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诡异的鞋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513 2019.08.30 21:50

  闻语带九歌来到一个不算很深的洞里,洞的尽头有个台子,台子上放着着那个棺材前。棺材上被闻语锤出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洞,九歌道:“你劲挺大啊!”

  闻语双手交叉,一使劲,发出骨头磋磨的声音。

  九歌笑笑,然后朝棺材里望去,果然看见一些馒头、苹果之类的食物,他拿起一个苹果,使劲捏了捏,还挺硬,他问:“这真的能吃吗?”

  “能啊,我都吃了好几个了!”见九歌磨磨唧唧地用袖子擦苹果,闻语一把夺过苹果,果断地咬了一口,声音很是清脆,“没毒!要是有毒我早死了!我可是医师,专门检查过的,你别不信我!”

  九歌道:“没毒就没毒,你别抢我的啊!抢就抢了,怎么还那么凶狠!”

  他从棺材里又拿出一个苹果,仔细地擦了擦后,仍然无法下口:“这棺材没呆过死人吧?”

  “我算死人吗?”

  这棺材看起来像是新的,应该还没躺过死人,但九歌还是有些膈应,又想到红枫树下那具血淋淋的尸体,他更加抵触,暂时打消了想吃的念头。

  可肚子又饿得不行,如果一时半会不能离开这坑的话,可能真要饿死了!他便把苹果收起来,想等快饿死了再吃。

  闻语无奈地冷笑一声:“都说了没毒了,你还不信,看来我这最好医师的名声还没深入你心啊!”

  九歌笑笑,道:“不是,咱们指不定要在这里呆几天呢,省着点吃吧!”

  小红雀钻进棺材里,时而抬头看一下,时而低头啄一下,不知在研究什么。

  “小红雀,你小心点!那毕竟是口棺材!”九歌提醒小红雀道。

  小红雀闻言飞了出来,落到九歌背后墙壁上一块突出的石头上,闭目养神起来。

  “你在这里这么多天,也没想出爬出去的办法?”九歌问闻语。

  “没有,这坑太深了,我试着施法飞上去,可飞得法力快耗尽了都没上去。这坑深得望不到坑口!连小红雀也没能飞上去。”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闻语突然想到了什么,道,“对了,我那个朋友叫———穆慨慷对吧?”

  九歌精神了起来,急切地问:“是啊,你见到他了?”

  “没见到他,不过当时在客栈的时候,我正要睡觉时发现被子里有张纸条,上面写着四个字:‘慨慷欠揍’。”

  “慨慷欠揍?”这四个字可有两种意思啊,一种就是慨慷比较欠揍,另一种是慨慷和欠揍,九歌认为第一种意思的可能性大一些,因为慨慷那性格的确容易招惹是非,有人要揍他倒合情合理,而阿奏早已在九歌的生活里销声匿迹多年,这时突然出现似乎有些不可能。

  九歌陷入了沉思,闻语开始大口大口地吃起苹果来,她吃苹果的声音很干脆,让人听了极为舒服,也相对放松了九歌的心情。

  苹果快吃完时,九歌突然听到身后传出一阵轻微的鞋摩擦地面的声音,他忙回头喝道:“什么人?”

  但他并没看到什么人,倒是小红雀见他突然回头大吼,吓得扑着翅膀飞了起来。

  应该是听错了吧!九歌心想,这鬼地方容易让人疑神疑鬼。

  “怎么了?”闻语问。

  就在九歌想转过身告诉闻语没事时,他无意间看到地上一块黝黑的石头上竟然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两双鞋!

  他徒然有些害怕,愣了半天,闻语走上来,看到鞋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闻语想拿起鞋来看一看,九歌制止了她,自己小心翼翼地凑到鞋旁边,仔细看了下,确认这就是马甲和马乙的鞋。

  之前也没注意他俩有没有穿鞋,不过他俩的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闻语奇怪地道:“我之前怎么没发现这有两双鞋?”

  九歌问:“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一些声音?”

