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小红雀

木子若溪

  • 轻小说

    类型
  • 2019.08.06上架
  • 20.68

    连载(字)

33位书友共同开启《小红雀》的轻小说之旅

学徒书友20190928200033333 见习blzwang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鸟妖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444 2019.08.05 13:28

  “你在笑吗?”

  “在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这样对你,你也笑得出来?”

  “为啥笑不出来,我可是出了名的乐天派,从没哭过,也没伤心过,我快乐得记不住半点痛苦!”

  秦九歌笑嘻嘻地说完这句话后,四周突然安静下来,坐在旁边的那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冷面少年沉默了半晌,突然满眼笑意地看着他,道:“你笑起来真好看,我想一直看你笑!”

  “啊?”他突然的笑和这句肉麻的话弄得秦九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盯着他道,“呦,笑了啊,我还以为你面瘫不会笑呢!”

  冷面少年浅浅一笑,没有答话。

  秦九歌为了表示亲切,往冷面少年身边靠了靠,搂住他的肩膀,道:“会笑就要经常笑嘛,别老丧着个脸,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我会笑的,我———”冷面少年话还未说完,秦九歌手中藏着的短刀便不偏不倚地刺入了他的心脏,“你!”

  “我怎么了?林载言!你屠我满门,害我父母,杀我恩师,辱我至交,恶事做尽,祸害苍生,活该受死!”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啊!”

  林载言很明显地泄了一口气,身体渐渐无力,秦九歌心神莫名地恍惚了一下,赶忙定了定心,怀着极大的恨意,拼尽全力,死死地握住短刀。

  林载言是鸟变的妖怪,他挖空了榆荫下镇附近的一座山,在里面养了成千上万只鬼魂,时不时地放出来祸害人间。这都是秦九歌听别人说的,他小时候曾在榆荫下生活过一段时间,过得十分快乐,快乐得记不住任何痛苦的事。十九岁时,他的师父姜辣说要带他和师弟穆慨慷去远方深造,这一去就是两年,他和穆慨慷曾无数次请求师父带他们回榆荫下看看,但总是遭到拒绝。前几天师父不知怎么的就想开了,带他俩回来了。

  回来的第一天,秦九歌和故人叙了叙旧,了解到榆荫下镇还算安宁。但第二天早上,就传来了有鬼杀人的消息,之后这种事情频频发生,最后查到是鸟妖林载言在作怪。

  本来秦九歌与林载言无仇无怨,只是跟着大家一起对付他,谁知这林载言后来竟对他做了那么多令人发指的事,他当然不能任他欺负,与众人布下陷阱,终于引他入局,将短刀插进了他的心脏。

  林载言不想死,握住短刀往外拔,秦九歌屏息凝神,生怕被他战胜。

  “我不能死!”林载言突然吼了一句,“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像你这种十恶不赦的坏人,活该死得透透的!”

  “求你……”

  “求我?林载言,全世界的人都在求你放过他们的时候,你放过他们了吗?实不相瞒,我都替这把短刀感到耻辱!竟然沾了你这种恶人的鲜血!”

  林载言心口汩汩流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衣,秦九歌看着这红白相间的情景,心突然莫名地被触动了一下,但关键时刻无暇深思,凝了凝神,再次将精力放在短刀上。

  可秦九歌发现他已经无法集中全部精力了,心越来越乱,脑海里闪过很多很多似曾相识的场景,而处于那些场景中的他,竟全是痛苦万分的。

  秦九歌一直都只能记住快乐,而记不住痛苦,他曾经为此奇怪过,一个活在世上的人怎么可能没有过痛苦,但后来他甚至连感到奇怪的痛苦也不记得了。

  此刻那些被他忘记的痛苦回忆像洪水一样朝他压来,他渐渐无法专心致志,握着短刀的手已经在颤抖了,他搂着林载言的那只胳膊开始发力,勒住了他的脖子。

  这时林载言突然吐出了一口鲜血,眼神凄楚地笑了笑,道:“没想到我还能被你抱在怀里。”

  这句话如一把刀子猝然刺入秦九歌的内心,他头晕眼花,实在难以忍受,再也握不住短刀了。

  还好此时林载言气已断,魂魄离开了肉身,魂魄是透明的,人是无法看到的,秦九歌凭感觉朝某个方向扔出了“捆魂索”,捆住了他的魂魄,这样就能看到他的魂魄了。

  之后,只听得百鬼哀嚎,锋刀利剑斩断千魂万魄,一阵喊打厮杀后,又突然陷入一片寂静,秦九歌松了一口气,知道人间又重新归于安宁了。

  过了一会儿,有一群人进来了,为首的是穆慨慷,他看到秦九歌已捆住了林载言的魂魄,笑道:“厉害啊!”

  随后榆荫下最负盛名的修仙世家程家家主程加减赶了过来,问秦九歌:“你怎么样?”

  “我没事!”秦九歌道。

  穆慨慷道:“他没事!他啥时候有事过!”

  “跟这大恶魔斗,你敢说你一点伤没受?”程加减道。

  “真没有!”秦九歌为了证明自己没事,便蹦跶了几下,他的确没有受伤,只是头有点疼。

  程加减道:“幸好没伤到你,你要被那个魔头伤到,那痛苦能叫你记一辈子!”

  穆慨慷道:“拉倒吧,他一向记不住疼痛的,你不说过他连你不小心把他手指划破的事都不记得了吗?”

  “那是多小的小事啊,我都快忘了,他当然更记不得了!”

  他们将林载言带到榆荫下镇中心的高台上,大家都围过来,咒骂声响彻云霄。

  此时是炎热的夏天,天空中却飘着片片雪花,大家都很奇怪,议论了片刻,又把注意力转到了林载言身上。

  林载言被捆着,连话也说不出来。程加减大声道:“废话不多说!今日我们便要将妖孽林载言魂飞魄散!”

  “好!终于要死了!”

  “这样的妖怪,死一万次都不足以为惜!”

  “只可惜了那些被他害死的人!”

  在众人的欢呼声与哭泣声中,程加减冲秦九歌做了个“开始吧”的手势。秦九歌搓了搓手,举起那把名为“难追”的神剑。此剑曾是榆荫下镇的宝贝,珍藏于贤真寺庙,几千年来一直插在剑鞘中,无人能拔出。后来这剑就到秦九歌手上了,但他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拔出这把剑的了,只记得大家见到他手上这把剑后,便开始奉他为神明。

  开始行刑。

  “一!”

  毫不犹豫地刺入林载言的魂魄,想要拔出来时,秦九歌却又开始头疼起来,无数杂乱的记忆又在他脑海中闪现。

  他的脑子像是一道大坝,而使他头疼的那些纷杂碎片则是想要破坝而出的洪水。他极力振作起来,抽出难追剑。

  “好好!”台下人鼓掌欢呼。

  林载言是鸟变的妖怪,魂魄自然与凡人不同,秦九歌估摸着至少要刺十剑才能彻底使他灰飞烟灭。

  雪越下越大。

  林载言一直在不停地挣脱,秦九歌有点担心捆魂锁会被他挣断,稍微定了定神,心想早做早完事,杀了这妖孽,以后就可以在榆荫下镇安居乐业了。

  他再次举剑刺向林载言。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每刺一剑,秦九歌就越头疼,越来越多的记忆涌入他的脑子,他一时消化不动,头疼欲裂。

  “十!”

  只要再刺一剑,林载言就会魂飞魄散。

  可秦九歌疼得再也受不了了,握着难追剑的手一哆嗦,没刺中林载言,倒把捆魂索砍断了。

  秦九歌两眼一黑,栽倒在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