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层林尽染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761 2019.09.06 19:38

  红枫镇镇民依旧穿着朴素的衣服,依旧是一张张淳朴的脸,但在九歌眼里,显得阴森恐怖。

  阿录和阿鬼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行了个礼道:“岭主———”他俩看到了一个年老的清潭和一个年轻的清潭,都一愣。

  年轻的清潭道:“你们还不知道我吧,我是清潭的姐姐,前晰风岭岭主螺音。”

  此言一出,红枫镇镇民立刻惊讶地议论起来:“什么?你怎么还活着?”

  “我以为螺音是清潭的母亲!”

  “这———晰风岭一直是独生,现在怎么会有两个孩子?”

  清潭被母亲掐死时并没有人看到,而且她死后被封在潭螺,根本没人知道她的存在。

  清潭对一脸疑惑的阿鬼和阿录说:“她的确是我的姐姐,你们不要疑惑!对了,你们怎么围在这里?”

  “我们是看见鸟才往这里赶的。”

  “鸟?”

  一个镇民指了指小红雀。

  “咕咕咕?”

  九歌道:“你们也一直在这坑里吗?”

  “不,我们在红枫镇,看到它朝这边飞,我们便赶紧追过来了。”

  “胡扯!小红雀根本飞不出去!”

  “它是鸟,为何飞不出去?”镇民问。

  “如果它能飞出去,早去叫人来救我们了!而且这坑那么高,你们怎么下来的?跳下来的?来,让我看看你们残废了没!我不信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会不死!”

  镇民道:“那你怎么没死?”

  “我为什么会死?我又不是从坑上掉下来的!你们忘了?我可是一直和你们岭主在潭螺里的!”九歌故意这么说道。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难道你们亲眼看到我跳下去了吗———或者,就是你们中的一个,把我推下去了?”

  “你别血口喷人!”那日在红枫客栈把九歌撞倒的人道,“你胡说八道可以,但是我虎子不许你这样侮辱我们红枫镇镇民!”

  “我哪里侮辱你们了?我只是让你们承认一下自己做过的事罢了!”

  清潭道:“你们当真没有推他?”

  “没有!”所有镇民异口同声。

  “九歌,你是说你是被人从坑口推下来的?”

  “是!”

  “那你还能认出推你的那个人吗?”

  “我没看到他的脸,但———我记得他的声音!”

  “好!你们每人都说一句话!”清潭命令道。

  “说什么啊?!”镇民有的不耐烦,有的很顺从。

  “你们每人说一声‘马甲’吧!”

  于是红枫镇镇民依次说了一遍“马甲”。

  有几个声音很像的,但仔细一听还是和记忆里的不一样,为了保险起见,他把那些人挑出来,又让他们说了一些话,最后确定这里没有一个人是推他的人。

  “红枫镇的人都到齐了吗?”清潭问。

  “到齐了!”镇民道。

  清潭看了一圈,问:“白礼呢?”

  “他不是红枫镇的人啊!”虎子说。

  “白礼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九歌问。

  “我只知他是小除的仆人,其它一概不知。前几日他来找我,说小除要来,然后就走了。”

  “那天在红枫客栈,我听你说要把小除的肉体给白礼的灵魂,这是怎么回事?”九歌问。

  清潭有些不自在地说:“那是说着玩的———”

  她这话惹得红枫镇镇民产生一阵轻微的骚动,九歌判断出她有所隐瞒。

  这时阿录道:“方才在坑口看到两个晕倒的人,好像是那天见到的两个马夫。”

  “啊!他俩在哪里?”九歌问。

  “在坑口呢!”

  “我带你们上去!”清潭道。

  他们来到九歌落下来的地方,闻语问:“你们知道是谁把我放棺材里的吗?”

  “是我。”清潭道。

  “啊?”

  九歌发现这里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积水,他记得不久前这里还只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现在怎么出现这么多水了呢?可能是是小红雀的冰化成水了吧!

  清潭变出一个大水柱,将大家齐齐托出了深坑。出坑的那一刻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终于出来了!再不出来他们就要怀疑这坑是个死循环了!

