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红枫树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603 2019.08.23 19:53

  三天后,九歌一行人到达晰风岭山脚下一个小镇子里,天色已晚,该找个地方歇歇脚了。

  马车突然颠簸了一下,九歌从睡梦中惊醒,打了个哈欠后,迷迷糊糊地撩起帘子看了看外面,然后问小除:“清潭告诉你在哪里见面了吗?”

  小除看着窗外若有所思地说:“白礼告诉我说是在第一棵红色枫树旁边的客栈里,可是现在是夏天啊,哪来的红色枫树?”

  “哎!可能枫叶还没变红呢吧!反正只要找到枫树就行了!”

  “不,白礼反复强调了‘第一棵’和‘红色’这两个词,而且你一直在睡觉没有发现,这地方全是枫树!而且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到红色的枫树。”

  九歌撩起帘子看了看,果然没有看到。他正要放下帘子,突然看到闻语骑着马,腰挺得笔直,显得十分精神。九歌无奈地对小除道:“她怎么还骑着马啊?都骑了一路了!”

  “就一辆马车,她不愿跟咱们俩男的坐一起!”

  “老骑马怎么受得了啊!要不———”九歌眼珠一转,“让她跟螺音猪坐一起吧!”

  “螺音猪呆的地方只是马车下面一个很小的暗格,装不下人的!”

  “这闻语也真是的,那么戒备干嘛!咱俩又不会非礼她!”

  “你别口无遮拦!她要是和咱俩同坐一辆马车被人看见了,流言蜚语能压死她,以后还怎么嫁人!”

  “你言重了!要是有人议论她,你就认了吧!把她娶了,也就没什么事了!”

  “你净胡说!”

  九歌从窗户里探出头,冲停在马车顶上的小红雀喊问道:“你又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不进来?你也怕我俩非礼你?”

  “咕咕咕……”

  小红雀一开始是在马车里的,但当九歌试图触碰它后,它便飞出马车,停在马车顶上了。

  “搞不明白!”九歌低声嘀咕道。

  这时,马车突然停下来了,小除奇怪地问:“怎么了?”

  马甲指了指旁边,只见马乙站在屋顶上,望了望远方,冲大家摆了摆手。

  小除皱着眉头道:“看来这里真的没有红枫树!”

  九歌道:“再走走可能就有了!”

  “也许吧!可马乙的眼是千里眼,他往屋顶上一站,就能将这里的情景一览无余,所以他说没有红枫树,应该就是没有了。”

  “哎!他有千里眼,可他没有透视眼啊,万一那红枫树很小,被挡住了呢!”

  “再走走看吧!”小除道。

  又行了一会,九歌和小除都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天这么晚了,竟然没有一间屋子里亮着灯。

  他们突然感到一丝害怕。

  镇子不是很大,一条道一条道地走完后,的确没看到红枫树。

  最后,他们决定先找个地方睡一觉,明天找人打听打听。

  每间房子里都黑漆漆的,好像有人,又好像没人,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他们来到一个看起来比较“正派”的客栈前,客栈的名字让他们吃了一惊———“红枫客栈”。

  “原来是这样!白礼也真是的,直接说客栈的名字不就得了,非得说这么复杂!”

  小除没有搭话,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九歌跳下马车,敲了敲禁闭着的大门。

  “有人吗?”

  无人应答。

  九歌又问了几遍,见无人应答,便翻上墙,发现院子里静静地,没有一个人,屋里也没有亮灯。

  他大喊:“有人吗?没人我就翻进来了啊!”

  无人应答。

  他从墙上跳下来,打开大门,让小除他们进来。

  “奇怪,这里好像没人!”

  “应该有人的,你看那井沿子还是湿的呢,不久前肯定有人来打过水!”小除道。

  他们来到一楼,发现空无一人,但桌上全是残渣剩饭,显然是店小二还没来得及收拾。

  二楼是寝室,奇怪的是每一扇门都开着,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

  他们停在走廊一端不敢过去看,九歌道:“小除,你说屋里不会有鬼吧?”他已经联想到自己走到门前,然后突然被鬼拉进门里的情景了。

  小除则一如既往地冷静,说:“这里面肯定有蹊跷,我们要小心!”

