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堕落灵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预言之炎(六)

堕落灵尊 灵尊家老K 6520 2020.01.25 13:52

  离开了龙魂村以后,龙天震回到了山中,而在他离开的前脚,后脚在龙魂村中的告示牌和大街的各个墙角上到处贴满了印有其画像的通缉令。

  【龙天震

  姓别:男

  年龄:16岁

  身高:1.67

  罪因:涉嫌杀害帝国某巡查小队队长叛逆罪名成立,目前罪犯还正在逃窜。】

  很快堆在通缉令前观看市民越来越多,天震的四名队友见状也混入了其中。

  龙天震在龙魂村中也是颇有人气的冒险家,各个业铺曾经都承蒙过他的照顾,这么好的人真的很难让人想到如今居然成了逃犯。二话不说,其队伍的四名对友回到旅馆拉上马车直接就离开了龙魂村向山中进发。

  “是哥哥,哥哥回来了!”

  天震回到了山中的自家的小宅门槛外,他的弟弟和妹妹正在家门前嬉戏,在他走进门槛的瞬间恰好被正在玩耍的兄妹俩看到了,他们兴致冲冲的向天震跑了过来。

  十二岁起天震就加入了龙魂村的冒险公会,十五岁天震和他的队伍在冒险公会因为成绩比其他队伍高的惊人使其升为黄金阶段的冒险者,在这之后,由于出任务逐渐变得频繁,平日里只能拜托游侠职业的斯库尔向家中寄去一大笔生活费,其余的时候时候很少有时间回家探望双亲。

  “小天,小玉。”

  天震见到这俩兄妹满是兴奋的往自己的方向跑来,身体向前一倾蹲了下来并伸开双臂将这俩兄妹抱入怀中。

  “想哥哥了吧。”

  天震脸上微微笑了笑,并轻轻抚摸着俩兄妹的头,而从他的笑容里看不出一丝的欢喜,这也难怪,出了这些事谁还能笑的起来。

  “天震回来了吗?”

  刚刚在房中午休的夫妇二人听到在门外嬉戏的俩兄妹的动静,立即出门查看,刚一开门便看到了蹲在门前的天震。

  “父亲,母亲,天震回来了,儿子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们,过的还好吗?”

  天震慢慢站了起来,微笑着向自己的父母问着好。

  “天震,是出了什么事吗?”

  天震父亲看了看天震的脸色,立刻察觉到事情不对,虽然天震脸上充满了微笑,但从他的语气中却感觉不到一丝快乐的样子,甚至在其中还流露出一种伤感的气氛。

  听到这里,天震的笑容,消失了,他陷入了沉默,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从冒险者沦为逃犯的事情,但为了不让自己的亲人遭到牵连,必须要尽快带着他们离开这里,因为之前的巡检小队的队员是来到这里才去找天震的,所以小宅已经不能在呆了。

  就在这时,天震的四名队友很快就骑着马车赶到了这里,但是从他们当时的表情来看已经被通缉令的原因搞得心急如焚说不清话。

  “天震,那个什么什么,你跟那个什么什么谁,什么什么令,什么罪犯的……”

  天震回过头来看了看这四人十万火急的样子,即使从外表来看他们的话语不清不楚的,但自己的队友究竟想要问什么,说什么,这一点他是十分清楚的,毕竟他惹下的事情非同小可,为了不让更多的人因他而牺牲,他渐渐地叹了口气,随后严肃着将他与小队长之间发生的起因经过,并且连同他曾经调查出来的事情全部脱口而出。

  “原来是这样啊,想不到在帝国方面的事情会这么恶劣。”

  “塔巴克,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啊,目前要紧的是赶紧帮天震转移他的家人。”

  站在一旁的穿着术师服,手上拿着一把紫水晶魔杖的黄发少女说,接着一旁在队伍中身高较低的身着一副简便式盔甲的少年插道。

  “艾尔林大姐说的没错,要知道帝国方面的巡查士兵可是知道天震队长的家在哪里的。”

  这名少年年名叫库尔勒,在龙天震的队伍中是年龄最小的青少年,在队伍中担任炼成术师,就算如此,辅助方面在整个队伍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如果不是斯库尔大哥我们恐怕还找不到这里。”

  “是啊,如果不是队长曾经拖我来这里送钱,恐怕我们真的只能干着急。”

  “天震,马车我们已经拉来了,赶紧收拾一下,我们就离开这里吧。”

  此情此景,天震的眼角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他真的没有想到,曾经把他自己作为依靠的队友,如今竟然会尽心尽责的帮他守护他此生最为至亲之人。

  可是时间不等人,他无法一直沉浸在这令人感动的瞬间中,天震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随后与自己的家人简单的收拾一下乘上了马车,他们所带的行李除了平日天震托人往家中寄的剩余的钱财,和一些换洗的衣物,剩余的全部留在了原来的小宅中,随后众人便乘上马车离开了小宅。

