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小红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挖挖挖

小红雀 木子若溪 2674 2019.09.12 19:33

  闻语说程家那两个终日把自己关在屋里的哑巴戴的面具也是蓝色的,且行为举止和红枫镇这两个一样怪异,他们几乎可以肯定,程家那两个面具人,和红枫镇那两个是相同的人。只是不知道他俩在红枫镇地位这么高,为何非要跑到程家当个仆人。

  九歌问:“戴面具的会不会就是马甲马乙呢?”

  闻语回答:“我认为很有可能是,可能我们以为他俩躲在屋里不见人时,其实他俩偷偷跑了出去,摘掉面具,换成马甲马乙的身份蒙蔽大家。马甲马乙虽是马车夫,但并不是什么人都拉,他俩只负责拉出远门的人,平时他俩基本上就闲着,没人管他们在不在。所以我们都误认为两个面具人和马甲马乙是四个人,但其实只有两个。”

  “面具人在找柱子洞时不是死了吗?那马甲马乙怎么还活着?”九歌问。

  闻语道:“我也想不清这一点,因为面具人的尸体是确确实实地被烧了的,但是我跟你说过,他俩烧完后没有骨灰,只剩两个冰锥,所以很可能是诈死。”

  “他们都死了,你们也没想着摘下他们的面具看看他们长什么样吗?”

  “摘不下来,那面具像是长在他们脸上似的,如果强行摘下来,他们的脸便会变得稀巴烂,也无法认出到底是谁。”

  “真是复杂!”九歌皱眉道。

  螺音问:“他们为什么会诈死呢?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吗?”

  “那段时间的事比较多,先是家主去找鸟妖了,回来后听说你丢了,便去找你,找到你后又让人找柱子洞,后来———后来就在家里好好整顿了。”

  “等下,和小除一起找鸟妖的那批人,与去找柱子洞的那批人是同一批人吗?”九歌问。

  “嗯———”闻语想了想,道,“———啊!想起来了!家主没找到鸟妖,回来后说他带的人都去别处找了,他让我们快点去找你,找到你后,他刚要派人搜寻柱子洞,却突然收到一封信,信上说找鸟妖的那群人回来时听说了柱子洞的事,便直接去找柱子洞了,于是家主便没有再派人。”

  “这就奇怪了,那批人不应该经过小除同意再做事吗?怎么能自作主张呢?”九歌道。

  “家主当时也有些奇怪,但他们是屠林军军人,不可能背叛家主的。”闻语说。

  “可不可能背叛,这可不是外人能洞察的,他们到底有没有背叛之心,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九歌说。

  “绝对不可能,屠林军是下了死誓的。”闻语说,“而且他们在鸟妖一战中功劳极大,不可能背叛家主,背叛程家!”

  九歌“嗯”了一声,见德音和螺音已经在挖翠冰草了。

  土比较硬,又被草脂黏着,所以格外难挖,没挖多久就累得需要喘几口气再挖。他们是用手挖的,怕剑伤到翠冰草,也怕剑的力量太大,把房子彻底弄塌。

  “这间屋子的主人在红枫镇地位很高。”螺音若有所思,眉眼间透露着一些担心。

  “也高不到哪去!这屋子还没小除家厕所大呢!”九歌道。

  德音说:“快挖吧,趁主人没回来!”

  于是他们很费力地挖了起来。

  挖了好久好久还是没挖到根,翠冰草的茎越来越粗,已经有手腕那么粗了。

  大家累得满头大汗,商量了一下,决定先让两个人挖,挖累了再换剩下的两个人。

  可翠冰草像是长到地狱里一样,茎越来越粗,最细的也有一指粗了,一点都没有露出根部的意思。

  九歌突然想到了螺音猪,如果它在,应该一下就能打到底!虽然翠冰草可能会被它的耳朵搅碎。

  九歌挖上来一堆土,土黏糊糊的,草脂越来越多了。

  他不经意地问螺音:“你之前不是抓那猪去了嘛!那猪呢?”

  螺音说:“我没找到猪的灵魂,但阿录阿鬼把它的肉身从螺清潭里带上来了,他俩应该把它处理掉了吧!”

