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堕落灵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怒焰初起(一)

堕落灵尊 灵尊家老K 3489 2020.01.25 13:54

  山谷之中,从天震的身上散发出无尽的愤怒之炎,环绕于山峰之间,渐渐地,山谷中的一草一木已被这熊熊燃烧的黑色怒火燃之殆尽。

  队友的离去,家人的死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引起他愤怒的本源,此时此刻,他誓要将阿斯卡迪斯尼亚帝国彻底灭亡。

  他不断咆哮着,宣泄着自己的愤怒,很快,他的意识开始渐渐消散,晕倒在地陷入了昏迷。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昏迷的他渐渐从沉睡中醒来,醒来时,他的眼前是一片熟悉的天花板,天花板由木头一根根的接成,虽然十分的残旧,却使他感受到一股温暖的气息,没错,这里是他的家。

  他缓缓的从炕上坐起来,在将眼神望向屋中其他位置的那一秒,他脸上表现出微微的伤感,因为屋中的一切已经被之前帝国派去追捕他的军队砸了个粉碎。

  室内的一切家具,窗外的农田以及小宅门后的牧场,就连自己身下的炕也被砸得支离破碎,破烂不堪,刹那间,他感觉自己曾经所拥有的一切在此时,全部挥之一炬。

  “啊,你醒了啊。”

  正当天震正沉浸在这悲伤的气氛中时,一名令人熟悉的白发少女端着水盆走进了他的房间。

  “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你可别乱动啊。”

  是佩莉莎,她走进房间后,把水盆放在一旁,还较为完整的桌台上,接着拿着一块占着微微血迹的白布,在水中摆晃了几下后,坐到了天真的身边,轻轻地为他擦洗着身上的伤口。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天震把头一扭,用一副冷漠的神情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见你晕倒在山谷里把你救回来了而已。”

  佩莉莎一遍一遍的摆洗着手中的白布条,认真擦洗着他身上的每一处伤口。

  “想不到堂堂精英级别的冒险者,居然会受这么重的伤呐,果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吧。”

  天震身上和手臂上的伤痕,都是在他亲人死在他自己面前时受到冲击后无意被帝国军所砍伤的。

  很难让人想象,之前一脸愉悦着说要取走天震性命的魔族少女,此时此刻居然会专心为他疗伤,不过,从天震的样子来看他好像并不怎么吃惊。

  “不用劳烦你,这些伤,对我来说都是小儿科。”

  天震轻轻甩开佩莉莎拿着白布正给自己擦拭伤口的手,随后双脚下地正坐在床上,他缓缓地喘了口气,在这一瞬间他的伤口处结出了许些细小的冰晶,而在冰晶消失后,他的伤口也随着这些冰晶的消失而痊愈了。

  佩莉莎看到这里显得有些吃惊,她微微的叹了口气,她在想早知道他的伤口会这样痊愈,那她自己应该也不用费这么多功夫来帮他清理伤口吧。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我判断的没错,你果然是一名善良的魔族女孩。”

  冷漠的他此时露出了微微的笑容,向佩莉莎表示谢意,可佩莉莎听到这里就显得有些张皇失措了。

  “等…等一下,你就这样向我表示出感谢吗?”

  “怎么,难道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吗?”

  见到佩莉莎,忽然站起来慌慌张张的,龙天震在这里显出了疑惑。

  “不,不是啦!我可是魔族呀,你身为一名人类,居然向我这种心狠手辣的魔族,表示出感谢,这…这也太有违常理了吧?”

  佩莉莎的脸显的微微的通红,因为在她出世起从来没有人类能像龙天震这样,别说是感谢的激情,就连向她表示出友好的感情都没有人愿意。

  “虽然你表面上显得对人类有点心狠手辣,但实际上你是真心想和人类交朋友吧?”

  天震看着佩莉莎焦急的表情,微微的笑了笑。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心里在想着什么,难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要救你吗?”

  此时此刻的她,已经紧张到不知该如何去面对面前的这个人,因为她感觉仿佛自己曾经的一切,全部在一瞬间之中被龙天震所揭露而出。

  “我说过,我看的出来,因为我的眼睛是不会撒谎的。”

  天震低下头,微微苦笑着,自打他出生之日起,除了因为前世的原因转世天生生为元素师的能力,随着一同转生的还有他的眼睛。

  他曾经并不知道他居然会有这样的一个身世,只是他在一次训练的过程中,偶然看到了他身边亲人的梦境,记忆,以及想法。

  没错,他的眼睛可以看见世间一切所看不见的东西,所有人的梦境以及想法,曾经都在他的眼中若隐若现,这也就成了他曾经好奇自己身世的原因之一。

  是的,佩莉莎曾经确实渴望过与人类结交为朋友,但总因为它是魔物的原因被很多人都排斥在外,所谓的她所到之处必会成为瘟疫降临之地,这一点也是人们的误解。

  她虽然诞生于瘟疫,但她并不是散播瘟疫的元凶,她只是想为人类解除病痛的烦恼而已,可是谁知她每次想要用自己的毒雾所吸收散播在空气中的病原体时,村中的病人总会被紫色的雾气引来,从而她变成了人人喊打的灾厄魔女。

