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两个梦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114 2019.08.18 14:42

  “咕咕咕!”小红雀见九歌来,立刻飞到他耳边,示意他去那片草地上。

  九歌会意,走进那草地。

  草地里更加温暖,温暖得九歌有点犯困,若身边没有皑皑白雪,九歌根本想不到他此时正在雪山中。

  他躺下来,看着天边夕阳染红天空,小红雀在他眼前飞了一圈后停在他脑袋旁边。

  “小红雀,你会飞了?我记得你以前不会飞的,总是跳来跳去的。”小红雀没有出声,九歌又问,“那以后如果你修炼成了人还会飞吗?”

  小红雀依旧没有出声,九歌侧过头来看它,发现它双眼禁闭,已经睡着了。

  九歌一笑,心道:“真是只懒鸟!”

  真是太舒服了,他闭上了眼,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了。

  他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是在秦家,应该是清晨,他坐在窗边的书桌前百无聊赖地转着毛笔,小红雀想帮他把卷着的纸铺开,可怎么卷也卷不开,最后竟把自己卷纸里了,九歌哈哈大笑,展开纸,抱起小红雀,嘲笑它是只大傻鸟。

  铺开纸,一阵懈怠感袭上心头,又看到一旁厚厚的一摞书,九歌心里更加难受了。他最讨厌抄书了,偏偏程凰还最喜欢让他和阿奏抄书,因为他俩无事时总爱闹腾,特别吵,抄书能让他俩安静下来。

  “小红雀,我实在不想抄书了,那几本书抄得我都快背下来了!”话一说完,心里突然就不烦了,他有点奇怪自己的心境为何转变得这么快。然后他又看到了那一张纸和那一摞书,心情再次低落下来。

  “唉,待会再抄!小红雀,我教你写字吧!”

  “咕咕咕?”

  “你做了人以后肯定要写字的,否则会被别人看不起的———诶,不过你要是修炼成女子的话,目不识丁倒也没什么,反正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谁要敢说你没文化,我就打死他!”

  “咕咕咕!”

  “小红雀,你到底想修炼成女子还是男子啊?”

  “咕咕咕……”

  “对了,你修炼成人是一下子就变成人,还是一点一点改变呢?会不会某一天我醒来会发现你长了一只人的手?然后再长出人的脚———”

  “咕咕咕……”

  九歌想象了一下长着人类手脚的小红雀,摇了摇头,道:“你还是一下子变成人吧!”

  “咕咕咕……”

  “哎!”九歌拿起笔,问,“教你写什么字好呢?写名字吧!先写你的———小红雀。”九歌一笔一划地写着,眼神中透露着十分的认真。

  “写好啦!”九歌抬起笔,看看纸上的“小红雀”三个字,突然感慨了一声,“我字怎么写得这么好看!”又拿起纸反复看了看,“啧啧,太好看了吧!”

  “咕咕咕……”

  “小红雀,这是你的名字,小———红———雀———”

  “咕咕咕~”

  “然后再教你写我的名字,秦———九———歌———”

  “咕咕咕~”

  “小红雀,我再给你写欠揍的名字吧———啊,不,才不写他的呢!你要是修炼成人了,千万别和他玩!”

  “咕咕咕!”

  九歌托起腮看着窗外的小香椿处,愣了一会儿,目光无意间飘回那摞书上,心情再次沉重起来,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八个字。

  小红雀看了后咕咕了几声,九歌心情突然又好了起来,他望着小红雀,笑道:“你这鸟还真神奇,看一眼心神就能清静!”

  他想到两句曾在书里看到的诗句,这两句并非出自同一首诗,但拼凑在一起却非常不错,他便写了下来。

  在梦里,九歌清晰地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但醒来后就忘了,怎么也想不起来,只知道和林载言有点关系,但究竟是哪方面的关系,他也想不起来了。

  做完第一个梦,他飘忽了一阵子,不知身在何方,最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处于一片黑暗之中,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他双手紧紧交叉,紧张地盯着眼前的黑暗。

  一抹红色突然出现,一阵欢快的咕咕声传入耳中,小红雀扑腾着翅膀朝他飞来,他大喊着“别过来别过来”,可它像是没听见一样,依旧义无反顾地飞向他。

  突然,他紧紧交叉的手中出现了一把短刀,使得他的左右手被迫分开,左手不受控制地松开,右手紧紧握住了短刀!

  然后,刺向了小红雀。

  没等短刀刺完,九歌就满身是汗地醒了,把第一个梦忘了一大半,只记得第二个梦里的恐怖惊悚。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刺”小红雀了。

  他怀疑会不会和三碗打得虎酒馆里的酒有关系,因为他第一次见到自己刺小红雀就是在喝下那里的酒之后。

  当年他有没有喝下三碗酒呢?难道没喝?所以现在留下了“后遗症”?

  他寻思着等出了雪山后一定要找人问问,可又想到,当时他喝酒时在场的只有柳德音和那店小二两人,店小二如今已经换了,店老板柳德音也不在了,不知她去了哪里。人都走了,这下该问谁呢?

  哦,还有小红雀,它也在场,它应该知道。

  “小红雀,你还记得咱俩曾经在三碗打得虎酒馆里喝过酒吗?”

  “咕咕咕。”

  “那次我喝了几碗酒?”

  “咕咕咕……”

  “一碗?”

  “咕咕咕!”

  “两碗?”

  “咕咕咕!”

  “三碗?”

  “咕咕咕!”

  “不是三碗?”

  “咕咕咕!”

  “那是四碗吗?”

  “咕咕咕!”

  “难道是十碗?”

  “咕咕咕!”

  “都不是吗?我到底喝了多少?难道———没喝?”

  “咕咕咕!”

  “唉,你可能也记不得了吧!”

  “咕咕咕……”

  沉默了片刻,九歌犹豫地问:“小红雀,你会不会做梦?”

  小红雀没吱声,九歌想自己真是莫名其妙,怎么能问这种问题,这世上只要是活的东西,谁不会做梦呢!

  “咕咕咕。”小红雀突然答道。

  “会?那———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可怕的梦———嗯———嗯———被人———被人杀了那种———你———你应该没做过吧———呃……”九歌结结巴巴地说。

  小红雀语速缓慢,似乎也很犹豫地说:“咕———咕———咕———”

  “没有?”九歌道,“那太好了,你可别做噩梦,太可怕了,我都觉得可怕,你这么一只小小小鸟胆子肯定特别小,要是被吓到了可就不好了!”

  “咕咕咕……?”

  “小红雀,你好厉害,能化掉这里的雪!”

  “咕咕咕!”

  “天快黑了,咱们得赶紧下山了!”

  “咕咕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