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老婆被夺舍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〇〇七章 饱餐一顿 求救女声

我老婆被夺舍了 一眼留魂 2092 2020.06.25 22:25

  陆阳眼疾手快地抓住女儿的小腿将其拖出来,然后朝着正在飙血的鳄鱼跑去,

  其他的鳄鱼刚刚只是被吓到,此时反应过来敌人并不是特别的强,立即怒吼着反身追了过来,

  时间紧急,陆阳来不及想太多,下意识地想要一手抓着女儿,一手拉着鳄鱼的尸体跑,但这样的话柴刀就没地方放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必须马上跑,当机立断将柴刀咬在嘴里,抱着猎物和女儿就是一顿狂奔。

  一口气跑到了岸上,他把女儿和猎物一起仍在地上,四仰八叉地躺在一旁,发出了剧烈的喘息声……

  刚刚柴刀阻挡了空气流通,他差别没憋死!

  那些鳄鱼本来是凶神恶煞地追着,可一旦离开了沼泽地,就会变得畏畏缩缩,没多久就全部退走了。

  而陆子涵则依旧在干呕。

  陆阳满脸无所谓地道:“没事的,不就是喝了一点沼泽里水嘛?一会儿漱一下口就好。”

  “那水里面有动物拉的粑粑,有细菌,有病毒,啊,脏死啦……呕……完了,我不干净了……”

  陆阳脸色一变:“胡说八道,这话谁告诉你的。”

  “不就是你丫告诉我的吗?呕……”

  额!

  正要劝解一番,他忽然间发现自己的体内又有一股能量涌入。

  但与前些日子不同的是,这些能量并不灼热,反而凉凉的、不温不火的、如凉白开一般清净自然。

  没有丝毫燥热的感觉。

  他的心情愉快了起来。

  鳄鱼好啊,似乎根本不用通过权利奔跑的方式来将其消化呢。

  他连忙以最快的速度给鳄鱼剥皮去脏,点起篝火,支起烤架,准备就在这里把鳄鱼给烤了。

  陆梓涵已经平静了许多:“爸爸,你不用再跑吗?”

  “今天不用跑了。”

  陆梓涵心情有些郁闷,她喜欢那种随风奔跑的感觉,特别是还不用自己亲自跑。

  可惜今天可能享受不到了。

  唉,明明今天这么倒霉的。

  陆阳却没有发现她的小心思,而是认真地翻转着鳄鱼肉。

  没过多久,鳄鱼肉就烤熟了。

  习惯性地给了女儿割了一小块,剩下的全是他自己吃了。

  陆梓涵只是浅浅尝了一口,忽然间一股恶心涌上心头,当下将肉放在一旁,无聊地坐在一旁。

  陆阳可不管这些,大口大口地撕咬了起来。

  忽然,他听到了断断续续的,犹如蚊呐一般的呼救声,

  下意识地,他放慢了咀嚼的速度,侧起了耳朵,嗯,确实是有人在求救,而且是个女的,

  他加快了咀嚼的速度。

  “爸爸,我听到有人在喊救命。”

  “嗯……”

  “嗯什么呀,你不去救人吗?”

  “等我吃完再说……”

  “……。”

  陆阳加快了速度,十分钟左右就把剩下的鳄鱼肉吃干净了。

  然而过去了这么久,这个喊救命的声音还是没停。

  陆梓涵露出了担心的表情:“爸爸,你还是去看看吧,兴许人家真遇上什么难处了呢。”

  肚子里的鳄鱼肉在快速地分解,陆阳体内的能量前所未有地充足,他心中豪气顿生:“那就一块儿去吧。”

  陆梓涵怂怂地道:“我就在这里等爸爸回来。”

  “你不去的话,我也不去。”

  陆梓涵不满地大喊道:“为什么呀,为什么你不管做什么都要带着我?”

  陆阳抬起头,看着郁郁葱葱的丛林,低声道:“我怕把你弄丢了。”

  “我这么大个人,怎么会丢呢,你想多了。”

  陆阳想说:我曾经也觉得尼妈不会丢,结果现在……不过他忍住了,只是冷冷地道:“一家人,就该整整齐齐!”

  “……”

  陆梓涵这下并没有继续犟嘴,而是认真地想了想:“那我们走吧。”

  老实说陆阳现在满心都是怎么提升自己的实力,十年时间太短了,他现在深刻地感受到时间仓促。

  他现在发现鳄鱼肉比野猴子的肉好,

  野猴子的肉他只能消化一只,

  鳄鱼的话,再来两只他都觉得自己能消化,是救一个不相干的人还是继续狩猎,这个抉择对于陆阳来说并不算很难。

  但如果女儿有要求,他倒是不介意违反自己的原则。

  “那就走吧。”将女儿扔在自己的肩上扛着,提着柴刀,陆阳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大步前行而去。

  走了将近一公里,却依旧没有看到呼救的女子,只是呼救的声音愈发地嘹亮了。

  “这个姐姐的声音好好听哦。”

  “人家在喊救命呢,你这样太不礼貌,而且你怎么知道是个姐姐,可能是个老太婆呢。”

  “不可能,肯定是个大姐姐,而且是个漂亮的大姐姐。”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不过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说话,咱们就是普通的小老百姓,人家要是有个小困难,咱能帮就帮,能帮多少是多少,实在不行咱躲着点走……反正不能把我们自己的命搭上,懂了吗?”

  陆梓涵很不满意,不过她还是乖巧地道:“你是大人,我听你的。”

  这才像话。

  忽然,两人眼前一亮,他们看到前方的林间空地上,一片淡黄色的树叶上,侧躺着一个身穿黄色衣衫的女子。

  这女子衣衫凌乱,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一只红色绣花鞋随意丢弃在不远处,一只洁白的光脚从长裙之下露出了小半截。

  大概是听到了陆阳的脚步声,她转过头来,看到父女二人之后稍微愣了下,不过很快就满脸激动地大声喊道:“壮士,这位壮士,请救救奴家,奴家的脚被蛇咬中了……”

  单论姿色,此女即使在前世也算是极品,就是对比网上那些美颜修图之后的女子,也是不逞多让。

  陆阳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先定了定心神,然后才站在原地道:“让我看看你的伤。”

  “啊!”女子如泣如诉地哀叹一声,然后将脚从长裙下伸了出来。

  陆阳很认真地隔着三米的距离认真地查验了一番,这腿洁白圆润,诱人犯罪,根本没有其他瑕疵。

  常人见了这腿,肯定自己的腿和心里的腿都软了,

  本来陆阳也不能免俗,但他两世为人,警惕心较为旺盛,因此一下子抓住了重点:“伤口在哪儿呢?”

  女子眼神迷离地看着陆阳,轻声痛哼着:“壮士,你近前来……”

  陆阳下意识地想要抬脚,只是刚刚抬起脚后跟,他就想起自己是有老婆的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