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老婆被夺舍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〇〇五章 无情宫中 无瑕杀吕

我老婆被夺舍了 一眼留魂 2029 2020.06.23 14:55

  浮云山、无情宫、无瑕殿!

  浮云山是一座悬空的高山,山上风景秀丽,云雾缭绕,常人几乎难以攀登上去。

  而无情宫就建在浮云山的顶端上。

  无情宫宫主此时正在闭关,宫无垢和明灯侍者将宫无瑕送回无瑕殿之后便先行离开了,

  浮云山上寸土寸金,无瑕殿又靠近宫主大殿,自然更是贵极。

  然而五百年过去,这大殿却依旧空着,似乎一切都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仿佛一直等待着主人的回归。

  宫无瑕走进房中,看着一切都被尘封的模样,饶是她自诩绝情绝性,却也忍不住露出了些许嗟叹之色。

  她轻轻一个挥手,无形真气肆意扩散,所有一切尘垢都在瞬间被席卷而去,无瑕殿瞬间恢复了本相。

  “面容会变,但梦想不会变,我、宫无瑕……终于还是回来了!”

  坐在旧时的长椅之上,宫无瑕忽然间觉得有些累了,忍不住轻轻倚在长椅上,就这样陷入了宁静的睡眠之中。

  不知睡了多久,宫无瑕忽然间睁开了眼睛,这却不是她自己睡醒了,而是她感觉有人靠近了无瑕殿。

  她露出了不悦的表情,虽然只有一丝,却依旧让她不由自主地凝眉。

  她拿出一面小镜子,看着镜子当中几乎没什么表情的自己,心中浮现了一个疑惑,自己的小表情是不是过于丰富了些?

  大门被推开,一个身上散发着脂粉香的男子缓步而来。

  此男长得极为俊美,姿态又是极佳,即使宫无瑕也忍不住将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

  男子走到她面前三米远的地方,忽然间单膝跪地,拱手道:“秀男吕轻侯,参见长宫主。”

  宫无瑕眼神一动:“秀男,是秀女的对应么。”

  “然也!”

  “凡人?不对,是修行者……看来我不在这些年,无情宫中发生了许多事呢,这秀男是怎么来的?”

  吕轻侯拿出一个纸扇扇了两下:“约两百年前,三宫主私自离宫而去,至死不回,宫主心有所感,便创立秀男殿,随小主们宠信,使其知性而慧,不至于为情所扰……”

  宫无瑕轻轻点头:“本宫明白了,那你是怎么来到无瑕殿的呢?”

  “秀男殿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了许多不成文的规矩,若是小主们明诏,自然是随诏令而动,若是没有诏令,那自然就由秀男殿自行派人前来……若是长宫主不喜欢秀男,秀男立即离开,请殿主另派人前来……”

  宫无瑕站起来,走到了吕轻侯的面前:“抬起头来!”

  她语调轻缓,说出的话却似乎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势。吕轻侯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

  宫无瑕伸出手,轻轻抚弄着吕轻侯的下巴,她忽然间露出了一抹轻笑:“姿态倒是不错,可惜……”

  可惜两字刚刚出口,宫无瑕另外一只手毫无征兆抬起,下拍,一下子拍在了吕轻侯的天灵盖上……

  连为什么都没能闻出来,吕轻侯便没了卿卿性命!

  宫无瑕静静地看着吕轻侯,看着他七窍流血地倒在地上,眼睛里露出了一丝不解,

  慢慢地不解变成了释然,释然又化作了怒火。

  “放肆!”

  …………

  陆阳并不知道,西厢房内的两个客人此时也是无心睡眠。

  胡三低声道:“我刚刚观察了下,这个房子正好卡在清灵区域正中央……我们,会不会遇到秘境中的气运之子了?!”

  周慧珍忍不住眼神微亮,思考了一番却坚定地摇头:“不对!”

  “哪儿不对?”

  “与秘境的规则气息不符,他身上的气不对,跟周围的环境是脱节的……嗯,不仅是他,连这个房子与周围都是脱节的……这就很奇怪……”

  胡三有些疑惑地道:“这人好像还没练气吧!”

  “不是这个气,而是整体上的一种直觉,这么说你可能会觉得很陌生,我换一种说法好了,你看这……不是让你看床,看木材材质……”周慧珍白了胡三一眼,继续道:“这个木材应当是松木的一种,木质紧密严实,纹理细密,而且油脂较多,整栋房子的木材给人的感觉都要硬实得多,

  但是这个秘境的雨量很大,光照很足,几乎所有的树木都长得异常高大,木质会更加偏向于松软!

  不仅是木材,连着土质,砖瓦都不对劲……”

  “你是说他们来自于外界?”

  周慧珍苦恼地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那就更不对了,谁会这么无聊,送两个没有任何修为的人进秘境,还附送一栋房子的?”

  “那你觉得真相是什么?”

  周慧珍的眼睛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可能与消失的第三人有关。”

  胡三更加疑惑了:“第三人?”

