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完全忘记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482 2019.08.12 22:36

  转眼间就过去了一个月,榆荫下镇安静宁和,再没出什么乱子,安逸的生活过久后,大家都相信鸟妖林载言是真的死了。

  起初还担心林载言逃走的那一魂会再次修炼成精,回来报复,但放宽心一想,林载言再怎么厉害,仅凭一魂又能翻起多大的浪呢?

  小除渐渐地也放松了对那一魂的警惕,将追捕魂魄的人撤了大半,回到程家,准备好好收拾一下。父亲程固去世时正是林载言初露头角之时,小除还没坐稳程家家主的位子便被林载言的鬼怪打得四处逃窜,许多人都背叛了程家,只有十几个忠心耿耿的人与小除躲了起来,养精蓄锐,一路打打杀杀,终于凭本事成立了一只“屠林军”,得到了越来越人的支持,这才得以勉强与林载言抗衡。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是时候打理打理家事了。从继承家主之位到现在,小除明白了要想别人不背叛自己,自己就要对得起别人的道理。他如何才能对得起别人呢?就是要立稳脚跟,强大实力,保护榆荫下镇的所有人。

  小除暂时没有时间去找九歌,但他派了身边最得力的家仆白礼带着很多东西去了秦家,好好地收拾了一番。整个秦家焕然一新,九歌十分不好意思,一直说着“谢谢”,他本想去程家见见小除,但又怕给他添麻烦,便写了封亲笔信,交给白礼,叮嘱他务必要交给小除。白礼是个长相憨厚的老实人,将信小心翼翼地收起来,答道:“保证交到主人手上!”

  白礼离开后,九歌问慨慷:“你现在还准备当小除的仆人吗?”

  慨慷看了看天空,笑道:“谁知道呢!先把你的事处理好再说吧!”

  九歌想起小时候,小除身边总跟着一个略微发胖的人,话挺多,但十句里有八句都是在替小除说话。这个人便是穆慨慷,是小除的仆人,也是小除的朋友。

  其它的事九歌记不清了,只记得他和慨慷曾拜师于姜辣,最后两人还跟着姜辣离开榆荫下村,远去学习了。

  九歌问慨慷:“慨慷,师父当年只收了咱们两个徒弟吗?”

  “是啊。”

  “为什么收的咱们两个?没收小除和欠揍吗?”

  慨慷愣了愣,道:“只有咱们两个去了。”

  九歌道:“慨慷,你和我既然师出同门,应该记得关于我的一些事吧,那你能跟我讲讲吗?”

  慨慷道:“这个———其实我以前一直跟着小除,没太多和你说话的机会,咱俩拜完师后约好了七天后正式去师父那里学习,但七天还没到,师父就带着咱俩离开了,离开后的事情你应该记得,比较枯燥,师父带咱俩东奔西跑的,一天不落地训练咱们,严厉得很!”

  九歌想了想,道:“所以就很奇怪,你我并不是很熟,为何咱俩会一起拜师。”

  慨慷笑道:“怎么?难道你不想和我拜师?”

  九歌笑道:“没有没有,就是感觉好奇怪!”

  慨慷回答了一句“吃饭吧”结束了这个话题。

  吃完饭,两人去河边溜达,夕阳洒在微波荡漾的河面上,九歌突然有了划船的想法。

  慨慷从渔夫那里借来了一条小船,九歌坐在船头,慨慷站在船尾,举着长杆,吼了一声吼,远离了河岸。

  上船前九歌心里很期待,可上了船后,他又觉得有点无趣,他发现更想坐在岸边,看别人划船。

  慨慷也觉得无趣,干脆放下长杆,任小船随水漂流。

  他问九歌:“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划过船?”

  “当然记得,我经常下河抓鱼的!对了,我记得有好几次你也在———哦!有次我抓到个大螃蟹,扔给你了,你吓得跳起来,差点掉河里!”

  “哈哈哈,是吗?我都忘了,你记忆力不错啊!”

  “慨慷,要不你现在施展拉昔术,看我能不能想起点什么。”

  慨慷突然问:“那你记不记得你当时有没有带着小红雀?”

  “啊?”

  “那小红雀可是一直跟着你的,你老跟它说话,我们也听不懂。”

  “是吗?慨慷,那你最后一次见小红雀是什么时候?”

