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谁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035 2019.09.05 19:46

  “黑衣?”九歌有些震惊,“是那种从头到尾都是黑衣的人吗?”

  “是,还把脸捂得严严实实,所以至今我都不知道他是谁。”螺音说。

  “我见过他!就在潭螺里!”

  “哦?什么时候?”清潭惊讶地问。

  “就在潭螺里,你让我出去叫人,然后我看到好多鬼———哦!对了,我亲眼看见他能控制那些鬼!”

  “控制鬼?”大家一愣。

  “对!”

  螺音道:“鸟妖那么厉害,也只是能命令鬼,强制性控制鬼是做不到的,不过———鬼王倒是可以。”

  “难道他是鬼王?”九歌对德音说,“他才是鬼王,我不是!”

  德音白了他一眼。

  清潭道:“可潭螺中怎么会进来一个黑衣人呢?只要有人进入,鬼怪肯定会大叫,我不可能没听见啊!”

  德音道:“我就在潭螺里住着,也不会不知道!”

  “如果黑衣人是鬼王,他完全可以控制住鬼,不让他们大叫。”螺音道。

  闻语道:“可他来到潭螺里的目的是什么?他的地狱里鬼那么多,用得着跑到晰风岭偷偷摸摸的吗?”

  “他应该是冲着那些红枫镇镇民来的,那些人是有智慧的鬼卒,对他来说很有用。”

  “鸟妖邪气外露,感染了鬼怪,使它们占领活人肉体,可这些人普遍智力低下,而红枫镇镇民却拥有智慧,所以他们会不会就是鬼王培育出的人呢?毕竟除了他咱们不知道还有谁有能力干这种事。我们猜测一下,如果咱们是鬼王,而且和神君素来有仇,又知道了晰风岭这个地方,那咱们肯定想灭了这里。”九歌道。

  “所以他在晰风岭旁安排了那些红枫镇镇民,想埋伏起来?”德音道。

  “对!”九歌想德音这脑子用对了地方的话还是很有用的。

  “有道理,但是虽然他大势已去,可听他话的鬼肯定还是有的,他直接带着鬼攻上晰风岭不好吗?干嘛还要设埋伏?”清潭问。

  “这就要问鬼王了!”德音冷笑着看向九歌。

  九歌道:“你为何认定我是鬼王?我是人,而且也不会控鬼,那黑衣人才是鬼王!”九歌突然想到自己在潭螺里时那些鬼叫自己“鬼王”的情景,而且他们还替他吞下了潭螺里的岩浆。

  “如果黑衣人是鬼王,那他当年不可能救跟他素不相识的小除!你说你在潭螺里碰见了黑衣人,可有什么证据呢?我们不能听信你一面之词!”德音道。

  九歌一脸无奈,道:“当时小红雀也在!它看到了。”

  “那就更不能信了,你俩本来就是一伙的!这回不知道又搞什么阴谋呢!我告诉你,虽然晰风岭只有这几个人,但你要是敢胡作非为,我就让你万劫不复!”

  “我不想跟你说话!你真是莫名其妙!我摸着良心向你们保证,我不是鬼王!我要是骗你们的话我就———”

  “你就孤独终老?!”德音嘲讽地道。

  “啊?”其实九歌还没想好自己要下什么赌咒,被雷劈死有点不靠谱,瞎掉双眼又有些轻了,想来想去就是没想到孤独终老上去。

  孤独终老算是惩罚吗?

  九歌不明白德音为何这样说,刚想问,只听螺音道:“我,还有其他人都暂且相信你,但如果你以后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可不要怪我们无情!”

  “当然!”九歌道。

  螺音得故事讲完了,大家也都讨论得差不多了,九歌终于可以问出自己想问的问题了:“潭螺里为何有岩浆?”

  德音道:“潭螺里没有岩浆,是螺清潭的水全部变成了岩浆!”

  “什么?水全部变成了岩浆?”九歌震惊地问。

  “整个螺清潭的水都变成了岩浆,潭螺墙壁厚,勉强支撑着没有垮掉,但你那一拳彻底让它垮了。”德音道。

  “不是———怎么可能?水为什么会变成岩浆?”

  “这一切肯定是人为。”

  九歌想了想,道:“之前榆荫下也遭到过一场大火。”

  德音道:“是吗?”

  “对,如果不是下了一场雪,恐怕整个榆荫下都要被烧了!”

  “雪?你们当时也下雪了?”大家惊讶地问。

  “是啊,幸好有那场雪,否则根本灭不了火。”

  “这次大雪来得也很及时!大雪与岩浆对抗,然后同归于尽。”螺音道。

  “若不是大雪,我和德音肯定要死在里面了。”清潭道。

  “榆荫下的大火和晰风岭的岩浆绝对不是自然现象,很明显有人在暗地里窥视咱们,他什么目的我不知道,但他肯定是想灭掉榆荫下和晰风岭。他如此深谙火术,却没在江湖上传出半点消息,隐藏得还真是深啊!”九歌说。

  “为什么呢?知道晰风岭的人很少,也从未得罪过任何人,除了鬼王以外,我想不到有谁会想到要灭了这里。”螺音道,“听说你们榆荫下也是一派祥和,即使有人和你们有仇,也不至于到要杀人放火的地步啊!”

  “你们晰风岭不是害死很多人吗,会不会是他们家属干的?”九歌问。

  “这倒也不是没可能,可是死的都是凡人,我是没觉得他们会有一个深谙火术的亲戚!”德音道。“这个纵火者不知道和黑衣人是不是一伙的,他这一烧,不仅把螺清潭毁了,最严重的是潭螺里的鬼全部放走了!那些鬼怨气非常大,若是鸟妖余下一魂依旧能露出邪气,他们是极容易被感染的!”

  九歌想说一句:“这么严重怎么还有心思聊天!还不赶紧抓鬼?”

  可螺音却平静地说:“即使不被鸟妖感染,那个不知是不是鬼王的黑衣人也肯定会盯上这些鬼,还有红枫镇镇民,不知道他们又会干什么!”

  “对了,红枫镇那些人呢?”九歌问,“被烧死了?”

  “咱们现在就看他们!”螺音道。

  “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怎么不赶紧去看!还有心思在这里扯这么多!”九歌道。

  “不是不看,而是要装作看不见,因为他们一直在看我们!”螺音平静地说,与此同时,珊瑚慢慢消失,渐渐露出围在他们旁边的红枫镇镇民。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子若溪

木子若溪

感谢“梵絮先生”投的推荐票!我会努力写作的!(๑•̀ω•́๑)

2019-09-05 19:4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