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寄生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542 2019.08.22 18:41

  女仆正要告退,小除就进来了,九歌立刻嚷嚷道:“小除!她拧我!”

  小除看了一眼女仆,笑道:“你要是好好躺着休息,她会拧你?”

  九歌不服气,还要反驳,小除笑着示意别说话,女仆搬来一把椅子,他坐下后,对女仆道:“闻语,你也坐下吧!”

  “为啥让她坐下?”九歌冲女仆道,“你出去吧!我还要和小除说悄悄话呢!”

  闻语咬咬牙举起手,九歌吓得大叫:“小除!这回你看见了吧?她还要打我!”

  小除笑道:“好了好了!闻语那是吓唬你呢!”

  “你让她出去吧!我要和你说悄悄话!”九歌撒娇道,闻语一脸不屑。

  小除哭笑不得地说:“悄悄话下次再说,这回咱们说正事!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慨慷没死!”

  “没死?”九歌本来刻意避着不谈慨慷的事,不想小除却直截了当地提了出来。

  “前几天他和白礼都失踪了,但昨天白礼回来了,说他和慨慷追纵火者追到了晰风岭。”

  “然后呢?慨慷回来没?”

  “没有,你放心,他在哪里不会有生命危险的!那里有我一个认识的人,那人认得我,也认得慨慷。”小除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

  九歌听说慨慷没事,心中大喜,见小除神色异常,哈哈笑着说:“行啊!你俩竟然背着我交朋友!那人叫什么啊?”

  小除犹豫了一会,道:“清潭。”

  “哦,那慨慷什么时候回来?”

  “咱们去找他,晰风岭那边出了点事。”

  “什么事?”

  “那里出了一只鬼,身上有格子印记。”

  “格子印记?”

  “横五道,竖四道。”

  九歌忙在纸上画了画,问:“是这样的吗?”

  “是的。”

  “我在一个全是柱子的地方看到过这种印记!这是什么印记?”

  小除道:“我也不知道,清潭告诉他只要是林载言的鬼,身上都会有这种印记。”

  “是吗?以前打了那么多鬼,还真没注意过他们身上有这种印记。”

  “他们活着时凶悍无比,无法接近,死后又迅速衰竭,身体干瘪,根本看不出有人么印记。”

  林载言是一个很特殊的妖怪,他心性邪恶,若邪气外露的话会干扰到一些鬼魂的心绪,这些鬼魂本就因为常年关在地府里而积累了满肚子的怨气,一旦受到干扰,立刻就会冲出地府,吞掉活人魂魄并占领活人躯体为非作歹,因而得名“寄生鬼卒”。

  鬼卒生前因为做了坏事而被打入地府无法获得新生,若再夺了活人躯体,便是罪上加罪,罪大恶极,再也无法度化了。最棘手的是,人们将鬼卒的魂魄从肉身中逼出来后,鬼卒还会寻找下一个寄生体,原来的身体因为沾染了邪气,便会瞬间干瘪或腐烂。

  不过鬼卒倒不是无敌的存在,他们的克星便是难追剑,只有难追剑能够消散他们的魂魄,九歌想这应该是师父突然带他回榆荫下的一个原因之一。

  鬼卒夺取活人躯体,是大恶,所以一旦遇到正义的难追剑便毫无抵抗能力了。难追剑剑芒一闪,照亮人间,鬼卒便痛苦得嗷嗷直叫,魂魄慢慢消散,有如凌迟。人鬼战斗时,难追剑的剑芒先将鬼卒士气降下一半,大家逼出他们的魂魄后,立刻用捆魂索捆住,放在剑芒最亮的地方,让剑芒慢慢使他们魂飞魄散。

  不过总有一些厉害的鬼,身强力壮,不但能巧妙地避开剑芒,还能救下被捆的鬼来,魁梧将就是这种,不过他与其它鬼卒还是有不同之处,否则凭小除那把普通的剑,根本刺不死他。

  九歌在战场上打的就是这种厉鬼,找准时机,一剑刺入他们心脏,他们便会立刻魂飞魄散。

  只是,纵使九歌杀鬼无数,还从来不知道鬼卒身上有印记一事。暂且不提这个,九歌奇怪的是林载言已经死了,他的鬼卒也随他一起死了,怎么现在还有鬼卒的存在呢?