  “嗯———是咱们和师父离开榆荫下的时候。”

  “那时候我还带着小红雀呢吗?我不记得了。”

  慨慷道:“带着呢,咱们那天坐船离开的,小红雀一直在你肩膀上。但是咱们睡了一觉后,醒来小红雀就不见了。”

  “我怎么全不记得。”

  九歌记得那日在船上睡了一觉后,慨慷跑过来慌慌张张地说小红雀丢了,九歌此时已经忘了小红雀,他问小红雀是什么,慨慷一脸惊讶,问他是不是脑子睡蒙了,九歌觉得莫名其妙,慨慷难以置信地描述了一下小红雀的样貌,九歌听完后哈哈大笑,觉得慨慷在做梦。然后师父就进来了,什么也没说,只给了九歌一个玉佩,让他务必戴在脖子上。

  “我觉得,小红雀———林载言———林载言取走了你的记忆,这点我能确定,但即使林载言再怎么取走你的记忆,你还是会记住一些重要的东西,哪怕只是一点点,但小红雀这个终日与你在一起的小鸟,你对它竟然没有任何印象,仿佛你真的没有见过它一样!”

  “是啊,为什么呢?”九歌喃喃道。

  慨慷道:“九歌,你就不觉得是小红雀取走了你脑海里关于它的记忆?它很有可能就是林载言,故意来到你身边打探消息,等打探完了再离开,并取走关于自己的记忆,这样即使你有所察觉,也不会想到会和一只小鸟有关系。”

  “但是他为什么这样做?他为什么会来打探我?他想害我?”

  “不,你只是他的一枚棋子,他只是利用你去达到自己的目的罢了!你看秦家现在一片荒芜,若不是咱们来,这里恐怕要一直荒废下去了!我不知道秦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听小除说,他父亲刚死,林载言那边的势力就起来了,秦家开始和他对抗,可毕竟是凡人,无法打过妖魔鬼怪,很快秦家就败下阵来。秦家和程家这两个有权有势的世家都被搞垮了,那谁得利呢?自然是势力突然大起来的林载言,只是他小看了小除,也没有预料到你会出现。”

  九歌沉思片刻,道:“可是你觉不觉得很奇怪,他若只把我当一枚棋子,为何取走我的记忆,却没取走你们的记忆呢?他难道不怕你们告诉我吗?”

  “暂时还不知道为什么,但———你真的不怀疑小红雀就是林载言吗?”

  九歌面露犹豫,说不怀疑是假的,但他对小红雀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林载言那招叫‘摄忆术’,这几乎是一种快成为传说的招数,若非天选之人,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学会的。小红雀若是会这个倒还能说得过去,因为它的确不是普通的鸟,但林载言也会的话,要么是他厉害过了老天爷,要么就是林载言和小红雀根本就是一个人!”九歌默默无言,慨慷见他不说话,又道,“九歌,其实不光在你心里,在所有人心里,小红雀都不可能成为林载言那样的妖怪,因为它是只很好的鸟,它对你、小除、阿奏等等人都有救命之恩但是小红雀和林载言之间真的有太多相似之处了,使我不得不怀疑!他俩都是鸟,都会取走人的记忆———”

  “小红雀不会取走人的记忆吧?”

  “它怎么不会?你记忆力从小就差,但记得住的却又记得非常清楚,你就不奇怪这是为什么吗?你就不怀疑是小红雀一直在取走你的记忆吗?”

  “它———为什么这样做呢?”

  “假如它是林载言,会不会你的记忆就是帮助它修炼成人的东西呢?”

  “可是,它直接取我性命不就好了,干嘛要取走我的记忆?而且哪有用别人记忆修炼的!”

  “说的也是,但是也许你的记忆对它真的很有用!”

  “早知道不那么快弄死他了,应该好好审问他的。”

  “唉,是啊!”

  天渐渐暗下来,慨慷若有所思地拨了拨河面,突然道:“也许小红雀取你记忆是为了掩饰什么。”

  “掩饰什么?”

  慨慷欲言又止,九歌看了一眼他,他笑笑,道,“没什么,等你把一切都想起来后应该就明白了。”

  “嗯,那你快施展拉昔术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