  “原来如此呐,稍微有点,高兴呢,啊,想不到这世间,真的会有人如此的,了解我,真的,好高兴呢。”

  听着龙天震的话语,佩莉莎眼中不禁流出了开兴的泪水,她满脸充满着微笑,比起她平常所装出的愉悦表情,此时此刻,她的心情是最真实的。

  “虽说很感谢你,不过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就不奉陪了。”

  天震微微看了看佩莉莎开心的表情,微微的笑了笑,随后又以刚刚那般冷漠的神情,从破烂不堪的炕上站了起来,披上放在一旁的红斗篷,就向屋外走去。

  “是关于,你父母和你队友的事情吧?”佩莉莎擦着留在脸上的泪水笑道,“放心吧,我都已经帮你把他们埋葬好了。”

  天震转过头来,以较为惊讶的眼神看了看佩莉莎,转眼间二人便来到了屋外,在小宅门前的右侧农田中,竖摆着两个石制墓碑,而每个墓碑上都摆着几束新鲜的花朵。

  没错,在天震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佩莉莎已经为他的亲人以及队友料理好了一切,她深知人类的葬送方式,同样也深知天震父母肯定会舍不得小宅的这一心情,所以自己做出决定,将他的队友以及亲人全部,安葬在这片小宅的农田之中。

  “谢谢你,佩莉莎,他们如果泉下有知的话,一定也会感激你的。”

  天震走到两座坟前看着面前的两个坟墓,放在左侧的坟墓刻着他队友的名字,而右侧既是他家人的名字,此时,他的脸上贴满了伤感两字,他跪在坟前,重重的磕了数十个响头,在最后一个响头磕完后他的头贴着地眼中流着泪水,在场的佩莉莎也知道,虽然他沉默着一言不发,但是他心里肯定充满了不舍。

  过了一会儿,他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直接转身准备离去,佩莉莎知道此时的天震为了报仇一定会去找帝国算账,尽管他的实力凌驾于自己之上,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他这样的愤怒心态,肯定会让他彻底牺牲与帝国之手。

  “祭拜完了亲人和队友,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佩莉莎一脸严肃地问向走到自己旁边的龙天震。

  “怎么办,这还用问吗?”

  天震停住脚步满脸阴沉沉的回答说。

  “难不成你还想独自一人去找帝国报仇吗,我劝你放弃这个念头吧,就算是龙魂村帝国军的人数也有数万,就凭你一个能做得了什么?”

  佩莉莎的语气,带有微微的急躁,对她来说天震是唯一了解她的人,也是她第一个唯一的一个人类朋友,在数年来饱尝孤独的她,绝对不想失去这刚刚结交的唯一的一个朋友。

  “谁说,我是一个人?”

  天震叹了口气,微微转头看向佩莉莎,接着转身离去,而听到这里,佩莉莎的眼神中也充满着疑惑并跟得上去。

  “你不会也想算上我吧,我们两个又没认识多久,我可不想和你死在一块呢!”

  随之,佩莉莎跟着龙天震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平原上,天震走上前拿出一把血色的匕首,正当佩莉莎对他的行为产生疑惑时,“嘶拉~”的一声,天震,拿着匕首直接划破了自己右手的手腕,佩莉莎看着恐慌不已,“这家伙不会是想以自残的行为来孝敬自己父母的再造之恩吧?”她当时心里是这样想的。

  差强人意,手腕动脉被划开的那一瞬间,赤色的血液虽然喷涌而出,但是很快,却从地上聚集到了天上,刹那间,他的血液在空中化成了数十只血红色的小鬼,他挥了挥手,血色小鬼分别飞向了不同的方向。

  “这难道是亚种血鬼吗?”

  亚种血鬼一种利用人类血液所制出的使魔,但这种使魔也就只有部分国家中宫廷里的亡灵召唤师才能召唤出来。

  能将一切焚烬的火刃,能够治愈一切伤痕的冰晶,再加上这只有亡灵召唤师才能召唤出的亚种血鬼,这种种事项,佩莉莎对天震的身份表现出的各种疑惑,虽然天震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但是佩莉莎却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顿时她明白了或许他才是她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立足,并且足以献上忠诚的唯一依靠。

  天震面对佩莉莎的质疑,并没有做出任何回答,过了一会儿,数十只血鬼从远处飞回了平原,但是站在原地望向远处,血鬼的手中莫名多了什么奇妙的东西。

  是尸体,帝国士兵的尸体,从尸体上的伤痕来看这些无疑是,埋伏在山谷中,伏击龙天震的那帮帝国士兵的尸体。

  可是他要这些帝国士兵们的尸体干什么呢?抱着这样的疑问,佩莉莎继续观察下去,很快在山谷中伏击天震等人的百名帝国士兵的尸体,全部被血鬼带回来,放到了二人面前的草地上。

  天震走上前,此时一把充满黑气的长枪显现在他的手中。

  佩莉莎看得出来,这把枪上所凝聚的是亡灵之气,就在此时,百名帝国士兵尸体,刹那间被这把亡灵之枪上的亡灵之气所覆盖,接下来,这百名帝国士兵的尸体,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使佩莉莎显得更为吃惊。

  “这是!”

  “看着吧,这就是我的军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