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与螺音猪搏斗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142 2019.08.25 15:39

  事有蹊跷,小除听了白礼的话前往晰风岭,清潭听了白礼的话在这里等待,是谁指使白礼这么做的呢?白礼那么憨厚老实,怎么也会玩弄人呢?

  九歌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叫穆慨慷的人?”

  “没有。”

  “没有?那这就奇怪了!”白礼让他们赶到这里来的理由就是慨慷和那有智慧的鬼怪,九歌又问“那你这里有没有鬼怪出没?”

  清潭一愣,有些不自在地说:“有啊。”

  “你知道格子印记吗?”

  清潭有些吃惊,问:“你知道?”

  “知道,被林载言邪气感染的人身上都会有格子印记。”

  “谁告诉你的?”

  “白礼说是你让他告诉我们的。”九歌发现清潭咬了咬牙,“怎么,这件事不应该告诉别人吗?”

  清潭笑道:“当然应该,不过你可别告诉别人了,我怕大家知道了后会成天扒人衣服看谁身上有格子印记,那样多不好!”

  “要是为了将鬼怪赶尽杀绝,那样做有何不可?”

  清潭突然道:“那你是想扒开我的衣服看我有没有格子印记吗?”

  她语气冷酷,但莫名的勾人,若不是顶着一张老太太的脸,九歌肯定会心跳加快,真是的,这么年轻的身材和声音,怎么顶着张老太太的脸!

  九歌忙摆摆手,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清潭笑了笑,九歌尴尬极了,为了转移话题,他一急之下想出了一个问题,“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黑衣人?”

  他心里一直担心小红雀,昨晚那黑衣人面色不善,临走时还狠狠地掐着小红雀,不知道他会把它怎么样,只希望不要折磨它才好。

  “穿黑衣服的多了去了,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

  “就是———蒙着面的。”

  “小偷?”

  “应该不是,他没偷别的,只把我养的鸟偷走了。”

  “那我知道是谁了!我这里有一个人,极其爱鸟,若是他心仪的鸟,即使卸半条腿也要得到!”

  “带我去见他!还有,白礼应该也在你那里吧?我要亲自找他问清楚!”

  “我也要找他呢!他怎么能这样玩弄我!我还奇怪小除怎么突然会找我,谁知竟然是个圈套!”

  “那咱们现在就去找他们吧!”

  “可以,但你再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

  “你快问!”九歌以为她要问点什么很关键的问题,谁知她竟拿出小除的海螺,问:“这海螺他一直带在身上吗?”

  “我怎么知道,我也是最近才看到他拿出来。”

  九歌一心急着要见人,清潭则一脸深思地抚摸着海螺,似乎在想什么事情,九歌刚想提醒她不要吹海螺,可她却已经将海螺放到嘴边,心不在焉地吹了一声。

  不好!九歌心想,客栈外果然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看样子是螺音猪从马车下面出来了。

  九歌吓得忙拉起清潭,急切地说:“走走走!”

  他将一脸疑惑的清潭拉到二楼,躲在栏杆后面偷看螺音猪。

  只见螺音猪旋转着耳朵,在院子里翻来覆去,土地被它钻得惨不忍睹,耳朵旋转之处,全都碎成渣渣。

  清潭惊讶地小声问:“这是什么东西?”

  九歌害怕地做了个“嘘”的手势。

  螺音猪像是听到他俩说话了一样,突然停下来,然后奔向了一楼。

  一阵叮叮咣咣的响声过后,螺音猪突然又跑到了院子里,停在那里不动了。

  九歌和清潭正不解时,脚下突然一陷———原来是螺音猪把整个客栈都给拱塌了!

  九歌心想这下得摔惨了,又想到摔下去后螺音猪肯定会追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猪耳朵绞死,他宁愿摔死也不愿被绞死。

  但他并没有被摔死,还没落地就看见下面突然升起一个水柱,托起了他。

  他看到清潭立在空中,脚下踩着两滩水。

  他不敢站起来,清潭说:“你尽管站起来,水会一直托着你。”

  他站起来,往前伸了伸脚,果然有一部分水移到他脚下,他不禁道:“好神奇!”

  螺音猪的一声嚎叫使他吓得一哆嗦,他一时没站稳,眼看着又要摔下,幸好那水柱很及时地移到了他身下。

  清潭挑起一条细细的水带,在螺音猪旁绕了绕,螺音猪凶狠地用耳朵绞着水带,但水毕竟不是固体,绞碎了还会恢复原样。

  螺音猪见绞不碎水带,气得一跃而起,竟直直地向九歌奔来!

  怎么还是抓着他不放!水带又不是他弄的,它为啥老跟他过不去?

  不过清潭一个姑娘家应该没有对付螺音猪的力气吧,九歌拔出难追剑,心想先刺伤它的腿,让它无法走动!

  若执剑者不使用法力,难追剑还是一把普通的剑,只能伤人肉身,不能消散人的灵魂。九歌只想打伤它,给它点颜色看看,并不想使它魂飞魄散。小除好像挺重视螺音猪的,他自然不能杀死它。

  毕竟是杀过千尸万鬼的人,九歌对付一只猪还是毫不费力的,况且他在上方,占了很大的优势。

  正当他要刺中螺音猪的腿时,一道水光突然将他的剑打偏,清潭与水融为一体,围着螺音猪一阵旋转,最后把它困在一个圆形的水泡中。

  水把清潭脸上的胭脂粉黛都洗去了,她又变成了昨晚那个年轻的姑娘。

  九歌不仅咋舌,原来她并非老去了,而是化了精致的老年妆。

  她不知何时拿到了斗笠,抖了抖斗笠上的水,云淡风轻地戴上,活像一个江边垂钓的渔女。九歌心想长得这样清丽,难怪小除那块木头会对她动心!

  螺音猪被困在水泡中愤怒地嚎叫着,但水泡隔音效果很强,传到外面只是模模糊糊的几声。它试图破坏水泡,可刚打碎一处的水泡,立刻又有水补上来,它根本无法逃出生天。

  清潭一拂袖,又带起一阵浪花,将九歌和螺音猪卷走,带回了晰风岭。

  晰风岭和别处的山岭没什么区别,但这里有一潭清水,很是冷冽深邃,清潭就住在这潭水中。

  潭水下面是一个很大的宫殿,像人间的宫殿一样,有侍卫把守,还有宫女起舞。

  清潭将九歌也关进了水泡中,因为九歌并不能在水下呼吸,那水泡中没有水,只有空气。

  人们见清潭来,全都俯首称臣,行着大礼,待他们抬起头来,九歌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是昨天他撞到的那个人!

  再往人群中一看,阿录和阿鬼果然也在其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