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翠冰草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682 2019.09.08 19:27

  九歌本以为慨慷会主动说出他最近去了哪里,可慨慷并没有说,像是刻意隐瞒一样,他始终忙来忙去的,打断九歌的话头。

  九歌只好怀着疑虑,暂且不问他,小红雀出去撒欢去了,时不时地叼回来一些好看的石头。

  闻语的粥煮好了,她盛了三碗,给九歌和慨慷一人一碗,然后自己端了一碗,来到小除面前,想喂他吃饭。

  九歌道:“你先吃吧!等小除醒了再让他吃!”

  闻语忧心忡忡地道:“他这么久没有醒,肯定饿了。”

  “你担心什么啊!人家清潭都不担心!你快吃吧!要是清潭知道你喂他吃饭———”

  “我这是在救他!”闻语冷冷地回答。

  九歌被她冰冷的语气噎得说不出话,心想不知道闻语知不知道自己被红枫镇镇民曝尸的事,如果知道了,不知她和清潭会怎么闹。

  清潭也真是狠心,竟然把闻语杀死了。

  九歌尴尬地笑了笑,道:“小除命大,不会饿死的!你快吃吧,吃完再喂他!”

  闻语没有说话,小心翼翼地喂小除喝粥。

  这时慨慷说了一句:“这锅和碗是哪来的?”

  闻语道:“马甲马乙给的。”

  慨慷道:“别喝了,这碗被人下了毒!”

  “毒?”闻语吓得手一哆嗦,忙仔细察看那碗,末了,道,“没有毒啊!”

  “这碗被翠冰草擦拭过,翠冰草无毒,但若与血相融,便会产生剧毒。”

  “哦!我想起来了!”闻语恍然大悟,“这种草颜色翠绿,上面常凝着一层薄薄的草脂,远远望去,像结了一层冰一样,所以得名翠冰草。这种草十分娇贵,也十分狠毒,它生长在潮湿的地方,凝结的露水滑过草脂,便会染上剧毒,滴入土地中后,土地便会寸草不生,所有植物全都会被它毒死;它的草脂在与人血相融后会产生剧毒,严重的话能在刹那间要了人的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九歌在螺清潭中中的毒应该也是这种毒。”

  九歌突然想到马甲喂他喝水时,是用一种宽大的叶子盛的,他道:“啊!我用它盛过水喝!”

  “是的,可是你又没有喝血,怎么会中毒呢?”闻语奇怪道。

  “我体内有血啊!”九歌道。

  “草只是到了你的胃里,并未与你的血液相融,若要中毒,必须得喝血。”闻语道。

  “你想想你在中毒的时候有没有喝过血?”慨慷问。

  “没有啊,谁闲的没事喝血啊!”九歌又道,“哎?我吃过苹果!”

  “苹果?”慨慷问,“苹果沾了血吗?”

  “不知道啊———”九歌突然想到了血肉模糊的闻语。

  后背出了一身冷汗,他有些不自在起来。闻语被祭祀完后被人放到了棺材里,虽说她现在身上一点血也没有,但不知道她进棺材的时候有没有血,如果有血的话,棺材里的吃的很难不沾上点血。

  那他吃的不光是苹果,还有闻语的血!

  他突然升起一阵恶心感,努力压制下去后,只听闻语问:“你说你拿这种草盛过水喝?”

  “对啊,马甲给我盛的。”

  闻语道:“可是翠冰草很是娇贵,只生长在最肥沃最优质的土地上,不会长在像晰风岭这样全是石头的荒山上,所以马甲到底从哪里得到的这种草?”

  慨慷也道:“翠冰草如此珍稀,用它擦碗,可真是暴殄天物啊!”

  这时小除突然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大家忙围过去,关切地问:“终于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小除茫然地看看他们,问:“咱们这是在哪里?”

  “晰风岭外。”九歌回答。

  “啊,我睡了多久?”

  “挺久的,我也记不清时间了。”九歌道。

  “你回来了!”小除看着慨慷道。

  “是的。”慨慷道。

  “你去哪———”小除的话还没说完,慨慷就打断了他的话,对闻语说:“你还能再做点东西吗?别用那锅和碗了!”

