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鬼哭狼嚎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551 2019.08.26 22:43

  这群人和昨晚在红枫镇客栈那群人是同一群人!

  九歌感到有些奇怪,他听小除说过晰风岭和红枫镇虽然离得很近,但两者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表面上和声和气,背地里恶言恶语,但现在看来,那群人好像很尊敬清潭,不知道是真的尊敬,还是假的尊敬。

  九歌在水泡里很难控制行走方向,所以清潭便牵引着他,那螺音猪暴躁得胡乱蹦跳,清潭死死地拽住它,才控制住了它。

  清潭面无表情地带着九歌和螺音猪走过人群,走到一个有两人高的海螺前。那真是九歌见过最大的海螺,他问:“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问完才想起来他在水泡里,清潭听不见他说话,可清潭却回答了他:“真的。”

  “你能听见我说话?”

  “当然能。”

  水泡是清潭做的,她当然能听见水泡里的声音,九歌看看另一个水泡里疯狂折腾的螺音猪,心想不知道清潭能不能听到它的声音,如果能听到的话,耳朵得多难受啊!

  海螺口又大又黑,仿佛一个会吃人的洞穴,九歌心想清潭不会带他进去吧?结果清潭还真的径直走到海螺口,毫不犹豫拉他和螺音猪进去了。

  眼前突然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经过一段长时间的黑暗与静寂,九歌突然感到身边的水在涌动,他刚想问清潭她要带他去哪,可话未出口,身边的水突然高速旋转起来,他只感觉一阵天翻地覆,五脏六腑仿佛飞出去了一样,转得天昏地暗,想呕吐却被冲击得连嘴巴也张不开。正当他觉得快要受不了时,突然眼前亮起一束红色的光,他吓了一跳,以为梦中刺小红雀的画面又要重演,紧接着他被狠狠地摔到地上,眼前接二连三地亮起了很多红色的灯。

  这里没有水,水泡自然而然地破了,螺音猪疯狂地冲撞起来,清潭不得不再把它制服住。

  这里幽暗极了,一眼望不到头,像是一个长长的墓道,墙壁和地上的砖头看上去破败不堪,时不时地闪过几只蜘蛛,还挂着很多红颜色的东西,不知是鲜血还岩石。

  “走。”清潭道。

  九歌问:“这里是?”

  清潭说:“活人觉得这里是坟墓,死人觉得这里才是人间。”

  九歌觉得她这句话既深奥又不深奥,反正他没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墓道长得很,九歌走得快要睡着了时,突然发现两边的墙壁从砖头变成了栅栏,他正疑惑,突然有一个血淋淋的东西扑到栅栏上,恶狠狠地冲九歌嚎叫着,紧接着前面成千上万只鬼怪都开始叫起来,叫声非常凄厉,如果听久了肯定能听死人,连清潭也捂住了耳朵,螺音猪更是被吼得呆住了,吓得瑟瑟发抖,动也不敢动。

  可奇怪的是,九歌并没有受到任何干扰,鬼叫声传到他耳中,竟变成了两个字:“鬼王!”

  他惊讶起来,难道清潭真的是鬼王?有可能,要不然她怎么有这么多只鬼?但是这里看着更像监狱,可能她是抓鬼的?

  而且清潭如果是鬼王,为何会听不得鬼叫呢?那么又一个问题来了,他为何听得了鬼叫呢?难道———自己是鬼王?

  不可能,他虽然性格有时比较野,但心还是比较正义的,不可能做鬼王的,鬼王可是世间最最无情无义的人啊!

  虽然鬼叫声不能干扰到他,但那些鬼怪可怕的面容还是让他毛骨悚然,他捂住眼,不去看他们。

  走过鬼哭狼嚎的地段,四周突然安静下来,九歌睁开眼,发现两边的栅栏变成了一扇扇门,门里安静得很,没有一点动静,仿佛没有关着任何东西。

  清潭带他来到一扇门前停下,只见门上写着“白礼”两个字,九歌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去。

  清潭刚要开门,螺音猪突然剧烈地躁动起来,扇动双耳,破了清潭的束缚,在墓道里发疯似的乱撞起来,清潭和九歌忙施法想把它控制住,可它速度太快了,根本捉不住它。

  “海螺呢?”九歌问。

  “这呢!”

