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与桐一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五章 秋桐受伤

重生之与桐一生 芸忆悠悠 2962 2018.04.16 23:24

  那一天才下了整天的雪,到了接近傍晚才放晴,所以晚上的月亮高悬,格外明亮,地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雪,将一切都照的清清楚楚。

  等那把刀剖开衣服,真的刺入秋桐的身体,触上坚硬的骨骼,感受到那种令人心惊的柔软的血肉带来的阻碍,那人终于慌了神。他连手上的刀也抓不稳,顺着秋桐的背脊向下划,收手想要把刀。

  叶瑜辰已经反应过来,他一把接住扑在自己身上的秋桐,另一只手抓住那人的手腕。叶瑜辰的力气极大,逼得那人几乎放开了手里利刃。那人还在拼命挣扎,手动不了就用脚用力踹过来,叶瑜辰护着秋桐,自己转过身躲过他的那一脚,手上还握着那人的手腕。

  刀口已经划到秋桐背部的皮肤表层,是挂不住那把刀的。

  “咣当”一声,金属坠地,方才一切黑暗中的争斗都是寂静的,唯有这一声响动。

  月光下的那把刀染满了鲜血,像是一轮红色的弯月,刺的叶瑜辰的眼睛发疼,几乎要睁不开。

  叶瑜辰的呼吸都是冷的。

  他用力一拉,把那人从不远处拉到眼前,此时叶瑜辰才看清楚他的脸。

  是叶庭威。

  即使他们已经有许多年未曾见过面,叶庭威又落魄不堪,还是叫叶瑜辰一眼看出来。再怎么变,五官也是变不了的。

  叶瑜辰的目光比那把沾了鲜血的刀还要尖利锋锐,叶庭威心里一惊,手腕的骨头几乎快要被捏碎了,刚才被仇恨怒火和刺伤人的害怕冲昏了的头脑终于清醒过来。

  他不应该去招惹叶瑜辰,依叶瑜辰的性格,这次叶瑜辰肯定会杀了自己的。

  叶庭威正准备讨饶,他没有什么胆量,虚假的勇气也散的干净。现下的情况他什么都做得出来。可他没等到把话说出口,秋桐先揪住了叶瑜辰的袖口。

  她忍耐至极,已经没什么力气,只轻轻哼了。

  叶瑜辰偏过头,空气吸进肺里都成了刺人的冰渣,却只是深深喘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对沈约道:“不要紧,我们马上就去医院。”

  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秋桐身上,手腕的力道自然也松了下来。

  叶庭威趁机挣扎,从叶瑜辰手里逃出来,他没有勇气补上一刀,甚至连那把刀都不敢捡。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后退了几步,他脚下沾了秋桐的血,又黏又滑腻,跌倒在门口的雪堆上。又急匆匆地爬起来,连雪都不敢拍,连滚带爬地从这里逃出去。

  他走过的路在洁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个个鲜红的脚印,那是秋桐的血。

  叶瑜辰没什么心力再去管叶庭威。他只要知道是这个人,叶庭威该如何,是生是死,那都是以后的事。

  叶瑜辰把秋桐搂的很紧,他连同秋桐说话都来不及,双手和声音都在颤抖,拨打了医院的电话。

  鲜血从秋桐身上厚重的衣服里慢慢浸透出来,叶瑜辰的身上也渐渐被染透了。

  门户大开,冷风刮进来,被血浸透的两个人身上都是冰冷的,连相互取暖都做不到。

  秋桐趴在叶瑜辰的身上,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她觉得背后很痛,从骨头到皮肉,浑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疼痛迫不及待地涌入大脑,是她有记忆这么多年以来,从没尝到过的疼痛。之前眼睛受伤都没这么疼。

  她能感觉温热的血从伤口流出来,然后变得冰凉。

  疼痛越来越厉害,秋桐的脑子却更加清醒。她想,若是自己这样一直失血下去,又得不到救助,可能会死在这里。电视剧里的人都是这么演的。

  可她不后悔。

  叶瑜辰正在替秋桐急救。他没敢搬动秋桐,怕加重她的强势,贴着秋桐的耳朵边说着安慰的话。

  他不能自乱阵脚,不能让秋桐自己都担心害怕。

  “不要怕,”叶瑜辰轻声细语地说,轻轻地抚摸了秋桐的额头,“伤口不大,我去拿急救箱替你包扎一下就好了。”

  其实叶瑜辰很害怕。他此生难得有害怕的事,秋桐是其中最要紧的一件。上辈子的秋桐就是这样死在他的面前,一点一点失去了呼吸和温度,最后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骸,烧化成了灰。最后葬在了墓园里。

  这一幕却又忽然重演。

  上一世是十八岁的秋桐,这一世她才九岁啊!

