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回来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384 2019.09.21 21:26

  林阿姨把柴火拿掉了几根,用小火慢炖起来,肉香四溢,一下子就把九歌肚子里的小馋虫勾出来了,他意志力并不差,除了在吃这方面。他带的干粮早就吃完了,肚子饿得很。

  肉熟了,林阿姨盛了几盘,然后又炒了几个菜,招呼大家坐过来吃。

  九歌忍了忍口水,没有动筷,怀着豁出去的想法道:“你们是鸟妖吗?”

  此话一出,林家人都愣住了,林叔笑道:“鸟妖是什么?”

  “就是———能使用邪气感染灵魂———会杀人的———鸟妖就是鸟变的妖怪!”

  林阿姨笑道:“我们肯定不是啊,我们又不是鸟!”

  “鸟会进化成人的!那鸟妖邪气至极,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榆荫下镇已经被他害死好多人了!”

  “如果我们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的话,你怎么还会好端端地坐在这里?”

  九歌一时语塞,看看他们,还是有些怀疑,这时林载言冲他使劲地眨了眨眼。

  林叔笑道:“你看他都眨那么多下眼了,你怎么还没死?”

  林阿姨往九歌碗里夹了一块肉,笑道:“快吃吧,你可以怀疑我们,但总不能怀疑这肉吧?”

  “这肉没毒?”

  林阿姨又将九歌碗里那块肉夹起来,爽快地塞进自己嘴里,嚼了几下便吞了下去:“没毒!”她拍拍九歌的肩膀,道,“放心吧!人和鸟一样怕毒,人要是吃了有事,那鸟吃了也肯定有事!”

  九歌夹起一块肉,犹豫了一会儿后,一口吃了下去,由于吃得太猛,竟然噎住了。然后气氛突然就不那么凝重起来了,林叔拍着九歌的后背,林阿姨笑道:“哎呀哎呀,看把这孩子饿的!我去给你倒杯水!”

  喝下水后,九歌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三个人,忍不住也露出了笑容,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温馨。

  “林叔,林阿姨,我想带些肉上路。”九歌道,他的干粮都吃完了,下山还要走个大概三四天,没有吃的会饿死的。

  “当然可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大意呢?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干粮都不带够!”林阿姨道。

  其实九歌知道没有干粮他就会饿死,但他觉得既然逃出来了,不找到鸟妖实在没脸回去,所以他一直往上爬,直到干粮完全吃完。

  吃过饭后天已经快黑了,林家人执意要九歌天亮了再走,九歌同意了。

  在雪山上爬了这么多天并没有感到有多累,但一在床上躺下,他浑身的筋骨就像软了一样,深深的倦意使他飞快地进入了梦乡。

  夜间很是不安宁,似乎有很多声音在嘶吼,不过听不太清楚,而且他太累了,没有醒过来,一觉睡到大天亮。

  可他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了程家的床上!

  这时有人走进来,他问:“我怎么回来的?”

  那人说:“小的不甚清楚,您去问问家主吧!”

  九歌匆匆忙忙地穿了鞋,找到小除,小除正和姜辣说话,见九歌来,都起身扶住他,道:“你把衣服穿好了再来行不行?”

  九歌问拉了拉衣领,问:“我怎么回来的?”

  姜辣道:“你自己不知道?”

  “不知道啊。”

  “你小子一声不吭地就跑上雪山,能回来就不错了!”

  “我到底怎么回来的?”

  “你命大!”姜辣道。

  “哎呀,师父!”

  姜辣白了他一眼。

  小除笑了笑,道:“是有位身穿黑衣的公子送你回来的。”

  “哦?他是不是姓林?”

  “我问他姓甚名谁,他说他姓白,因为在家中排行第三,又是最小的,所以叫白小三。”

  “白小三白小三,他既然姓白为何要穿着黑衣服?”

  姜辣道:“你管人家穿什么衣服呢!小除姓程人家也没穿橙色衣服啊!我姓姜我也没天天抱着姜啃啊!你姓秦你也没有天天吃芹———”

  “师父!”九歌一脸崩溃地打断了姜辣的话,“我真的是很认真地在说事情!”

  “你认真?那好,我也认真!我认真地跟你说一件事情!以后你没经过我的允许,不许私自出去!”

  “知道啦!所以我是怎么回来的?”

  “小除不说了嘛,黑衣人送你回来的。”

  “可是他怎么把我送回来的?他为什么要送我?”

  “你问问题长点脑子好不好?我们又不是黑衣人,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姜辣道。

  “奇怪!”

  小除问:“你在雪山上都看到什么了?”

  “看到鸟妖了。”九歌漫不经心地说。

  “呵!你要是能看到鸟妖,别说黑衣人,就是风雨神君也救不回你了!”姜辣道。

  “我就是掉进了冰下面,下面一片翠绿,有三个住在那的人让我吃了一顿饭,然后天黑了我就睡着了,醒来我就在这里了。”

  小除和姜辣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问:“雪山里住着人?”

  “对啊,他们是一家三口,姓林。”

  “怎么可能!那雪山可是危险至极的地方,不仅野兽很多,还时常会雪崩,怎么会有人住在那里?”

  “我也奇怪啊。”九歌道。

  “鸟妖就住在不化雪山里,你肯定是遇上他和他的妖怪们了!你小子命还真不是一般的硬,我看你准能长命百岁!”姜辣道。

  “他们到底为啥把我放了?”九歌道,“而且他们真的不像坏人,长得和咱们一样。”

  “废话,他们要是长成妖怪模样,还会让你见吗?”姜辣道。

  “你会不会是和他们打过,然后逃出来的?但是因为太累,所以就把这事给忘了?”小除道,“你不是记性差嘛。”

  “不可能啊,我没打啊,白天的所有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连晚上做的梦我也记着呢,根本没有打过的印象啊。而且那雪山那么大,雪又那么深,我要是和他们打的话,没怎么出招就被他们制服了!”

  “你还记得你是哪天见到他们的吗?”小除问。

  “今天几号?”

  “二十三。”

  “我走那天呢?”

  “十九———十九的晚上我们发现你不在的。”

  “那是我刚走你们就发现我不在了啊,我十九号傍晚走的,然后在雪山上看了三次日出,看到第三次日出那天我遇见的林家人。”

  “那天应该是二十二号,你在他们那里睡着了,然后二十三号———也就是今天凌晨,黑衣人把你送了回来。”小除道。

  “是啊,怎么了?”九歌着看小除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道。

  小除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不化雪山那里比较特殊,虽能施法但却不能御剑飞行,所以要想上雪山下雪山只能靠一步一步地走下来,可九歌二十二号晚上还在雪山上睡觉,次日凌晨竟然就被人送回来了,你们不觉得这快得有些不可思议吗?”

  是啊,九歌也奇怪起来,他往上爬了很久很久,但返回时只走了一小段距离便发现了林家人,如果从那里开始步行的话,回到榆荫下起码得三四天,可黑衣人竟然只花了几个小时便把他送回来了。

  “会不会那黑衣人跟别人不一样,他能在雪山御剑飞行?”九歌问。

  姜辣道:“不可能,就算是风雨神君那般厉害的人物,也是一步一步走上雪山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