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香喷喷的肉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706 2019.09.09 19:47

  闻语回来了,她双手空空,却带来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红枫镇里所有东西竟都被翠冰草擦过!”

  九歌对翠冰草没有过多的了解,但方才听闻语说是一种很珍稀的草,便疑惑起来:“难道在红枫镇,翠冰草相当于咱们那的野草吗?”

  小除道:“刚来的时候我仔细观察过红枫镇的环境,确定在我能看到的范围内没有翠冰草。”

  “红枫镇土质并不好,不可能长出翠冰草来!”闻语皱着眉头道。

  九歌道:“或许红枫镇里有一处秘境,土地肥沃,生满了这种草呢!就跟晰风岭似的,看起来荒芜一片,不走进去谁知道里面还有个那么清澈的螺清潭啊!”

  这时只听外面传来一声冷笑:“螺清潭可是泡过成千上万尸体的地方!”

  大家看时,只见德音换了一身白色的衣服,上面缀着几只紫色蝴蝶。

  九歌觉得这衣服好生熟悉,仔细想了想,想起在三碗打得虎酒馆里第一次见德音时,她穿的便是这一身。

  他想做出流氓的表情夸她漂亮,可脑海里又浮现出自己拿着花盆碎片将德音父亲砸得头破血流的画面。他立刻红了脸,心怦怦跳,低下头,是一点也不敢看德音的眼睛了。

  德音察觉到了他的回避,但没有在意太多,她说:“来,吃肉了!”

  话音刚落,阿录和阿鬼端着几盘烤肉走了进来,肉香直直地扑入鼻中,让九歌有些眩晕。他心里竟瞬间轻松了许多,偷偷看了一眼德音,发现她也看着自己,眼里只是冷酷,并没有恨,也许她并不知道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呢!既然不知道,他就不能露出什么马脚,否则她若是问起来,他可没有勇气编一堆谎话骗她!

  更何况他杀她父亲的事还不知道是现实还是梦呢!

  他渐渐放下了心里的负担。

  好几天没吃到东西了,又是这么香喷喷的肉,九歌想立刻抢过来吃个精光。

  但闻语拦住了他,走到阿鬼阿录面前,几乎是一块一块地检查着烤肉,检查得非常仔细,时间长得连热气都快散了。

  九歌催促她道:“你快点检查!”

  闻语淡淡地说了一句:“慢工出细活。”

  九歌只好耐着性子等,德音道:“放心,没毒!”

  闻语点点头,但还是没有作罢。

  “闻语,快点查!”小除道,他觉得闻语的做法让德音有些难堪。

  但闻语不管德音难堪不难堪,她认为还是查一查比较放心,否则万一出了什么事,就不是谁难堪不难堪的问题了!

  好不容易检查完了一盘,九歌觉得这下应该可以吃了吧,谁知闻语却要再拿一盘和检查完的这盘对比一下!

  九歌实在受不了了,道:“你也太磨叽了吧!你这最负盛名的医师,不应该扫一眼就能看出问题吗?!”

  闻语似乎也觉得没必要再查,便草草地看了看剩下的几盘,说:“吃吧!”

  九歌忙抢过一盘,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小除文雅些,但吃得也是津津有味;闻语平时一直收敛着,此刻也有些失态。

  闻语对德音道:“刚刚———失礼了!”

  德音勾了勾唇角,道:“我能理解,况且我没那么小心眼!”

  肉没有完全烤熟,还带着一丝血腥,但吃起来却是格外美味。

  九歌吃得肚子涨涨的,但依旧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边的血,德音递给他一碗水,他想都没想,直接就“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闻语抢下他的碗时,他已经快把水喝完了,余下的水泼在他脸上,呛得他咳嗽了半天。

  “闻语!你干嘛!”

  闻语捡起碗仔细检查了以后,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翠冰草草脂,否则这一碗喝下去,你就等死吧!”

  “你这是什么话!我又没喝人血,翠冰草根本不会生出剧毒!”

  “你吃的肉里没带着血吗?”

  九歌一想也是啊,刚想问一句“翠冰草和动物血在一起也能产生剧毒吗”,可话头却被德音打断了:“你知道翠冰草?”