  不出所料,他们的马车在刚刚离开小宅的前一秒钟,没过多久,帝国所派的逮捕队后脚便赶到了小宅,在经过一番仔细的搜查后由于没有发现帝国所通缉的“罪犯”,在将小宅内外的一切物品通通摔砸以后便离开的那里,并往山路的方向开始追击。

  天震等人拉着马车行走在山路之中,天震骑着马走在前方探着路,而后方则是他的四名队友走在马车的周围守护者坐在里面的天震的亲人。

  “想不到啊,我们在山中生活了这么多年,居然也会有搬走的这一天。”

  他的父亲在车上叹了口气,毕竟在小宅中生活了30多年,在这些年里,一直相安无事,可忽然说要搬走,这对谁来说都会有些微微不舍。

  “抱歉,父亲,都是我的原因才让您二老到如今的地步。”

  听着父亲的话,天震此时心里也充满了内疚,他曾在想如果不是他一怒之下烧死了帝国巡查小队的小队长,他的双亲如今也不会这样流落山野之中,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当时的情况,无论是谁都很难以忍耐,这也是无可奈何的。

  “没关系,无论是谁要和帝国打上关系,这种事情都在所难免的,只是在这里中居住了30多年,忽然要离开总觉得有些不舍。”

  “话说回来,伯父。”这时在前方拉着马车的塔巴克微微转着头插话道,“等逃脱了帝国的追杀以后你们打算去哪里安家呀。”

  确实,这也是目前一件值得考虑的事情,由于天震一家人现在正在被帝国全面通缉,帝国的任意城市与帝国城门外一带的范围内,肯定是不能停留的,所以这也是目前所需要考虑的事情之一。

  “归处的话我想我们可以暂时去投靠我表弟。”

  “叔父大人吗?”

  龙昊天,他是龙天震的叔父,天震小的时候时常来到山中的小宅来探望他们一家,天震的队友也听天震讲起过他叔父的事情,他的叔父是某个国家的贵族,之前也邀请过天震的父母来他们国家享福,可是天震的父亲却因为不想深陷在贵族权力的纷争之中,因此而拒绝了邀请,他们家中的经济来源有一部分也来自于他的叔父,只不过在近几年里天震的父亲说他的叔父,在对待贵族方面的事情没少焦头烂额,所以他们很少有了来往。

  不过如果去投靠了天震的叔父,他们一家人的安全就有了保障,只是因为他们所在的国家不同,很有可能会导致天震叔父的国家与帝国发生交战,而天震的父亲貌似却并不乐意,从他心事重重的面貌上来看,天震总觉得他的双亲有什么事情再瞒着自己。

  “你们还真是悠闲呐!”

  这时在山路中,忽然传出了一种令人熟悉的声音,众人停下脚步警惕了起来,向周围不断的左顾右盼着。

  原来是佩莉莎,她以一副可爱的乖巧的坐姿坐在周边的山丘之上看着行走在山丘之中的天震等人,嘴上露着一副可怕的笑容。

  “又是你这个魔族,之前没受够教训还想趁人之危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叫佩莉莎吧,你来这里究竟想干什么?”

  看着坐在面前的魔族少女佩莉莎,天震的四名队友立刻跑到马车面前高喊着,从外表可以看出,他们身上充满着恐惧,但是他们曾经也受过天震不少的照顾,即使是魔王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绝不会退缩,为了保护天震以及他的家人安全撤离,他们已经做好了随时都有可能会丧命的心理准备,而这时天震却走下马来,从四人之间走了出来,像佩莉莎提出质问,因为他知道佩莉莎虽然表面表现出一副令人害怕的样子,但她的心理却是十分善良的。

  “也没什么啦,我只不过是来看看曾经打败我的冒险者,究竟是怎么在帝国变成了逃犯,还真是一条丧家之犬呐。”

  佩莉莎坐在山丘上欢笑了一番,接着一脸严肃道:

  “不过你们这样真的好吗,要知道现在帝国军的逮捕队已经和你们已经是近在咫尺了。”

  “你说什么!”

