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不愿停在肩膀上的小鸟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247 2019.08.20 15:27

  雪很轻盈,一片一片地落下来,仿佛是天上的星星来人间游历,黑暗的夜顿时就有了生机。

  九歌一步一步地走着。

  “小红雀,下雪了!真难得!传说这雪山很少下雪的,如今一下,明天又该传遍天下了!”

  “咕咕咕!”

  “啊?不会传遍天下吗?小红雀,看来你还不了解榆荫下镇啊,这个地方跟别的地方一样,永远不缺话多嘴碎的人!就比如有一次欠揍吃包子噎到了,噎着噎着这消息就传遍天下了,而且编得越来越玄乎,有的说包子铺老板是蓄意报复,还有的说他吃的包子是妖精变的。然后欠揍走在大街上,老有人问他那包子的事,面对那些谣言啊,他百口莫辩,把他给急得啊!我呢———实在觉得好笑,笑得他怎么打我我都停不下来!”九歌想起当时情景,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了,末了,他感叹一句,“唉,人言可畏啊!谣言比包子噎人多了!”

  “咕咕咕。”小红雀翅膀扑得更快了,它强忍住笑,心想当年你尿床的事也是传得家喻户晓啊!

  “咕咕咕。”

  “你说什么?”

  “咕咕咕?”

  “啊,原来是我的肚子在叫!”

  “咕咕咕……”

  “我好饿!”

  这时一片微光照亮了黎明前的黑暗,九歌和小红雀朝天边望去,发现太阳要出来了。

  九歌心里一阵激动,天亮了就好,一亮他就不怕了,小红雀也不用亮红光给他点灯了。

  “九歌!秦九歌!”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喊声,是慨慷!九歌忙回答了一声,冲向慨慷。

  两人拥抱在一起,九歌累得倒在了地上,慨慷冲山下喊了句“我找到九歌了”后也倒在地上,往九歌身上扬了一把雪,道:“你可真行!跑到雪山上干什么?”

  “我也不想来这啊!我醒来就在这里了!”

  “胡说!我亲眼看着你冲向雪山的,怎么叫都叫不住!”

  “是吗?不对啊,我记得我是被柱子精毒晕过去了,没跑到雪山上啊!”

  “你是说我眼瞎吗?当时在柱子洞我带你出来了,结果一出来你就跑,跑雪山上去了。”

  “咱们怎么出来的?”

  “呃———就是那柱子精突然不见了,也不知道去哪了。”

  “对了,我想起我晕倒前那个柱子精好像说了一句话,不知道对谁说的,他说什么———属下下得毒太重了———什么的。”

  “啊,对,当时柱子精是说了一句,是对着鬼臣———”

  “鬼臣是谁?”

  慨慷有些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道:“鬼臣是鬼王的得力干将,他没什么本事,但脑子极其好用,十个诸葛亮也顶不上他!”

  “你可拉倒吧!别诋毁诸葛亮了!我问你,你还能找到那柱子洞吗?”

  “怎么?你落东西了?”

  “去你的!我在想既然你说咱们一出洞我就往雪山跑,说明这两个地方挨得很近,甚至很有可能柱子洞就在雪山里。可是不化雪山是神圣之地,会稀释邪恶之气。而那柱子精邪气满满,他把洞打雪山里,真的不怕削弱自己的实力吗?”

  “估计他有对策吧,再说了,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绝对纯净的地方,可能柱子精就是那条漏网之鱼呢!”

  “所以咱们应该回到那洞里好好研究一下。”

  “哎,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为了找你榆荫下镇几乎所有人都出动了,你要是再有个闪失可就太对不起大家和你自己了!”

  九歌心里乱乱的,没有作答。

  “九歌!慨慷!”小除和其他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里!这里!”九歌和慨慷大声回应着。

  小除赶过来,看到九歌身边的小红雀,心中一惊,问:“它回来了?”

  “回来了。”九歌笑道。

  小除也笑道:“你记起它了?”

  “记起一点点了。”

  “它还会飞了!”

  “是呀!”

  “那挺好!你们快跟我回家吧!我让人做了好多好吃的!唉,慨慷说你跑进雪山里了,可把大家吓坏了!”小除温文尔雅地说。

  九歌看着他一副斯文的模样,突然觉得好笑:“小除啊,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样儒雅!”

  慨慷道:“那是!人家小除可是程家家主,喜怒哀乐不形于色!要跟你似的动不动就大喊大叫,那还怎么当家主!”

  “得了!你也好不到哪去!”九歌道。

  小除笑道:“快跟我回去吧!”

  小除办事就是周道,他并没有设宴庆祝,而是谢绝了所有登门拜访者,带九歌一人来到家中的小亭子里,让人上了一桌子饭菜,单独和九歌谈心。

  九歌需要的就是这种清静。

  本来也邀请了慨慷来,可慨慷和小除的仆人白礼聊上了,聊得慷慨激昂,停都停不下来,便没有应邀。

  小红雀随九歌跟了来,停在桌子上,低头吃着碗里的米。

  小除笑道:“小红雀以前不老停你肩膀上吗?怎么现在停桌子上了?”

  九歌笑道:“小红雀!来,停我肩膀上!”

  “咕———咕———咕———”小红雀低头吃米。

  九歌伸出手,想抓它过来,它却躲开了,飞了起来,盯着他。

  九歌奇怪地道:“你怎么了?你以前不是总停在我肩膀上的吗?”

  小红雀没回答,扑着翅膀,紧张地看着他,他只好尴尬地说:“好好好,我不碰你,你吃饭!你吃饭!”

  小红雀警惕地落下来,低头继续吃米。

  小除笑道:“可能它会飞了,想炫耀一阵呢!”

  九歌噘嘴道:“真是只幼稚的小鸟!”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吃着美味佳肴,很是惬意。小除情商很高,说几句话就能消除九歌心中对近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的所有苦恼和疑惑。

  末了,九歌想参观一下程家,小除答应了。

  刚下了亭子,就遇到了慨慷,他和白礼还在聊着,九歌打趣道:“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胖子跟胖子就是话多!”

  慨慷道:“你才是胖子呢!”

  白礼与九歌不熟,听他开玩笑也没生气,只是憨厚地笑了笑。

  “你俩继续聊,我带九歌逛逛———白礼,你也带慨慷逛逛吧,他虽从前是我的仆人,但毕竟好多年没回来了,对这大院子的印象早就淡了,你也听他讲讲以前的事,看他是怎么工作的,多学学人家办事!当年慨慷可是榆荫下镇第一好家仆呢!”

  九歌笑道:“哈哈哈就他还好家仆?你不知道我和他离开榆荫下那阵子,他是怎么欺负我的!衣服也不帮我洗!吃完饭还只刷自己的碗,都不帮我———”

  “我又不是你的仆人,帮你干嘛!”慨慷抗议道。

  “我是你主子的朋友啊,你不得爱屋及乌吗?”九歌道。

  “我———”

  “好了好了,再拌嘴太阳都快落山了!”小除道。

  九歌还想怼慨慷一句,小除一笑,把他拉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