  秋桐却勉强笑了出来,她现在才九岁,可是和上辈子那个临死还能笑的温柔妥帖,甚至还能灵活机智地扯出一个谎,蒙骗了叶瑜辰这么多年的秋桐不同,毕竟年龄小,脸上掩不住疼痛难忍的苦笑。

  她笑的叫叶瑜辰心都搅在一起了,手上的动作有些慌乱,连呼吸都不能了。

  “我知道的。”秋桐的笑意越深,脸上沾了些血,反倒更加鲜艳明丽,“我不会死的,我知道自己不会死的。”

  秋桐不想死的。她此生对家人只有模模糊糊的记忆,他们待他不好,秋桐生性凉薄,也将他们忘得干干净净。后来到了孤儿院,什么都是别人施舍的,秋桐不屑于要,而那些也都是可以再随时收回去。再后来就被叶瑜辰收养,那些都是叶瑜辰的。叶瑜辰待她再好,秋桐再依赖对方,她也不会把那些东西当成自己的。

  这是她唯一仅有的,极其珍贵的,自己的性命。

  秋桐从小一直以为自己不会为了这世上任何人,任何事,付出自己仅有的一切。可如今为了叶瑜辰,她如同本能一样地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叶瑜辰像一根绷紧的弓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把秋桐捞起来。

  秋桐在害怕。秋桐也不过是一个九岁大岁的孩子,怕痛怕死。叶瑜辰瞧出来了,摸了摸秋桐的脑袋,压住全部其她的情绪,又冷静又理智,“害怕没有关系的,害怕也没有关系的……”

  叶瑜辰没来得及关门,只是自己靠在门口,挡住了外头的寒风。他替秋桐脱了外套,用止血带把她的腹部扎起来止血。

  秋桐抬起头,纯黑色的瞳孔发亮,微微笑着,挣扎着不要闭上眼。这时候背后已经完全僵住了,感受不到什么痛苦了。

  外面明月高悬,白雪皑皑,还有一树红梅,是难得的好风景。

  门口的有一盏路灯,在黑暗里孤独地明亮着,却恰好照亮了大半个叶瑜辰。

  秋桐昏昏沉沉的脑子忽然清醒过来,心尖一颤。

  他是光。

  秋桐的眼睛骤然瞪大,想要再把眼前这个人看的再清楚一些,记在心里。因为叶瑜辰是自己的光。

  这清醒仿佛是回光返照一样,用尽了秋桐最后的力气。

  秋桐感觉全身发软,渐渐陷入不了抵抗的昏迷之中。

  叶瑜辰弯下腰,在耳边轻轻唤秋桐的名字,叫了很久秋桐也没有回答。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却又平静下来。如果秋桐再为了救他而死,叶瑜辰就欠她两条命,便再也还不上了。

  再没有办法了。叶瑜辰看着她,半个小时前她还是个活泼而充满生命力的小女孩,现在却脸色惨白,呼吸微弱,像一只被猎人打伤,奄奄一息的幼年天鹅。秋桐那样美,又年轻,人人都愿意宠爱她,可她却被在成长中被意外伤害。

  这世界总是对她不公。她前世受了许多苦,年少失恃,唯一的愿望都没有实现,在十八岁时为了报答自己小时候那一点小小的恩情而死。而站在,她才九岁,连世界是什么样子,生活是什么滋味都没有尝过。

  叶瑜辰不甘心。

  他答应她的事情一件也还没做到。

  外面又开始下雪了。

  叶瑜辰等了很久,他的脊背挺直,面色没有丝毫变化,替秋桐挡住全部的风雪。一只眼瞥着外面,另一只眼盯着秋桐。

  他能感觉到秋桐的呼吸在慢慢减弱,仿佛腿上趴着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娇弱生病的小猫。

  叶瑜辰快听不清秋桐的呼吸声了,也听不清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风雪愈大,叶瑜辰不明白自己心里是怎么样的感觉。他欠秋桐一条命,可那时候秋桐在他面前死去,叶瑜辰除了感激,想到要报答,几乎是漠然的。他还拿秋桐当做自己的妹妹,也就是亲人。而当初叶庭深和穆兰去世,叶瑜辰头一回遭遇生离死别,虽然伤心,但心里却很清楚。人生在世,总是会这样的,亲人会分离,或早或晚而已。

  但是现在,叶瑜辰想陪着秋桐一起去死。

  兴许是由于愧疚感激和亲情混杂,产生了一种其他不明所以的感觉。

  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低声说:“秋桐,不要怕,哥哥会陪你的。”

  也许是欠秋桐太多,叶瑜辰到这时候都理不清楚了。

  若是秋桐真的死了,叶瑜辰已经想好了,两世加起来,前世今生,都是由于秋桐救了他。他也活得差不多了,等叶家的事处理完了,交接好,他就去陪秋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