谁?”。

  一空又愣了,娘和母亲有区别吗?

  但是问题还是要回答,经过两次教训,一空小心了很多,谨慎的道:“没有母亲”。

  “错!”。

  “怎么又错了?刚才你说没有娘的”。

  “是没有娘,可是有母亲,佛祖当年被孔雀吞进肚子,破开孔雀的身子出来,后来将孔雀带往灵山,尊为佛母,这事情难道你不知道吗?”。

  一空懊恼的一拍大腿,怎么把这茬忘了,都怪一戒胡乱提问,搞的自己都思维混乱了。

  “你看你啊,佛祖他爹不知道,娘不知道,母亲还不知道,那你知道什么?这样还敢自称了解佛教?知道佛祖他舅父是谁吗?”。

  一空迷茫的摇头。

  “大鹏啊!孔雀的弟弟”。

  一空惊愕。

  “看吧看吧,这都不知道,你还知道什么?我再问你,你觉得在佛祖眼里,我更适合做方丈还是你更适合?”。

  “应该、、、应该是你吧”。

  一空彻底失去信心。

  “错,告诉你,佛祖眼里众生平等,我们都是一样的,只有我们本人才会觉得谁更适合,师弟,你说我和师兄谁更适合?”。

  一净看了看侃侃而谈的一戒,又看了看愣头愣脑的一空,想了想道:“二师兄,我觉得你更适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