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斜痕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062 2019.08.15 22:21

  柱子的间隙越来越大,大到九歌要摸索好久才能摸到一根,他本以为一直走便会走出去,可他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了,还是没有走出去。

  黑暗使他越来越压抑,他忍不住吼了一声,声音哑哑的,没传多远便被黑暗吞噬。

  他不知道现在已经几点了,估摸着应该已经过去一两天了吧,不知道慨慷在哪里,若他没被抓来还好,一定会找人一起来救他;若他也被抓了那就惨了,没人会发现他们失踪的,除非小除恰好去秦家看望他们。

  他还能迈开步子,但已经筋疲力尽了,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若这个时候有人偷袭他,他是半分抵抗力也没有的。

  他不顾地上污秽,挨着一根柱子坐了下来,看着无边的黑暗,渐渐感到饥饿、口渴。太黑暗了,黑暗到他明明睁着眼,却还得使劲眨眨眼以证明自己没有闭上眼。

  “睡一觉就好了!”他在心里道,“说不定睡醒后我已经被人救了。”

  也许是太过劳累,他很快就睡着了,甚至还打起了很大声的呼噜。

  他做了一个似曾相识的梦,梦中的他坠入了一团黑暗中,他冻得瑟瑟发抖,心里害怕极了。突然一抹红光照亮了整个空间,一股暖意温柔地笼罩至他全身,他贪婪地享受着这股暖意,手却不受控制地将一把短刀刺向了发出红光的那———那只小红雀!

  他拼命地想阻止自己的手,可却无济于事,他想大吼,却喊不出声。短刀刺穿了小红雀,周围开始落雪,一片一片又一片,将小红雀的尸体埋葬。温暖的红光被冷冰的雪光代替,他心中大恸,终于吼了出来。

  不知这吼叫是在梦中还是在梦外,反正他被自己惊醒了,眼前还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他愣了一会儿,待心绪平复下来后突然发现自己眼角有略微干涸的泪痕。

  “奇怪!”

  梦中之事和在三碗打得虎酒馆里喝下酒后产生的幻觉如出一辙。

  为何会梦到这个呢?

  他茫然了一会,突然发现黑暗中出现一抹红光。

  他下意识地将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害怕一不留神又会多出一把短刀。

  红光越来越近,没能像梦中一样照亮整个世界,只照亮了九歌的眼睛。

  红光淡淡的,并不耀眼,但由于九歌在黑暗中呆久了,所以觉得有些难以适应。那红光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停在那里不动了,直到九歌适应了才慢慢靠近。

  九歌使劲地观察那红光,发现红光是一个模糊的虚影发出来的,看外形应该就是回忆中的那只小红雀了。

  小红雀越飞越近,他看清了它。

  他有些抵触它,因为它可能就是林载言。

  他吼道:“林载言!你别靠近我!”

  小红雀一愣:“咕咕咕!”

  “你怎么不是!”

  “咕咕咕!”

  “行啊!逃了这么久过得还不错啊!我真后悔当时不小心放走你一魂!你以为你把我带到这里,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吗?我现在就让你彻彻底底地魂飞魄散!”

  话音未落,他看见小红雀突然抛下一根羽毛。

  九歌条件反射地接住了那根羽毛。

  羽毛是能摸到的,这说明小红雀是有肉身的,它还活着。九歌心中的怀疑消除了大半,因为林载言再神通广大,他的一魂也不可能有侵占别人肉体的能力,即使是动物。动物和人一样有十魂,林载言仅凭一魂根本斗不过它们。

  “对不起啊,错怪你了!”九歌尴尬地笑笑,虽然心里还是残留着一点怀疑,但已经不足以让他冲小红雀大发脾气了。

  小红雀咕咕叫了一声后朝一个方向飞了飞,并示意他跟上来。

  他一边跟一边寻思着必须要问它些什么,毕竟在他忘掉的回忆里,它有很多戏份。

  “你是———小红雀吗?我———以前养的那只———你是那只吗?”九歌问。

  小红雀没有回答,九歌在心里嘲笑了一番自己:“它又不会说话!”又想到,“既然不会说话,应该就更不是林载言了吧?我听说能修炼成人的妖怪都会说话的。”他这听说也不知从哪里听说的,却有效地又消除了他对小红雀的大半疑虑。

  他想像回忆中的他对回忆中的小红雀那样说话。

  “小红雀,你———”

  可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了几秒后,小红雀突然小声道:“咕咕咕……”

  他本以为小红雀会带他走出黑暗,可小红雀却突然停下了,示意他摸面前的柱子。

  他十分费解地伸出手,摸到了柱子上的刻痕:“有刻痕。”

  “咕咕咕!”

  “每根柱子上都有,我摸过。”

  “咕咕咕!”

  “真的,每根柱子上都有,不信咱们摸摸另一根?”

  “咕咕咕……”

  九歌心里有些奇怪小红雀为何让他摸柱子,他刚要放下手摸别的柱子时,突然发现那根柱子上的刻痕有点不一样。

  他摸过无数个刻痕了,都是横五道,竖四道,这个也是,不同的是竖着的最后一道并不是直的,而是斜着的。

  “难道是刻的时候手被人碰了一下?”他思考着,又跑到另一根柱子前摸了摸,刻痕是直的。

  他又摸了无数根,每根都是直的。

  “小红雀,这刻痕能帮我们逃出去吗?”

  “咕咕咕!”

  “那———”九歌指着那条斜道,“———跟这个有关吗?”

  “咕咕咕!”

  “你怎么知道?”

  “咕咕咕?”

  “你知道是谁把我关到这里的吗?”

  “咕咕咕……”

  “是林———慨慷?”

  “咕咕咕……”

  “小除?”

  “咕咕咕……”

  “难道是你?”九歌笑道。

  “咕咕咕!”

  “那会是谁呢?”

  九歌陷入了沉思中,这道与众不同的刻痕如何能帮助他离开这里呢?难道要把斜的刻成正的不成?———也许真的是这样!在九歌的思维里,如果在一堆相同的事物中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那就得把它弄成和别的一样的。

  可是该如何把它弄成一样的呢?那道刻痕已斜着刻下,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改变的啊!除非有什么办法能糊住原来的痕迹,然后再正着刻一道。

  怎么糊住呢?这柱子坚硬至极,分不出是什么材质。九歌蹲下来,扒寻了一会黏糊糊的地板,除了令人作呕的黏物,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

  “小红雀,我该怎么办?”

  “咕咕咕……”

  “你也不知道?”

  “咕咕咕。”

  九歌想了想,看着地上的黏物:“这样可以吗?”

  他抠起一坨黏物,小心翼翼地填充进那条斜痕中。由于材质不一样,所以不能做到完全贴合,九歌填充完后,又发现了一个问题———用什么刻呢?

  他没带难追剑,应该是在秦家,绑架他的人没帮他把剑带上。师父教过他法术,用那些法术劈开大石头是没问题,可要说刻一道又小又直的刻痕,那还真是不简单。

  小红雀突然咕咕叫了几声,九歌看时,只见它红光愈加耀眼,积攒够力气后,凑到柱子边,用尖尖的嘴巴刻了一道。

  九歌还没来得及对小红雀说句话,那柱子突然以无比迅捷的速度朝他倒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