  “没有啊。”

  “好吧。”九歌心想她正嚼着苹果,自然听不到什么。

  闻语拎起一双鞋子,抖了抖,道:“奇怪,这鞋子上没有落灰,好像是刚摆在这里的。”

  “你在见到我之前一直在这里呆着吗?”

  “是啊,要不是小红雀往你那边飞,我还不会离开呢!”

  “你再好好想想,之前这里有没有这两双鞋!”

  “我没注意,不过如果在我来之前就有的话,这鞋不可能这么干净,这里落灰很严重,你拍拍你的肩膀和脑袋,已经落了一些灰了。”九歌摸摸头,果然有灰尘,“今天我醒来后把棺材上面的灰擦干净了,然后我一直朝着现在这两双鞋所在的方向坐着,如果有人往这里摆鞋,我不可能看不见。而且棺材经了这么久已经落很多灰了,可鞋却干干净净,所以我想肯定是我和小红雀去找你时,有人把鞋放到了这里。”

  九歌拿起鞋子仔细摸了摸,皱着眉头道:“不,不是那个时候放的,应该就是刚刚我听到声音时放的,如果你们来找我时有人放了鞋,那我出现在这里的时间和鞋子出现的时间是差不多一样长的,可我现在头上已经落了尘,鞋子却纤尘不染,所以肯定是刚放到这的。”

  “你那么在意放鞋子的时间干嘛?最重要的是应该弄清那个人把鞋放在这里的意图!”

  “不,时间很重要,你看啊,咱们呆的这个洞很直,站在里面能看清外面,站在外面也能将里面一览无余,尽头是你那口棺材,这墙上也没有暗道,连能藏下一人的洞都没有,可放鞋的人却能在咱们眼皮底下放完鞋后偷偷溜走,这未免也太厉害了吧?我说过这洞是直的,那人放鞋时我几乎立刻就转了身,这里离洞口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他就是再快,按理说我也应该能看到他逃跑的身影吧?可很奇怪,我什么也没看到,而且———小红雀,你看到什么了吗?”

  “咕咕咕。”

  “小红雀也没看到,它就站在鞋子上方的石头上,视线比我们广阔,如果有人来,它肯定能察觉到,可它也没看到什么。”

  “咕咕咕?”

  “小红雀,你也奇怪对不对?”

  “咕咕咕!”

  “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咕咕咕……”

  闻语翻了个白眼,道:“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懂它意思的!”

  “你当然不懂!”

  “我怎么可能懂!它说的又不是人话!”

  “它说的不是人话可我能听懂,那我是什么?”

  闻语想说“你是畜生”,但觉得有些不妥,便道:“你可能是鸟妖!”

  九歌正色道:“别把我跟鸟妖相提并论!”

  “不管这鞋是怎么回事,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只要离开了这里,这鞋爱出现在哪就出现在哪!现在只有咱们三个,实在对付不了太多事!”

  九歌点点头,对小红雀说:“你能再飞一次吗?看看能不能飞出坑口!”

  “咕咕咕!”

  他们来到正对坑口的地方,抬头望去只见一片漆黑,若不是九歌从这里掉下来,他根本不会相信能从这里出去。

  小红雀扑扑翅膀,飞了上去。

  为了使坑中温度保持恒温,它一会儿变白一会儿变红,很是漂亮。

  小红雀越飞越高,直到消失在黑暗中。

  九歌正说句担心得话,闻语突然严肃地说:“九歌,我要跟你说一件事。”

  九歌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如此正经,道:“嗯,你说!”

  “你知道秦家的大火是怎么灭的吗?”

  “是被雪压灭的。”

  “那你知道为什么会下雪吗?”

  “啊?就———正好下了呗。”

  “你杀林载言那天,也下了雪。”

  “你———”

  闻语盯着九歌的眼睛,平静地说:“你真的不怀疑小红雀就是林载言?”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子若溪

木子若溪

感谢第一个给我投推荐票的李×志童鞋!   悄悄告诉大家他是秦奏(阿奏、欠揍)的人物原型哦!ヾ(≧∇≦*)ヾ

2019-08-30 21:5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