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行动代号小男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软禁

行动代号小男孩 唱歌吓鬼 3093 2019.02.12 09:06

  大批的日伪军上了街,盘查着行人。

  街里的店铺都关门了,上了门板,往日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空无一人。

  陈祖谋无路可逃了。

  盟军飞机投下的毒药,陈祖谋曾留了一瓶。可是,为了吓唬吴大胖子一伙人,他把毒药抹在消炎片上,给那条狼狗吃了。

  现在,想死都死不成了。

  想起中谷西川,想起梅花三弄,陈祖谋不寒而栗。

  徬徨无计之时,一个人悄悄来到身后,拍了陈祖谋一下。

  陈祖谋一惊,回过头。

  是陆岩生。

  陆岩生悄声说,副总指挥,随我来,应队长在等你。

  特遣队在独立团仓库中了埋伏后,应天宝回了铁石部队,重新出任侦缉队长。陆岩生也跟着回了铁石部队。

  应天宝现在心里有了底,不怕日本人追究滦县的事。

  独立团仓库设伏,他是有功之臣,足可以功过相抵。

  陆岩生领着陈祖谋转了几条小巷,来到一个院落里。

  院子显然空置已久,地面上长满了乱草,没有人,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陈祖谋认出,是林冲汉的车。

  应天宝从车上下来,说,林司令官派我来接你。

  得知日本人满城搜捕陈祖谋,林冲汉命令应天宝,马上找到陈祖谋,救他脱险。

  应天宝说,救他有必要吗?他就是被捕了,受刑不过,也只能供出姐夫给特遣队运武器的事。独立团仓库一战,打死了杨大刀,我们已经可以自圆其说了,犯得上为他冒险吗?

  林冲汉说,他会死的,他如果拒捕,很有可能被日本人打死。

  应天宝说,死就死呗,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应天宝早已发现,陈祖谋在特遣队里,就是可有可无的人。

  林冲汉说,不行,陈祖谋必须活着,现在对我来说,这个人非常重要。

  应天宝把林冲汉的车开进一个偏僻的大院,派出亲信四处寻找陈祖谋。终于抢在日本人之前,把他找到了。

  应天宝说,副总指挥,得委屈你一下,你是不能露面的。城里搜捕你的日本人,都拿着你的照片。

  应天宝打开车的后备箱,做了一个手势。

  陈祖谋想起一个词:请君入瓮。

  后备箱里有一个汽油桶,桶上黑乎乎的,满是油渍,一股浓烈的汽油味扑面而来。

  陈祖谋最闻不得汽油味。

  敌人就在附近,能听见盘查行人的声音。陈祖谋顾不上汽油了,头前脚后钻进了后备箱。

  应天宝盖上后备箱,与陆岩生上了车,开车离去。

  林冲汉家在城西,把守西城门的正是铁石部队的士兵。

  看见林冲汉的汽车,士兵搬开路障,立正敬礼,目送汽车出城。

  车进了林冲汉家大院,陆岩生下了车,把院门关上,应天宝打开后备箱,搀着陈祖谋出来。

  陈祖谋出了后备箱就吐了。

  汽车刚一开动,后备箱里的汽油桶就倒了,盖也开了,汽油咕咚咕咚地往外冒。

  后备箱空间狭小,陈祖谋只能蜷着身子,衣服很快就被汽油弄湿*了。

  陈祖谋恶心得要吐,却更害怕。他知道,汽车的排气管子是有火星排出的,排气管就在后备箱下边,一旦有火星窜进来,他逃都没法逃,只能被活活烧死。

  后备箱的汽油桶是应天宝故意放的,他就是想报复陈祖谋。

  应天宝找了套衣服,给陈祖谋换上,满脸歉意,真是不好意思,让副总指挥受罪了。心里却说,你弄一个消炎片戏弄我半个多月,我戏弄你半个小时,不过份吧。

  应天宝陪着陈祖谋进了林家,林冲汉正在客厅里等着。

  见了陈祖谋,林冲汉一指身边的沙发,说,祖谋兄,受惊了,请坐。

  应天宝出房,关上房门。

  林冲汉说,祖谋兄,太大意了,日本人的医院怎么能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满洲医学院从问世之初,日本人就在医院里安插了不少特务。

  陈祖谋说,你这里有没有医生,刚才逃出医院时,刀口挣破了,现在我裤兜子里都是血。

  林冲汉说,医生有,可你是皇军正在追捕的重要逃犯,不能让医生来我家。这样吧,天宝的姐姐曾经也是医生,让她给你看看吧。

  应凤鸣走出来,拿着一个托盘,托盘里装着药瓶、纱布。

  应凤鸣给陈祖谋检查伤口,说,还不算严重,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应凤鸣给陈祖谋上了药,包扎好,说,静养几天就没事了。

  应凤鸣离去后,陈祖谋问,为什么要救我?

