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诚信的品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洪菱被李芳黑哭

诚信的品质 西瓜辰辰 3026 2019.04.16 16:03

  林易的提醒果然应验了,第二天的例会,张伟勋特意前来参加会议。

  (二十八)洪菱再背黑锅(知心大姐是假象

  林易的提醒果然应验了,第二天的例会,张伟勋特意前来参加会议。

  会议上,张伟勋先起了头:“昨天李芳和与娇娇来找了我和蔡经理,两个女孩子哭哭啼啼的,说廖凡推卸工作,将找图纸这种体力活丢给她们做,有这么回事吗?”张伟勋翘着二郎腿,斜着身子,两眼盯着廖凡等他的回答。

  廖凡气不打一处来,瞪了一眼于娇娇和李芳,心想这两个妖女倒是会演。他站起来反驳:“张经理、蔡经理,不是我推卸工作。我是绘图员,不是资料员,完工工程的图纸本来就都交给秘书存档了,找图纸的事情本来就应该找秘书。”

  “张经理,之前您说过图纸的事情归廖凡管的,不管图纸归档没归档,都应该是他负责啊。”于娇娇立马反驳。

  “那你问问洪菱,别人来找旧项目图纸是不是找的她,为什么她可以你就不可以?”

  又扯到自己身上了,洪菱直皱眉头。

  “好了,好了,廖凡,你是年轻小伙子,存档的旧图纸又大又重,叫女孩子去找,确实不合适,你多做点多学点也没坏处。”蔡正元说道。

  “蔡经理,不是我不愿意多做,现在在建的项目这么多,每天光是招标图、施工图都发不过来,还要追设计院出图,公司零星工程的图纸也是我画,如果旧项目的纸质图纸也要我找,我真的忙不过来。”廖凡也一肚子委屈。

  “招标图可以叫成本组的自己打,谁的项目谁负责,纸版的还是你来负责,她们也不是设计专业,找图纸找错了怎么办,就这么定了。”张伟勋说。

  游正彬连打了几个喷嚏。

  廖凡没有再反驳,他知道再反驳下去,就该触碰张伟勋的底限了。

  散会后,于娇娇跟李芳凑在一起,隐约听到她们在说什么就她爱多管闲事,不该自己做的也去做,好像自己很勤快的样子。洪菱意识到是在说自己。

  见洪菱回到位置上,于娇娇赶紧走开了。

  李芳叫洪菱通知渝都的小赵拿5000块来,她要去办理2#楼的施工许可证。洪菱打电话给小赵,请他转达给他们公司徐总李芳的要求。李芳在后面听到洪菱的通话,立即质问洪菱:“不要说请,有什么好请的,办的是他们工程的施工许可证,他们出钱是应该的。”

  “李姐,施工许可证是我们甲方应该办理的,而且我说请字也没错啊,叫别人做事用个请字也是出于礼貌。”洪菱回过头来解释,感觉李芳的质问有点莫名其妙。

  “什么礼貌,对他们需要礼貌吗?他们赚这么多钱,这么大个项目给他们做,不应该出这个钱吗?办施工许可证有这么多人要打点,这点钱对他们来说算什么。”

  “李姐,这个不是钱的问题,人家也没说不给,我觉得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洪菱接着说

  “我想多了吗?你为什么替施工单位说话?他们是给你什么好处了吗?”李芳竟一改往日知心大姐的形象,咄咄逼人。

  洪菱放下电话,惊讶于李芳竟会如此发问。

  “李姐,我们和施工单位是合作关系,我说话用请字并没有不妥,施工许可证本就是我们公司该做的事,你可以在公司申请应酬费,或者你自己打电话问渝都公司要,为什么每次都让我打电话呢?”

  “你简直莫名其妙,以前你没来都是于娇娇打电话的,这本来就是你该做的事。你是不是吃人家嘴软啊?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渝都公司请你吃饭的事情。”

  听到这里,洪菱简直懵了,果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过去。

  “李姐,我不想跟你争,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跟渝都的小罗是朋友关系,我希望你收回自己说的话。你这样说是对我的人身攻击。”洪菱已经激动到嘴唇哆嗦,面红耳赤了。

  “就你一天假正经,该做的不做,不该做的在那里争表现,图纸的事情关你什么事,好大喜功……”

  洪菱已经气到无话可说,坐在位置上默默流泪,没想到自己平日真心对待的大姐,竞对自己说出如此难听的话。想想自己每天帮她做了那么多工作,没求任何回报,只求能从这些小事情中多学一点,这些,李芳应该是看在眼里的。为什么同事之间的感情如此脆弱,难道真如廖凡所说,在LM公司,是没有纯友谊的朋友,所有的朋友都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