  听到佩莉莎说的话,天震马上着急了起来,说的没错,帝国军所派的前去追杀天震一行人的军队,已经向他们的方向袭来,不出一会儿他们将会直接与帝国军碰面,而佩莉莎所来的目的就是将此事告知众人,让他们赶紧逃离,说完佩莉莎便变成一团紫烟在山丘上挥之而去。

  事态紧急,不能再在这里逗留下去了,可是正当众人准备快马加鞭离开的时候,在他们的后方一团红色烟雾以一条笔直的线段快速在空中划过。

  没错,这是帝国军的信号弹,信号烟雾弹的出现,这就代表他们已经被帝国前来追捕逃犯的军队发现了,不出一会儿,他们的后路与左右翼都已经被帝国的数万军队团团包围了起来。

  “山丘下的人听着,我是管辖在龙魂村帝国军军队的队长,史蒂夫•塔克,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交出逃犯才是你们最明智的选择,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山丘之上,从军队中走出了一名身着银色盔甲,脸上留着一道深色刀疤的男子,并朝着山丘下的天震等人高喊。

  史蒂夫•塔克,他是龙魂村领主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将,管理着龙魂村中所有加入帝国军的军队,实力堪比精英级的冒险者,在龙魂村中,基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所以派他来逮捕龙天震最适合不过的人选。

  他所身着的盔甲是由幽冰所制,这是一种来自于冥界的寒冰,非常的坚固,而且它所散发的寒气不仅不会令使用者冻伤,而且还可以抵御外来的魔法伤害;而他手上的剑是一把魔剑,这是曾经讨伐某个魔族时所缴获战利品,可以吸取亡灵之力给对手造成意想不到的伤害,而死于此剑下的反叛军也有千千万万了。

  如今面对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天震也显得不知所措,他再次像队友自责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事情已经发生了,皇帝执行暴政,如今的帝国是个腐败的国家,无论是谁都有想要推翻他的念头。

  “史蒂夫•塔克阁下是吗,我的名字是塔巴克,我们知道你的大名,也知道你的厉害,但是我们绝不会投降,天震队长曾经也给了我们不少的照顾,所以为了报答这些恩情我们将会誓死守护他,以及他的亲人!”

  塔巴克这样高喊着,而天震的四名队友再次站到他的面前,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在这里投降了他们自己就意味着会死,即使帝国不追究他们四人帮助逃犯逃离的事情,龙天震连同天震的亲人也会就此丧命,所以就算面对无法战胜的对手,为了贯彻这一信念,也要抱着必死的决心亲手守护这一切,背水一战。

  “这样么,那就没办法了。”说着史蒂夫叹了口气,接着举起手中的剑,“众将士听命,不惜任何代价,将这些帝国的反叛者,当场处决!”

  号令一下,站在山丘上的数万大军瞬间像一波巨浪一样汹涌而下,向众人袭来。

  “天震,你快走,这里就由我们来顶着!”

  说完,四人拔出了武器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可是,我又怎么能抛下你们不管呢?”

  看见自己的队友为了自己而拔剑并面对着数万大军,天震当时急了眼拔出了绑在腰间的长剑,誓要与自己队友一同面对。

  “别说傻话了,你还有自己的亲人要守护吗?”

  “没错,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你的父母和弟弟妹妹考虑吧!”

  艾尔林用魔法制造着防御阵地,而斯库尔则是用手臂上的弩箭,阻挡着帝国军队前进的脚步。

  “可是……”

  “放心吧,等甩开了这群家伙,我们一定会追上去的。”

  看着自己的队友面对数万大军,天震此时怎能于心不忍,但是考虑到在车中的双亲以及弟弟妹妹他陷入了沉默,没办法,他只好自己驾着马车,而他的队友则是为了自己而杀出了一条血路,帮他逃离了这数万帝国军的重重包围,而他的队友坐在这之后丧命于帝国军队的包围之下。

  说什么逃离包围会和自己汇合,这些话天震明明知道他的队友是骗自己的,可他为什么还要抛下自己的队友弃之不顾,他,陷入了迷茫。

  逃离帝国数万军队的包围后,此时天震还沉浸在丧失队友的痛苦之中,在与帝国军队拉开一段距离之后,他们的马车缓缓行驶在山峰之间,虽然天震的父母也看到了刚才其队友为了保护她们,而丧命于帝国军的重重包围之下,但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天震使其脱离着痛苦,因为他没资格这样说,从头到尾被保护的都是自己,他们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累赘一样被天震拖来拖去,但如果没有他们的存在,估计自己的儿子当时也会丧命于帝国的重重包围之下吧。

  塔巴克,艾尔林,斯库尔,库尔勒那四名队友的失去,使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悲伤的气氛中,他们万万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灾厄将会在他们身上再次发生。

  就在马车走到一处山谷之中时,突然,在山谷之中窜出了数百名,穿着帝国军军装的军人,他们的马车被陷阱所翻倒,加上这突如袭来的袭击,看来帝国军已经提早就在这山谷附近埋伏好等待猎物上钩,他们再次陷入了这帝国军队的包围之中。

  二话不说,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天震直接拔出剑,拼命的与帝国军展开厮杀,并掩护自己的家人逃离。

  而就在他们逃离之时,意外再次发生,埋伏在山谷前端的帝国军,在天震父母和你的弟弟妹妹和天震拉开一段距离后,直接拿起兵刃从一边的岩石后方跑了出来,天震的父亲被兵刃穿透胸膛而亡,其母亲他父亲被杀的那一瞬间愣了一下后,喉咙被帝国军的剑刃割破倒在了地上。

  “父亲!母亲!”

