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插满剑的洞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368 2019.09.19 19:10

  九歌说他要去找爹娘,可林阿姨却说:“要找也要等吃完饭再找,否则你根本没力气跑回家,放心,我们虽然住在这里,但我们并不是妖怪!”

  林阿姨像猜到了九歌的心思一样,笑着用手使了个法术将肉砍成了一块一块的,然后丢进锅里,看着燃烧起来的火焰。

  “我没有那个意思,就是———太想回家了。”九歌尴尬地笑笑。

  可林阿姨执意要留他,九歌推辞不了,便只好妥协了。

  那边林叔跟林载言正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还总往九歌这里看,九歌觉得奇怪,刚想要过去,林阿姨突然说:“你当真不知道这剑是哪里来的?”

  九歌道:“我真的忘了。”

  “那你记得大概是什么时候得到的这把剑吗?”

  九歌想了想,道:“好像是我十岁左右的时候吧。”

  那时的九歌因为失去记忆而没有记住是从哪里得来的难追剑,但现在九歌知道了。

  那是一个快要下雨的中午,虽然时不时地刮大风,但天气非常闷热。九歌和阿奏觉得无趣,便出去到大街上随便乱走,小红雀停在九歌肩头,也没精打采的。

  走着走着,突然听见一旁有人说:“你们初来乍到,还不知道这里的事情呢!我们这有一件怪事,早些年有个人的猪丢了,寻找的时候发现不化雪山山脚下有一个山洞,他不敢一个人进去,就带着大伙一起去。结果走到山洞尽头后,发现里面竟然有亮光,仔细一看,发现有无数把剑密密麻麻地插在地上,剑芒照得山洞亮如白昼!他们便各自拔出了一把剑,谁知那些剑邪乎得很,这些人立刻被拔出的剑刺死了,无一人生还。后来大家见他们没回来,便进去看,结果几乎全部死于剑下,只有几个没拔剑的人逃了出来。渐渐地大家知道了不能碰那洞里的剑,前几年来了个道人,说那里面其实只有一把剑,只有拔到真正的那一把才行,但只有真正与剑有缘的人才能拔出来,否则其他人累死了也不可能拔出来。这些年去那里拔剑的人数不胜数,有的见好就收,逃了出来,有的死不悔改,拔了剑,便被剑刺死了。所以啊,你们在这里就安安生生地过日子,千万别打那剑的主意!”

  九歌走过道:“你在这危言耸听什么呢?!我在这里住了那么久,怎么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

  说话那人被九歌吓了一跳:“哎呦,公子是打哪出来的,快把我唬住了!”

  “你不要在这里骗人了!”阿奏道。

  说话人笑了笑,道:“公子是大户人家的人吧?你们大户人家学的都是正经东西,自然不会听说这种邪乎的事情!”

  “我不是大户人家的,我怎么不知道?你少在这里造谣惑众!”九歌道。

  小红雀也附和道:“咕咕咕!”

  说话人生气了,道:“你不信你自己去看看!”

  九歌道:“看就看!谁怕谁?”

  阿奏道:“要是没有你别不认!”

  “咕咕咕!”

  说话人道:“你去你去!不知天高地厚!”

  九歌转身对阿奏说:“我们走!”

  身后有人问说话人:“生气归生气,你真让这俩孩子去啊?”

  说话人道:“去?他们去个屁!就这小毛孩子,估计还没走到地儿就怕得要找妈妈了!”

  九歌心想要是说话人造谣,他必须得好好地惩罚一下他!

  他下定了决心要去一探究竟,所以走得很带劲,阿奏好不容易追上来,道:“哎呀哎呀!你别走那么快!我告诉你个事!”

  九歌头也不回地说:“说!”

  “哎呀!”阿奏一把拉住他,道:“你听我说,刚刚说话那人好像是小除身边那个仆人!”

  “咕咕咕?”

  九歌哈哈大笑:“你别搞笑了,刚刚那个明明是个老大爷!”

  “不不,我真的感觉他就是慨慷!”

  “为什么呀?依据呢?”

  “他说话时用的声音不是他的原声,你刚刚第一次跟他说话的时候,他被你吓了一跳,然后‘哎呦’了一声,那声音是他的原声,我听到以后一下子就觉得这是慨慷的声音,然后再看他的行为方式,真的是越看越像!怕不是慨慷故意耍咱们玩呢吧?”

  “他耍咱们玩?他胆儿肥了不成?他现在肯定在家伺候小除呢!哪有时间在这胡说八道!你别是怕了不敢去了吧?”

  “不是不是!去就去!谁怕谁?我就是提醒你一下!”

  九歌拍拍阿奏的肩膀,道:“放心吧!没事!”

  两人来到不化雪山山脚下,向人们打听了一下山洞的具体位置,没想到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连听说过的人都没有。

  九歌和阿奏感到奇怪,正想回去找那造谣者理论,这时来了个猎人,是要上雪山打猎的,他听了山洞的故事后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想带九歌和阿奏上山一探究竟。

  九歌和阿奏求之不得,自然是欣然接受,猎人叮嘱两人不要乱跑,他打猎也只是在雪山边上打,并不敢上雪山,若是在雪山边上没有找到山洞,到时候可千万不要不死心地冲上雪山。

  九歌和阿奏点点头,保证不冲上雪山。

  他俩以为找到山洞的希望很渺茫,谁知没有多久就找到了。

  九歌欣喜若狂,这时阿奏脚下突然一空,竟然陷下去了,猎人忙拉住他的手,结果脚一滑也掉下去了!

  九歌急得团团转,向他们陷下去的洞里喊道:“你们怎么样?”

  下面传来猎人的声音:“我们没事!你先进去吧!我发现这下面有路!我俩看看能不能通向你说的那个洞!”

  “要不我也下去吧!一起走!”

  “你先去洞里吧,我们马上到,要是明天早上我们还没到,你就回去报信,让人来救我们!”猎人道。

  “欠揍呢?他怎么不说话?”九歌问。

  猎人道:“秦奏!秦奏!你说句话!”

  “九歌!哎呀,这石头真硬,快摔死了我!你先去洞里吧,我俩爬是爬不上去了,这下面有条路,若我们走不出去,你就去叫人!”阿奏道。

  “要不我也下去吧!”

  “别了,你要是下来的话,万一出不去的话,就没人报信了!”

  “有小红雀呢!”

  “你就先到洞里去吧!说实话我不敢去那洞———”

  “原来你是怕了啊?”

  “唉,不瞒你说,是的!”

  “哈哈哈,你早说嘛!你不会是因为害怕去那洞里,所以故意陷下去的吧?”

  “不是不是,我陷下去纯属意外!你快去吧!”

  九歌答应了一声便和小红雀朝那洞里走去。

  越走越深,也越冷,回过头已经看不到洞口的光亮了,九歌突然有些害怕,想想刚刚的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方才猎人清晰地喊出了“秦奏”两个字,可九歌分明记得他一直喊秦奏为欠揍,偶尔也会喊阿奏,但绝对不会喊秦奏,那么猎人是从何而知的呢?

  而且阿奏那样要强,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他为何突然说他害怕不敢去了呢?

  事有蹊跷,他正想着,突然眼前一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