  自己今天像个泼妇一样,为了一件小事在办公室跟李芳争吵,想到这一点,洪菱心里便更加难受。腿,两眼盯着廖凡等他的回答。

  廖凡气不打一处来,瞪了一眼于娇娇和李芳,心想这两个妖女倒是会演。他站起来反驳:“张经理、蔡经理,不是我推卸工作。我是绘图员,不是资料员,完工工程的图纸本来就都交给秘书存档了,找图纸的事情本来就应该找秘书。”

  “张经理,之前您说过图纸的事情归廖凡管的,那不管图纸归档没归档,都应该是他负责啊。”于娇娇立马反驳。

  “那你问问洪菱,别人来找旧项目图纸是不是找的她,为什么她可以你就不可以?”

  又扯到自己身上了,洪菱直皱眉头。

  “好了,好了,廖凡,你是年轻小伙子,存档的旧图纸又大又重,叫女孩子去找,确实不合适,你多做点多学点也没坏处。”蔡正元说道。

  “蔡经理,不是我不愿意多做,现在在建的项目这么多,每天光是招标图、施工图都发不过来,还要追设计院出图,公司零星工程的图纸也是我画,旧项目的纸质图纸也要我找,我真的忙不过来。”廖凡也一肚子委屈。

  “招标图可以叫成本组的自己打,谁的项目谁负责,纸版的还是你来负责,她们也不是设计专业,找图纸找错了怎么办,就这么定了。”张伟勋说。

  游正彬连打了几个喷嚏。

  廖凡没有再反驳,他知道再反驳下去,就该触碰张伟勋的底限了。

  散会后,于娇娇跟李芳凑在一起,隐约听到她们在说什么就她爱多管闲事,不该自己做的也去做,好像自己很勤快的样子。洪菱意识到是在说自己。

  见洪菱回到位置上,于娇娇赶紧走开了。

  李芳叫洪菱通知渝都的小赵拿5000块来,她要去办理2#楼的施工许可证。洪菱打电话给小赵,请他转达给他们公司徐总李芳的要求。李芳在后面听到洪菱的通话,立即质问洪菱:“不要说请,有什么好请的,办的是他们工程的施工许可证,他们出钱是应该的。”

  “李姐,施工许可证是我们甲方应该办理的,而且我说请字也没错啊,叫别人做事用个请字也是出于礼貌。”洪菱回过头来解释,感觉李芳的质问有点莫名其妙。

  “什么礼貌,对他们需要礼貌吗?他们赚这么多钱,这么大个项目给他们做,不应该出这个钱吗?办施工许可证有这么多人要打点,这点钱对他们来说算什么。”

  “李姐,这个不是钱的问题,人家也没说不给,我觉得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洪菱接着说

  “我想多了吗?你为什么替施工单位说话?他们是给你什么好处了吗?”李芳竟一改往日知心大姐的形象,咄咄逼人。

  洪菱放下电话,惊讶于李芳竟会如此发问。

  “李姐,我们和施工单位是合作关系,我说话用请字并没有不妥,施工许可证本就是我们公司该做的事,你可以在公司申请应酬费,或者你自己打电话问渝都公司要,为什么每次都让我打电话呢?”

  “你简直莫名其妙,以前你没来都是于娇娇打电话的,这本来就是你该做的事。你是不是吃人家嘴软啊?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渝都公司请你吃饭的事情。”

  听到这里,洪菱简直懵了,果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过去。

  “李姐,我不想跟你争,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跟渝都的小罗是朋友关系,我希望你收回自己说的话。你这样说是对我的人身攻击。”洪菱已经激动到嘴唇哆嗦,面红耳赤了。

  “就你一天假正经,该做的不做,不该做的在那里争表现,图纸的事情关你什么事,好大喜功……”

  洪菱已经气到无话可说,坐在位置上默默流泪,没想到自己平日真心对待的大姐,竞对自己说出如此难听的话。想想自己每天帮她做了那么多工作,没求任何回报,只求能从这些小事情中多学一点,这些,李芳应该是看在眼里的。为什么同事之间的感情如此脆弱,难道真如廖凡所说,在LM公司,是没有纯友谊的朋友,所有的朋友都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

  自己今天像个泼妇一样,为了一件小事在办公室跟李芳争吵,想到这一点,洪菱心里便更加难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