  “这房子里只有父女二人,但里里外外都有第三人生活过的痕迹,如果能够找到第三人,我们就能知道其中的奥秘了。”

  胡三无语地道:“师姐,我们是来冒险寻宝的,可不是来玩解谜游戏的。”

  周慧珍却冷冷地盯着胡三道:“你的性格比较冲动,做事不考虑后果,我想跟你说的是但凡秘境,都有一些常人难以知晓的奥秘和规则,面对未知的情况必须要慎之又慎,不能盲目行动……”

  胡三有些讪讪:“我知道,我知道,不过简单试探一下总可以吧。”

  “你想怎么试探?”

  “你不是说我们是来追狐妖的吗?正好我前些日子获得了一只灵狐,也许可以用来试探一下……”

  周慧珍眼前一亮:“嗯,这个想法不错……不过你要注意分寸,不要伤了人命……”

  “当然!”

  胡三低头答应,眼神中却潜藏着诡谲。

  他心想周师姐哪都好,就是过于谨慎加有点烂好人,虽然这样的性格对于托庇人下的他来说挺好的,但需要快刀斩乱麻的时候,就会显得异常麻烦。

  灵狐虽弱,但依旧是入了修行的妖种,相对而言,凡人就像是豆腐渣,一触即碎!

  ……

  这一夜陆阳一直在防备两位突如其来的客人,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堪堪睡着,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就听到床头响起了一个可爱但很烦人的声音……

  “爸爸,我饿了!

  爸爸!!!

  爸爸爸爸爸爸!!

  我饿了!

  快点起来给我做饭!”

  陆阳捂住自己的耳朵,痛苦地蜷缩成一团,假装没有听到。

  “我很困,自己喝点水行不行?”

  “不行,我快饿死啦。”

  “昨晚上不是还剩下半根猴腿吗?你自己烧点火,烤着吃行不行?”

  “我不想吃肉,我想吃刀削面!”

  陆阳坐了起来,狠狠地瞪了陆子涵一眼,再无丝毫睡意。

  看到陆阳面色不善,陆子涵露出了自认为可爱的表情,意图蒙混过关。

  “爸爸,人家真的好饿好饿……人家想吃刀削面嘛……”

  陆阳毫不客气地举起手,一指弹在了她的额头上,

  因为起床气的问题,所以力道没有把握好,陆子涵直接被弹下了床,脑袋朝下地倒了下去。

  陆阳被吓了一跳,正要伸手去捞,没想到她自己快速伸手往地上一撑,然后一个跟斗站稳了脚步,

  站稳之后她忽然间眼神一亮,然后脚步虚浮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啊,我重伤了,必须要有一碗刀削面才能被治愈……”

  这孩子以前明明好可爱的说,怎么性子越来越刁蛮了呢,

  这到底是受了谁的影响呀?!

  好奇怪的说!

  他爬起来往外就走:“那行,你负责抱柴禾生火刷锅,我来揉面……”

  “耶,爸爸你最好了!”

  来到外面,陆阳发现两位客人也被女儿吵醒了。

  陆阳心中一凛,却面不改色地跟他们打招呼,道:“两位起了呀,正好要弄早饭,一起吃点吧。”

  周慧珍露出一抹笑容:“那就多谢陆大哥了。”

  胡三却冷着脸道:“不必。”

  陆阳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满脸的厌恶,

  反正他也不是开店卖刀削面的,自然没有热脸贴冷屁股的想法:“哦,那行……周姑娘你等等,很快就能好了。”

  陆阳以最快的速度弄了三碗刀削面。

  虽然食材和香料都算不了什么,但在这个炎热湿润的雨淋当中,能吃上一碗热腾腾的刀削面,感觉还是很好的。

  一碗面下肚,不仅是陆梓涵,周慧珍的神色也变得愉悦起来。

  只有胡三的脸色更加臭了。

  陆阳也不管他是怎么想的,乘着周慧珍神色愉悦,陆阳乘机道:“你们元气宗有功法卖吗?”

  胡三瞥了陆阳一眼:“你不怀疑我们是假的?”

  答非所问,不过陆阳还是道:“因为这周围挺危险的,一般人可过不来。那怎么样才能学到你们元气宗的功法呢?”

  主要是因为这两人一晚上都没有做坏事。

  胡三嗤笑道:“有是有,你拿什么买?”

  陆阳耸肩道“那得看你们收什么,要不然我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陆阳不管他了,看向了旁边的周慧珍:“他在笑什么?”

  胡三的笑声戛然而止。

  嘲笑一个人的目的,往往是羞辱他,但如果对方无法理解你的话语,那么羞辱的效果就会很差,甚至会出现反弹效果。

  看到胡三吃瘪,周慧珍竟然捂着嘴笑了起来。

  胡三先是看呆了,然后就是一阵羞怒,看向陆阳的目光愈发不善:你不觉得自己很无知吗?”

  陆阳也是无语了,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我没说自己不无知呀,有什么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