  其弟弟妹妹,见到自己的父母倒在自己的面前上去痛哭了起来。

  “不用伤心,孩子,因为你们很快就会见到你们的父母了。”

  这时一名帝国军人走到了他们的旁边微微的笑了笑说,这他和一旁的帝国士兵直接举起手中的剑猛的一下斩了下来,白刃一落,红刀便出,当时只有五六岁的龙小天和龙小玉,直接被帝国的士兵当场斩首。

  “父亲,母亲,小天,小玉!”

  此情此景,刚刚还在后方拼命和帝国军厮杀掩护自己家人逃离的龙天震,见到自己的亲人,纷纷倒在自己的面前,他心中瞬间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放弃了厮杀,拼命的不顾一切阻碍的跑到了自己家人的尸体面前,他跪在地上看着这四具新鲜的尸体,眼中流下了伤心,痛苦的泪水,再回想着队友保护他离开时的画面,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找不到任何值得他战斗下去的理由,他陷入了绝望。

  “为,什么…”天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和朋友牺牲在他自己的面前自己却无能为力,他开始迷茫,“为什么要这样做,做错事情的是我,要惩罚惩罚我一个人好了,为什么连我的家人都不放过。”

  “为什么?因为你是帝国的逃犯,自从你向帝国发出挑战以后,这一切都将是注定要发生的。”

  刚才杀害天震弟弟妹妹的那名是帝国士兵走到天震的身边,再次举起了手中的血刃,试图将他一并斩杀。

  “帝国吗?是呀,我也受够了,这样的国家呐。”

  12岁起自从天震真正走进帝国的冒险公会以后,他开始发现帝国方面的事情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于是他开始调查,而帝国这几年的行为也被他一一揭晓,直到今天他才认清了现在帝国真正的面貌。

  同伴的失去,家人的离去,这些令他产生绝望的因素使他曾经的模糊不堪的记忆更加明确,而这时在他脑海中浮现的是一个令他熟悉的画面。

  战火硝烟的战场,脚下的路已经被丧命于战场的人们的尸体所填满,山丘之上插满着被血液染红的兵刃,而他独自一人拿着一把沾满血的冰蓝色的长刀站立与这尸横遍野的战场之上,在这里散发出的只有绝望,绝望还是绝望,没错,这就是他的前世,徘徊在人心善恶中不断转世重生的神灵,九尾灵尊,无论前生还是今世,他所经历的只有绝望,源源不断的绝望,虽然,他已经习惯了这些绝望之物,但是回想起来还是会有些令人作呕。

  而在陷入这些绝望之中的他,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憎恨现在的帝国吗?」

  “我吗?恨。”

  自己的朋友和亲人死在了帝国军队的手中,天震当然是对他们恨之入骨。

  「那你是否想要,摧毁这一切,推翻这个腐败的国家?」

  “想!”

  「那么,不必留情,尽情享受自己的愤怒,将这一切全部,毁灭,杀无赦!」

  “杀无赦?”

  「没错,将一切给吾带来愤怒之人全部杀掉。亅

  「将一切使吾感到绝望之物,全部,毁灭!」

  “啊,说的没错,将一切给吾带来愤怒之人全部杀掉。”

  在这重重的绝望之中,熊熊燃烧的愤怒之中,天震的发色逐渐变得黯淡下来,他浑身上下散发着惊人的怒气,是的,他堕落了。

  “将一切使我感到绝望之物全部毁灭!”

  此时,他的怒气已经冲遍了整座山谷,站在他旁边举着剑的帝国士兵这时才察觉到了情况不妙,可是已经晚了。

  一股黑色的火焰,忽然从他的脚下喷涌而出,在那一瞬间,那名帝国士兵直接被烧为焦炭,一旁的几百名士兵看到此时的情况,纷纷显得恐慌不已,到处逃窜。

  “想跑。”天震从地上站了起来,刹那间一把斧柄从他脚边的地面冒了出来,他抓住那把斧柄使劲一拔,一把棕黄色巨斧便呈现在他的手中,“可没那么容易!”

  天震举起手中的巨斧,使劲往地上一砸,一瞬间之中,数百条地刺从地面上猛地冒了出来,慌忙逃窜中的百名帝国士兵,全部被汹涌而出的地刺穿透了胸膛,无一幸免。

  “等着吧,阿卡狄斯尼亚帝国,从现在起,我誓要将你们这腐败的帝国,彻底毁灭!”

  天震眼中留着愤怒的泪水,他的瞳孔变得暗红,同时,黑色火焰缠绕与整个山谷,就在此时,预言中的愤怒之炎以然生出了萌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