  林冲汉说,兔死狐悲。

  陈祖谋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很清晰,我的身后是国府,你的身后是日本人。

  林冲汉微微一笑,祖谋兄何不明说,你是抗日志士,我是卖国求荣的大汉奸。

  陈祖谋说,这样说倒也贴切。

  林冲汉说,把话挑开说吧,我冒着家破人亡的危险,在日本人枪口下救出祖谋兄,是有求于祖谋兄。

  陈祖谋说,请讲。

  林冲汉说,我现在后悔啊,后悔当初一念之差,走上了这条路,落个千古骂名,子孙后代都跟着我背黑锅。

  陈祖谋说,你现在醒悟还不晚。

  林冲汉说,这些日子我夜夜难眠,辗转反侧,终于下了决心,弃暗投明,率部起义,归顺国民政府。

  林冲汉说的也是心里话。

  现在的形势,瞎眼人都看得明白,日本人战败已是倒计时了。

  抗战胜利之时,也就是臭名昭著的汉奸灭亡之日。

  像林冲汉这种人,附逆十四年,手上沾满了抗日烈士的鲜血。下场一定很惨。

  林冲汉不甘心俯首就戮,他手里还有资本,资本就是“满洲国”的主力——铁石部队。

  如果选择适当时机,率领铁石部队战场起义,给奉城的日本人致命一击。他不但会逃过惩罚,还有可能摇身一变,成为抗日的功臣。

  陈祖谋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为你的选择感到高兴。

  林冲汉说,上次在我家,我曾经与你说过,我起义投诚,只能投重庆,不能投延安。

  陈祖谋说,这没有问题,你只要投诚,投的就是重庆的国民政府,延安不能代表政府。

  林冲汉说,也并不是没有问题吧,如果先打到奉城的是国军,还好说。如果是八路军,就麻烦了。现在看,这很有可能,因为八路军已经到了奉城。

  陈祖谋说,有我啊,我可以为你证明。

  林冲汉说,是,你活着,可以为我证明。可是,你现在已经被日本人盯上了。随时可能被捕,随时可能为国捐躯。真要是发生这种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谁来为我证明?

  林冲汉听应天宝说过,特遣队里,只有陈祖谋和谭祥久是国民党的人,其余的都是八路军。他没有接触过谭祥久,谭祥久不能为他证明。

  陈祖谋说,你的部队有电台吧,我可以用你们的电台向重庆发报,报告你准备战场起义。

  林冲汉摇摇头,奉城西南出现神秘电波,中谷西川已经命令出动定向监测车,二十四小时监听。如此重要的事情,不能在电台讲。如果被破译了,咱们都完了。

  陈祖谋说,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林冲汉刚才说,有求于陈祖谋,想来,他应该有了具体想法。

  林冲汉说,现在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祖谋兄回重庆,当面向蒋委员长或是戴笠局长说明我的情况。我可以派人保护你,顺利离开奉城。

  陈祖谋说,这不可能,我受命来到奉城,要完成重要任务,我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林冲汉说,据我所知,祖谋兄在这支部队里很尴尬吧,名为副总指挥,却说了不算。参谋长都敢跟你瞪眼睛骂娘,小小的分队长都想骑你头上拉*屎。

  应天宝讲过,特遣队没人把陈祖谋当回事,他在特遣队说话就像是放屁。

  陈祖谋被刺激到了,嚷起来,我是中国战区统帅部最高统帅亲自任命的副总指挥,关键时刻,他们还得听我的命令。

  林冲汉说,以前也许是这样,可是,自从那个叫杨大刀的八路中了我的埋伏,死了以后,你恰恰又在我这里呆了一夜,瓜田李下,恐怕再也没有人相信你了吧?

  陈祖谋这才明白,林冲汉那天留下他,原来还有这个目的。心里不由骂道,老狐狸,真特么阴险。

  陈祖谋说,你这第一个办法不能考虑,说第二个。

  林冲汉说,第二个嘛,就是你留在我这里,好好养伤。哪里也不用去了,安心等待国军收复奉城的那一天,出来为我做证。

  陈祖谋说,这更不行,特遣队总指挥死在半路上,我这个副总指挥又躲起来,任务怎么完成?

  林冲汉说,你不在,对八路军来说,未尝不是个好事,人家做事就更无顾忌了。

  陈祖谋说,不行,我不能呆在你这里,我必须走。

  林冲汉说,这怕由不得你了,我不能让你出去冒险。

  林冲汉喊了一声,来人。

  应天宝推门进来。

  林冲汉说,给陈副总指挥在楼上收拾一个房间,照顾好他。陈副总指挥想吃什么,就给他买,想要女人呢,也行。祖谋兄,奉城的窑姐,可是有四大美女啊。你是想要西施,还是想要杨贵妃?

  陈祖谋站起来,骂道,林冲汉,你混蛋!

  林冲汉笑着往楼梯一指,祖谋兄,请。

  下章:柳莺发现赵辰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