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喷涌而出的汁液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085 2019.09.13 19:15

  翠冰草根茎交错,看上去杂乱无章,但仔细一看,会发现它们竟然交织成了房屋的样子。这些房屋没有门窗,只有个形状,但并不是胡乱排列的,一间挨着一间,错落有致,和红枫镇的布局一模一样!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若不是亲眼所见,绝对不会相信会有这么邪门的事情,九歌开始揣测养翠冰草人的意图了。

  就算养这么大棵翠冰草是事出有因,可为何草茎会交织成红枫镇的样子呢?

  螺音说:“大家小心,这里一定有蹊跷!”

  他们发现他们所在的位置,对应的正好是面具人房子的位置。

  他们决定到处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可脚深深地陷进草脂里,竟然已经没到膝盖了,九歌突然想起了不化雪山的雪。

  这时闻语道:“这鞋子竟然不会陷进草脂里!”

  大家忙去看,只见鞋子放在地上,闻语使劲往下摁,却怎么也摁不下去,而一旁不知谁掉的头发则以不快也不慢的速度被草脂吞没。

  九歌突然感觉闻语有些可疑,他问:“你怎么突然想起拿出这鞋子了?”

  闻语道:“我不小心掉出来的。”

  也在理,九歌心想自己有些多疑了。他掏出鞋子去试,果然,无论怎么摁,鞋子都不会陷下去。

  九歌脱掉自己的鞋,然后换上那鞋,在草脂上踩了踩,果然如履平地。只是因为只穿了一只,所以另一只脚还是在草脂里陷着,他拔出另一只脚后,决定单脚跳着走。

  他对大家说:“既然这鞋有用,那就穿上吧!”

  德音嫌弃地说:“这么臭!脚气传染了怎么办?”

  九歌道:“你不穿给我!”

  德音真的将鞋子扔给了他。

  九歌道:“你真不穿啊?”

  德音道:“不穿。”

  “不穿会陷下去的!走起来会很费劲儿的———”

  “我不穿!”

  “好吧。”

  九歌将鞋子穿上,在草脂上使劲蹦了几下,令他大为惊奇的是,草脂不但不往下陷,连一点凹痕都没有!

  他正想说些什么,却见螺音突然被一旁的房子吸了进去!

  “螺音?螺音!”大家忙喊她的名字,可无人回应。

  这房子对应的是面具人的房子,九歌心想果然够邪门,刚刚应该小心才是!

  由于房子是草茎交织而成的,所以只有大致形状,再加上厚厚的草脂,别说门窗了,连个小缝都没有!

  德音想拿剑砍出一个口子来,但闻语说翠冰草茎内有大量的汁液,若是流出来了恐怕会更麻烦,于是他们便使出全身力气,去扒草茎。

  草茎又粗又重,扒起来谈何容易!他们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有扒开,而且草脂黏得很紧,若一次性扒不开,草茎会立刻合起来,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他们一边扒一边讨论螺音刚刚是怎么被吸进去的,讨论来讨论去,没人能说出个靠谱的答案来,最后还是九歌突然灵光一闪,道:“你们想想为何咱们四个人只有螺音被吸进去,而咱们三个想进也进不去?”

  “为什么?”闻语问。

  “因为咱们仨是人,螺音是鬼魂!”九歌道。

  螺音虽然是魂魄,但行为和活人无异,刚从猪里出来时还能明显地看出是鬼魂的样子,可渐渐地就和活人一模一样了。九歌暂时还没看到她身上有没有捆魂索,但晰风岭是专门看着鬼魂的,螺音应该有能力让自己变得和活人一样。

  闻语闻言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翠冰草的确有噬魂的能力,可是———那是我在一本极其荒谬的书上看到的啊!”

  “越是荒谬,就越是可信!”九歌道,“那本书上是怎么写的?”

  “那本书上并没有讲翠冰草,关于翠冰草的故事是在夹在书里的一张纸上出现的,那纸并不像书那样泛黄,字迹也很崭新,我当时怀疑是哪个编故事的胡乱塞进去的。纸上讲了一个故事,说曾经有一个少年远游时不慎被翠冰草噬了魂,心爱他的姑娘听说后伤心欲绝,便跋涉千里找到将少年毒死的那棵草,让草吸了她的魂魄,她认为这样她的魂魄和少年的魂魄便会在同一棵草中永存。”

  “然后呢?”

  “这个故事写到这里就结束了,但后来我无意间发现在纸的背面有一行字,说最后那少年和姑娘并没有死。”

  “啊?为什么?”

  “不知道,这句话很突兀,我翻了很多书,也没再看到有关这两个人的记载。”

  “这姑娘倒是痴心!”九歌感叹道。

  这时德音道:“普天之下只有鬼王不痴心。”

  “你———”

  “别说话了,好好扒!使点劲!”

  他们身体素质都异于常人,可试了好几个位置,好几个办法,也没能把这屋子扒开哪怕一点小缝。

  最后实在没办法,他们只好决定用剑砍。

  为了防止汁液流出太多,他们计划只砍掉其中一根还算细的,即使暂时进不去,也能看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德音挥起剑,很利索地将那根细茎砍断了。令他们大吃一惊的是,翠冰草伤口处的汁液竟然像河水一样滔滔地涌了出来,像冲垮大坝的洪水一样!他们忙跳到屋顶上,只见汁液流啊流,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闻语闻了闻溅到身上的汁液,道:“这草脂没毒,不过不知和别的东西混合起来会不会产生毒素。”

  “怎么会有这么多汁液?”九歌问。

  闻语说:“因为太大了!这棵翠冰草比树还大,流的汁液当然多———不过,似乎太多了些。”

  正说着,他们突然感到屋顶明显往下一坠。

  “怎么了?”闻语吓了一跳。

  九歌惊讶地道:“天呐!你们看,草茎在枯萎!”

  果然,之前粗壮的草茎竟然像泄了气一样,慢慢萎缩起来。

  “是汁液流走的原因!”闻语道。

  “不是只砍了一根吗?怎么会这样?”九歌问。

  话音未落,搭成房子的草茎全部干枯变黑,在屋顶与主干相连的地方结成了一个黑乎乎的痂,像水闸一样,组织主干的汁液流出。

  草脂从枯萎的草茎缝里露下去,九歌一低头,突然看到脚下的屋里有一个戴着蓝色面具的人躺在地上,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们。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子若溪

木子若溪

感谢“宇鸿飞天”的推荐票!

2019-09-13 19: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