  马甲马乙果然晕倒在了坑边,闻语把了把他俩的脉,道:“只是暂时晕过去了,并无大碍,马甲一时半会儿还醒不了,马乙应该快醒了。”

  九歌道:“马甲和马乙真的全是哑巴吗?”

  闻语笑道:“当然!谁没事装哑巴啊!”

  “确定?”

  “谁知道他俩真哑假哑!我连他俩是活人还是死人都不知道!等我见到家主,一定要好好问问马甲马乙到底是不是那天死的那两个蒙面人!”

  “咱们现在就去找他!”清潭道。

  月朗星稀,九歌他们赶到红枫镇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下巴快要掉下来了。

  只见镇上每一棵枫树都变成了血红色,都往下滴着鲜血!

  众人惊愕了好久好久,都不敢向前去看,九歌忍不住想去看看,清潭却拽住他,示意他不要动,然后飞到空中,念动咒语,无数水柱在空中窜动,然后齐齐落入红枫镇,将红枫镇淹没。

  但并未毁坏红枫镇里的任何东西,只是把鲜血全部洗干净了。

  鲜血是洗干净了,但最可怕的还在后面,清潭想要把染了血的脏水灌到螺清潭里时,突然发现水中竟翻滚着数十具尸体!

  她忙把尸体放到地上,让大家来察看。

  闻语一具具看下来后,叹了一口气:“连一点点轻微的气息都没有了。”

  九歌突然想到他见到第一棵红枫树时,树上掉下来一具尸体,清潭说那是闻语,她杀的。

  清潭道:“没有小除的尸体!我去看看小除怎么样了!”

  九歌道:“我跟你一块去!”

  于是清潭挥一挥衣袖,用水流将他来到了红枫客栈。

  小除果然在,九歌看到他时并没有哭,确认了一下他还活着后,便想带他离开。

  清潭却守在门口不动,九歌问:“不走吗?”

  “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呃……”

  “你跟过来,不就是想问我什么的吗?”

  九歌的确是想问她事的,但眼下还是把小除带出去重要,这地方邪门得很,呆久了怕对小除不利。

  “你不用担心他,我已封住了他的灵魂,他不可能死!”

  “好,第一个问题,白礼是人还是鬼?”

  “鬼。”清潭干脆地说。

  “鬼?”

  “这个说来话长,而且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难道他是你安排在小除身边的奸细吗?”

  清潭听到这话有点不高兴:“你不用知道为什么,你只要知道,我绝对不可能害小除!”

  “好,下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拥有肉身的?”

  清潭笑了笑,道:“你终于问到关键问题了!”

  “你被母亲掐死后一直是鬼魂,怎么突然就有了肉身?还替螺音当了晰风岭岭主,不说那些鬼,只说那些红枫镇镇民,他们难道不怀疑吗?”

  “闻语又是怎么活的呢?”清潭道,“她可是被我杀死了啊!”

  “等等———”九歌发现闻语的死法和刚刚那些人的死法一模一样!都是血肉模糊,染红枫树。他看着清潭的脸开始冒出了冷汗,“难道刚刚那些人,也是你杀的?”

  “不是,闻语是因为长时间中着红枫镇的咒语才死的,至于她为何会变成那样,我只能说,那是红枫镇特殊的祭祀方式。”

  “祭祀方式?”

  “对,据说将死者放到枫树上,若鲜血能染红一整棵树,便能顺利升天。他们对螺清潭上浮着的尸体也是这样,之后那些死去的人就活了过来,成了红枫镇镇民。不过不知这次是怎么回事,竟然有这么多人,红枫镇所有的树都被染红了!刚刚我注意到他们自己也挺惊讶的,感觉他们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应该是他们的幕后主使干的吧!可能是鸟妖,也可能是鬼王。是鬼王的可能性大一点,因为这种起死回生的本事,除了他和神君,不可能有第三个人会。如果我没猜错得话,闻语也是这样重生的,她身上应该也有格子印记。”

  “那你呢?你是怎么复活的?”

  “我是被小除救活的!”清潭妩媚而神秘地笑了笑,没等九歌再问,便拂袖引出一股清流,将九歌和小除带回了刚刚的地方。

  “这些人应该都是误入红枫镇的人,可这里如此偏僻,怎么会突然来这么多人?”清潭奇怪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