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冰层下的绿茵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572 2019.09.18 17:21

  父母长什么样子,九歌已经记不清了,他和父母只有几面之缘,且总是和痛苦的事情相关。

  他刚回到榆荫下的时候,听说鸟妖住在不化雪山上,他那时还不知道鸟妖的厉害,便立刻呼吁大家到雪山上抓鸟妖。不化雪山本就危险,在雪山上抓鸟妖更是难上加难,没有人愿意跟他,小除也劝他不要轻举妄动。可他觉得没什么,便偷偷上了雪山。

  爬了大半天,他才后悔起来,雪太厚了,走起来非常艰难,一不小心还会陷进深坑里。他只好返回,否则真的会死在山上。

  但这时他看到脚下有一大片透明的冰,而冰下有一片绿色,十分葱郁。

  他感到奇怪,想打破冰层下去看看,可冰被人下了封印,他无法凿开。

  他想找个东西标记一下位置,以便下次来时能快速找到。

  正想着,脚下的冰猝不及防地碎了,他跌了下去,并没有摔疼,因为土地十分柔软。他站起来,发现四周树木苍翠,绿草如茵,跟不化雪山的冰冷苍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了一会儿,突然有个声音传入他耳中:“你是什么人?”

  九歌一看,原来是个小少年,举着一根树枝,凶巴巴地指着他。

  九歌笑了笑,握住小少年不停颤抖的树枝,道:“拿都拿不稳,你还想打我啊?”说完使劲地把树枝从小少年手里夺了过来,他扬起树枝,想吓唬小少年,可小少年却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吗?”九歌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不耐烦地道。

  这时走来一男一女,男的高大魁梧,女的英气飒爽,九歌被他俩身上的气质惊到了,但他没有害怕,大大方方地行了个礼。

  “我姓秦名九歌。”

  男的声音洪亮地道:“我姓林,你叫我林叔就好!”

  “林叔好!林阿姨好!”九歌道。

  林叔把小少年拉到自己身边,道:“这是我儿子,林载言。”

  “你好!”九歌道,此时他和榆荫下的所有人都还不知道鸟妖名叫林载言。

  林载言也行了个礼,没有说话。

  林叔突然脸色冷峻起来,说:“你手里拿着的可是难追剑?”

  九歌点点头。

  “这剑不应该只有鬼———只有我儿子载言才能动的吗?你是怎么得到它的?”林叔问。

  九歌一本正经地道:“我也忘了。”

  林叔还要问,林载言突然做了个吃饭的手势,林阿姨道:“我去给你们做饭,咱们慢慢谈!”

  林叔却没有终止话题的意思,依旧不依不饶地问:“不化雪山鲜有人来,方才我看你在上面徘徊,还拿着难追剑,便放你进来了,你是哪里人?迷路了吗?”

  九歌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养的鸟丢了,我来找它。”

  林叔和林阿姨盯了他好久,觉得他没有撒谎,便笑了笑,道:“原来是这样啊!进来坐坐吧!”

  九歌一边跟他们进屋,一边奇怪刚刚自己为何会那样说,他那时完全不记得自己养过鸟。

  虽然林氏一家不像坏人,但九歌还是心存警惕,妖怪最擅长伪装了,看起来越是善良的妖怪就越邪恶。

  林阿姨对林载言说:“你去把你爹放在树上晒着的柴火拿下来!”

  林载言点点头,离开了。

  林叔道:“我再砍点新柴火晾上去!”

  林阿姨点了点头,对九歌道:“我们这里资源匮乏,不知道你能不能吃惯我做的饭。”

  九歌笑道:“肯定能,我不挑的!”尿泡嘴上这么应着,心里却在想待会该怎么推辞他们的好意。这里只有他一个人,而且没人知道他在这里,假如林氏一家毒死他,短时间内根本不会有人发现。

  他接着问:“你们为何住这里呢?”

