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老婆被夺舍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〇〇二章 转世明灯 无情宫阙

我老婆被夺舍了 一眼留魂 2311 2020.06.21 15:08

  黄昏,暮色迷蒙,万家炊烟起。

  安静祥和的陆家村上空,忽然间出现了一座双层宝塔,就这么毫无依凭地漂浮在暮云之下。

  这宝塔做工精细,美轮美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塔身呈黑色,不够绚烂。

  宝塔上层的门打开,从中走出一个面色如平湖的宫装女子:“你确定是这里吗?明灯侍者!”

  在她身后,跟着一个手捧烛火黑袍男子,他满脸恭敬地跟在她的后面,微微躬身:“回二宫主的话,来到此处,转世明灯的焰火忽然间暴涨,应该没错了。”

  被称为二宫主的女子神色一凛,道:“那就快开始吧,我们已经耽搁太久了。”

  黑袍男子手捧着烛火,嘴里念念有词:“太上无心,故舍其情,太上无情,故掌大道……”

  随着他的念叨,他手中的烛火一下子炽燃起来,几乎要变成一把火炬。

  “……无情为令,敕!”

  一声令下,他手中的火炬自动飞起来,犹如流星一般向着村头的三合院飞跃而去。

  ……

  同一时间,陆阳一家三口正在吃晚饭。

  他们吃得很简单,不过是一荤一素一汤罢,虽是粗菜淡饭,三一家人还是其乐融融……如果不考虑陆梓涵一边扒饭,一边恶狠狠地盯着织云春的话。

  “呼噜……我讨厌你……吧唧……”

  “呼噜,我都没跟小黄告别……以后爸爸讲白雪公主的故事,妈妈你不准听……”

  陆阳忍不住苦笑道:“你就不能吃完饭再说话吗?这样显得很没教养。”

  “爸爸……没有妈妈的孩子是没有教养的……我没有妈妈……我也没有教养……呼噜……”

  陆阳忍不住看了织云春一眼,发现后者很淡定,吃饭的样子依旧优雅,仿佛没有看到自家女儿咬牙切齿的模样。

  再看陆梓涵,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以前一直想要当个好丈夫,好爸爸,所以一直按照前世的标准使劲地宠她,这似乎让她有些忘乎所以了。她难道不知道妈妈真是真爱,而她只是个意外吗?!

  “老婆啊,你安慰一下她嘛!”

  织云春冷淡瞥了她一眼:“你不要担心,埋都埋了,过两天她就忘了。”

  “我才不会忘,等你老了,我就不给你饭吃……呼噜呼噜……”

  就在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时候,陆阳看到一把火炬忽然间从天而降,绕着院子飞了三圈,然后直奔织云春而去。

  “小心!”

  陆阳下意识地想要阻拦,但他还没有站起来,火炬就撞在了织云春的后心处,一股炙热的气息瞬间爆发开来,陆阳只觉得一股热气撞在自己面上,将他撞了个倒仰。

  然后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织云春身上的粗布麻衣消失无踪,瞬间换成了一身炽烈如火的红色宫装。

  陆阳惊呆了!

  一键换装?!

  织云春虽然穿着红色的宫装,身上散发着炽烈的气息,但她的表情和眼神都异常的冰冷,仿佛前世南极洲终年不化的千年冰层。似乎长久以来被封印在织云春体内的冰冷野兽,一下子被释放出来了。

  他下意识地害怕了起来!

  “老……婆?!”

  “织云春”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随手一掌拍在了陆梓涵的脖子上,

  后者正在扒饭,受到打击后眼睛一闭,脑袋一头撞在了自己的饭碗上,

  咣当!

  饭碗掉落在桌下,摔了个稀碎,碗里的饭和菜汤在地上肆意泼洒,一片狼藉。

  “你做了什么?”陆阳连忙抱起女儿,伸手摸了摸她的鼻子,发现他呼吸正常,似乎只是睡着了,这才稍微放下了心。

  他满脸怒气地瞪向对方,对方却已经不在旁边了。

  而是站在了南墙之上!