  “知道。”闻语道。

  “翠冰草乃是极为珍稀的植物,你方才怀疑我碗里有翠冰草草脂,这是什么意思?”德音问。

  大家一愣,没想到德音会不知道红枫镇到处都被翠冰草擦过的事,闻语愣了愣,想拿一个红枫镇的碗向她说明一下,可碗刚刚已经还回去了,望望屋里,竟没有一件红枫镇的东西。

  九歌道:“是这样的,我们用红枫镇镇民给的锅碗煮粥,结果发现锅碗都被翠冰草擦过,翠冰草与血混合在一起会产生剧毒,我之前就中过这种毒。”

  德音见他说话,立刻冷下脸来,冷冷地道:“那你怎么还没被毒死?”

  九歌一时语塞,心中有些不爽,道还是尴尬地笑了笑,道:“我中得不深,而且都吐出来了。”

  这时闻语突然想起了什么,脱掉了鞋,给大家看鞋底板。

  “你干嘛?”九歌捂着鼻子道,“你脚臭死了!”

  闻语无奈地撇了撇嘴,道:“我刚刚去过红枫镇,脚上沾着的草脂还没掉呢!”

  九歌觉得有些好笑,问:“你是把脚伸人家碗里了吗?”

  闻语道:“我说过整个红枫镇都被翠冰草擦过,所以不光碗里会有,连地上也会有!”

  “什么?”九歌惊讶起来,红枫镇遍地沙土,粗糙得马车轮子都快被磨细了,这个样子竟然也翠冰草擦过?

  闻语继续道:“地上的草脂虽然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但其实相对来说比较厚,我感觉是有人往地上泼草脂———虽然这种说法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

  大家齐齐望向德音,顺便扫了一眼阿录和阿鬼。

  德音一脸疑惑,道:“不可能啊,翠冰草如此珍稀,而且这里如此荒芜,我敢保证方圆百里之内都不会有这种草的存在,即使有,也不会有人拿它的草脂当水泼!”

  九歌看向阿录阿鬼:“你们俩是红枫镇的人还是晰风岭的人?”

  阿录阿鬼异口同声地道:“是岭主的人。”

  “哦,那你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不知道,我从未听过这样的事!”阿录说。

  阿鬼也说:“如果我们知道这些镇民如此糟蹋东西,早就打起来了!”

  九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红枫镇离晰风岭这么近,晰风岭又在高处,红枫镇镇民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怎么可能一点也没察觉到这件事呢?

  “这事到红枫镇里一问就知道了,你们休息好了吗?”德音问。

  “休息好了!”九歌冲德音作揖道,“谢谢你的肉!”

  德音语气生硬地回答:“不谢!”

  九歌问:“话说你这是什么肉,怎么这么好吃!”

  德音道:“哪有那么好吃,只能说狗饿了连屎都吃!”

  九歌听了这话以后心里很不舒服,但又莫名地觉得搞笑,忍不住就笑出了声:“狗也不是什么屎都吃的,否则还要茅房干嘛!要是屎都像刚刚那几盘肉一样好吃,全世界的狗都得抢着来!”

  “越说越恶心了啊!”闻语被他恶心得快吐出来了,九歌觉得自己说的是有些恶心,便没心没肺地嘻嘻笑着,连声说:“不说了不说了!”

  德音冷冷的一句“走”将气氛弄得突然冰冷起来。

  九歌把视线从德音身上移开,看到小除,道:“哎呀!他怎么办?他不能进红枫镇!”

  德音道:“让清潭再———”

  九歌忙捂住了她的嘴,德音一把将他甩开,道:“你干嘛!”

  小除一脸疑惑地看着九歌,九歌笑道:“她想让清潭把你打晕,这样你就不会闹着去红枫镇了!”

  小除道:“我没有闹啊!我留在这里也是很好的!可是你们难道没事吗?”

  九歌道:“我们仨体质特殊。”

  小除看了看闻语,闻语道:“我刚开始也中了咒,但从棺材里出来后就没事了。”

  “棺材?”小除满脸疑惑。

  九歌心想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描述完的,于是他说:“这个说来话长,等我回来了再和你说吧!”

  小除点了点头,目送他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子若溪

木子若溪

感谢9ah的推荐票!

2019-09-09 19: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