  小除回答道:“你忘了,他还有一魂流落在外。”

  “哦!”九歌这才想起来,但那一魂中蕴含着的邪气真的能感染鬼卒吗?

  小除皱着眉头道:“当然不能,所以我认为,肯定有一个人在帮他!”

  “帮他?谁?”

  “不知道,自始至终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也许林载言活着时他就是他身边的人,也许林载言逃走的那一魂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

  “有道理!要不然林载言那一缕魂魄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找不到!”

  “捉魂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魂魄看不见摸不着,只能运用自身修为去感知它的方位,可林载言他仅有一魂,气息十分虚弱,根本无法感知他去了哪里。我希望他还漂泊在外,而不是被有心之人利用了———唉,最好是我想多了!”

  两人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闻语给两人各倒了一杯水。

  九歌问:“晰风岭那鬼是什么样的鬼?”

  小除道:“那鬼与之前的所有鬼都不同!之前的鬼顶多力气大点,再聪明也像个动物一样,比不上人,可那只鬼却拥有很高的智力,他杀人不靠蛮力,而是靠智力,已经滴水不漏地杀死十三个人了,要不是清潭明察秋毫,根本无法发现他的存在!”

  “竟然存在拥有智力的鬼!不是说鬼堕入地狱后怨气太重,导致大脑受损,智力低下,这种损毁不是很难再复原了吗?”

  “是,所以我才猜测有一个和林载言一伙的人在作祟。”

  “清潭抓住那鬼卒了吗?”

  “还没,那鬼卒狡猾得很!清潭说有好几次都要捉住他了,可他总能逃脱。”

  “你信得过清潭吗?”九歌突然问。

  小除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愣了一下,道:“信。”

  “清潭说身上有格子印记的鬼卒都是林载言的人,可咱们没有证实这一说法是否正确,所以那鬼是不是林载言的还有待考证。还有,清潭既然没抓到那鬼卒,那他是怎么知道鬼卒身上有格子印记的?难道格子印记在这鬼卒脑门上不成?”

  小除也疑惑起来,这时闻语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九歌看着道:“有什么话不能大声说出来啊!”

  小除道:“一切事情都存在疑点,只能当面问问清潭了!”

  “当面?”

  “对,我这次来就是问你想不想随我一同去晰风岭的。”

  “当然去啊!不为了斩妖除魔,为了慨慷也得去看看啊!你怎么才问我!”

  “我知道你肯定是要去的,但怕你身体没恢复好,所以便让闻语坐在这里观察一下你的身体,她刚刚对我说你的身体状况很好,可以正常活动了。”

  “呵!她光看着我有什么用啊?也不把把脉!庸医!庸医!”

  “你可别这么说,她可是有名的医师,你要是有点什么毛病,她隔大老远都能看出来!”

  “太夸张了太夸张了!行了!咱们快出发吧!我已经等不及了!哎,对了,你把我的小红雀放哪了?”

  “放心!它这几天吃喝不愁,胖得都飞不动了!”

  “哈哈哈!我去看看它!”

  小除还想说点什么,但九歌已经风风火火地跑出去了。

  小除吩咐白礼就在家里看家,然后只带了闻语一个人便准备出发,九歌奇怪地问:“不带多点人吗?我以为你会带一群人呢!你不说那鬼卒狡猾至极吗?只带这个庸医有什么用?!”

  “不必,人多反而更麻烦,咱们这次去晰风岭是保密的,除了我家和清潭家以外没一个人知道,鬼卒也不知道,不能让他发现咱们。咱们扮成普通人,在暗处辅助清潭就行了!”

  临出发时,小除竟然要把螺音猪带上,九歌立刻抗议起来,小除让他不要怕,把螺音猪关进笼子里,放在马车车底的一个暗格中,然后催促九歌赶紧坐上马车出发。

  有两个马车夫,他俩是亲兄弟,一个叫马甲,一个叫马乙,都是哑巴,只能发出“驾”和“吁”的声音,所以不用担心他们会向别人告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