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爱我到时间尽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冲突

爱我到时间尽头 自在主儿 2724 2019.01.12 10:24

  青烟想,这怎么个事儿。逃跑时碰到一个女生,怪自己莽撞,心里又怕那节哀顺变追上来,所以停下时还猫了猫,这不,就道歉迟缓了那么一下下,女生便不依不饶,还想咋,眉头紧,罗青烟不耐烦。

  女生一呼,本来周身只有几个跟班女的方圆百米内,窜出了黑压压不知其数的制服卫队……罗青烟深深㞞了……原来,丫有来头啊,我一脚踏进校园里,黑漆漆的校园里,还没咋赏夜景呢,就被鬼撵一阵,玩儿命跑,摩肩擦踵碰到许多人,惹毛了一位女生,还真惹不起,这要跟班们一人一脚我就没命了……

  被带着去哪里罗青烟也不知道,电梯路过之处冰冷如太平间,因为是下行,安静中多了一些阴森可怖。

  电梯停住,走出来时,温暖了许多,如春,如春夏交际时的暖熟。

  头罩取下,光线明亮许多,罗青烟看到了,原来绑她来的女生,样貌平平——不是古天乐的平平。

  女生有一个大白脸,特别白,可以说,除了白,没有明显特征了,相当一部分男人都喜欢女人白,还是这样白,白到容貌被自动忽略了,青烟想,不是一白遮三丑么。的确,白得我都看见这张脸只看见白,五官什么样?没印象。

  女生看我的表情仿佛我是罪人,不可饶恕,我做什么了……

  青烟不明白,眼光扫过周遭,这是个什么公寓的前厅,不,更应该说是个玄关,不同的是,这处玄关宽敞得不可思议。

  站在左边,自然就扭头看身旁墙上的壁画,挑高的空间,更感觉自己的渺小,此处灯光柔和,壁画静谧不言。

  有动静,是女生兴奋窸窣,女生要走过去迈开脚,青烟顺着女生的方向看去……

  一团温暖过来,乳白的羊毛衫,绒绒的,又绒绒的,居然能看到骨骼线条,下身,是系带子的同色休闲裤,鞋子淡白、软到走路无声,他就俩手插着裤兜,被打扰的不耐烦样。

  是的,不耐烦,仿佛经常因为此类事被叨扰,三人在一条直线上,看到女生背影走近他,看到黑曜石一样的眼眸越过女生看过来。

  如果自己能看到自己的样子,青烟该理解他的心情。平常打扮,长发往后梳,披散着,头顶发丝只用一个小抓手发抓抓住,白裙,壁画前,青烟一抹柔美,转身,画中走出的恍惚。

  女生蛐蛐蛐蛐说着什么,什么“不长眼”,撒娇“又不是故意号令你卫队”,什么“找死不看庙门”,什么什么“处理了”。

  比罗青烟的白裙比他的乳白针织衫还白的,是女生的大白脸,在他眼里视野里,与他近处的女生比,罗青烟就是个黑球球,色差太太明显了……

  罗青烟觉得完了,他没把我弄死,却把我弄住了,那些制服卫队是他的人,男的不都喜欢大白脸么,男的不都喜欢窄脸么,我不是啊,我多富态啊,我面如满月,一肥,就像蒲团,可是圆溜溜的面庞真不是大白脸窄脸颊锥子脸啊,我……还有就是身子骨和脸蛋比,太瘦溜溜了……大脸撑在小平板儿上。我色诱,我这条件成吗?这都不是善茬儿,能善了么。

  转头时,微风起,他眉心眼底看到,是楚楚可怜。

  怕这样的男人,发丝黑瀑布一样滑润,斜分,不长,只头顶斜披下来的就黑得水滑……这是一个处处养尊处优的少爷,罗青烟怕这样此时如豹优雅、下一秒迅猛爆发撕咬的危险,怕,可就觉得他会衔着她,继续优雅地漫步,脚底是走路无声的软垫,仿佛扑咬只是幻觉,他就是第一眼把她慑住的豹,她逃到哪,他的卫队都跟到哪儿,接着他就轻轻一抬前爪,脚上的软垫把她裹倒……

  害怕他比她强大到逃不开的优雅、危险、凶猛、安宁……

  “好久不见。”径直走到罗青烟面前,他竖起右手,“苏曜同学。”