  “给我!”九歌其实并不知道怎么制服螺音猪,但见以前小除吹几声海螺就能使螺音猪平静下来,便想吹几声,看看有没有效果。

  谁知他不吹还好,一吹螺音猪更加暴躁了,一下子把旁边一扇门撞开了,清潭急得使劲赶过去,刚要再使出浑身力气制服螺音猪,却见螺音猪猝然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门被反弹过来,“啪”地一声关上了。

  清潭把门轻轻推开,只见里面只亮着一盏昏黄的灯,当灯照亮里面人的脸时,九歌和那人都吃了一惊。

  那人竟然是当年三碗打得虎酒馆的老板柳德音!

  她怎么会在这里?九歌对她的记忆也所剩无几,只朦朦胧胧地觉得自己好像对她有过一些情愫,但并不确定,应该只是情窦初开时乍然的萌动吧!

  柳德音却像见一个许久未见的心上人一样,表情从惊讶转到失落,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仿佛被固定了一样。九歌心想难道自己欠过她钱吗?否则她怎么会用这种眼神死死地盯着自己,好像要用眼神从他身上逼出钱来一样。

  他咳了一声,笑嘻嘻地道:“姑娘,眨眨眼,否则眼睛会酸的!”

  柳德音听了后突然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盯他太久了,快速地眨了眨眼睛,冲清潭行了个礼,道:“请坐!”

  九歌见她完全把自己当空气一样,不明白为何要这样对自己,但在没弄清她意思之前,他也不好说什么,见清潭坐下了,便望了望四周,想找把椅子,可屋里就两把椅子,他只能站着了。

  “德音,近来如何?”

  “回岭主,近来很好,身体无恙,心情愉悦,再过几日应该就能和人一样了。”

  “和人一样了?”九歌疑惑地问,“你不是人吗?”

  清潭道:“你以为会有人住在这里吗?”

  “那她是———”

  “鬼卒。”清潭仿佛是故意吊九歌胃口一般,极其淡然地说。

  正如她所料,九歌果然露出了极其震惊的表情:“鬼卒?!”

  清潭“嗯”了一声。

  “鬼卒”这两个字使九歌愤慨起来,鬼卒杀了多少人啊!杀了他身边人,还杀了他身边人的身边人,最终弄得榆荫下血流成河。他曾经发过誓,一定要消灭所有鬼卒,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他杀了林载言后,鬼卒果然开始成片成片地死去,但千不该万不该,他在斩杀林载言时手一哆嗦,放走了林载言的一缕魂魄。他心里突然升起一种想法,这想法几乎在一瞬间使他坚信不疑,那就是林载言便是传说中的鬼王。即使鬼王并不是鸟变的,但他肯定和林载言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许,林载言本来修炼成了一个好人,可却被鬼王吞噬掉了灵魂,夺走了肉身。

  尽管九歌极力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悲愤,但他的语气还是愤怒的,他阴沉地说:“你们真是没脸没皮!自己生前做了那么多坏事,不想着将功抵过,竟夺别人肉身,以延年益寿!你们可真是畜生不如啊!”

  德音望着他几欲喷火的眼睛,冷笑道:“别跟我这装正人君子,我只是你的佣,你才是始作俑者!”

  九歌觉得她完全是在胡扯,脑海里突然闪过师父、父亲、母亲等等无数人喷血而死的画面,他忍不住狠狠地一拳砸在面前的桌子上,将桌子砸断成两半。

  德音冷哼一声,说:“真不愧是世间最最无情无义的人啊!”

  九歌大吼一声,拳头直直地向德音的脸砸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