  林阿姨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我们杀死了上一个使用你这把剑的妖怪,他已经魂飞魄散了,但还有残存的邪气,我们怕会影响到世人,便亲自留在这里封印邪气。”

  “是什么妖怪?”九歌问。

  “唉,是一个很可怕的妖怪。”

  “有名字吗?”

  “有,不过说起来你应该不会相信。”林阿姨突然转移了话题,“你这小伙子长得结实,一定很喜欢吃肉吧?”

  九歌点点头,又慌忙摇摇头,他听说鸟妖吃人肉,他害怕他们会骗他吃人肉,然后最后连带他给炖了。于是他笑了笑,说道:“最近在练功,不能吃肉,我不饿的,您简单做些菜吧!”

  林阿姨说:“那怎么行,有客人来,是一定要用肉款待的!”

  “我在练功……”

  “偶尔一次没什么的,我也是练过的。”

  “好的,那谢谢阿姨了!”九歌只好道,他有些后悔来这里了。

  林阿姨提着一块肉来到外面,见锅炉还没被点燃,便喊道:“载言!你怎么还没点着火啊?”

  林载言和林叔正在树下谈着什么,听到林阿姨的话后一惊,冲九歌莫名地笑了笑,林载言爬上树,把柴火拿下来,走到锅炉旁,点着了火。

  林阿姨去一旁的菜地采了些菜,笑嘻嘻地对九歌说:“我这里光线不强,菜生长得不是很好,还请见谅!”

  阳光透过冰层射到这里后,的确很弱,九歌道:“没事没事,其实我不饿———你们知道怎么走出雪山吗?”

  “先吃饱饭再说,你能爬到这,说明已经爬了好久了,说不饿肯定是假的!”林阿姨笑道。

  也许林阿姨是一片好意,但在九歌看来却有些故意为之,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头顶冰层很结实,硬闯出去应该不行,得想个办法让他们放他出去才行。

  林载言和林叔砍柴去了,九歌想帮他们,林阿姨却让他坐在锅炉边,道:“你大老远来,怎么能让你忙呢!来,坐下,跟我聊聊你们那里吧!你是榆荫下人吗?”

  九歌点点头:“你知道榆荫下?”

  “当然知道,我虽不是榆荫下的人,但杀那妖怪时路过那里住过几日。看你这年纪,该结婚了吧?”

  “啊,没有没有。”

  “这可得抓紧啊!”林阿姨突然叹了一口气,“我这个孩子,注定是孤独一生啊!”九歌刚想安慰一下她,她便突然精神起来,说道:“你们榆荫下的酒特别好喝!”

  九歌道:“那当然,您喝过?”

  “当然!我喝得比男人还多呢!”

  九歌有些惊讶,在榆荫下,女人只能在特定的时间抿一口酒,其余时间若是喝了,被人知道后就会被人骂无德。

  他突然想起在酒馆里听到过一个女人喝好多酒,几个壮汉都喝不过她的故事,当时他还不信,现在看来竟然真有此事。

  “我敢保证,您是榆荫下喝酒最多的女人!”

  “那是自然!唉,不过那又怎么样呢,现在是滴酒不沾了,我就好好守着丈夫和孩子吧!”

  “你们打算一辈子住这里吗?”

  “对。”

  “可林载言他还小,应该出去走走啊!”

  “他白天会出去走走的,而且最近越发向往外界生活了,经常一连好几天不回来,这次你来得巧,他正好在,若是平常,根本就见不到他人影!我不希望他做什么大事,只要开开心心地过一生就好了,别像我们,天天斩妖除魔,最后落了个什么下场?唉!”

  “其实他有你们陪着也挺好,我都忘了我爹娘长什么样子了。”九歌笑道。

  林阿姨一惊,问:“他们———去世了吗?”

  “啊!”九歌灵光一闪,突然找到了离开的借口,“您一家这样款待我,我很感激,但是我已经好久没见到我的爹娘了,都快忘了他们长什么样子了!而且———而且他们也在等我回去吃饭,若回去晚了,他们会着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