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穿剧嫡女废成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别哭了,你鼻涕沾我衣服上了

穿剧嫡女废成宠 二六佳人 2129 2021.04.08 11:34

  命理沿着绳子往往上爬,衣服沾满了汗水,头发湿透贴在她的脸庞,看上去虽然病娇,但也惊艳。

  纤长的腿在半空之中荡漾,太久没有支点支撑,她只觉自己的手都快被吊断了。

  可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放弃,一直坚持往上爬,手掌被磨出泡,水泡随着她用力往上爬而被磨破。

  手臂的酸痛已经让她感觉不到手掌的局部疼痛,绳索在她手腕上绕了一圈又一圈。

  手腕被系得麻木,爬了三分之二,她听到了六哥的声音,孤独无助的心顿时得到安放。

  心脏一瞬间脆弱得如玻璃,眼眶湿润,她含着哭腔大喊:“六哥!我在这里,我在下面,六哥快救我。”

  余浅冰探出头去,看着命理的血将绳索染红,有些心疼。他伸出手去准备将命理拉上来,命理看他,心里顿时着陆。

  “命理,你等着,六哥来救你。”

  ……

  只要有一个人站在自己这一边,她就觉得有活下去的希望。

  余浅冰在上面拉她,她在半空之中荡来荡去,感觉手臂都要被荡断了,可怎么也不见上升。

  薛姿在一旁不停的延伸绳子的长度,拿起茶杯,轻描淡写的说一句:“想这么快就把她救上来,不可能。”

  他不可亲自下去,若是就这样下去了,那两个人都会在薛姿陷阱里陷入死循环。

  薛姿的技能就是制造各种各样的陷阱和机关,此是她最出色的机关之一,机关关口就在她身上的某一处。

  看来此刻想要救命理,只能找到薛姿身上的机关。

  他急忙放开手上的那根绳子,命理又掉回原地。

  “玛德,你这个死余浅冰,臭余浅冰,还不如别拉我了。”

  她被迫坠回原地,气得破口大骂,看着下面滚滚江水,看来一切还得靠自己。

  可她的手好痛,悬在半空动也不敢动,如果再多晃一下,她恐怕就真要掉下去。

  身体精力无法支配她的脑子,命理累得紧闭双眼。她没有睡,也不敢睡,只是太累了,想静下来休息。

  不知道上面的情况如何,她仅听到滚滚江水流动的声音,完全与外界的其他声音隔绝。

  忽然“啾!”的一声,超重感袭来。她从最底部升到最顶部,猛地睁眼,发现余浅冰和薛姿在打斗。

  趁余浅冰打乱薛姿的节奏,命理连忙荡到机关入口边缘。触摸到入口,她欣喜无比,心怡口如甘霖。

  她没想到其实余浅冰也蛮聪明的,真应该为她刚刚骂他的事道个歉。入口又滑又油,在加上手被绳子绑着,脚上也没有任何支撑她发力的支点。

  命理知道如果要从这里爬出去,是需要充沛的时间和精力的。之前她站在机关口,并没有觉得脚下很滑,如今恐怕又是薛姿自己触动的机关。

  探出头去,看着余浅冰近身攻击薛姿,她总觉得他俩不是在打架,总觉得俩人是在打闹。

  他点了点薛姿的额头,寒冰圆形入口忽然变得粗糙,再点一次,又变得光滑。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鼻头是机关的核心开关,而额头可以改变机关的粗糙程度。

  “六哥,再点一次她的额头。”

  余浅冰听到呼唤,立刻按照命理的话点薛姿的额头。命理只觉机关口变得粗糙,她使劲往上爬,可是脚下悬空,命理用不上力。

  依命理猜测,如果以薛姿的面容”解读机关,鼻子是整张脸的中心,所以被设为开关,额头是开关的粗糙程度,那剩下的器官可能就是机关的破解关键。

  她斗胆一试,冲着余浅冰大喊:“六哥,点她眉毛试试。”

  余浅冰手脚都不得安宁,脚对付背后偷袭的侍卫们,手用来点薛姿的脸。原本他以为机关应该凭借她身上的穴道来判断。

  被命理这么一提醒,到也有几分道理,看来眼前这个拥有命理肉身的女人也蛮聪明的。

  他找到机会,手掌握住薛姿的手腕,朝他眉毛点去。

  命理脚上瞬间多了一块木板,她渐渐的往上升,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她今天运气还不错,一赌就赢。

  她只觉手上的绳子碍眼,于是又猜这绳子的机关处,可并为看出任何破绽。

  薛姿朝她看一眼,她便朝薛姿做一个鬼脸。

  她哪忍受得了命理这等侮辱,都快气飞冲天了,一声令下:“速速撤离!”

  侍卫们纷纷离开,将门窗禁闭,房间里到处都是飞到乱箭,朝命理刺去。

  余浅冰放开薛姿,奔向命理,立刻抱住她。

  命理看着一支支箭头朝自己和余浅冰射来,生死边缘的徘徊,让她恐惧不已。

  四面八方都有利箭,这无论是怎么逃,也逃不掉的,除非她现在立刻化为一个细胞。

  不然在这密不透风的箭下逃走,概率基本为零。

  这一刻被六哥抱住,她心脏差点停止跳动,她害怕的紧闭双眼,不想看到这血腥的惨状。

  转念一想,自己是女主,为什么要怕呢?怎么样也得有主角光环吧。

  按套路来讲,男主是空凌熙,她六哥可能只是几集之后就领盒饭的人。

  越想越恐怖,她心想:“那接下来的剧情不就是六哥为我挡箭,抱死身亡,男主空凌熙再现,成功救走我?”

  六哥完全将她护住,命理不敢睁眼,良久,周围一片安静,她眼里冒出热泪。

  余浅冰可能已经死了,现在背上应该像刺猬一样插满了箭。她背后有柱子挡着,自己没事很正常。

  命理心想,她的十个哥哥就这样去了一个,剩下的九个哥哥当中,能说上话的就只有余祥恩一个。

  她痛哭流涕,一把鼻涕一把泪,这剧里的世界也太恐怖,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就因为她,死了一个亲人。

  “哭什么?小傻瓜,别哭了,你的鼻涕粘在我衣服上了。”

  啊?

  命理吸了吸鼻涕,发现六哥没事,自己也没事。他和六哥被裹在冰窖里,箭根本射不进来,根本伤不了他俩。

  “六哥,你没事就好。”

  余浅冰看她哭得鼻涕吧啦,有些嫌弃。他深知薛姿的箭只能放半炷香,如今时间已过,冰窖慢慢融化成水。

  他也没帮命理解开绳子,迅速走到薛姿身边,捡起桌边的长披风,解下披风的带子准备将她的手栓着,以免她在乱动机关。

  可事情还没得逞,薛姿又轻触鼻头,失重感袭来,命理掉入江水漩涡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