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不化雪山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028 2019.08.17 22:43

  诡毒棒的毒性很大,而且发作速度很快,仅仅过了几分钟,九歌已经开始痛苦地抽搐了。

  “啊———啊———”一口血堵在九歌嗓子眼里,堵得他无法说出话来。

  慨慷焦急万分,却束手无策,最后只得扑向柱子精,恶狠狠地骂他,逼他交出解药,可柱子精却始终悠哉悠哉地说:“我说了,此毒无解。”

  “咕咕咕……”小红雀落在九歌旁边,急切地叫着,它不会解毒,也想不出办法,只能期盼能出奇迹。

  慨慷打了柱子精一拳后再次回到九歌身边,九歌痛苦地想要站起来,他忙扶起他,并连连说着“小心”。

  “你到底有没有解药?”九歌含糊不清地问柱子精。

  “没有。”柱子精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有也不给你!”

  “给我!”痛苦使九歌脾气变大,若他有力气,定会把柱子精捶成烂泥!

  “如果他死了,我就把你也弄死!”慨慷厉声道。

  “我已经是个死人了!”柱子精道。

  “那———那就让你魂飞魄散!”九歌道。

  “九歌可有一把难追剑,像你这种低等妖怪,一剑就能让你魂飞魄散!”慨慷道。

  “我不怕!即使粉身碎骨,我也是为了复仇而死的!”

  “复仇?你为谁复仇?”九歌质问道。

  柱子精轻蔑而愤怒地看着九歌,道:“你杀了鬼王!”

  “我?”九歌愣住了,“我什么时候杀了———我怎么可能杀得了他!”

  “你是杀不了他,可你骗得了他!你装作一脸单纯地对他笑,让他软下心来带你回家。之后他全心全意地对待你,和你说了好多好多话,可是你却君子面小人心,在他笑得最开心时暗杀了他!”柱子精亢奋地吼道。

  他吼声太大,以至于吼完后的安静显得有点突然,半晌,九歌难以置信地问:“鬼王———是林载言?”

  “没错!”柱子精斩钉截铁道,“九歌!鬼王那么天真地相信你,殷勤地款待你,你怎么能杀了他?!”

  九歌的火气蹭地一下就冒了上来,一口鲜血也“哗”地喷了出来,他强忍住剧烈的疼痛,吼道:“他杀我父母,杀我师父,灭了秦家满门!他死一万次都难解我心头之恨!”

  柱子精道:“那是他们罪有应得!”

  “他们罪有应得?那林载言更是罪有应得———不,他怎么样都无法偿清手里上千条人命!”

  “我不管!我只站在鬼王这边!我只知道我要为鬼王报仇!”柱子精坚定地说,仿佛是在发一个很庄重的誓言。

  “咕咕咕!”小红雀突然叫了起来,叫声中充满了警告,但九歌没听见,一时怒火攻上来,竟昏迷了过去。

  隐隐约约中他听到一句话:“是属下的毒下得过重了,让他提前昏迷了过去!”

  九歌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座雪山上,如果他还在榆荫下村,那这雪山应该是他第一次见到父母和林载言的那座。

  这座雪山很奇怪,太阳天天照着它,它的积雪却始终不见消融,而且据说上一次下雪还是在十几年前,所以榆荫下镇的人们给它起了个简单直白的名字,叫“不化雪山”。

  而让九歌奇怪的是,这雪山明明白雪皑皑,他却觉得没有像大家形容的那么冷。他记得他和大家第一次来这雪山时,大家都被冻得直打哆嗦,只有他没什么事,甚至觉得这里温暖如春。那时的雪山比现在还要暖和,如果以现在的温度把雪山现在的季节定为初冬,那么那时雪山的季节就是仲夏!

  这时突然刮来一阵大风,刮得九歌摔倒在地。他本以为被柱子精刺伤的部位会摔疼,可扯开衣服后,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伤口。

  “奇了怪了,那柱子精明明刺中了我的,而且,我不是中毒了吗?怎么现在还活着?难道我这是来到了天堂?或者刚刚的一切是一场梦———不,也许现在我还在梦中,等我醒来应该会躺在秦家的床上———该怎么从梦中醒来呢?哦,对了,慨慷呢?”慨慷不在,“如果我这是死了或者是在梦里,见不到慨慷倒也正常———不对,慨慷不应该在给我施展拉昔术吗?他怎么不叫醒我?施法期间施法人和受法人是都不能睡觉的啊!”

  九歌想不明白便不想了,眼看着天色渐暗,他应该赶紧下山找个地方住宿。

  可雪厚得很,走起来十分艰难。

  雪山是极容易迷路的地方,虽然以前九歌来过几次,但他根本记不得路。再说了,白雪茫茫一片,就算刻意去记,也很难记住路。

  可是九歌走着走着,突然生出一种熟悉感,这种熟悉感很奇怪,四周全是白雪,他不记得这里,但就是觉得这里很熟悉。

  他想着想着,突然头疼了一下,之后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小男孩的身影。

  小男孩穿着并不厚的衣服,在雪地里艰难地挪着步子,他冻得双腿麻木,喘不上气来。

  九歌虽然并不是很冷,但脑海里的雪下得是那么大,小男孩是那么的冷,他在雪里地跑啊跑,冻得哭不出声。

  那是雪山哪一场雪呢?

  风刮得小男孩脸生疼,雪也灌入他的衣领,九歌真切地感受到了小男孩的痛苦,真是生不如死,痛苦到九歌甚至觉得活着太难了,还是赶快死了吧!

  正当小男孩快倒下时,白茫茫的雪地里突然出现了一抹红色,他忙过去看,发现竟是一只红色的小鸟!

  九歌惊讶极了,那鸟分明就是小红雀!

  他想看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可小男孩已经从他脑海里消失了。

  “那小男孩是谁?难道是我吗?可我怎么会想起这个?难道不用借助慨慷的拉昔术,我也能进行回忆吗?”

  他又走了几步,突然看见一小片绿色,看久了白色,这抹清新的绿色让他有些兴奋,他不明白这里怎么会有绿色,走近一看,发现原来是那里的雪化了,露出了下面的绿草地。

  在绿草地中间还卧着一抹红色,正散发着柔和且温暖的红光,红光将雪慢慢融化掉了。

  “小红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