  这时,闻语却突然毫无惧色地走进了离他们最近的一间屋里。

  “哎!你干嘛!有鬼!”九歌急道。

  闻语听了这话从屋里探出头来,道:“真不明白为什么你杀鬼上百万,却还怕鬼!”

  九歌一愣,心想是啊,他为什么怕鬼?之前在战场上什么样的鬼没见过?———不,这回的鬼还真没见过,那可是一只有智慧的鬼啊!

  正想着,小除也走进了那间屋子,九歌看看身后的马甲马乙,问:“你们怎么不进去?”

  马甲马乙比划了半天,九歌一头雾水,没有明白两人的意思,最后两人无奈地示意他进屋。

  九歌进了屋,问:“怎么不点灯啊?”

  黑暗中传来小除的声音:“没找到灯啊!”

  “啊?”九歌想起自己身上带了火柴,拿出来一划,照亮了眼前的———骷髅头!

  那是一个滴着血的骷髅头!最为诡异的是,骷髅头的额头上深深地刻着格子印痕!

  横五道,竖四道。

  九歌尖叫了一声后,眼前突然一亮,是小除点亮了灯。

  “你怎么了?”小除跑过去问他,“我记得你不怕黑的呀!”

  “你———你———你没看见那个———那个骷髅头吗?”

  “什么骷髅头?”

  九歌望望四周,果然没看到骷髅头,他尴尬地笑笑,道:“我看错了!”心里却疑惑而害怕。

  “不早了,快睡吧!这里还挺干净!”小除道。

  闻语听了便要走出去,九歌拦住她,道:“你要去哪?你想一个人住吗?我告诉你!这里诡异得很!可别在意那么多!别为了清白丢了性命!”

  闻语行了个礼,恭敬而冷酷地说:“清白比性命重要!”然后又对小除拜了一拜,离开了屋子。

  “真是不可理喻!”九歌来到门外,道,“你可别害怕!”

  闻语“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马甲马乙还站在原地,九歌道:“你俩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不进来?也怕我非礼你们?”

  马甲马乙又开始比划起来,九歌没有明白他们的意思,好在小除忙过来翻译了一下:“他俩要站岗。”

  “站岗?那轮流着站吧,嗯———马甲你先站,马乙进来睡觉!”

  “他俩是不睡觉的。”小除道,“他俩从生下来就没睡过觉。”

  “真的?这怎么可能?”

  “所以我才会让他俩当马车夫,能日夜不停地牵着马前行,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目的地。但一趟下来也累死了好几匹马,咱们不停地走,已经换了三四匹马了。”

  九歌又感叹了一会儿,然后便进屋准备睡觉了。

  夜晚静得可怕,九歌在马车上一直睡觉,这会躺床上便睡不着了,实在觉得无聊,便和小除说起了话。

  “小除,你不是认识清潭吗?怎么不直接去他家?”

  “他家不在这镇子里,而在晰风岭上,那里人多,有一只苍蝇进去都会弄得人尽皆知!”

  “哦!哎,对了,螺音猪呢?”

  “没事,我给它吹了催眠曲,它会安安静静地躺在暗格里的!”

  “嗯,小除,不知道慨慷怎么样了———真是的,你说他干嘛不和白礼一起回来,不会想打了妖怪自己立功吧?”

  小除否认地“嗯”了一下,便睡着了。

  九歌自觉无趣,突然看到房梁间有一抹红,他吓了一跳,以为又是那骷髅头,仔细一看,发现是小红雀停在房梁上睡着了。他松了一口气,便想和它说话,可它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任凭九歌怎么喊它也不睁开眼。

  他无聊到暴躁,实在睡不着,便跳下床,想找马甲马乙聊聊天,谁知一开门,就看到四只鞋子整齐而稳当地摆在细细的栏杆上,而马甲马乙居然不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