  手被握住,罗青烟心开始泛酸。他望来那一眼,她楔在那处,不得动。

  是的,此时他看定她,让她无所适从。

  是的,苏曜同学,多么遥远的事情。那些年他取笑她书读得少,他捐赠图书室,他们,互为笔友。

  只是。只是,后来她擅自把他让给了别人,再没写过信,笔友也再没交过一个。

  所有的所有,只因哥哥噩耗的传来。终止。

  那段记忆,那些记忆里的有关于钟艾朗的人,她都极力避开。

  节哀顺变,直到那时候,她都不知道那人的名字,只是夜店里打火机火光中晃动的眉眼,一瞬间将她扯回多年前宿舍。看清他的脸后,她就决定不再出现在那个夜店,尽管那是她试用期最后一天,第二天就该正式上班正常拿工资了,离开已是必然。

  只是那夜显然酒太大,他太醉,双方人马纠斗中,多人缠斗于他一人,他倒地紧跟着就钢棍挥将来,鬼使神差,罗青烟护住了他脸,却没护住自己,血流满面,后来,那处眉毛不仔细看不会发现掉了几根,也永远长不出来眉毛,取而代之,是浅淡的疤。

  仝画一行闯进来时,罗青烟手落在苏曜手中,二人回身,交握的双手尖刺般扎着仝画眼睛。

  身后人,皆是一头雾水。才拿下一个项目,还没开瓶酒贺贺,卫来火急火燎奔来,嚷嚷,大水冲了龙王庙。仝小带人掀苏小二老巢了。苏卲,卜愚,胡曰曰,丢了放松心,揪着又奔过来。

  一来,就看见仝小的人在爆破小二大门,里面的人倒没见得剑拔弩张,只是这是闹哪出?

  “哥,这我给你找的人,喜不喜欢?”大白脸邀功,一手扯罗青烟,一手还拉着卜愚手肘摇。只是在给哥哥看之前,她先擅自用苏曜的人把人绑了,第一,驯唬驯唬,试试此人胆色,第二,苏曜不喜欢她老无事称霸王借他的人狐假虎威,所以,人带过来,也算给出这次用人的原因。

  没眼力见儿的孩子。没见罗青烟直躲苏小二身后么?

  “玥儿?”

  “喜不喜欢,我就知道你喜欢。”大白脸好得意。

  “谁给你们胆子拿我的人。”仝画话落时,人直接抱着罗青烟腰往外走。什么时候她和卜愚扯上关系!

  情景是这样,仝小公子抱大娃娃一样掠了罗青烟就走,两边,一边苏曜,一边玥儿,各自握着或扯着,后面卜愚,苏卲,胡曰曰,卫来跟着。

  这要出事儿。

  “是这样吗?”苏曜出声,这是对罗青烟。她是……仝画的人?

  很显然,罗青烟摇头,不安于他怀,要挣脱出来,“放我下来。”

  “她让你放手。”苏曜去拉开紧锁青烟身体的臂膀。

  “你算什么东西。”仝小拳头挥出,苏曜生生受了,鼻血顿时淌水样滑下。

  “仝小!”苏卲阻止,一边自己好兄弟,一边自己亲弟弟。

  仝小现在是狂怒的兽,遇佛杀佛,见祖日祖,反身手肘撞向苏卲胸口。另一手不放罗青烟。

  苏曜淌着鼻血,又去扯仝画抓得死紧的手,招来仝画最愤怒的回击,一脚踹进苏曜下腹部。

  “仝小,有话好好说!”卜愚也忍不住了,苏小二打小跟他们长大,从没被这样粗暴对待过,今儿要不是亲眼看见,卜愚都不信仝小能这样狠得下手脚。

  “别打人。我跟你走。”罗青烟眼红着,苏曜鼻血淌红了那毛绒绒的上衣。红血滴滴落在白衣,也刺红了青烟眼睛,她抓着绝对掠人者肩头求他。

  仝画不流连打斗,抱着人往门口。

  青烟的泪垂落。

  苏曜被卫来胡曰曰扶起,却挥开所有人,冲到最前面,挡住门口。

  “她在哭,不想跟你走,你问过她的意愿么?”喉咙被仝画锁住。

  还在说,“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她更是没有招架之力。”

  苏曜讲话吃力,喉咙处力量在集中、加大。可是,还说,“青烟……密叶罗青烟,十年前,你们说她是我的村姑,她就是我的村姑,她丢掉我,我没有纠缠,这一次,一样,她有选择的权利吧,她有说不的自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