  且她的脚似乎并没有沾到墙头。

  “织云春”的面前还有一男一女,女的一身白色宫装,男的穿着黑色长袍,两人恭敬地朝她行礼。

  “姐姐,好久不见。”

  “拜见长宫主……”

  “织云春”面无表情地看了两人一眼,然后道:“好久不见,宫无垢,明灯侍者……宫主老人家身体如何?”

  宫无垢道:“宫主身体很好,就是思念着你。”

  “织云春”看向了黑衣男子:“明灯侍者,你看起来比以前老了许多。”

  “是啊,也许再过不久,我就会荣登太上无情天了……”

  “我很悲伤……”

  “不必悲伤,生老病死不过是自然轮回。”

  “织云春”收起悲“悲伤”的表情,冷淡地道:“你能如此想,我很欣慰。”

  陆阳抱着陆梓涵,站在院子里倾听着墙头上三人的谈话,观察着三人的表情,他的内心很自然地升起了一股恐慌与颤栗的感觉。

  当他们说好久不见的时候,陆阳感觉不到他们内心久别重逢的快乐,

  当他们说起悲伤与欣慰的时候,他感觉不到他们的情绪有任何的起伏……

  就好像那不是三个人,而是三个木偶在学人说话。

  忽然,陌生的女子瞥向了他:“这是你此世肉身的家人吧,如何处置?”

  “织云春”也瞥了陆阳一眼,她的表情和眼神古井无波:“太弱了,够不上斩青丝的……启动地藏法阵吧……”

  宫无垢举起双手!

  “织云春”眼神一闪,伸手拦住了她。

  “姐姐?”

  “织云春”道:“我自己来!”

  “可是姐姐你才刚刚苏醒。”

  “处理两个凡人而已,已经足够了!”

  陆阳仔细观察着“织云春”的所有表现,他的眼睛里终于有了确信:“你不是我老婆,你到底是谁?”

  “织云春”第一次正眼看向了陆阳:“正确!”

  没有回避,没有嘲弄,只是正面地,言简意赅地回应,这样的方式让陆阳有了瞬间的愣神。

  “织云春”又道:“我乃是无情宫长宫主宫无瑕,三百年前渡劫时被人偷袭陨落,因缘际会转生至此,

  这是你们一家的荣幸,

  也是你们的不幸……抱歉了……”

  陆阳丝毫感受不到她言语中的歉意,这让他心中的恐慌和怒火都在快速地积累:“抱歉尼玛呢,我老婆人呢?”

  “既然我已经苏醒,她自然是没了。”

  陆阳急声道:“什么叫没了?你给老子说清楚一点!”

  宫无瑕不再解释,只是冷漠地举起了双手,一股阴冷而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宫主曾经说过,转世分两种,一种残缺而贫穷,一种圆满而富贵。

  我会直接送你们前往地狱,过程中你们的肉身会朽烂,但你们的灵魂却会受到保护,三魂既然圆满,转世的时候也会享受到一些便利和好处,来世你们至少能富贵一生……

  不用谢我,这是我的仁慈……地藏——幽冥开!”

  天空变成了黑色,

  地下忽然间伸出了一根根黑色的手,

  密密麻麻的,简直快要让人患上密集恐惧症。

  这些手带着不祥的气息,缓缓地靠了过来,

  陆阳试着将其踢开,他的脚却直接穿过了这些手,看起来这些手都是虚幻的,但是下一刻这些手就反过来抓住了他的脚。

  你抓他的时候,它是假的,你抓不住,但反过来就不同了,这些手先是抓住了他的脚后跟,然后是小腿,接着是大腿……甚至不止是他,连桌腿,凳子,墙壁……入目所及的所有东西,都被无穷无尽的手抓扯着,向着无底的深渊坠落。

  陆阳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冻住了,几乎无法动弹,只能将女儿护在怀里,然后高高举起,免得她被这些黑手抓住,在无尽的绝望当中,他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空中的宫无瑕:“宫无瑕,你会付出代价的!”

  宫无瑕面无表情,似乎在她面前怒吼的是嗡嗡叫的蚊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