  “处理掉了就好,那猪真是个怪胎!”九歌道。

  “它很不一般,长着六只耳朵,力气还那么大,只是凶残了些,我根本镇不住它。”螺音说,“多亏了小除每天用海螺吹曲子使它镇定下来,我才能压住它,好好思考。”

  “这猪到底是什么来历?”九歌问。

  “不知道,也许是晰风岭深处的猛兽吧,无意中跑出来,就被我占了它一半身体。”

  九歌想了想,问了一个很敏感的问题:“你算是鬼卒吗?”

  螺音茫然起来,沉默了一会儿,说:“是,也不是。”

  “嗯。”九歌以为她不会再说了,可过了一会儿她又说:“虽然我像鬼卒一样占了别人的身体,但是我的灵魂和那些鬼卒不一样,他们是在地狱关了好久,怨气冲天的恶鬼,而我则只是一个平平淡淡的鬼魂,鸟妖的邪气根本不足以把我催化成鬼卒,而且我身上并没有格子印记。”

  又挖了一会儿,九歌和螺音抹了抹头上的汗,然后坐椅子上歇息去了,换闻语和德音开始挖。

  德音站起来时问九歌:“你就不想知道阿鬼阿录是怎么处理那猪尸体的吗?”

  九歌漫不经心地道:“烧了?埋了?”

  德音道:“阿鬼阿录厨艺不好,但从你的吃相上来看,他们这猪做得极为美味啊!”

  “什么?!”九歌和闻语大吃一惊,“你是说———”

  “对,早晨你们吃的那几盘肉,就是那头猪的!”德音说。

  竟然是这样!九歌和闻语想起螺音猪脏兮兮的模样,瞬间觉得恶心起来,再想想吃猪肉时自己那副贪婪嘴脸,简直难受极了!闻语走到屋外,使劲一摁肚子,一掐喉咙,便把猪肉全吐了出来。

  九歌倒没有那样做,他觉得螺音猪虽然恶心,但肉还是很好吃的,好歹人家猪也让他大饱口福,作为一个懂感恩的人,他不至于因为猪恶心而把猪肉呕吐出来。

  九歌对德音说:“下次记得告诉我们一声,别让我们后知后觉!”

  德音冷笑道:“你以为我还会再给你们送饭吗?”

  九歌笑道:“那可说不准!我们起码还要在这里呆个好几天呢!”

  德音没理他,专心挖了起来。

  已经挖到五米多深了,站在坑底,跳上来还有些费劲。土壤里的草脂更多了,黏糊糊的,德音嫌弃地嘀咕了一句:“跟鼻涕似的!”

  但还是没有挖到翠冰草的根。

  已经过了中午,他们必须加快速度了,不知道那些镇民会不会突然出现,在他们没挖到根之前阻止他们。

  坑已经大得能站下四个人,他们便下去了三个,留一个人在上面守着,后来为了再加快点速度,守着的那个也下去了,四个人一齐挖,总算快了那么一些。

  他们吭哧吭哧挖了半天,累得满头大汗,流到眼睛里,蛰得眼睛有些酸疼,伸手抹了抹汗,仰头看看洞口,突然撞上一双眼睛波澜不惊的眼睛,正透过蓝色的面具,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

  他们立刻住了手,那双眼睛看得他们有些害怕,九歌刚想说话,突然眼前一黑,那人竟把坑填住了!

  土狠狠地砸下来,他们想赶紧爬上去,可越来越多的土掉下来,把他们死死地埋了起来。

  窒息的感觉使他们内心绝望,当他们以为快憋死了时,脚下突然一空,突然向更深处坠去。

  他们坠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翠冰草的根塞满了这个空间,壮观得让他们忘记了从高空摔下来的疼痛感。

  其实他们刚刚已经挖到这个空间的顶部了,面具人扔的土加重了他们的重量,于是顶部便被压塌了。

  翠冰草根部的每一根茎都粗壮无比,外面分泌出的草脂更是有厚厚的一层。摔下来时九歌倒霉地摔到了草脂里,黏在里面出不来,好在德音看见后把他拉出来了。

  “这里是什么鬼地方?”九歌抱怨道。

  螺音动了动嘴唇,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天呐!这里竟然是另一个红枫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