  闻语道:“小红雀衔来几枝野果,先拿它充充饥吧!”

  慨慷道:“你俩先谈谈心,我去外面找找有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吃!”

  九歌道:“你小心点!别进红枫镇或者晰风岭!”

  慨慷头也不回地摆摆手:“放心吧!”

  小除吃了几个野果子后,闻语道:“我去红枫镇问问那些人这碗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他们有合理的解释,我从他们那再要点吃的来!”

  “那你可得好好检查检查上头有没有翠冰草和血!”九歌道。

  闻语道:“当然!身为医师,疏忽了一次就不会疏忽第二次了!”

  九歌想说一句“你疏忽的还少吗”,但看着闻语自信满满的神情,便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闻语刚走,小红雀就飞了过来,嘴里衔着一枝长着很多野果的树枝,小除接过来,笑道:“谢谢!”

  小红雀又飞了出去。

  九歌突然想起了被白礼调换的那封信,他道:“小除,那次我给你的信———被白礼换了!”

  “是吗?”小除并没有很惊讶。

  “是的!”

  “你确定是白礼换的吗?”

  “肯定是他!”

  “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因为———”

  “我知道信是白礼拿回来的,可给我信的人是闻语,所以我并不能确定到底是谁换的。”

  “白礼这个人不可信!我问过清潭,她根本没有请你来晰风岭!”

  “是吗?”小除这才惊讶起来,“怎么可能!”

  “小除,你真的记得关于晰风岭的一切吗?”

  “我本来是忘得一干二净的,不过在榆荫下那场大火里时,我应该是受到了大火的刺激,突然就想起来了!那日我带人来到晰风岭寻找鸟妖的残魂,遇到了清潭,她热情地招待我,离别的时候她告诉我后会有期。”

  “啊?就这些?没别的了?”

  “哦,还有,她还派一个黑衣人送了我一程!”

  “你看到那黑衣人的脸了吗?”

  “他捂得很严实,根本看不到。”

  “你回来的时候只有一个黑衣人陪你吗?”

  “对,清潭执意要留我,我便让大家去别处找鸟妖去了。”

  “那屠林军近日有没有———有没有少人?”

  “死了两个。”

  “什么时候?”

  “在雪山。”

  九歌沉默了一会儿,道:“对不起。”

  “你别这样,没什么好对不起的!他们的死和你没关系!”

  “可是他们是因为找我才死的。”

  “不,他们是去找柱子洞才死的!”

  “嗯。”

  九歌怕小除刚醒来说太多话会消耗精力,便不说话了,小除话却很多,总想挑起话头和他聊。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小红雀回来了好几次,九歌望着它一身红羽毛消失在蓝天下,道:“小红雀不是鸟妖!”

  “我知道。”小除清晰地回答道。

  “那封信上写的是假的,有人居心叵测,想误导你。”

  “其实本来我就很怀疑那封信,一来那封信上没有署名和日期,而你一向是会把这些清清楚楚地标记出来的;再者,当我在雪山上看到你和小红雀在一起时,我就确定它不是鸟妖了!”

  “为什么?”

  “你觉得小红雀是鸟妖吗?”小除问。

  “不是。”

  “既然你觉得它不是,那我还有什么理由觉得它是呢?”小除笑道。

  “如果是我判断错了呢?”

  “以前你和它情深意切,这些大家都有目共睹,反正我不信它陪在你身边的那十几年间会带着半点歹心!九歌,它在雪山中救了你,又在大火中救了榆荫下,若是心怀不轨,又怎会如此大义凛然?”

  “榆荫下的大火真是它救的?”

  “是的,它引来天雷,以自己的血为代价,换来了一场雪。当火灭后我回到家,看到它所在的笼子被劈成了碎末,而它也伤痕累累,我们都以为它活不了了,可它还是坚强地活下来了。”

  “晰风岭也是它救的。”九歌喃喃道,之后沉默了起来,小除也没有再说话。

  九歌突然很想见见小红雀,想把它抱在怀里,对它说他很心疼它,以后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它,不会再让它受到任何伤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